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559

【黄喻】一场风花雪月的22 (4)

12

“综上所述,”黄少天说,“我觉得我在这场友情的破灭之中,也是要负些许责任的。”

徐景熙:“……”

“说话!”

“……你们基佬分手的时候,都这么说学逗唱的吗?”

“??!!”黄少天大吃一惊,“哪个是基佬!那个分手啦!你这个人脑子瓦特啦!话不要乱讲好不啦!”

徐景熙只恨三次元打不出#鄙视的表情:“装什么装,团长不是帮主夫人吗?不是你明媒正娶的男朋友吗?”

“瓦特砸发可儿?!!我跟团长就是普通的小伙伴好吗!”

“普通小伙伴给你包桌子小药马草?!”

“那不是他助人为乐吗!”

“普通小伙伴随叫随到给你当绑定奶?!”

“那不是他悬壶济世吗!”

“普通小伙伴进可给你插装备退可帮你做日常科举的时候还帮你百〇回回一百分?”

“百〇嘛,我自己,也是可以百〇的……”

“哎呀,哎呀哎呀,”徐景熙服气了,“百〇?百什么〇啊?你这智商,以后基本也就告别百〇了。这么说起来团长一点儿错都没有了,你管他跟谁情缘呢你又不是他情缘。”

“但是王大眼可是宿敌微草的!”

“小卢情缘也是宿敌微草的,你怎么看?”

“………………他找情缘关我什么事………………”

“嗯哼。”徐景熙抬了抬下巴,示意话已至此,不必多说。黄少天脑子里飞快地转了几个弯,颤颤巍巍地开口:“你的意思是说……我排挤团长?………………”

徐景熙露出一副看在他读条的时候跑出治疗范围的DPS的表情,其中充满了不可言喻的嫌弃和难以描述的悲悯。

“不要那么看着我我发誓我没有排挤团长好吗!我又不讨厌他我干嘛吃饱了没事儿找他的茬,不但不讨厌他,我还挺喜欢他的……”

“……”

[帮会][灵魂语者]:啊,怎么说呢,黄少天,一个注定孤独一生的人

[帮会][涛落沙明]:傻比狮子座

[帮会][灵魂语者]:是的,傻比狮子座

[帮会][八音符]: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帮会][夜雨声烦]:我在线呢!!!!

[帮会][夜雨声烦]:你们对我有什么不满!不能明说吗!

[帮会][夜雨声烦]:我们在谴责团长这种以疏间亲的行为上不是应该保持一致立场的吗!

[帮会][夜雨声烦]:明明他是我们帮会的!

[帮会][夜雨声烦]:每天也跟我们一起活动!

[帮会][夜雨声烦]:带团下本野外绑定奶什么的那都是跟我们关系比较好才对!

[帮会][夜雨声烦]:看看帮会头衔,他是我们的脑子好使大统领!

[帮会][夜雨声烦]:王大眼哪里冒出来的,敢来截我们的胡!

[帮会][夜雨声烦]:你们忍得下这口气?!

帮会频道里被这一连串刷屏滚过以后寂寂无声,半晌以后,小卢举起了手。

[帮会][流云]:黄少,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但是不讲我要憋死了,大家说要等你自己领悟,不过我觉得,等你领悟了,百花缭乱的悦都刷出来了

[帮会][夜雨声烦]:#发怒#发怒#发怒讲!!!

[帮会][流云]:你先立誓饶我不死#可怜

[帮会][夜雨声烦]:#发怒#发怒#发怒饶你不死!!!

[帮会][流云]:不要多想了好吗,你就是喜欢团长而已你个傻比

[世界][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我终于刷出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悦] [悦] [悦] [悦] [悦] [悦] [悦]#欣喜#欣喜#欣喜#流泪#流泪#流泪苍天有眼啊!!!!!!!!!!!

黄少天的心情从雷霆震怒到被吓得飞龙在天到最后好似整个人都被千斤坠了。

“你讲乜?!我喜欢团长?!哪哪哪哪种喜欢?不是我想的那种吧?我、我喜欢团长?!!!”

