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549

【黄喻】一场风花雪月的22 (3)

9

大眼睛恋爱小锦囊第一招,光对人好是不够的,偶尔要罢工一下,才能凸显出平日里对人有多好。

索克萨尔最近几天都特别异常,上得比枪淋弹雨晚,下得比流云早,也不开团了不刷威望了,也不打钥匙不做附魔了,一个二十四小时有电有网的人生赢家硬生生过成了地鼠门断电党,就刷刷日常还不上YY。蓝雨全帮上下一片恐慌:糟啦!糟啦!帮主夫人这是跟帮主吵架了吧?!

[帮会][涛落沙明]:黄少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发怒#发怒#发怒徐奶你好好说说他!

[帮会][八音符]:黄少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发怒#发怒#发怒徐奶你好好说说他!

[帮会][流云]:黄少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发怒#发怒#发怒徐奶你好好说说他!

[帮会][灵魂语者]:#发怒我说了也得要他听得进去啊!还是那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要不是打不过他,我就打他一顿了!

[帮会][枪淋弹雨]:……出息…………理性分析,他俩到底怎么了,没看到吵架啊

[帮会][八音符]:莫不是黄少外面的彩旗被发现了?

[帮会][八音符]:算了,能忍下黄少的不可能有第二个了

[帮会][涛落沙明]:赌五金是黄少那张嘴不小心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惹人生气了

[帮会][枪淋弹雨]:有道理,而他自己八成还没觉得哪里不合适

[帮会][灵魂语者]:他回来了!我去跟他掰扯掰扯

徐景熙回过头去正对上开门进来的黄少天,以一种饱含感情十分夸张而充满艺术张力的语调大喊了一声:“黄少!你要死情缘啦!!!”

“……滚滚滚滚滚滚滚,我哪儿来的情缘。”

[帮会][灵魂语者]:卧槽!我说夫人怎么生了呢!

[帮会][流云]:夫人生了?!!!!

[帮会][灵魂语者]:手误!生气了

[帮会][灵魂语者]:黄少根本没打算给他名分啊!

[帮会][涛落沙明]:=口=?!这怎么像话?!!

[帮会][灵魂语者]:或者是一时的气话,我再问问看

徐景熙又转过身去苦口婆心地开导黄少天:“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和和气气地谈呢?不必非要这样冷战,搞得你也不开心,团长也不开心……”

黄少天的耳朵倒是挺尖,只捡关键的听:“怎么了?团长不开心?”

“可不是嘛!你看他这两天早下晚上的,也不爱说话了!”

于是黄帮主本着对小伙伴的关爱之情,上线密了下索克萨尔:「你怎么了?最近不开心?」

喻文州心里一下子就软了,心说都被主动关爱了,该是凸显了平日的好了吧?很是温和地说:「没有啊,快期末了,有点忙。」

密来密去了一番之后得到了一长段开解安慰和逗乐,于是喻团长很是满意地在硬皮小本子上第一招后面打了一个勾。

大眼睛恋爱小锦囊第二招,暧昧的状态想要发展,需要一个神助攻点明。

“至于这个神助攻的角色嘛……”王杰希缓缓抬起双臂,“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谁拜托你了啊你个宿敌帮主过去跟人谈情情爱爱的事合适吗?喻文州怀疑地看着室友,被王杰希一掌拍在后脑勺上:“你就瞧好吧!”

First,王杰希打开了他的好友频道:「今天天气这么好,没情缘的该找情缘了#欣喜」

[好友][飞刀剑]:………………帮主大大能不能给单身狗一条活路#讨厌

[好友][君莫笑]:#鄙视有些人,有情缘了不起啊?A都A了

[好友][王不留行]:A了,也是有的,还可以发短信,打电话,了不起#欣喜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你确定他能看到?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放心,我们为了方便看位置寻仇,互相加了好友的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昨天打完那场群架,他一生气把你拉黑了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你小情儿怎么这么任性!#讨厌

Second,王不留行开始紧跟夜雨声烦的脚步,好友频道看不到密聊看不到,近聊总看得到的,王帮主简直豁出去了的当STK,看到夜雨声烦就开仇杀,技能喊话在近聊频道里刷屏。横扫六合是“天气不错该找个情缘了”,捉影手是“有时候越是身边的人越会忽视”,锻骨是“万万没想到我竟会对他产生异样的情愫”,无相是“亲爱的那不是友情”。

黄少天一边打架一边笑得好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王这个傻比被盗号了!”

