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2-02
阅读 408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209)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1921-1931】

哎,上铺那个。【1921-1931】


1921.

新学期定向越野是一直延期到了四月份才开课。

当时所有人就开心的断定

这厮一定是又去哪个山沟里浪了。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所以当大家集合站在操场上

看着老师健健康康,满面红光的时候。

坦白来讲,大家都挺遗憾的。

 

1922.

“大家好!”老师兴奋的在操场吼道

“老师好……”学生们一脸失望的答到。

“怎么没精打采的!是说因为这么久没看到我,所以不高兴了吗!”老师兴高采烈的问道

表情犹如被冷落许久的嫔妃忽然被翻了牌子一样。

然后所有人表情复杂的看了看他

表情犹如晚上想找妃子结果翻错了牌子的皇上一样。

 

1923.

不过跟老师混的熟就是好。

有什么问题可以随便问。

当时有人就特别好奇

说老师咱们这学期不是有比赛么,不能再天天光跑步了啊,咱有点实战没有!

然后老师就特别严肃的点了点头,大手一挥

“给学校打了批条,下次课就带你们去看看场地!五一回来就是比赛!你们给我挣点面子!”

当时所有人欢呼雀跃,场面特别鼓舞人心。

“原来你们这么盼着比赛啊!”老师乐呵呵的感慨

“我们终于能看见拉拉队了!”大家也乐呵呵的感慨

 

1924.

后来分析101的辅导员去操场找人,路上看到了定向越野的老师一脸颓废的蹲在房檐下抽烟的身影。

然后分析101的辅导员歪头瞅了眼操场。

再然后辅导员就看到孙哲平和张佳乐

再再然后辅导员一脸颓废的蹲在了定向越野老师的旁边。

“借个火。”

“给。”

再然后两缕青烟缓缓升起。

 

1925.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1926.

当时孙哲平和张佳乐莫名其妙的都打了个喷嚏

坦白来讲,有点无辜。

 

1927.

准备要去看场地的时候张佳乐其实挺很开心,满脸的跃跃欲试。

“上次去紫竹院的时候咋没觉得他这么兴奋呢?”东北大哥纳闷的问

“不懂了吧!这次有拉拉队啊!”北京的哥们一本正经的答

“看场地拉拉队又不去。想啥呢。”东北大哥满脸鄙夷的说

然后俩人就凑过去看热闹了。

 

1928.

当时张佳乐盯着地图,举着铅笔

孙哲平在旁边,表情严肃,一声不吭。

整个宿舍气氛十分压抑。

后来漫长的一分钟过去了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

终于在地图上画了个圈。

 

1929.

“我跟你说,一定是这条路。”张佳乐义正辞严的说

“你确定?”孙哲平将信将疑的问

觉得这就是看看场地,比赛路线都没定,这路是怎么推论出……

“咱们上次看到的那些大爷大妈们手里拎着的蛋糕,一定是跟这买的。”张佳乐义正辞严的继续说

然后孙哲平就干脆的戴上耳机打游戏去了。

 

1930.

有时候孙哲平也特别鄙视张佳乐

觉得他脑子里除了想着吃是不是也没别的了

后来这话让张佳乐知道了

张佳乐就特别愤慨。

觉得孙哲平这叫吃了饭还骂厨子。

“怎么就我一人只想着吃了?”张佳乐特别不爽,跟孙哲平在宿舍杠。

“那不然呢?”孙哲平不爽的反问。

“你他么自己说!老子吃什么没你份儿!吃什么你没跟着吃!哪顿饭把你落下了!”张佳乐特别不爽的继续说

 

1931.

当时北京的哥们和东北大哥并排坐在被遗忘的角落里围观。

然后两个人表情复杂的看了看。

再然后两个人继续并排坐在被遗忘的角落里

安静如鸡。


  • 举报帖子
喜欢 5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毒ALL】蛇蝎美人

章二十五

花鹤翎平时也不是一个愚笨之人,但面对巫暝的时候,却像是中了什么奇怪的DEBUFF似的,脑子一下子就迟钝了许多。事后想想,美色误人这句话,倒也不全然是偏见。 听见巫暝忽有这样跳跃性的疑问,花鹤翎竟也没有奇怪,只是认真想了想,微微颔首——琵琶自西域传入后,因其音色空灵,曲调皆多有异域风情,因而在长安城内的贵族圈里很受偏爱过一阵,花鹤翎有个朋友便好此道,闲暇时,花鹤翎跟着他闹着玩儿,学过些皮毛。 等巫暝

画未

(15)

叶昊玉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看着破门而入的文慕白,淡然道:“什么事?” 文慕白显然没有什么耐心:“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叶昊玉慢条斯理地倒了一杯酒:“你为何如此心急,老友见面,你也该有点好声气吧?” 文慕白皱眉道:“抱歉,昊玉。现在确实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因为我的师兄处境很危险,晚一刻都可能会送命!” 叶昊玉冲他无所谓地耸肩笑道:“那也是你的事。何况惹出麻烦的是你,为何我要着急?” “你!”文慕白咬牙

【练笔】风过九溪(写景/散文/诗)

小雨淅淅沥沥下了四五天,染红了枫叶后天开始微微放晴。 九月十七,已是入秋时节。一日的太阳却依旧逼人,秋风夹杂着谷香,轻抚行人的脸庞,也将白桦的叶子轻带入土。 远处响着牧歌,炊烟智商,青山如带,残阳如血。偶有几只飞鸟掠过长空,留下那清脆的鸣声,与那清绝的牧歌相和,萦回在群山之间。 牧歌渐渐嘹亮,循着那歌声寻去,一头老牛,牛头向着一条清溪,溪上一架小船,船上两个小人。一者带着箬笠,唱着不知名的小区,轻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