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420

【麻咲】他和她 06.

流木野咲的一生是由拋棄所組成的。
父母、經濟公司、學校同學、櫻井愛娜、時縞晴人,還有阿德萊伊。每個人都將她留在原地,毫無眷戀地往前走。

只有她被拋下。
──會被遺忘的事物,那肯定是不重要的。

自那天以後,她沒再見過阿德萊伊。明明就在這麼近的地方,明明只要多走幾步路就能碰見對方,她卻在躲著他。

現在的流木野咲並不存在於阿德萊伊的世界,而她不想再次認知到這一點。雖然很多人暗示她應該去嘗試著喚醒他的記憶,但是,已經消失了的符文哪是能取回的?

──膽小鬼。
她自嘲地牽起嘴角。確實,就算失去了過去的記憶,只要再創造新的就可以。沒有什麼是不能重來的,除了生命。啊,不過無論是他或她,都不是那麼容易死去的人了。到底什麼在讓她裹足不前?說真的,她自己也不清楚。

或許是在害怕吧?害怕阿德萊伊以陌生的眼神看著她;害怕到最後,還是只有她守著那些只有自己記得的回憶。

──明明跟晴人約定好了永不放棄的,看來她還需要更加努力。

通訊器在此時響了起來,她沒有細看來電顯示就按下通話鍵:「你好,請問哪裡找?」
「是……流木野小姐吧?」

心臟在忽然加快了跳動的頻率,伴隨著一陣陣的刺痛。彷佛表面上被針戳了個小洞的氣球,心臟越是跳動,她越覺得有什麼正在漸漸流逝。

「阿德萊伊外交使,」她輕輕地呼出一口氣,調整呼吸:「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
話筒的另一邊是沉默。時間的流動變得緩慢,直到她快喘不過氣。

「沒有事的話,請容我先──」
「流木野小姐,」以近乎強硬的語氣打斷她的話,阿德萊伊這麼說道:「我希望我們能談一談。」

──想見他,好想見他。

「是為了公事嗎?這樣的話,我可以請我們部門的人去跟您接洽。」

──可是,見了又能如何?他還是不會記得自己。

流木野咲忽然發現自己有些可笑。明明在他們共同的回憶裡有那麼多稱不上是愉快的片段,她還是不希望他忘記;明明就知道這是一段沒有結果的戀情,她還是忍不住抱有期待;明明知道變成神附之體會遭受多大的非議、有多痛苦,在聽到阿德萊伊坐上Rarious時,她還是產生了那麼一點高興的情緒。

「……是私事。我想,如果可以的話,能跟妳私下見個面。」

視界突然出現了一瞬間的扭曲,少女的紫眸蒙上一層薄薄的水霧。
她應該已經習慣了被拋下,可她依然不想被丟棄。就算只是那麼微弱的光芒,她還是會像飛蛾一般義無反顧地撲上前去。
就算是自己最後的掙扎也好,她想要試試看。

至少阿德萊伊還沒有放棄她的樣子。

*

 

雖說是他約人出來的,他其實也不明白要說什麼才好。他只是覺得,不應該再繼續逃避下去了,不管是她還是他。

咖啡廳裡流淌著音樂,送上來沒多久的紅茶在他面前靜靜地散發出香氣。

「久等了。」少女的嗓音將他的神智換回。他看著她落座,笑了笑:「不會,流木野小姐很準時。」
流木野咲的表情似乎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地又像是沒事般回以一笑:「多謝稱讚,您今天找我是要說什麼?」