徐景熙从邻桌把脑袋探过来,扒在黄少天的桌沿上:“你摸着良心,说出一个‘不’字看看。”

“不…………说……我怎么好喜欢团长呢……我这不是一恋上就失恋的节奏吗!!!”黄少天的三观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小脸煞白小手冰凉地捂住了脸,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叽里呱啦地响了:“阿萨辛大人,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喂喂喂魏魏老师好!什么事?嗯,您说!啊?晚上?有时间有时间……嗯嗯,好……吃饭?……行……您说几点去哪儿……好……没问题我肯定不迟到……好……行那您忙,晚上见……”

黄少天把电话一挂,一脸的生无可恋:“魏老师晚上要请我吃饭……”

“又不是第一回,你也不用那么紧张。”

“怎么可能不紧张!我可是喜欢他侄子——啊,一不小心说出口了。”黄少天嗷了一声,“我这算不算小三啊!”

“上不上八一八啊!”

“有没有好下场啊!”

“我还特么把秋裤扔他脸上了啊!!!!”

“不行我还是得消化一下……”

“是不是还有一种说法,给他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徐景熙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你们还拉过手似的。”

黄少天心虚地没理他,忐忑不安拾掇了一下自己,满怀心事地去赴魏老师的鸿门宴了,心说就算此时此刻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索花哥,能从他叔这里入手获得一点情报也是好的。这回这晚饭还请的挺正式,没搁食堂啊路边摊啊随便吃吃,在有名有姓的饭馆里还搞了个小包厢。黄少天在包厢门口整理了一下着装,敲敲门推门进去:“魏老——”

“嘭——”包厢门又猛地关上了,黄少天站在门外面,一个劲儿地说服自己:“这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天太冷了脑子里冻出洞来了我去洗个手再来开门最近手黑最近手……”

“兔崽子干嘛呢给我滚进来!”魏琛大喝一声。

喻文州拿茶水烫了烫杯碗,露出一个如果黄少天看到了一定会吓出一身白毛汗的笑容。

 

13

“这边这一位,玩索克萨尔的,喻文州,是我侄子,口字旁比喻那个喻,文学青年那个文,州官放火那个州,哈哈哈哈!”魏琛爽朗地大笑了几声,“这一位呢,就是我的开山弟子夜雨声烦黄少天了,扫黄打非的黄,少年包青天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有礼貌地微笑了一下:“你好。”

魏琛摸摸下巴:“怎么搞得我像个相亲介绍人一样,不要这么拘谨嘛!平时每天都在游戏里见不是嘛!我就是听说你俩最近有点误会,反正这么近,面个基说清楚就好了不是!少天你不知道我大侄子跟你同校吧!”

“不、不知道……”黄少天磕磕巴巴地回答,在听到“面个基”这三个字的时候越发生出一股想死的冲动。

“你怎么了?脸色不好啊……”

“我我我……天冷冻的……”

“冷吗?今天温度还行啊?”

“我我我作死,没穿秋裤,冷……”

“秋裤呢?”

“……………………送人了。”

喻文州夹菜的手没忍住抖了一下,一颗肉丸子“啪嗒”掉他碗里调羹上了,一边用筷子插起来一边感觉到黄少天的视线偷偷在他身上瞄来瞄去。

黄少天给徐景熙发短信:「怎么办啊说起秋裤的时候他一气插穿了一个肉丸!!!这说明什么!」

喻文州给王杰希发短信:「他居然说他扔秋裤是送人,呵呵,这是不是……说明我还有机会啊?」

徐景熙安慰道:「说明他饿了。」

王杰希质问道:「你是不是脑子饿出毛病来了啊?」

魏老师开场的话讲完,见两个小辈没有一点要买他的账严肃活泼地面基的样子,不禁生出几分恼怒:“你俩别这么没个好脸色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仇啊怨啊的,到底怎么了?徒——咳不不不,大侄子你说,有什么误会?”

