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561

【仙六】【嬴洛】有狐绥绥

嬴旭危×洛埋名

依旧结局平行世界设定,依旧略KUSO,假如洛公子无意间变成了只狐狸




有狐绥绥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题记

》》

驭界枢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只狐狸。

这是一件很新鲜也很玄乎的事情,要知道以驭界枢所在的海拔,飞鸟都难以到达,一只四条腿的狐狸是怎么上来的?若说是攀着那些链子一路溜进来的,那这只狐狸委实很有勇气,且证明它不恐高。

最先发现那只狐狸的是绮里小媛。

她在驭界枢下层的角落里无意间发现了一只红毛的生物,有些好奇的凑近,才看清那是一只毛皮柔顺的红狐狸。只是她还没来得及伸手薅一薅狐狸毛,那只狐狸就蓦地睁开眼,窜得不见了踪影。

于是小媛找到了在房间翻看医书的扁老三:“三哥,我要找狐狸。”

扁络桓也愣了:“你要找狐狸来找我干什么?”

就如葛清霏教导,无理取闹有时候也是一种特权,此时找不到狐狸的绮里大姑娘泪眼汪汪的瞧着自家三哥,后者一拍脑门叹了口气,合上医书表示三哥这就陪你去找。

于是他们找遍了驭界枢的每一个旮旯,最后扁络桓硬着头皮去敲了敲葛清霏的机关房门:“清霏姐,你有看见一只狐狸吗?红毛的。”

葛清霏拉开门表示自己正在研究新的机关,别说是一只红毛的狐狸,就是一只红毛的老大跑过去她都注意不到。这话刚一说完,过道尽头嬴旭危的房间里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动静,三个人眉头齐齐一跳。

“老大?”扁络桓推门而入,发现嬴旭危一动不动的坐在桌前翻看着一卷古籍。

“恩?”嬴旭危察觉到他的动静,并不抬头。

扁络桓看他这个样子松了口气,心道看来他是没听见刚才清霏姐那句话,于是打了个哈哈就往外走。走到一半时,他想起什么,转过头随口问:“对了,老大,你有看见一只狐狸吗?红毛的。”

嬴旭危继续专注于书简:“没有。”

话语间大有你小子再不滚我就动手了的意思。

扁络桓赶紧合上门溜了出去。

直到那脚步声彻底后,当然,其间还夹杂着小媛的缠闹,嬴旭危才从自己身后拎出那只把驭界枢搅得鸡飞狗跳的始作俑者,将它放在膝头。

那是一尾毛色朱红的狐狸,此时安静而乖巧的蜷在他的膝头,尾尖是一抹黑。嬴旭危低下头时,发现那狐狸也抬头在看着他,漆黑的眼睛里掺了点翠色,眼睑微微上挑收成一线,在这样无声的对视中,带了些蛊惑人心的意味。

第一眼看去,就觉得眼熟,再看上两眼……

“……所以,你为什么在这里?还是这个样子。”嬴旭危终于开口。

狐狸摇了摇尾巴,眨巴着眼,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样子,格外无辜。

“……”嬴旭危抬起头,不去看它卖萌,“你不说我就把你丢给小媛了。”

过了半晌,一声男子的轻笑响起:“嬴统领是觉得,在下这只狐狸,不够可爱吗?”

 

》》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哪怕现下是一只狐狸,洛埋名也不曾丢了一贯从容优雅的气度。他轻易接受了自己的设定,然后踮着爪子跃上嬴旭危的书桌,仰起头与他对视。

嬴旭危看着这尾狐狸摇着尾巴晃荡在自己面前,娓娓道来自己是如何因为妖气过敏而变成这个样子的——这个理由显然十分扯淡,据嬴旭危所知,他那个妹夫应该是一只狼妖,洛埋名感染了狼妖妖气过敏,且不提为什么妖气也会过敏,光是变成狐狸就已经槽多无口。好在嬴旭危并不是一个喜欢吐槽的人,当下仍是一言不发。

“然后藏锋说她不会养小动物,一个失手可能把在下弄死,所以在下几番斟酌,决定来投奔嬴统领。”

洛狐狸来回踱了几步,最后放低身子,把自己蜷成一个团,结束了总结成词。

“……”

嬴旭危看着这毛茸茸的一团觉得有些头疼,然而那一团朱红中又露出一双带了些媚气的狐狸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要多久?”

