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390

【黑花】《入画》

  解当家死了。

  这件事闹得满城皆知,他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事发之前出入过那里的人只有他的同性爱人,而这个人现在却如同凭空蒸发一般无影可寻。

  此刻这个人正在城郊的一间公寓里对着满室空旷发呆。

  他已经是另一个人的模样——他原本的样子。他是一个杀手,九岁以前在流浪,后来被一个男人捡回去,给予他温饱住所,同时教他杀人来换取报酬为男人卖命,到现在为止已经是一把老刀,男人没有给他取名字,道上的人叫他黑瞎子。

  解雨臣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单,雇主给了他一年时间,等他做完这一单就可以拿着这些年的积蓄,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他用半个月的时间接近解雨臣,资料说他是同性恋,他们在夜店认识,然后由床伴发展成恋人关系,在他已经快把自己玩进去的时候,他杀了解雨臣。

  他呆在解雨臣身边时用的是假身份,连脸也易容过,唯一真实的可能就是他眼睛畏光的事了。

  那天晚上很冷,他走进办公室时里面暖气很充足,解雨臣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看他进来就笑道:“能摘手套了吧。”黑瞎子没接话,走近他的办公桌,钝而闷的杀意被很好地掩盖在满室暖融的柔情之下。

  他按住解雨臣正在签文件的手,带着外面凛冽的寒意去亲吻他的眉心,吻顺着鼻梁向下,快到嘴唇时解雨臣正要回应,突然心口一凉,他随手探了探,一把匕首。

  他好像不知道胸口捅着一把刀一样,径自去亲吻近在咫尺的嘴唇。黑瞎子握着刀的手一转,解雨臣闷哼一声,血从胶合着的嘴唇中流下来。

  吻结束后,解雨臣脸色苍白,神色却很平静,两人的嘴里都留着血腥味,他滑进办公椅,黑瞎子伸手抱住他。

  解雨臣看了他一会儿,漆黑双目里仿佛还是寻常恋人间的含情。他伸手蘸着嘴角暗红的血往黑瞎子唇瓣上一抹,黑瞎子捏住他的手指,低声问:“痛吗?”解雨臣笑了声:“有点。”

  然后就没了声息。

  黑瞎子躺在过分柔软的沙发里,感觉其实有点不舒服。他闭了会眼,坐起身,一抬头看见墙上的画,皱起了眉毛。

  那副画是房子里的装饰,画上一片杨柳,边上一条窄溪,树下倚着个模糊的背影,看上去竟有点像解雨臣。

  他走过去,自嘲地笑了笑,心说怕是真给玩脱了。

  他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七天之前的血腥味一直萦绕在他鼻间不曾散去,或许他的余生都将在这样缠绵浓烈的血腥味里度过。

  画上的背影忽然一动。

  黑瞎子怔了怔,凝神细看,那背影已清晰得连发丝都可看见。

  他惊疑不定地往上面摸了一把,触感只是油画颜料而已。

  挪开手时那背影已将头稍稍扭转,露出光洁额角。

  他呼吸一窒,想拿打火机烧毁这幅画。

  正要离开时却不经意地看见一片翩飞的衣角,像是解雨臣那天身上那件纤薄衬衫。

  他仔细看了看那一点点光洁额角,忍不住伸手捂上去。

  再松手时指尖蹭过低垂的睫羽,又一闭眼,那人已侧转脸颊,眉梢微挑,发如鸦羽,嘴唇却染着不知是何年份的血。

  他慢慢松开手。

  那天解雨臣或许早就知道,从让他摘掉手套开始。可他卸下一切防备,只穿着一件暗色的薄衬衫坐在温暖的房间里等他,与他交换一个吻。

  指尖离开画布的时候突然听见水淙淙流动的声音,眼前尽是江南春好,一只冰凉的手扣住他的肩膀,声音沉而低缓:“你要不要跟我走?”

  唇齿间湿濡的血腥味越来越重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曦孤】心事

(1)

梦间集背景上的平行架空 曦月孤剑和淑女君子互相认识,但是关系不算太好 没看过金庸武侠,无任何考据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各种私设ooc瞩目         【曦孤】心事         一、     曦月最近有些心事。 他的那些不知所以的心思,似乎还是要从孤剑身上说起。但是当这些心思真的提到嗓子眼的时候,他又觉得似乎并不应该从孤剑身上说起。那到底应该从哪里开始说起的?他自己想了一会儿,倒还真的想不出个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48)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8054392905 第四十八章   负责人事的副会长咳嗽了一声,以他的级别也只够站在那位长者的身后。那位老人是赏金猎人工会的长老会成员之一,资历和话语权远高于担当行政工作的他。碰到这种情况,自然是由自己先出头代为解释几句。 “最高等级的猎人一直是我们的挽留目标,尤其像现在这种时候,”他想到了才引起过一阵议论

【剑道】快剑秦惘

卷二《剑魂白穹》13

之二   叶问苍支支吾吾说了句“没有”,又唯恐不够笃定似得加了一句“前世我跟你根本不认识”,就匆匆忙忙抱着那把纯阳剑逃走了。 温白穹在叶问苍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来,看着那剑灵落荒而逃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声道:“就算你承认了,我也不会说什么啊……” 叶问苍抱着剑逃出去一段路,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把那把重剑带出来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又回去,把重剑也一起带上。幸好,他回去的时候温白

MataPhomet
谜の签名栏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