他們望著彼此,兩雙眼睛裡是對方的倒影。
──總覺得這個場景有點熟悉。

「是這樣的,」無來由地感覺到緊張,阿德萊伊卻沒有移開視線:「我想請流木野小姐跟我說說那些我不……我是說,我們以前相處的經歷。」

或許是他的錯覺,空氣似乎在一瞬間沉寂了下來。然而少女還是微笑著,語調平穩:「難道您沒有事先調查過嗎?」
「……沒有。」

少女吃驚地睜大眼。

「我認為應該先聽聽看流木野小姐的說法,畢竟那些也能算是一種隱私。而且,」他端起還冒著熱氣的紅茶,水蒸氣模糊了世界的輪廓:「究竟發生了什麼還是當事人最清楚吧?」

接續在沉默之後的,是屬於少女那輕輕的笑聲:「果然阿德萊伊就是阿德萊伊。」
他不置可否地挑起眉,沒有對流木野咲突然改變的語氣作出反應:「這是同意的意思嗎?」

「那個啊,」一下子變得輕快的聲線還沾染著一些調侃:「首先得改掉稱呼方式吧?你以前可不是這麼叫我的。」

他想也是。

少女的嗓音令他不由自主地勾起淺淺的微笑,連心情也跟著輕鬆起來。想起之前看到的那張相片,他問道:「那麼,咲?」
「什……什麼?」她瞠目結舌,臉上一片通紅。

看來也不是這樣叫的。

見到她的表情,阿德萊伊有點發窘:「不……不是啊?抱歉。」
「……不,就這麼叫吧,沒關係的。」流木野咲咳了一聲,努力擠出一句。

如果此時有人經過這裡,一定會被兩人之間的氣氛給影響而跟著害羞起來。

「……噗。」他們僵持幾秒後,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兩人就那樣笑了出來。笑聲重疊在一起,聽起來是那麼自在和愉快。

笑了一陣子,他擦去眼角隱隱滲出的淚光:「好吧。嗯,咲,妳要開始說了嗎?」
「啊,好。」回應才剛出口,流木野咲的通訊器就響了起來。她拿起通訊器,看到他點頭後便起身往外走了幾步接通。

「你好,我是流木野咲……」

阿德萊伊轉回看著對方背影的目光,覺得不再那麼壓抑。
──如果能想起來就好了。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驚叫傳入他耳中。他皺眉,看向發出騷動的門口。

「去死吧,怪物!」

刀刃穿透少女的胸口,鮮血從那個纖細的身體裡如噴泉般湧出,很快地就將地板給染紅了一大塊。
流木野咲緩緩地倒了下來。

*

 

──又來了。
死前的最後一個念頭居然是這個,流木野咲對自己實在是有點哭笑不得。

──走馬燈什麼果然都是騙人的。
至少她死過的這兩次從沒看過。

感覺到有誰把她扶起來,血腥味竄入她的鼻尖。睜開眼首先看見的就是阿德萊伊繃緊的側臉,她轉動視線想要得知周圍的情況,卻有一隻手掌蓋住她的雙眸。熟悉的男音在耳邊低低地說道:「別看,我送妳回去。」
她閉起眼睛,輕輕點了點頭。覆在她臉上的溫度離去,轉而移到膝後。青年將她抱起的動作是那樣自然,她把頭靠在對方的肩窩處,嗅著和血腥味混在一起的乾淨氣息。

「阿德萊伊,」她輕喚:「沒關係的。」
青年沉默了半晌才回應:「這裡是第三銀河帝國。」

看似沒頭沒腦的回答,但她聽懂了這句話裡隱藏的意思。

──這是由神附之體一手創立的國家。

雖然阿德萊伊剛剛不讓她看四周的人們,她卻知道那些人的眼神。畏怕、輕蔑、噁心……很多很多的負面情緒,沒有人會對她伸出援手,縱使清楚他們居住的國家就是由她和其他神附之體保護、維持的。

「人類對於異於常態的存在總是比他們自己所想像的來的苛刻許多。」她伸手環住青年的脖頸:「你應該瞭解這一點。」
抱著她的雙手緊了緊,他什麼也沒說。

「說到這個,」她掀起眼簾:「誰讓你也坐上去的?誰讓你也變成『怪物』的?你不要命了嗎?失敗了怎麼辦?」
「……咲。」
「求饒也沒用,快點回答我。」
阿德萊伊的嘴角泛起一絲苦笑:「怎麼發現的?」