盗你妹!盗你妹!王杰希心塞极了,凡人就是难点化,我都拈花了你怎么还不微笑呢?!没素质!不懂佛法!

Last but not least,王杰希一休一般灵机一动,我穿不了话还不能让别人传么!当即招来飞刀剑:“小别啊,我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啊?帮主你说。”

“你跟蓝雨比较熟,你有没有觉得他们帮里有一个人特别迟钝,需要提点一下?”

“咱们提点蓝雨的人干嘛?”

“不是那个提点,是感情方面的,你说他身边有个合适的人也不知道珍惜,整天就知道背着两把剑傻缺似的到处晃,多不惜福啊……”

刘小别沉默了一会儿,说:“谢谢帮主,我懂了。”

王帮主做完了一整篇英语作文的步骤,这下总算有点成效了,很满意,对喻文州说:“你瞧着吧!”

过了一会儿,他俩瞧见了飞刀剑在世界上收购土豪之心。

“……”喻文州斜睨了王杰希一眼,在硬皮小本子上打了个半勾。

大眼睛恋爱小锦囊第三招,适当的竞争催生动力,这个时候就该情敌出场啦!

“我说你怎么要死要活地要当第二招的神助攻呢,”喻文州呵呵一声,“原来还有个‘情敌’在这里等着啊。”

王杰希干笑了两声:“我不上,不是还有小别嘛,你看歪打还能正着,你俩正好都刚突破第二步,都是需要一个情敌的时候,可以互相帮助嘛。”

到了那天晚上夜雨声烦上线的时候,已经传出了微草的飞刀剑买了烟花要勾搭蓝雨的索克萨尔的谣言,夜雨帮主还没怎么样呢,流云小朋友先坐不住了,退了战场一个神行飞走寻找真爱去了。黄少天摇摇头说:“去吧去吧,飞刀剑那小子闹不出什么幺蛾子的。”

索花哥不死心:“那如果别人要勾搭我呢?”

黄少天想了想:“被欺负了跟我说,我帮你打他。”

系统刷出长长的公告:江湖飞马快报!“流云”侠士在藏剑对“飞刀剑”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流云”对“飞刀剑”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

喻文州突然微笑起来,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顺带吐槽一句王杰希:“没半点用,你当年是怎么追到方神的?!”

王杰希诚恳地承认错误:“当年我是负责被追的。”

YY那边的黄少天刚飞到藏剑去围观小冤家互放烟花,爬到了微草的YY想起几句哄,还没开麦呢突然飞快地关掉了频道,踹了一脚徐景熙的椅子。

“干嘛?”徐景熙拿下耳机疑惑不解的问。

“我刚刚好像听到老王的麦里,”黄少天握紧拳头,眉间皱起三道褶子,“传来了团长的声音。”

 

10

黄帮主这周很不高兴,这一点可以从他周一居然没有秒上游戏看一眼自己有没有升阶上清楚地看出来。

“PVP没意思,不想玩了。”黄少天简洁地说。

徐景熙的眼泪哗一下就淌出来了:“黄少!!!!!你不要死啊!!!!”

“……………………你能不能盼我点儿好?!!!”

“唉,说真的你不必这样,不就是听到点不该听的——”

“什么不该听的还是我听的人的错咯?!!!”

“好好好,该听该听!不就是听到点可疑的声音嘛,可能就是你听错了……”

“我双耳视力六点零!”

“你在哪个医院体检的这么放荡不羁……就算没听错吧,就算老王身边的人确实是团长……”

“气死我了!”

“嚎个蛋啊我耳屎都被你震出来了!”徐景熙眼珠子一转,拖长了声音,“哦~~~~~黄少你~~~~~~吃醋了啊~~~~~”

“我吃蒜了,你闻闻吗?”

徐景熙翻了个白眼,摇摇头:“黄少,你不能这么自暴自弃,充其量团长就是三次元认识王大眼而已,还没怎么着呢……”

“还没怎么着?!这叫还没怎么着?!!我说前两天王大眼怎么老在我面前晃荡还净整些莫名其妙的喊话呢,搞半天原来是来跟我示威的啊!挖墙脚挖到我大蓝雨来了!好好好,有种!团长也是厉害极了,二话不说的就跑到人家老巢里去了,算我看走了眼……”

“………………你能不能别说的好像千里送一样。”

“千、千里送?!卧槽?!!!!!!!!!!”

