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65

【银猿】菖蒲花开(短篇集合) 花开(终)

——【我对你的心情,是爱啊,混蛋。】


幸好那时的那句话,他没有说完。


看着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庭院,前一刻还娇羞着的新娘,此刻的白无垢上已沾满了鲜血,他只能喟叹——能将自己的婚礼变成战场的家伙,真不愧是他所看上的女人呐。

只是,如果和她的刀剑相向的敌人不是他,那就最好了。


“到最后,还是决定背负着沉重的枷锁而盛开吗,菖蒲?”他执刀相对,嘴角挂着懒洋洋的笑,丝毫不惊奇。

“是啊,毕竟……这是我的爱呐~”双手连发,数只苦无疾射向他,“我说过了的吧,如果你要毁掉和我的婚约,我就亲手杀了你~”

“你啊,只爱着你的家族呐混蛋——”躲开攻击,他挥刀靠近她,“还有啊喂,明明是你先毁约的吧,这场屠杀明明是你先开始的啊——”

“呵,说起来,明明都让你逃了,你还折回来……”双手不间断地连续攻击着,她的笑容很是温柔,“真是笨蛋呐,阿银。”

“所以,那张纸条……其实是你给我的么?”难怪他问遍和高杉以及桂潜入的同伴都没有人承认。

“当然——不是!”抓到空隙,她的苦无钉入他的肩和腿,“你要是逃了,这场戏,还怎么能进行下去?”

“是呢……毕竟当时,你还没有抓到那两个人。”浑不在意鲜血直涌的伤口,银时逼紧她,“那现在呢,为什么对我手下留情?”

“谁对你手下留情啊混蛋——”苦无刺向他的左胸,中途却变换方向刺往他的脖颈,“倒是你用这种敷衍的态度对付我才会让人觉得不爽吧!”


他们的打斗,一个有意放水,一个故意试探,到最后也没有结果。

反倒是在一旁激斗的其他人在解决了各自的对手之后插入战局才让情况有所转变。


“坂田银时是我的猎物!”射出的苦无阻断了志村君的手里剑,“他只能死在我手上!你给我退下!”

银时挡住高杉倏然砍下的刀锋,相当郁闷:“喂喂你干嘛对自己人下手啊混蛋!”


志村君的表情变幻莫名,最后还是屈服于家主的淫|威之下。

反倒是高杉这边,咬牙切齿地撂话:“你最好给我滚到一边去,这个女人由我来收拾——”

银时还来不及应话,桂也掺进来一刀:“银时你还是退下吧!”


双拳难敌四掌,一刀难敌双刃,银时还是被高杉和桂给放倒了。

脑袋上挨了重重一击,他还没来得及还击,立刻又被第二击给打飞出去,撞断了门柱——用脑袋。


———————————我是昏过去又醒过来的分割线—————————


他是急欲醒来的。

而且他深信,他绝对没有保持无意识的状态太久。

但睁开眼后,他还是为眼前的景物所惊,甚至惊讶得太久而忘了说话。


神乐嚼着醋昆布,翻着他看剩下的JUMP,见到他醒来也只是发出一声“银酱你醒了阿鲁”这样的问候。

新八尽责地打扫着,一边打扫一边交代诸如“银桑你会被花瓶砸到啊多亏猿飞小姐把你送回来否则你只能尸沉垃圾场”之类的话,而他不太专注的结果就是扫到了还在午睡的定春鼻头害得它打了个大喷嚏。


他的头还是很痛。

隐隐作痛的,很真实。


“神乐,过来,朝我脑袋打一下。”好半天,他才正襟危坐,对那小鬼这么说到。

中国少女瞪着蓝幽幽的眸子,连嚼醋昆布的动作都停了:“新八叽,银桑的脑袋坏掉了阿鲁。”

“喂喂,我可是很认真的啊!快点给我打啊混蛋!”

“哎?才不要呢,小猿答应要送一百条醋昆布本女王才勉为其难决定保护好银桑的阿鲁~”

“都说了快打——哎?小猿?她让你照顾我?”

