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4
阅读 4802

有喜欢的人 (1)

#叶黄#校园paro
#教师叶X学生黄


1
  黄少天趴在桌子上美梦正酣,右边胳膊上被人一阵猛戳,他不耐烦转过脑袋来,头发在臂弯里揉成一头乱草,乱七八糟的刘海里露出双睡意朦胧的眼睛。

  “……啊,文州?”

  喻文州一本书挡在面前,弓着背冲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腾出一只手指一指前方,“少天,叶老师在叫你。”

  叶修的声音正好过来,“黄少天?”

  “啊?是!”他一个激灵从座位上站起来,椅子腿在地上划出一道刺耳的噪声,一下撕扯开教室的宁静。

  他眼角余光扫到玻璃窗里头发乱糟糟的自己,抬手不好意思的揉整齐一些。校服的袖子有些长,只露出半个白白净净的手掌,看着小巧极了。

  叶修叹一口气,“到前面来。”

  黄少天从桌椅的夹缝中艰难挪出来,又弯下腰小心翼翼把椅子搬到桌子下,才极不情愿的去找叶修。

  他今天脚上一双小皮鞋,被母亲擦的锃光瓦亮,鞋跟敲着地面又很响,一步一声清脆,听起来好极了,也不算是打扰。

  黄少天却走得更慢了。

  叶修叉开腿坐着小板凳,一只手托着下巴,懒洋洋的随时都像是会瘫倒在桌子上。身上衬衫不好好收拾,被动作折腾的全是褶皱,黄少天终于走近他,瞪着眼看他冲自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齿。

  “啊,这个。”他递过来一张薄薄的纸,红的黑的几乎涂满表面,“继续努力啊。”说完摆摆手,一副打发他走的样子。

  黄少天胸中涌上一阵郁闷,拿过卷子转身就走。

  “啊,对了!”叶老师懒散的调子从身后慢慢攀上他耳朵,黄少天不自觉抖了一抖,回过身以眼神代话。

  “以后上课睡觉记得带个枕头啊。”

  黄少天点点头懒得搭理他,快步走回座位,还是没忍住翻出一个白眼来。

  比起学生,下课铃对于叶修更是一种解脱。

  午休时间教职员室没几个人,苏沐橙敲开门进来的时候,叶修正没精神的趴在桌子上刷微博。

  “叶修哥。”

  男人抬起眼皮瞅了瞅,“沐橙啊,怎么了?”

  “一起去吃饭吗?”

  叶修突然想起来什么,按亮熄掉的手机屏,刚过正午一刻钟。

  “奇怪。”他坐起来抽开桌屉,只有几张堆在一起的纸,和静静躺着的一小把笔。“今天没有便当啊。”

  他伸个懒腰,“走,吃饭去。”

  话音还没落黄少天拎着个袋子推门走进来,靠近几步直接塞进叶修怀里,“吃饭!”

  “呀,少天。”苏沐橙看见他笑了笑,回身朝叶修摆摆手,“那我和云秀去吃啦。”

  袋子里是餐厅的打包盖饭,叶修和苏沐橙道过别,随手从旁边办公桌旁扯过来个凳子,按着黄少天就坐了下去,慢悠悠的开盖子拆餐具。“今天伙食不行啊,都没有爱心便当了。”

  黄少天伸手过去抢他食盒未遂,气鼓鼓的捞过叶修杯子喝掉一大口,“爱吃不吃!”

  他背过身佯作用胳膊擦唇边水渍,没忍住偷偷勾起嘴角。

  “哎呀你这小孩,又用我杯子。”男人嘴上抱怨着,手上快动作拿过杯子,喝掉剩下的小半杯水,空杯子举到黄少天面前,“给哥哥接杯水去。”

  少年咽下一口饭,冲他吐了吐舌头,拿起杯子快速离开又回来,自己先喝了一口才递给他  。

  叶修笑了笑,权当做没看到。

  

  所谓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叶修一年大多一副睡眠不足没精神的样子。混混沌沌又一个下午,放学铃叮叮当当的听得人高兴,他收拾掉手上几份试卷,桌上的手机适时闪了一闪。

  苏沐橙和朋友出去逛街,短信略略嘱咐了几样晚餐的食材,叶修锁好办公室的门,拿着手机读着信息,另一手翻出支烟叼进嘴里,又掏出火机慢悠悠点上,舒服的长叹一声。

  放学后的校园比白日要热闹的多,到处都是社团活动的人,叶修路过楼梯间旁边的窗户,天气好的不行,阳光热烈铺洒,他一眼扫到那个黄头发的男孩子,似乎是中场休息,正和同伴坐在球场一边,兴高采烈的说着话。

  似乎是感觉到叶修的视线,少年回头瞥见他,冲着窗口咧嘴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天气真好。

  叶修心想着,抬手挡了挡有些刺眼的光线,转身走下楼梯。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忘羡]未名之畔

(2)

[二] 【联盟存续保障中心 云深研究所 静室】 【PM 6.20】 “坐。”眼前的美人儿替他拉开一张凳子,浅色的眼中似有一点无奈,他才后知后觉赶紧收起方才一脸快淌下涎水的花痴,理理衣角像模像样地坐下,然后看着美人儿以一种随意但优雅到极致的姿态跟着坐下,觉得自己落座的方式堪称人模狗样。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美人儿率先开了口,却是个有点不着边际的问题。 “蓝……”他努力回忆着方才路上蓝景仪跟他说过

天边星(标题待定)

(1)

第一章 飞机缓缓地划过天空,留下一道轻轻浅浅的痕迹。 面前的小餐板上散乱着食物残渣和好几个小面包的包装袋,几滴因气流影响溢出来的雪碧悄悄的向桌沿滑去。 夏洋的头正靠着一旁的玻璃,不停颤动着,不过长时间的旅程,也难怪他能睡熟。 “先生,请递给我一下。”即使是空乘小姐姐不断地温柔呼唤,也没能把他叫醒,左侧的哥们看不下去才好不容易把他摇醒。 “嗯?到啦?” “什么呀?把你面前那些先收了!”估计旁边的哥们

抵达之前 【zs】

(33)

三十三 低热整整持续了四十八小时,神经毒素的作用加上药效,让Zoro维持在一种诡异的浅昏迷状态,除了不能动弹,还伴随着意识紊乱、四肢厥冷和大量出汗。 白天维持着最低限度的生理需求,一些穿白大褂的人忙进忙出,表情严肃。昏睡到半夜,在电子仪器单调的滴鸣声里他感到有人就坐在门边,睁开眼看到对方站在灯影里。 他本能的不喜欢那张脸上的表情,尽管很模糊,就像他喜欢船上那些傻乎乎的争执,也喜欢某人抱怨着爬进帐篷

離沫
这个人又想跑路了。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