“黄同学觉得我跟微草的人走得太近,有辱帮风。”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

什么玩意儿啊就走得太近有辱帮风!黄少天在心里歇斯底里。怎么这么会避重就轻模糊焦点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吃个醋不行吗!!!吃个醋犯法吗!!吃个醋你咬死我吗!!!

黄少天艰难地开口:“哪里哪里,喻同学说得太严重了,我不管别人跟谁情缘的。”

黄少天给徐景熙发短信:「我已经尽量委婉地表达了他在我心中跟别人不一样的意思!」

喻文州给王杰希发短信:「好吧看来还是没希望,想大事化小都不行,感觉自己像个碰瓷的,人家就是不来扶。」

徐景熙质问道:「你就不能尽量直白吗!」

王杰希安慰道:「怎么是碰瓷的呢,你比较有智慧,是会使用战术的碰瓷的。」

魏琛边吃边回想了一下:“微草的人……啊?大侄子你跟你室友啊?”

“噗——”黄少天和喻文州一齐呛住了。

“王、王不留行是你室友?”

“是……不是,是室友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不熟……”

好了这回什么都别说了,黄少天绝望地想,这近水楼台的,这边刚开窍那边都同居奔现了,怎么比?怎么撬?怎么三?黄少天觉得嘴里的酱肉丝都是苦的,通知徐景熙:「我失恋了,人家铁板都钉钉了。」

喻文州也十分苦涩地直播给王杰希:「我大概要失恋了,看他那表情,他肯定觉得我早就跟你串通好了……」

故事发展到这里,黄帮主和喻团长不禁都埋怨起了魏老师,没事儿吃什么饭呢!吃不下!魏老师你到底干嘛来了!挑事儿吗!

魏老师的手机也嗡嗡震了,叶帮主召唤他:「干嘛呢?上线进组战场了。」

「有事儿,不去,老夫在拯救世界呢。」

「扯淡吧,又去祸害谁了?」

「啧,不要不相信,真的,我在化解两个孩子之间一点误会,谁叫我为人师表呢,操心!」

「呵呵,你确定你没让他俩产生点误会?」

「放屁,他俩在我的一番语重心长的劝慰之下心结已经解开了,现在都特认真地在自我反思,真想给你看看他俩凝重的表情,哈哈,孺子可教嘛!」

 

14

魏老师,是孩子们的好叔叔,祖国的好园丁,人民的好助攻,为了能让子侄辈彻底地化解矛盾与误会,魏老师在吃完饭以后飞速地离开了,临走前语重心长地说:“我跟你们不同路,你们一起回宿舍区吧。这么黑灯瞎火的,你们一定要一起回去哦,最好送到对方楼下,懂吗?路上好好说说话,搭好沟通的桥梁,好不好?”

这个氛围,叫人怎么说不好……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懂事地点点头,打定主意等魏老师一走就找借口分头走,脑子里的画外音都是一样的:啊,无法再在这失恋的氛围里呼吸了。

魏老师背着手晃悠悠晃悠悠地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站在原地相顾无言,过了一会儿同时开口说:“啊我突然想起来——”

“对了!”魏老师啪嗒啪嗒地跑回来,“少天你明天来我办公室一趟。咦,你们俩怎么不走呢?”

“走走走,走走走……”黄帮主和喻团长连忙答应,假意配合地迈步往前走,走出八九步以后准备散开,往后一看,魏老师还站在原地殷切地看着他俩。

“哈哈,没事儿,你们走,我目送目送你们。”魏琛朝他们挥手。

“……”

“哦对了,回头竞技场带我飞哦!”魏老师满怀期待地说,特别附送了一个飞吻。

“……………………”

“晚饭也没吃多少,这回全要吐出来了……”黄少天小声嘀咕。

喻文州噗哧一声笑了:“那你可要憋住,敢吐他请的饭,你得请回一百顿来。”

“哈哈哈哈没错没错,我都能想象出他的台词:小兔崽子你胆子肥了还敢不给老夫脸……”

“还想不想毕业了!”

“对对对……老夫可是要改变学术史的人!”

