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7-06
阅读 383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84)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各位小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761-768】

哎,上铺那个。【761-768】


761.

当天晚上活动到最后也是没开起来

俩人回来太晚,人也凑不齐。

团里的主治疗是学生党

夏季学期有运动会,每天训练累的不行,就提前睡去了。

团里的主力输出是大学生党

周一考勤抓的严,也提前去睡去了。

团里的副坦是个工作党,就更不用说

“不对啊,他不周一周二休息么?”张佳乐纳闷的问

“嗯,不过他们领导说明儿天气好,要带他们补过植树节。”孙哲平淡定的答

然后张佳乐下意识的看了眼日历

距离五月份还有不到一星期。

 

762.

后来第二天副坦玩回来了

晚上上游戏的时候精神抖擞

“我还以为你得累得倒头就睡呢,玩这么开心?”张佳乐好奇的说

“是啊,挺好,挺开心的,跟春游似的。”副坦说

“领导陪我们补过植树节,我们陪领导补过清明节。”副坦淡定的继续说

 

763.

当时东北大哥不小心进错了语音房间

听的一愣一愣的。

五分钟之后北京的哥们回宿舍

看见东北大哥正在奋笔疾书

“干嘛呢?”北京的哥们纳闷的问

“搜集证据。”东北大哥一本认真的说

“……什么玩意儿?”北京的哥们一头雾水的继续问

“你不懂,要是咱们哪天被抓了,可能我能供出的是一个犯罪团体。”东北大哥一本认真的继续说

给北京的哥们说的一愣一愣的。

 

764.

军训前的的最后一周课谁也没心思闹了

用张佳乐的话说就是在最后有限的时间内感受下文明社会的美好。

不过也不排除有例外

比如马哲课

马哲课的老爷子可能大家都还有印象,就血气方刚的那位

其实讲课讲的挺有热情,但是这依然不能阻止很多学生开小差

原因很简单

你见过几个教马哲的老师老师讲课讲的兴奋了

一挽袖子

“我给大家用俄语讲一段吧!”

 

765.

五分钟过去了。

“官逼民反。”张佳乐忍无可忍的拿出手机说道

“民不得不反。”孙哲平气定神闲的趴在桌上说道

然后张佳乐就被抓包了。

 

766.

大学课堂小技巧

如果你上课的地方是阶梯教室

请不要坐在太靠后且是过道旁边的位置玩手机

特别是旁边还有个用睡觉在衬托你玩手机的混蛋。

以上选自:张佳乐的大学语录

 

767.

不过结局总是意料之外的

马哲老师看着张佳乐QQ上发出去的最后一句话

其实特别感动

“一件事结束了,其实是另一件事的开始!”

觉得不愧是学习委员能说出的话

“这样有思想有觉悟的学生,一定是迫不得已才在我课上用手机的!”老师动容的说

“而且你看你坐的那个位置!最容易被我抓到了。”老师动容的继续说

“你肯定也是迫不得已,你又不傻!对不对!”老师动容的继续继续说

 

768.

北京的哥们看着张佳乐,忍笑的很痛苦

东北大哥看着张佳乐,忍笑的很痛苦

孙哲平睡醒了看着张佳乐

“你又不傻,对不对。”孙哲平一本正经的说

然后整个后排瞬间笑破功

张佳乐泪流满面。


  • 举报帖子
喜欢 3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封锁线

(3)

  (3) 临着市中心下沉广场的一圈门店,向来是年轻人吃喝玩乐的热门选地,无论节假日还是工作日,这里时刻保持着非凡的活力,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随便咖啡馆的门口,魏无羡正带着几个员工给路过的人派发传单,“大酬宾优惠看一下咯!”每发一张还附赠一个微笑。   大概是颜值高的缘故,他连发传单都比别人快。刚拿了新的一摞回来还没站稳,眼前就出现一个人影,把传单往那只白皙的手里递过去,再一抬头,看到的竟是

【温赤】《孔雀东南飞》

(29)假装没有跳票

天阙还是给温皇留了点面子,把他扔进竞日家的大门,抱了抱拳就走人了,那意思是,人带来了是杀是剐你们看着办,號宆一看就知道要出幺蛾子马不停蹄的架着苍狼也溜了,竞日在嚎他的夭折的儿媳妇花之余还感慨了下这群人跑那么快干什么。 温皇瞅了瞅沙发上的赤羽,媳妇? 赤羽点了点头,怒了努嘴,又往隔壁的沙发坐垫挪了挪,大意为:就当我不认识这个人求你们了。 竞日噌的一下就扑过去了,抓着温皇的领子就开始哭,我那可怜的儿媳

【敏竹】两心

(1)

1. 唐玉竹第一次见到贺兰敏之,是在海池。 那日他站在楼上,视线正落在斗诗正酣的人群中。红衣黑袍的青年慵懒地斜倚在坐榻上,细细地品一杯酒,纵然身边尘嚣震天,也好似唯独与他无关。 “那便是贺兰敏之?” “就是他。” 回话的人虽其貌不扬,可但凡是在朝堂上打过滚的,都能一眼认出这是当今梁王武三思手下最得力的亲信之一。 唐玉竹唰的一声抖开折扇,修长的手指慢慢抚过扇面上的竹叶暗纹,优雅清贵宛如一位不折不扣的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