“卧槽我嘴贱你特么别当真好不好你别多想肯定不是那样!住脑!住脑!”

[帮会][灵魂语者]: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黄少坏掉了#难过

[帮会][八音符]:哪种坏,不会说话的那种吗#欣喜

[帮会][灵魂语者]:是真的坏了,他以为团长去给王大眼千里送了……

[帮会][八音符]:=口=?!

[帮会][枪淋弹雨]:=口=?!

[帮会][流云]:=口=?!!!!!!!!!!!

[帮会][涛落沙明]:贵圈真乱#撇嘴

[帮会][流云]:↑晓哥你为何如此淡定_(:3」∠)_

[帮会][涛落沙明]:长得帅的人心都大,长得丑的人已经坏掉了#噢

[帮会][枪淋弹雨]:正楼……千里送怎么回事儿啊?我的求知欲已经饥渴难耐了#可怜

[帮会][灵魂语者]:我也不知道啊就黄少说昨天在王大眼的YY里听到了团长的声音,小卢你听没听到啊?

[帮会][流云]:啊?有吗?我没注意诶昨天太紧张#欣喜#欣喜#欣喜

[帮会][八音符]:呸!早恋脱团狗!#鄙视

[帮会][流云]:!我想起来了,后来大眼帮主有打电话给他情缘让他情缘对着YY说几句话,是个汉子……那是团长吗?隔了电话跟麦传过来我不太确定诶……

[帮会][枪淋弹雨]:…………#蜡烛

[帮会][涛落沙明]:不要蜡,至少可以确定不是千里送了

[帮会][灵魂语者]:你确定告诉黄少“团长不是千里送只是王大眼的情缘罢了”会好一点?

[帮会][八音符]:……一场好戏,不过理智告诉我团长不是那样的人【然而大五仙教早已看透了一切=L=

[帮会][枪淋弹雨]:附议

[帮会][灵魂语者]:我也觉得啊,但是黄帮主现在正处在狂暴状态,好话赖话都听不进……

[帮会][夜雨声烦]上线了。

[世界][夜雨声烦]:大眼大眼大眼大眼大眼你出来出来出来出来长安门口删号战你有本事挖墙脚你有本事出来啊别躲在帮里不出声我知道你在线大眼大眼王大眼出来出来出来啊#发怒#发怒#发怒

[世界][沐雨橙风]:上线高能[风城烟雨]

[世界][风城烟雨]:还看什么电视剧【再见.gif

[世界][君莫笑]:年轻人要懂事一点啊,贴吧哪个帖子?自己贴地址

[世界][包子入侵]:哦!老大!这不是上次跟我们打帮战的那个傻比狮子座吗!

[世界][夜雨声烦]:你才是傻比狮子座!!!!

[世界][海无量]:长安门口卖瓜子汽水小板凳,要的打1

[世界][冷暗雷]:1

[世界][百花缭乱]:111111111

[世界][无浪]:2

[世界][一叶之秋]:3

[世界][大漠孤烟]:幼稚

[世界][包子入侵]:我是水瓶座!

[世界][飞刀剑]:吵什么吵,我们帮主不在,找他情缘千里送去了

[世界][夜雨声烦]:他情缘是哪个?

[流云]悄悄地说:别说!!!!!!!!!

刘小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悄悄地对[流云]说:?

[世界][冬虫夏草]:已经不在我们帮了,就昨天还在帮主YY里说了话的那个

[流云]悄悄地说:……………………没事了

[帮会][灵魂语者]:这里是从前线发来的最新消息

[帮会][枪淋弹雨]:黄少已经疯了

[帮会][灵魂语者]:都学会抢答了!

黄少天:“算我看走了眼!!!!!!!!!”

 

11

而喻文州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他一上线就被蜂拥而至的“叮叮叮叮”的密聊消息声惊吓得以为自己被十万个毒经粑粑殴打了。

[灵魂语者]悄悄地说:团长你终于上线了!!!!!!

[灵魂语者]悄悄地说:你快来劝劝帮主吧!!!!

[八音符]悄悄地说:团长你在吗?!!!!

[流云]悄悄地说:团长黄少疯了!!!!!!!!!!!!!!!!!!!!!!!!!

[涛落沙明]悄悄地说:团长求辟谣呀

[迎风]悄悄地说:咋回事啊大侄子,据说你现在是我服最火八一八的主角之一诶

你悄悄地对[灵魂语者]说:黄少怎么了?

