•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5-10
阅读 605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47)

此文连载中,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各位小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462-470】

哎,上铺那个。【462-470】


462.

好了,说回高数课

高数课的老师最终还是挺仁慈的。

“我给你们出点样题。”老师站在讲台上一本正经的说

“你们一定要记住方法,不要光背答案。”老师一本正经的继续说

“万一我要是换个数你们……”

然后教室里瞬间沸腾了。

“我觉得她一不小心暴露了考题。”张佳乐说

“这也太明显了,到时候通过率100%她可没法交差。”孙哲平说

“说的也是,估计还得看平时成绩和考勤。”张佳乐忧心忡忡的说

不过事实证明,两个人想多了。

 

463.

考试当天孙哲平和张佳乐站在考场门口就愣了。

黑板上一副对联,字体苍劲有力

上联

认真答题,仔细检查

下联

提前退场,后果自负

横批

我堵楼道。

 

464.

“生高一尺啊……”张佳乐感慨。

“师高一丈。”孙哲平感慨。

然后俩人相互看了看

“写完卷子睡觉?”张佳乐问

“妥。”孙哲平答

然后俩人就进考场了。

 

465.

高数的期末考算是个开门红

基本上所有人都士气大振,奋斗接下来的几场考试大家都信心满满。

当然,也不排除一部分老师的暗中帮助。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其中一门专业课的考试

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座位隔着一条过道。

俩人传条前躲门外巡查老师,后躲教室监考老师。

用张佳乐的话说就是这已经达到了玩变态猫超级马里奥的难度。

后来孙哲平瞅准了个机会把纸团扔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466.

张佳乐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467.

不夸张的说

当时不少人都感慨孙哲平这个纸团扔的太有技术了

以孙哲平,张佳乐,纸团,或者纸团后面的监考老师为三点连线

正好是一等腰直角三角形。

完美。

 

468.

孙哲平当时很无语,觉得张佳乐伸懒腰真会卡时候

张佳乐当时很无语,觉得孙哲平扔纸团真会卡时候

监考老师当时很无语,觉得你们两个对视半天了

能看我一眼吗?

 

469.

后来三个人僵持了半天

一个不小心引来了外面巡查的老师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巡查的老师探头问了句

“啊,没事,刚学生找我要草稿纸。我这没有了。”监考老师说

“草稿纸?我刚开考不说了用卷子吗,考试就交答题卡,卷子随便写。”巡查老师不耐烦的说

“哦对,我看他们这有大计算,就把这茬儿忘了。”监考老师说

然后监考老师就走回了讲台边

中途把纸团踢到了张佳乐脚底下。

 

470.

出了考场之后孙哲平特别感慨

出了考场之后张佳乐特别感动

出了考场之后监考老师特别郁闷

“老师,我保证下学期一定好好学!”张佳乐一本正经的说

“嗯,好好学。我会时刻关注你俩的。”老师一本正经的说

然后张佳乐就感慨

现在这么负责的老师不多了,明明不是自己的学生,居然能这么认真,这真是……

“我下学期有你们班的课。”老师一本正经的继续说

张佳乐泪流满面。


  • 举报帖子
喜欢 3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4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曦孤】心事

(2)

二、   淑女看了看曦月的笑脸,第一反应是:卧槽?居然找我喝酒?今天绝情谷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然后又看到了他亲自带酒过来,第二反应则是:卧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还故意支开小君要跟我单独喝! 他要在酒里……毒药倒是不至于……难道要下痒痒粉?! 淑女完全忘了君子是被自己差遣出去采情花蜜的。 于是她吊着一双细长的眼睛,把曦月从头到尾都打量了个遍,终于开了尊口:“喝酒?你?你找我喝酒?真的假的,你在酒里

【瓶邪 HE】两耳之间

96

——96——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种巨大而悲恸的情绪击中了我,我的胸口一阵绞痛,我很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我的眼睛十分干涩,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后来,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妈终于下定了决心带我去看精神科。   因为她送我的那只仓鼠死了。   不是自然死亡的,是被人扭断了脖子杀死的。   我妈说是我杀的,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做了一晚上纷繁芜杂的梦,那些残破的肢体、无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