“三天。”

嬴旭危站起身,在柜子里翻找起什么。洛狐狸蜷在桌上只能看见他的背影,索性轻巧的沿着窗台跳到柜子顶,最后又稳稳的落在嬴旭危的肩膀上:“嬴统领在找什么?”

“搭窝。”嬴旭危回答得干脆。

随即,嬴旭危感觉耳边微痒,那只狡黠的狐狸蹭在他的颈侧,轻声开口:“太麻烦嬴统领了,在下就借着阁下的半边床歇息可好?”这话出口后,他仿佛还不满意,又补充,“嬴统领大可放心,在下可不是妖,不会做什么半夜吸人精气的事情。”

“……”

嬴旭危干脆的拎起狐狸,最后还是没把它直接丢到榻上,而是轻轻放在了微软的被褥间。他自顾自的坐回位置上翻看起书简,身后传来狐狸的轻笑声。

他握着书简没有回头,只觉得那些晦涩的术法看着比往日更复杂难解。

壁上的红烛烧了一宿,最后一点烛火摇摇晃晃的燃尽,随即无声灭去。月色从窗外照了进来,嬴旭危抬起头,捏了捏鼻梁,隐约觉得这一本书看下来,身后倒是安静的过分,于是微微转过头。

狐狸趴在被褥间睡着了,大约是觉得冷,小小的爪子还抱着尾巴。

嬴旭危想起第一次见洛埋名时,那个人低眉浅笑的样子,确实像是一只狐。只不过后来那些兜兜转转,现在尘埃落定了再想想,又觉得没有那只狐会比洛埋名更狡猾难缠。他解了外袍在床上躺下,看着身边被冻得有些瑟缩的狐狸,觉得好笑,最后伸手小心的把它刨得与自己挨得近了些。

狐狸仿佛感觉到了某种温暖,在他胸口蹭了蹭,四肢舒展,睡得更加安稳。

 

》》

嬴旭危想,洛埋名变成狐狸既然只是暂时的,又不远千里的来投奔自己,自己也不能不顾念当初一起打鲲鹏的情义,把它丢给小媛折腾。于是第二天醒来——他醒来时狐狸早就醒了,在他的枕边一动不动的坐着,仿佛盯着他已经看了许久——嬴旭危披着外衣起身,与他约法三章。

要说约法三章也不对,总结一下其实也只有一点——别乱跑,小心从驭界枢摔下去或者被小媛抓住。

洛狐狸无声的笑弯了眼:“嬴统领是真把在下当狐狸了。”

嬴旭危思考了一下,只觉得哪怕变成了狐狸,洛埋名也还是洛埋名,自己倒确实没必要操心。

他穿好衣服,想起今日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并不会因为多出一只狐狸而改变什么。洛埋名要把驭界枢当休养胜地就且由他去,想来昨晚他也没料到驭界枢会有熊孩子出没,溜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才会略显狼狈。

出了房间,沿着设计复杂的楼道辗转来到平时处理事务的地方,一推开门,嬴旭危发现一团红色的生物已经杵在那里等他了。

“……”真是个祸害。

嬴旭危面色从容的坐下,摆满了卷宗的桌子上还放着一盘早膳——老三近来给他们几个制定了一套调理身体的饮食计划表,规定每日三餐一顿都不许少。他盯着那碗粥,突然想起什么,推到了狐狸的面前。

他不大知道人变成狐狸之后口味是否也会有所差异,但是他觉得洛埋名大概需要吃点东西。

狐狸瞧着面前的粥,又瞧着他,嬴旭危错开他的目光,扯过一卷卷宗开始批阅。

看罢一段后,他抬起头,发现对面的狐狸正在执着的研究如果用自己的爪子控制勺子,模样有些认真,就和他当年制定忽悠柷敔的作战方针一样。

嬴旭危看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这么看热闹似乎不太好,于是拿起勺子,舀了一点,递到狐狸面前。他不大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就仿佛从前看到这个被血缚困住不得解脱的人,便忍不住想替他解开桎梏。

狐狸没有张嘴,反而抬起头,眼也不眨的看着他。

嬴旭危没有收回手,垂下眼与他对视。

“老大。”门突然被推开,扁络桓大大咧咧的闯了进来。

嬴旭危一把放下勺子坐端正,狐狸也迅速窜得不见了踪影。他仿佛正在专注于手头的事务,抬起头一副“有事起奏无事退朝”的表情。

扁络桓很严肃的开口:“老大,驭界枢进了一只狐狸,你不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吗?更蹊跷的是,我和小媛找了一晚上都没找到它。”

“……”嬴旭危心想真是世界太平了你们闲着没事干了是不是?有这个功夫找狐狸,能不能花点时间在正事上,“所以?”