等喻文州听完徐景熙的解释以后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按道理来说吧,这事儿歪打正着地达成了制造情敌让黄少天在意的成就,但是先别说黄少天到底有没有开窍是不是药下得分量太足,单是“黄少天觉得自己被背叛了”这一点,就叫喻文州难受起来。

[灵魂语者]悄悄地说:总之黄少现在已经魔怔了今天还差点退帮说要去浪迹天涯!他现在在阳台上不肯进屋不会想不开吧!#惊恐

信了王杰希的邪,不会搞砸了吧……喻文州一撑桌子站起来,回复了每个来密他的人一句日后一定解释清楚,又跟魏琛要了黄少天的电话,揣着钥匙手机一路跑到了黄少天的寝室楼下。

虽然知道哪栋楼但是并不知道哪间房,喻文州捏着手机很是踌躇了一阵,临给黄少天打电话前给去找情缘玩耍的王杰希发了个短信:「我决定去跟黄少天坦白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掐指一算,你个金星落在摩羯座上的可怜人,难得碰上个喜欢的,上吧,不上悔一生」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正看见黄少天在二楼的阳台上收衣服,气势汹汹地挥舞着撑衣竿,喻文州突然笑了,拨通了黄少天的号码。

“喂?帮主,我是索克萨尔,别挂,我在你楼下。”

楼下?!黄少天震惊得都不会说话了。

“我其实跟你一个学校的……我想跟你解释一下微草帮主那个事,你下来,我们面个基吧。”

黄少天持续震惊,重复了一下最后四个字:“面个基吧!”

喻文州猝不及防地被这加重的语气伤害了:“面个……ji……ba……”

好,好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黄少天,算我自作多情了。喻文州挂了电话,转身就走。二楼的黄少天好不容易从惊呆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反应过来这其中造成了什么误会整个人都卧槽了,火急火燎地趴在阳台上大喊一声:“那个索索索索索花哥你别走!!!!!”

喻文州全当没听到。

“我叫你呢你别装没听到!!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黄少天特着急,恨不能自己跳下去,人一着急起来吧就容易口不择言手不择物,直接把自己手里的东西超喻文州扔过去了,东西划过半个抛物线了才发现是自己刚收下来的秋裤。

卧槽。

动作危险,请勿模仿。

王杰希的短信来了:「怎么样?」

「他刚把秋裤扔我脸上了,大概是要跟我决斗吧。」

「………………他裤子都脱了就扔你脸上?!!!!」


  • 举报帖子
喜欢 1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大神归大神,你最多挂件

(21)

然而画风截然不同的傲然笑苍生帮会却是直接笑炸了 帮会频道全是哈哈哈哈哈哈 好友群发如下 【好友群发】 怎么办停不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帮主夫人的‘白莲花’人设直接被帮主黑化了哈哈哈哈 虽然帮主夫人并不是传统的白莲花,然而现在被帮主带得快成莲子了哈哈哈哈 帮主黑得太可怕哈哈哈哈哈哈 帮主一般不抠,然而现在走上了抠门哈哈哈哈 帮主才没有抠啊,只是不想浪费钱“养”我们这群弱鸡啊 笑得我肚子疼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你陪着我

4

“我是在命令你。”鬼使白一滴冷汗滴下,苦笑着说:“好的,殿下。”向后退了一步。阎魔看向亭子,她好像没懂,阎魔笑了。“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可”这是她眼中流露出一份悲痛:“中了诅咒。”亭子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急切的说:“请你告诉我,是什么诅咒?”阎魔摇了摇头,摸了摸亭子的头说:“有些事还是不知道好。”鬼事白上前一步说:“大人,能说好了吧,我们可以带她……”“放肆!”阎魔生气了,什么时候你们可你在我说话的时

【多CP】《放开那只西湖叽!》

18

让我们继续说回好喝的丐,自从认清了才不是妖秀是真男人这一事实后,好喝的丐一时难以接受,变得郁郁寡欢,每天飞到君山顶上喝酒。这天,他正坐着发呆,只听见“吧唧“一声,一个小秀萝摔死在他面前。 [当前][蓝瓶的丐]:丐哥……/可怜 [当前][好喝的丐]:啥事? [当前][蓝瓶的丐]:好多天都没见你了,我们去打22好不好? [当前][好喝的丐]:不要,带你上1400都累。 [当前][蓝瓶的丐]:QAQ丐哥

亘白
手慢,有病,一个相声演员。撸否ID一路春白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