“请我吃饭是你的荣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个味儿,记得上回我跟你吐槽过——”

黄少天话说到一半,突然截住了,这氛围一时半会儿太放松,仿佛又回到了平时在YY里的聊天扯淡嘿嘿傻乐的状态,黄少天心里挺难过的,上礼拜还亲密无间的,怎么这礼拜就物是人非了呢?

“团长,”黄少天鼓起勇气来探口风,“我有一个朋友……”

话一出口黄少天就后悔了,真是脑速跟不上口速怎么顺嘴就开始编这种“朋友的故事”,在脑子好使的喻团长面前不是分分钟被识破的下场吗!黄少天非常努力地想要补救,这个“朋友”不能形容得太像自己不然太明显,也不能跟自己反着来不然一逆向思维就露馅,说实话在这个设定说出口的瞬间就处在了一个极端不利的位置好吧只能走匪夷所思的路线拼一拼看有没有生机了!

黄少天的脑子在那个瞬间高速运转了一万八千个来回,憋半天憋出一句:“他不是人。”

“……嗯。”喻文州看似信服地点了点头。

“他是一个……一头…………有着威风凛凛的鬃毛和优雅矫健的身躯的………………猫科动物。”

“…………嗯。”

“他的亲属关系,交友关系,我是说种族内部的那个家庭关系,比较复杂……他喜欢上了已经有配偶的…………”

“猫科动物B。”

“对,猫科动物B。这个B呢,那是非常好啊,脑子聪明,脾气和善,长得还好——啊哈哈,当然这都是我朋友告诉我的……啊,我朋友他不会说话哈……眼神!他用眼神告诉我的!”

“你朋友还……蛮有灵性的哈。”

“是是是,成精了都……现在的问题是呢,我朋友他一开始非常佩服这个B,觉得B干啥啥厉害,是个牛B啊,不知不觉的呢,他就喜欢上这个B了……”

黄少天一紧张,重音有点不对,三五成群路过的小女生震惊而嫌弃地看着黄帮主一眼,连带喻团长也收到两三个白眼。

“咳咳……他就那什么,想追这个B,但问题是B已经有配偶了啊,团长,你说我朋友应该怎么办?他还有希望吗?”

“……猫科动物也讲究伦理学吗?”

“他们是比较自律的猫科动物。”

“哦……”喻文州很认真地捏着下巴思考了一番,“那你朋友真的喜欢B喜欢到就算要和B的配偶打斗争抢,要背离他的自律,也还是想和B在一起的程度吗?”

“他也不知道,他怕B其实并不喜欢这样……”黄少天挠挠头说,“但他确实喜欢到了那样的程度,虽然是最近才发现这一点,但我的朋友,确实非常非常,非常喜欢B。”

 

15

冬天的夜晚自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品格,在这寒风渐起的通向宿舍区的路上,行人嘈杂的说笑声好似都远去了,一股奇妙的,沉静而安谧的氛围,像一个小结界一般笼罩了他们。

在这个沉静而安谧的小结界中,黄少天沉静而安谧地隐晦地向喻团长表了个白,然后被冷风吹得整个人一哆嗦。

妈个鸡没穿秋裤真的熬不住啊……………………

喻文州特别体贴地看了他一眼:“我把秋裤还你吧。”

“…………”黄少天也说不出“不用不用你留着吧”这种话,配合地点了点头,“好……”

他俩在黄少天的宿舍楼下站定,惊觉这一路居然这么短,喻文州笑笑说:“那你先上去,我回去拿了以后给你送过来。”

“那怎么好意思呢!”黄少天连忙推辞,“本来就是我……那啥是吧,不好意思麻烦你专门送一趟,我跟你去你楼下吧,我去拿,我去拿。魏老师不是也说要送到楼下嘛,你送我到楼下了,现在换我送你到楼下了。”

在这么着略微有点尴尬和蛇精病的推让里,黄少天终于还是踏上了跟着喻文州一起往他宿舍走的路程。一路上难免有点忐忑不安,他想着喻文州还没回答朋友和B的命运问题呢,他到底是支持还是不支持呢?更进一步地说的话,他到底是识破还是没识破呢?如果识破了,他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呢?

