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33

【川吉良】弗拉季米尔的等待 (3)

03

弗拉季米尔,那是谁?川尻停下手中的刀叉,面色茫然地看着坐在他对面不动声色的吉良,吉良先生想要从我这里获得什么答案吗?

那一晚的晚餐之后,川尻与吉良的关系变得越发微妙起来,明明他和吉良不过刚刚成为同事,之前也只聊过一次,但是就已经发展到对方来自己家吃过晚饭的关系了。如果说不是朋友的话,说出去根本是会被人嘲笑的类型;可非要说他们是朋友的话,好像哪里都有些不对劲——和吉良的关系就微妙地处在这种不上不下的状况之中。

之后的几日都相安无事,只是偶尔川尻抬起头看向隔壁的办公桌时,总会看到干净整洁的桌面,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心情就发散开来。

大概是为了回报他那一份丰盛的晚餐,这一日提前下班之后吉良对他提出了邀请。

没有理由拒绝,家里也不会有人给他做晚餐,抱着“为何不去”的心情,川尻答应了吉良的邀请。

地点是在一家看起来相当高级的西餐厅,这是杜王町最高级的一家酒店了,虽然比不上东京,但是放在杜王町来看,价位也是高的吓人了。川尻一边在内心衡量着自己妻子的一顿饭是否赶得上这家酒店价位的零头一边跟随着吉良进了酒店。

位置是早就预定好了的。看来吉良早就做好了安排。

餐厅里播放着一点儿也不欢快的音乐,川尻没有觉得奇怪,他似乎下意识地认定这样的高级酒店总是放着一些略带伤感的古典乐,因为他没有什么音乐细胞,所以不知道现在放着的到底是什么曲子。

凭他仅有的感觉只能分辨出是一首相当好听的钢琴曲罢了。

“川尻先生,对音乐有所了解吗?”在等待餐点的时候,吉良忽然问他。

“很抱歉,我对音乐……毫无了解。”

不了解音乐,也不懂得书籍,即便是本国的棋艺、茶道之类的也完全不在行,川尻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趣到了极致,真是无法让人生出沟通的心思。

不过吉良一点儿也不生气,他微微抿了一口红酒,说:“这首,是离别曲哦!肖邦的离别曲。”

肖邦这个名字他还是听说过的,虽然也仅限于听说过名字的程度。

“据说肖邦,在19岁的时候喜欢上了音乐学院的一个非常有音乐天赋的好看的少女,但是他一直没有向少女表达自己的心意,最后在与不得不少女告别之时,在她面前弹奏了这首曲子。”

听上去便是个伤感的故事。川尻想。

“为什么他没有说出自己的心意呢?”他问。

“……这就是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的事情了。”吉良叹了一口气,“川尻先生这样结过婚的人应当比我这样的人更了解吧。”

了解什么?肖邦的心情吗?川尻想起自己美貌的妻子,在短期大学里也是通过联谊认识的,当时他只专注地坐着自己的事情,对于联谊会上的女孩子们一个也不想有过多的接触,别人都玩得很开心时只有他一个人闷着,看起来就知道是个无趣的人吧。

可是为什么活泼好动喜欢刺激的妻子会看上自己呢?

噢,不过那也是仅限于大学期间的事了,毕业就立刻结婚之后对生活感到无趣的她,应该早就对自己深恶痛绝了吧。

说不定,吉良先生比起自己都更适合和妻子生活在一起。

“川尻先生,你知道弗拉季米尔吗?”

欸?川尻停下手中的刀叉,眼神还没来得及从牛排身上收回,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问题,脑袋在一瞬间里陷入了当机的状况。

弗拉季米尔,那是谁?吉良先生不可能不知道我对这些听上去就很复杂的外国人的名字毫无了解吧,就连肖邦这样无人不知的人物也只停留在知道名字的程度,这个人便更不可能知道了吧。

吉良先生,想从我这儿获得什么样的答案呢?

知道或是不知道都是无关紧要的吧。川尻想着,最后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

“哎呀,川尻先生没有看过贝克特的代表作吗?”吉良嘴角扬起一个弧度,看起来似笑非笑。

他连贝克特都没听说过。

“就是这本哦。”吉良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掏出一本书来放在桌子上。

川尻看过去,发现这本书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吉良看的那本书,书名没有印在书的封面上,所以光看封面根本不知道书名是什么。

不知通往何处的道路,总让他想起自己下班回家的那条路;就连远处的夕阳,也和杜王町的落日一模一样,唯独少了孤零零的树和树旁的土墩儿。

“想看吗,川尻先生?”吉良将书轻轻地推过来。

川尻本想拒绝,对,一开始他是打算拒绝的,他本来就不是个爱看书的人,但是最后却鬼使神差地点了头,甚至脑袋里还一瞬间闪过“哎,要去了解一下吉良先生喜欢看的书吧”这样奇怪的想法,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书已经不见了。

他已经把它收到了自己的公文包里,什么时候的事?

“据说,相似的人会相互吸引,”叉了一块切好的牛肉放进嘴里,等到完全下了肚,嘴巴擦干净了吉良开口说,“原本我是不太相信的,直到遇到了川尻先生你。”

相似?

“我们,没有相似之处吧。”川尻头一次干净利落地给出了结论。

吉良怎么也比他要有趣得多了,光是在艺术这个层面上,他们就相差甚远。

“川尻先生是这么认为的吗?”吉良微笑着,将自己白净的手搭上了川尻的手,“我可,不这么认为啊!”

川尻的眼神已经被两只交叠的手所吸引过去。

在短暂的时间里他都一直没有推开吉良的手。

就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该是件奇怪至极的事情才对。吉良先生,这是在暗示什么吗?不对,也许只是他想多了而已。

不过,还真是细腻的手掌啊……

那之后两人之间都没有过交谈了,甚至直到离开酒店坐上相反方向的电车,都没有哪怕说一句再见的话。

公文包里多了的重量提醒着川尻一切都不是幻觉。

回到家里已经是九点之后了,妻子不在客厅看电视,大概已经回房做她的睡前美容了,儿子则肯定在自己的房间里鼓捣他的那些小玩意儿。

川尻径直回了自己的书房,将公文包里的书取出来。仔仔细细地看了好久书的封面之后,他才将书翻到扉页,上面写着书籍的名字:

等待戈多。

奇怪的名字,他想着,随后打开了书的第一页。


  • 举报帖子
喜欢 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瓶邪 HE】两耳之间

95

——95——   炎热的夏天漫长得好像没有尽头。在没完没了的耳鸣声中,九月悄然而至,新的学年开始了。我的同学们都升上了高二,踏上了新的征程,闷油瓶也结束了兼职回到学校上课了,而我却拒绝回去上学。   我父母生气、愤怒、焦虑、失望、难过,但是毫无办法。他们以为我是因为视频的事情害怕面对同学。这当然是一部分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无力感。   我耳鸣,我会听不清老师讲课;我出现阅读障碍,明明书本上的每个字

【韩楚】云淡风轻

(18)

53 楚云秀一个人待在韩文清的房间里,看着那些年他拿到过的荣誉,一个个奖牌立在书架上,依旧是那么陌生,却也在熟悉不过。 那一年,她还在他的身边,为他开心,却也因他,受到质疑。 那又能怎么办? 职业圈这个东西就是很奇怪,只要站在不同的战队里头,总有人会多说几句。 可是就想老韩曾经跟她说的一样,不去听不去想,就不会多在乎了。 可是毕竟他是男人,可她是女人。 女人的心思,总是比较细腻,如若真的可以什么都

夷羊行者
冷门狗,历史狗。脑洞大,挖坑永远比填坑快。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