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904

《Mr吴,您已被抢单》 第五章

坐了一会儿,身上渐渐有些凉意。夜里还是冷些,吴邪抬眼看了看时间,不到十一点。

 

最近琐事太多,状态有些不佳。他揉了揉颈后,思绪还是沉甸甸,早点睡算了。以往每次打算早睡都睡不成,明明也没干什么,但就是上不了床。这拖延的习惯必须改。

 

又喝了杯热水,吴邪拔了笔记本电源,翻身上床。

 

一躺上床,又忍不住摸手机。

 

明天虽然没有正式会议,小会却有几个。看到放在屏幕界面的备忘录,吴邪想也没想就戳了进去。

 

最近下面区县又搞出事压不下去了,弄得他们跟着折腾。折腾还是次要的,主要事情一旦发生,有些势态就不可逆。他翻到最后一行,又回忆了下领导讲话的关键部分,照这么看月底估计还得出去一趟,“联防”搞起来起码得个三五天。

 

琢磨了下,吴邪打开通讯录,翻出胖子的联系方式,开始编短信。

 

胖子是他之前出差时在兄弟单位认识的一哥们,两人搭档过几次,这一次要去的话负责对接的估计还是这家伙。吴邪跟他也是对脾气,一开始还您、您地相互称呼,一来二去就变成“天真”、“胖子”吆喝着了。

 

胖子这人有意思,嘴上没遮拦,吴邪同事里但凡性子敛着点儿的都恨不得绕着他走,潘子升职前这边也就他能跟胖子掰扯几句。论起来吴邪在单位倒不算多能侃,两人偏偏一拍即合,搭档干起活来那叫一个麻利。

 

上一趟回来之前胖子请吴邪喝酒,两人推杯换盏,说了些题外话。反正不是本单位的人,吴邪有些想法也就不瞒他。胖子坐在桌对面咬着花生米,喝着酒不时提点几句。吴邪一向不会藏拙,胖子说他是真拙,也是事实。有些事不是不懂,但搁到自己手上怎么做是另一回事。胖子看得分明,一口一个“天真”叫着,并不多规劝,只说下回再来记得联系。

 

吴邪把屏幕上的字发出去,摁了手机锁屏,搁到枕边。

 

有时事无巨细,不见得讨什么好,然而指向的结果必然不同。忽然就又想起来从前班里一男同学笑他除了耐心一无是处。吴邪当时觉得好笑,他犟起来时的脾气没人见过,犯不着而已。真要说内里,大概他从不是得体的那类人,只不过这些年在人前也习惯了。

 

只有不够得体的人才能有一点自己。

 

想着困意就又袭了上来。管他娘的得不得体,有些事再操心也没用。

 

 

 

凌晨的时候被尿憋醒,吴邪揉了揉睡得发僵的后颈,打了个哈欠,起身到厕所放水。

 

回到被窝里习惯性地摸起手机,摁开看看,才两点多。他仰在枕头里,空荡的天花板一片漆黑,望不到头一样。

 

胖子没有回信,手机屏幕上是小花之前发的短信,问他出不出去宵夜。解雨臣最近有事没事电话短信地骚扰他,要不是彼此知根知底,吴邪几乎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被自己老妈收买了,专门监控他的近况。

 

懒得回信,他闭上眼,刚打算继续睡,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伸手摸过来,屏幕上多了三个字:「有情况?」

 

发信人不用看都知道是谁。吴邪没搭理,把手机扔到一旁的枕头上。屏幕很快又亮起来:「在办事?」

 

吴邪瞥了一眼,捞过手机,滑锁敲字:「办个P!」家里就他一个人,他跟鬼搞。

 

对方短信立刻追过来,「怎么还没睡。」

 

吴邪回:「上厕所。」想了想,「你刚结束?」晚饭他没去,不知道解雨臣又找谁一起消夜去了。

 

「刚谈完一单,出来喝点。来不来?」

 

「不去了。」明天还要开会,他才没那心情大半夜出去浪。

 

「有几个看着还不错,过来看一眼?」

 

吴邪吁口气,打字:「谢了,你自己留着吧。」发完直接关机。

 

屋外的路灯透过窗帘缝隙照在眼皮上,吴邪翻了个身,伸手把被子扯在脑袋上。捂了一会儿,觉得胸口闷,又撩了开。

 

躺了半晌,气闷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心下有些躁,吴邪下意识去摸手机,伸出手才想起已经关机了。他闭上眼,在被子底下抱起臂。其实解雨臣自己的情况也没好哪儿去,偶尔有情况,少不得藏着掖着,也所以那家伙才总惦记着掩护他过得舒坦些。

 

这么一想又有点不忍,吴邪挨着床头靠背坐起来,拿过手机重新开机。

 

智能机用得久了开机时难免卡壳,屏幕上的Logo还没完全消失,短信提醒就响了起来。又等了几秒,他才从提示消息点了进去。

 

这回解雨臣没再向他追问,而是直接发了几条彩信过来。吴邪懒得去床尾插wifi,直接用手机流量开始接收图片。

 

不用想也知道是小花在那边看到了什么人,发照片来让他鉴赏。这情形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吴邪打着哈欠戳开下载完毕的图片,抬臂垫在脑后,随意翻了翻,忽然愣了住。

  • 举报帖子
喜欢 39
收藏
评论 9

猜你喜欢

彼时入骨化相思

水中怪

几个人还没离水潭多远,忽然就听见一声尖利的响声,接着就是模模糊糊的如同婴儿啼哭的声音。 好好地陵墓,绝不可能会有什么婴儿出现,唯一可能的,就是妖物出现了。 “坏了……”洛渊眉头紧皱,很可能是水潭里什么东西被下水的唐绯鸩给触动了,就那水潭而言,满是骨骸,谁能说得准里头除了骨骸还有什么没看清楚的厉害东西? “所以我说让我去就好了!”洛渊有些气急败坏,这话听在叶凌川耳内很不舒服:“你怎么这么说话?!我就

【凯源·山东高考作文】无眠夜

(1)上

1 王源打小就是那种看起来安稳乖巧其实调皮捣蛋坏主意一堆的小孩,这大概还是跟出生的月份有关,至少多年来他一直秉持着这个观念。 可正如小时候的一位智者所言,面具带的久了就摘不下来了,这些年来他变得越来越沉稳安静。当然了,从对面桌上的英国男人眼里看来,这正是他所追求的典型的东方男孩的气质。 这个人连续来了一个星期了,同时这也不是第一个连续一个星期都在半夜来这里拿着一本店里的书,点一杯咖啡然后肆无忌惮地

yuysba

111111111)  UNION  ALL  SELECT  NULL,NULL,NULL,NULL,NULL,NULL,NULL,NULL--  ymIe

松鼠
一只杂食大尾巴,最爱松果(^ㅅ^)ノ✪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