艾玛,对象这玩意儿怎么这么难处呢?可见以前都是心大得漏风,根本HOLD不住这种精细活,好累好累的。

可是吧,好累好累的还特么挺有滋味儿的,实在是病得不清。

“帮主,”在黄少天的殷殷期盼之中,喻文州终于开口了,“我最近期末比较忙,可能就不怎么上线了。”

“???!!!”黄少天心里一痛,这是要和我拉开距离了?!

“你别误会,是真的忙……”喻文州注意到他的表情,“忙完这一阵放假就好了,放假我就照常上线。”

喻文州隔着这大千世界中一米宽的缝隙看黄少天,晚风冷得好似带着杀意,将他引以为傲的智商全部杀死。他理智上觉得黄少天说的莫名其妙的小故事可能是在说他们之间的事,毕竟黄少天老是误会自己和王杰希有点什么。但是感情上他又有点惧怕去相信这是一场两情相悦,他竟是无法克制地恐惧会事与愿违。

他并不在意我,他什么都不明白,他甚至连一个和和气气交流的机会都不给我,他朝我扔秋裤……喻文州在心里不断地自我催眠,以降低对黄少天的期待度,费尽心机。

然而黄少天特直爽地说:“那你把帐号密码给我,不上线的时候我帮你刷日常吧。”

“咱们帮会的福利真不错啊……”

“那是!所以……所以那什么……你以后也要呆在我们帮啊,不能去别的帮会,不然就,咳,不然你多亏啊!”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没给黄少天看到他的笑,三步两步地往楼上跑:“你在这儿等一下,我上去拿。”

他像个开了蝶抠脚,不,蝶弄足的秀秀一样飞快地上了楼,又马不停蹄地跑下来,把一袋东西递给黄少天:“快回去穿上吧,别着凉了。”

黄少天掂了掂手里袋子的重量,震惊地想这秋裤是不是在喻文州衣柜里和喻文州的秋裤生了小秋裤然后带着一家老小都私奔出来了,怎么回事儿啊就变成了这份量?

他伸手一摸,摸到了一条秋裤和一条毛绒绒的……毛裤。

喻文州对他笑笑:“天冷了,多穿点。”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投我以秋裤,报之以毛裤。

黄少天觉得会喜欢上这样一个蛇精病的自己也是蛮傻的,想了想又高兴了起来。

你看傻不拉唧的自己,和猫科动物B,可以组成傻B,多般配啊QvQ


  • 举报帖子
喜欢 24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Rosie Watson 脱口秀

(164)

【什么节奏】有次考试我们班考得很不好,很多人都只拿了C,还有许多是F。于是老师很生气,组织补考后还是有人没过,于是就特无奈地说:“你们这是要气死我的节奏吗?”我下意识地就答了一句:“不是节奏,是前奏。”

我和我的老婆sakurakaori

(1)

昨天老婆竟然和我说了小.....小树林.... 天呐,我都还没敢想呢, 不过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小激动quq 然后就....一夜没睡.... 不不不,其实是因为....昨晚刮大风下大雨, 我被吵醒之后就再也没睡着了..... 唔....好想快点见到老婆。 小....小树林....那个.....我...... 对,我当时大概就是这个表情......

【多CP】《放开那只西湖叽!》

18

让我们继续说回好喝的丐,自从认清了才不是妖秀是真男人这一事实后,好喝的丐一时难以接受,变得郁郁寡欢,每天飞到君山顶上喝酒。这天,他正坐着发呆,只听见“吧唧“一声,一个小秀萝摔死在他面前。 [当前][蓝瓶的丐]:丐哥……/可怜 [当前][好喝的丐]:啥事? [当前][蓝瓶的丐]:好多天都没见你了,我们去打22好不好? [当前][好喝的丐]:不要,带你上1400都累。 [当前][蓝瓶的丐]:QAQ丐哥

亘白
手慢,有病,一个相声演员。撸否ID一路春白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