“这狐狸一定不简单啊,很可能已经成精了。”

“……”

“不赶快找到的话,影响很不好啊。”

道理我都懂但你这孩子一脸向往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等着狐狸精来勾引你吗?

嬴旭危到底是沉得住气,此刻都能稳如泰山,低声道:“胡闹,你去和清霏检查一下驭界枢的防卫系统,这种事情不能大意。”

“有道理,这次只是一只狐狸,下次可能就是一群了。”扁络桓点点头,“那我去找清霏姐。”他边说边往外走,无意间看到桌上的粥,提醒了一句,“老大你别光顾着工作,记得吃早饭,身体最重要啊。”

嬴旭危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狐狸不知从哪个角落又钻了出来,跳上桌,把那碗粥推到他的面前,笑得很有几分戏谑。

嬴旭危拿起卷宗:“还有正事要做。”

才一说完,一只爪子就刨下了他手中的文案,狐狸啧啧嘴:“嬴统领不弃的话,这些事就由在下代劳吧。再怎么忙,喝一碗粥的时间,也是该有的。”说着,他把展开的卷宗拖到自己面前,开始仔细研读。

嬴旭危端起粥,看着他那副样子,几乎无法想象如果他此刻是人形,又该是何种场面。

 

》》

洛埋名在处理事务上很有一手,嬴旭危喝一碗粥的功夫,他已经用爪子指出了几处关键,表示需要注意。

嬴旭危放下空碗,拿起笔一一看去,狐狸也乖巧的收回爪子,轻巧的跃上他的肩头,看着他处理这些琐屑。嬴旭危抬了抬手,狐狸以为是要赶他下去,而对方只是把他的尾巴拂开了些,以免扫到未干的墨迹。

换做平时也不至于又太多事情需要他操心,只是现下是月底,难免屯了些月结的事宜要拿主意。嬴旭危有条不紊的翻阅着,他以为狐狸早就睡着了,动作一直很轻,直到翻开一本账簿核对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这一笔记错了。”

嬴旭危转头,洛狐狸伸出爪子指了个大概:“前面说的是六,这里记成八了。”

他回头翻了翻,确实如此,突然觉得有洛埋名在身边,其实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刚一这么想着,就觉得耳边微痒,狐狸仿佛是无意的蹭了蹭他的耳根。嬴旭危下笔的手一顿,最后还是由得他闹腾。

洛埋名管着洛家,嬴旭危也管着驭界枢,其实平日里接触的琐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洛狐狸趴在嬴旭危的肩上,时不时的提上两句建议,嬴旭危听了,也觉得很可取,事情处理得比往日爽利许多。

起身时,狐狸一个不注意,从他肩头滑落,嬴旭危赶紧伸手接住了他。

那样柔软的一团抱在手中,连带着心底某一处跟着一软。

仿佛再抱紧些就会伤到他,再松开点又会任他溜走。

嬴旭危不大明白这种情绪是因为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抚过狐狸柔顺的皮毛。他却忘了,如果此时换做是洛埋名本人,这其实是一个很失礼,甚至称得上是非礼的举动。

而洛埋名并没有拒绝他。

 

》》

嬴旭危一直觉得,自己其实是个过分古板,甚至有些墨守成规的人。在生活上,他过得十年如一日,许多习惯一旦养成便不愿意改变,于是对于意外的发生微微显得恼火。然而洛埋名的出现简直打破了这种惯例,才短短不过三天,他几乎已经接纳了一只狐狸融入自己的生活。

他会在他看书的时候安静的窝在桌子上,不出言打扰,只陪着他一起浏览那些文案;他会他在办事的时候趴在他的肩头,时不时的提一些自己的看法;夜深入睡时,他会蜷在他胸前,安分的睡上片刻后,又不老实的用鼻尖蹭过他的下颌。

嬴旭危有时想着,觉得习惯这个东西,果然是因人而异。

这些日子他也想了想,觉得有的人有些事,看上一眼,都觉得是千年万年,何况朝夕相对了整整三天。

想到这里时,他放下手中的书简,抬头看了眼空荡荡的桌子。

白日里他落了一卷书在楼下,本来要去取,狐狸表示自己替他跑这一趟便是。

嬴旭危总觉得自己还是欠考虑,怎么能让一只狐狸做这种事情,想着,便决定起身去看看。

他刚一站起来,便有一抹红从半开门外溜进来,看身形有些狼狈。

嬴旭危把狐狸抱起:“怎么了?”