“是啊阿鲁~好奇怪呢~~不过,阿银你这两天追着小猿跑一副要砍了她的样子比现在还不正常,果然是脑袋坏了吗阿鲁?”

“咦???”

“是啊,银桑这两天为了追小猿,都不见踪影。”新八点头,“我还以为银桑你终于决定要——唉,银桑你要去哪里?”


走到门口的银时粗鲁丢下一句:“我去看看她会不会拖欠醋昆布——和巧克力巴菲。”


————————


猿飞菖蒲的巢穴,他来过两次,都是和她一起。

这还是头一次,他独自跑来找她——毕竟,除了这个地方,她能藏在哪里。

迷恋坂田银时,爱好跟踪的变态女,怎么会放过他昏迷的空隙不缠在他身边?

这样的疑问,他到最后也没有得出答案。


轻车熟路地跃上她的窗口,他站在窗外向里观望,立刻就发现屋子里一片凌乱有如被怪兽肆虐过一般,而那个变态女,此刻正躺在一堆杂物间,周身斑驳的血渍——


“喂,猿飞菖蒲,”莫名地急迫,他跳到她身边,伸手碰她,“你别给我——”


【别给我就这样死掉啊!】


可惜,他的话没说完。

猿飞菖蒲低低呻|吟一声,抬手就打开了他的手:“别这么……用力……”

坂田银时顿时僵住了。不止是因为她打开他的动作和那声低柔到让人有些耳朵发烫的呻|吟,还有她肩膀上的刀伤和脖颈上的……吻痕。


猿飞菖蒲没有戴眼镜。

她自然没有看到银时脸上的表情,首先的动作就是四下摸索自己的眼镜——找到之后戴上,看清眼前的人是谁之后,她的表情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哎…那个,银桑…你醒过来了吗?”难得一见地,她小心翼翼地往后缩了缩,在发觉到他的目光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剑伤看,便好心地摆摆手,“这点小伤没什么的,银桑不用担心~毕竟,银桑手下留情了不是么~~~”

他倏然伸手把她拖到身前,表情相当可怖:“这是……我砍的?!”

“哎?是啊——虽然那时候的银桑超S得让人家全身都软了,但果然银桑还是因为我逃了很不爽了吧~~~”似乎察觉出他没有杀气,她又咧开如常的笑。

“那这个痕迹又是谁做的?!”他一把扯开她的前襟,果然——她的胸口上也印着深浅不一的吻痕。

“哎?”紫色的瞳孔掠过一丝惊疑,猿飞菖蒲漂亮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除了银桑,我不会让任何男人在我身上留下……这种痕迹的……”


坂田银时瞬间石化了。

他是什么时候砍了M女又是什么时候在她身上留下吻痕的?!

为什么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坂田银时忍不住混乱了——不……其实不是没有印象,而是,他这样那样对待过的那个女人,虽然本质上跟这个女人可以算得上一个人但她所处的地位环境和背负的责任完全和这一个不一样啊混蛋!!!


“总觉得,银桑不一样了。”等他从混乱中抬头,她早就好整以暇地坐好,就近围观他。

“有什么不一样啊混蛋?”他抬手爬梳过银发,莫名觉得烦躁。

“之前的银桑超S的~~~”说着,她又露出陶醉的表情,“虽然是真的想杀掉我,我也觉得银桑太有男人味了~~~~”

“要是你再继续跟踪我做那些变态的事情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讨厌啦银桑,不要突然这么S~~”害羞地一掌拍过去,猿飞继续之前的话题,“才不会呢,杀掉我什么的~也许前两天的银桑会,但今天的银桑不会呢~~~”

“喂喂,你那是什么理论啊,难道说前两天的我在饥不择食对你上下其手之后还要砍了你吗?”

“嘻嘻……如果做到了最后也许我会乖乖让银桑砍呢~~~”

“什么意思?”