「直覺。」她哼了聲,眼裡滿滿的都是笑意。
他嘆口氣:「先回去吧,好不好?滿身都是血妳也不難過。」

她想了想,點頭:「好吧,這裡離大使館好像近一點,去你那裡。」重新閉上眼,她微勾起唇:「歡迎回來,阿德萊伊。」

他輕咳兩聲:「……妳不會要我這樣抱著妳回去吧?雖然不重但很多人看著啊。」重點是他們身上都是血跡,會嚇死人的。

「攔車啊,你不會失憶就接著傻了吧?」

其實阿德萊伊大可把流木野咲放下來讓她自己走的,反正傷口早就已經癒合了。也不知道是沒想到還是怎麼著,總之誰也沒提起這個辦法,下了車後還是阿德萊伊把她抱進大使館的。

「那麼,決定性的原因是什麼?」在兩人把身上的血污清乾淨並換了套衣服後,她坐在沙發上,看向對面的青年。
「……我不想跟那位公主結婚。」
她挑眉:「如果一開始就這樣決定,你還跟我說你……」要訂婚了。

「跟妳說的那天晚上,我才接到消息說時縞博士開發了Rarious並在尋找駕駛員。我當時也沒想太多,只想著要是成功了,陛下便不會指派這樁親事給我。畢竟……誰都知道神附之體是『怪物』。」阿德萊伊靠著椅背,微微一笑:「妳之後都躲著我,我也找不到機會和妳說。」

──騙人,通訊器難道是假的嗎?
她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只是繼續問了下去:「那失憶又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恢復記憶的?」
「我不知道。」臉上浮現出困擾的神色,他的眉頭皺了起來:「我看到妳被……那個瞬間就突然想起來了。」

「時縞聰一……」看來還是要找那個人問清楚。她下意識地揉揉額角,輕嘆:「無論如何,你沒事了。」

「嗯。」青年站起身走到她面前,語氣有些嚴肅:「咲,會被遺忘的事物不代表著它一點也不重要,那是不可抗力。」
「哎,」她伸出手,兩人的指尖隔著一張紙的距離,足以讓他們感受到從彼此身上傳來的體溫:「獨獨只有我被忘記,你也想一下我的心情嘛。」

下一秒,她的手就被牢牢地抓住。她沒有抬頭看阿德萊伊的表情,任他拉著:「那八個月裡,你一點音訊也沒有。就算是結婚了也好,就算你像個正常人一樣會生老病死也好,至少我都還能見到你,聽到你的消息,還能以朋友的身份一直陪著你。怎樣都好,一聲不響地消失八個月,回來了卻把我忘得一乾二淨,你還可以再無情一點,阿德萊伊。」
「……抱歉。」他蹲下身,跟她額頭抵著額頭,紫眸裡有著愧疚:「我回來了,咲。」

少女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她抱住眼前的青年,哭得聲嘶力竭。


  • 举报帖子
喜欢 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瓶邪】《收留记》

(12)

12) 马车很快重新动起来,吴邪拥着毯子坐在里头,骨头缝丝丝冒冷气。明明曾经受过烈焰焚身之苦,如今却如同浸在冰湖,冷得他牙齿打颤,心肺震荡不已。 车外小二吆喝着让马车拐过弯角,车轮碾在青石板路上,这种感觉熟悉极了,恍惚间又像回到四年前。下了早朝,被来接他的佣人搀扶进马车,迷迷糊糊靠在车壁上再睡一遭。马车走得慢,车轱辘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在寂静长街上传出老远。他在车里睡着,车外必定有一人远远缀着,隐

呆萌配腹黑,绝宠小冤家

通知(2)

还有,因为是发照片,名字没办法改,所以说只能用原来的名字,但是这篇小说非常的长,而且还有第二部。

【全职】扬起嘴角等雨停

(2)你还记得荣耀?

此时,一旁早就按耐不住的黄发男子扑到叶修身前,整个身子压在了叶修身上,揪住叶修的衣领,瞪着眼睛吼道:“叶修!你给老子清醒点!” 男子拍拍自己的胸脯,接着道  “我是黄少天,你的好哥们!怎么能说忘就忘呢!你赶紧给我记起来呀!我还等着在荣耀里打败你呢,你……” 黄少天说到荣耀的时候,叶修那无比空洞的眼神里竟透出了一丝亮光,仿佛是想起了什么。 突然间,晶莹的泪珠从叶修眼里滚落下来,这个从没流过眼泪的男人

穹靈
已開學,填坑要時間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