还不用狐狸回答,门外就响起一阵喧哗:“大哥!我和三哥发现那只狐狸了!它逃到你房间里面去了!”

这帮熊孩子……

 

》》

能够找到那只狐狸,小媛自然是很欢喜的,扁络桓也觉得很有成就感。那狐狸虽然很是狡猾,但逃到老大那里,也只有乖乖落网了。当然,他们是这么想的。

嬴旭危开了门,却一脸淡漠的表示:“你们看错了。”

“老大,那狐狸很激灵的,也许是你一晃眼没看见。”扁络桓煞有介事的猜测,“要不你找找?”

“没有。”嬴旭危干脆的否认,往门口一站,挡住了他们看向房间的视线。

“老大,我们就进去看看,万一真有狐狸精晚上来勾引你怎么办?”

“对啊大哥,三哥说那是狐狸精,不能大意。”

“……”

“大哥,我们是捉狐狸,又不是捉奸。”

嬴旭危觉得头疼,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哟,好热闹啊。”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斯文有礼的声音。

扁络桓愣了,小媛愣了,嬴旭危一转头,也愣了。

洛埋名一身红衣散发,整理着衣领的褶皱,走到嬴旭危身边,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嬴统领果然是日理万机,这么晚了还有事来打扰你吗?”

扁络桓一脸卧槽的看着他,又看了眼自家老大,赶紧捂着小媛的眼睛拉着她走了。

“三哥你走什么,为什么洛埋名那么晚会在大哥房间里啊?”

“嘘,非礼勿视……”

 

》》

嬴旭危无言以对的转身看着他,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回来的

洛埋名微微笑了起来,长发垂落在两颊:“托嬴统领的福,在下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熬过这段时日了。”

他看着那张脸,下意识伸出手,随即又觉得不妥,准备收回。

手腕却被握住了。

嬴旭危低头看着对面的红衣青年。

“说起来,刚才仿佛让那二位误会了什么。”洛埋名笑得眉眼微弯,眼底藏着某种促狭。

嬴旭危看着那双眼,终是反扣住洛埋名的手腕,将他抵在门后,低下头,咬住那微阖的唇:“那就让他们误会。”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25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瓶邪 HE】两耳之间

94

——94——   两个月以来,我第一次出门。   其实我的内心是非常抗拒出门的,阳光好像会灼伤我的皮肤一样让我恐惧,它会让我的丑陋和肮脏无处遁形。我不想离开我的床,我也不想跟其他人有任何接触,不愿意跟任何人交谈。我无法用言语描述我的感受,也没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感受,就算是医生也不行。   但我也知道,这样其实是不对的。我已经失去了自救的能力,我需要帮助。   我妈原本并不认为我需要去医院,但她从来没

【韩楚】云淡风轻

(18)

53 楚云秀一个人待在韩文清的房间里,看着那些年他拿到过的荣誉,一个个奖牌立在书架上,依旧是那么陌生,却也在熟悉不过。 那一年,她还在他的身边,为他开心,却也因他,受到质疑。 那又能怎么办? 职业圈这个东西就是很奇怪,只要站在不同的战队里头,总有人会多说几句。 可是就想老韩曾经跟她说的一样,不去听不去想,就不会多在乎了。 可是毕竟他是男人,可她是女人。 女人的心思,总是比较细腻,如若真的可以什么都

【喻黄】0810生贺---If & Always

CP:喻文州x黄少天 关键词:原著向,清水,温馨治愈   少天生快!这是一篇原著治愈向的碎碎念,战斗场面请不要追究细节,就是想写写细水长流的感觉而已。So,请耐心阅读不要心急抽刀殴打作者。   -----------------------------------------------------------------   If & Always   外面是五颜六色的荧光棒,和各种写着名字的横

姓南名宫
谜の签名栏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