“讨厌啦银桑,明明都是银桑在抱着人家的时候还叫‘猿飞佐助我要杀了你’之类的话,才让人家不小心手滑了一下呢~”

坂田银时下意识地摸了摸头上仍隐隐作痛的地方。


“喂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两天?”

“难道……银桑忘记了?”


有些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银时“恩”了一声。

猿飞菖蒲忽然轻笑出声,十分妖娇地倚了过来,手指轻轻勾了勾他的下巴:“银桑,那不就成了……我一个人的秘密了么~”

“喂喂M女你是在拿乔吧是在拿乔吧——”

“是啊,银桑你要不要求我呢~”


【作者吐槽:喂喂喂,M女你的气场好像从M变成S了哦……】

不过,猿飞菖蒲确实不会对他说——【那两天,银桑在对她说了“杀”之后,还说了“爱”这样的词呢~~~~】


————————


据说,菖蒲从不轻易开花。

但盛放后却夺人心魄,艳压群芳。

没有人能忽视菖蒲的美丽,和菖蒲剑一般的姿态。

正如没有人能够忽视她凌厉冰冷的身影,和她凝视他的温柔。


菖蒲花开的理由,从来都只有那么一个。

猿飞菖蒲看着那个挠着脑袋在自己这里得不到答案的银发男人郁闷地离去,终究还是软下了声音:


“银桑,不论你怎么对待我……我都是爱你的呢~”


不论,时间,地点以及空间,她的心,永远只为他开放。


——————————故事差不多讲完的分割线————————


以下是一个奇妙物体的自白:


恩咳,各位读者你好,俺——是一个花瓶。

就某种意义而言,俺是个——陪葬用物品。

就某些用途而言,俺是个——承载怨念皿。


听说被俺砸到的人或者物,都会有后遗症。

轻则失忆,重则穿越。


啊咧,俺刚刚是说了【穿越】这个词么?

是么是么?是【穿越】么?

哦,对了,那个词是俺刚刚学会的,具体意义俺还不明白。

扯回之前的话题,被俺砸过的人的后遗症不会持续太久的。

你问俺原因?

哦……大概是因为,怨念这东西,一旦被施加的人解开就再也没有功用了吧。


PS:前两天那个穿越过来的坂田银时说的那句让M娘十分开心的话是——

“××杀××,猿飞佐助。××爱×菖蒲××!”←此乃通用语,仅供YY,有YY出来的童鞋记得留言。


PS的PS:你问俺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啊咧,难道俺之前没有说吗?

据说敢收藏俺的人,都不太长命。所以,在江户敢收藏俺的人不多——而这个浑身上下都围绕着戾气的M娘是俺最新的主人。

PS的PS的PS:以上,花开篇,结束。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超蝙】绯闻男友Ⅱ

(3)

【吾友,当得知幸运女神终于眷顾你的时候我是如此的惊讶和悲伤,然不久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幸运女神眷顾你,只是因为她已经将她的雨露遍洒世人了。】   【而我仍旧是她的宠儿,因为当你沉浸在你邻居的小帅之中时,我已正面承受蝙蝠侠的大帅了!】   莎伦是一个在美国求学的研究生,一个在她死党的评价中就是喜欢冒险喜欢越线不知道哪天就要吃牢饭的神经病。   但莎伦自觉自己还不是那么过火的一个人,她只是在哥谭的各种小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51)

本子通贩已完售。 第五十一章   鹤丸国永的语气十分轻松,目光中却透出了几分难得的认真,然而一阵被抽空的无力感忽然又泛了上来。他的呼吸顿时变了节奏,刚坐直的身体又慢慢靠回到三日月宗近身上。 隔着衣服,三日月宗近感受到了鹤丸国永的重量。虽然及时补充的鲜血让他不至于虚弱到无法移动,实力无疑是被大大削弱了。单手环住了鹤丸国永的肩膀,他将他肩头一侧的乱发理齐,指尖触到了他的脸颊:“交给我吧。” “慢着,王

水墨淡彩
冷CP爱好者,BG党,喜欢像西索那样的变态,抖M,懒癌末期……吃货,以上。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