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457

“……事情就是这样,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鹤丸又一次光临文科院233宿舍,先把前情提要添油加醋的说了,又自觉的带了花生瓜子啤酒,一副要秉烛夜谈的模样。可惜233宿舍的人对他的示好完全没反应,都趴在桌上恨不得吃了键盘。

 

“不要这样嘛,先来解决一下小弟的烦恼啊?”鹤丸奋力的想刨出埋在书堆的人,掀掉一本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又掀掉一本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引论,几本不同版本的语言学概论又掉了下来把空隙填上。

 

鹤丸:“……歌仙,你还是自己出来吧,我挖不出你。”

 

“叫我?”另一座书山上冒出个头来,“那边是青江,我跟他换了座位。好家伙,竟然买了一整套的哈利波特,还宝贝得什么似的不让我带回自己位置上看。”

 

“你西方文学的论文干完了?”鹤丸惊讶。

 

歌仙举起那本书:“看看,Harry Potter!西方!文学!”

 

鹤丸:“……很有道理。”

 

蜂须贺打完最后一个字,重重地敲了下回车,爬出书本围成的防御墙去摸鹤丸带来的食物:“东西留下,你可以走了,233宿舍不欢迎来讨论感情生活的人。”

 

“别这样啊二虎子。”鹤丸攥紧口袋,“难道你们家青江就从来不跟你们讨论这个?”

 

蜂须贺干脆把整个袋子抢了过来,一边翻找一边冷哼:“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

 

青江半死不活的搭在书堆上:“虎妈,给我留口吃的,让我保存体力一会儿干死概论那个小妖精。”

 

蜂须贺掏出一包鱿鱼丝用力砸了过去。

 

最后还是歌仙拎了几罐啤酒一包花生米,带着迷失在人生道路上的鹤丸同志爬上楼顶。天气闷热,唯有开阔的顶楼才有一点凉意,鹤丸豪爽的拉开啤酒罐拉环,仰头灌了一口,连连夸奖那位带他上来的仁兄:真是233宿舍最后的良心!

 

“我们家真正的良心去了图书馆泡学弟,还没回来而已。”歌仙耸耸肩,“倒是你,怎么那么想不开来这里找恋爱顾问?”

 

“上次不是说得挺好的吗。”鹤丸靠在栏杆上,夜风把他有点长的发尾吹了起来,“起码我知道了恋爱就是在冒险。虽然每一步都走得很忐忑,但不这样的话又怎么能找到传说中的one piece呢。”

 

“你……”歌仙抿了一口啤酒,斟酌着用词,“看起来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在这件事上总是拎不清?”

 

鹤丸:“嗯?”

 

“你和我聊天的时候,在想谁?”

 

“……一期一振。”

 

“你想象中的one piece是什么?”

 

“……”

 

“既然知道是冒险,你这是为了谁放弃安逸?”

 

“……”

 

“这就是我不懂的地方了。”歌仙叹气,“你满脑子都是他,为什么要跑来我们这里和我对着喝这四块五的啤酒?”

 

“这是六块五的那种,不要贬低它的价值。”鹤丸冷静的指出歌仙话里的错误,然后开始分析自己,“因为我摇摆不定。我不确定我能为一期带来什么。我的 勇敢来自于我自己能承担的一切,失败了总有后路能走。然而这次是不同的,我无法为他留出后路。要么成为家人,要么从此陌路,只要踏出了这一步,我们就再不 能回头了。”

 

“我开始退却。这个退却不是因为我的感情不够深,相反,因为太深切了,要割舍的时候就会连皮带肉撕掉一大块,哪怕停止了流血、停止了疼痛,遗留下的 巨大伤疤也依然会时时刻刻提醒我所有的曾经——我却不是不能忍受的。但我害怕一期有一天会遇到这种痛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我能承受的一切,我都 不愿意他承受。”

 

“……真是一场血淋淋的自我剖析。”歌仙讶然,“鹤丸国永,你……你很好,真的。”

 

他理了理头绪,又说:“你是这样想。但你总是忽略了一点。那孩子,我是说一期一振,我也是见过的。多么好的一个人,心性坚韧,眼神清澈。你想为他承 担所有,但你有没有想过他不需要?他是独自生长的一棵树,不是缠绕着树干依附而上的花。他也曾经忍着巨大的痛苦顶开过头上的桎梏,那是他选择的土地。你明 白吗?他会为他自己的选择负责。”

 

鹤丸苦笑:“道理我也是懂的。”

 

歌仙扔了空罐,打算再喝一瓶,为下面的长篇大论打下坚实的基础,然而一转身就发现带上来的几罐啤酒早被鹤丸喝了个精光。他喝得又快又急,这时候已经有点上头了。只是他醉了却比平时更加温文,大概是谨记着酒后不能失态:“抱歉,喝得有点多。”

 

歌仙:“……没事,反正是你自己买的。”

 

鹤丸摇摇晃晃的往楼梯间走:“我先回去,谢谢你陪我聊天……说到底,我就是想找人说说话。”

 

“为什么不找他?”歌仙挑了挑眉,“我以为你会更乐意这样做。”

 

“这样子不是很逊吗。”鹤丸指指自己,“我不想把这样的自己摊开在他面前。我希望他永远觉得我无所不能,希望他把我当成他的奥特曼,有他应付不来的时候就会召唤我,我呢,我就去给他打怪兽,打完我们就一起回家吃晚饭……”

 

“……尽说些胡话。”

 

 

文科院的宿舍楼和他的宿舍离得不算远,鹤丸望着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色,就着几盏散发着柔和黄光的路灯慢慢往前走。蜿蜒的小路彷佛变得漫长又难行,夜风把路边的树吹得沙沙作响,鹤丸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树叶在灯光投影下那张牙舞爪的影子,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他突然很想听听那个人的声音。

 

想到就做。鹤丸摸索着掏出了手机,屏幕解锁后一时间又踌躇起来:要说些什么?照实说会不会被笑话?这时候会打扰他休息吧?会被他挂掉吗?

 

他又想起一期拿着刨冰勺子从他碗里挖了一半牛奶冰沙的模样。好似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高兴得眯起眼睛笑,说做错事的人就得吃少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一喝醉就容易乱回忆,傻不傻。

 

拨号键盘上方已经显示了三分之二的号码。他按了最后几个,拨通,几声嘟嘟的等待后就是一期的回应:“鹤丸学长……?”

 

“是我。”鹤丸的声音变得沙哑。

 

“有什么事吗?你声音怎么了?”

 

“喝了点酒……好像醉了。”

 

“啊,还是老样子的酒精不耐受。”一期笑了起来,“你在哪里?记得回来的路吗?”

 

“不记得了。”鹤丸看着前方黯淡的路,撒了个小谎,“我不知道我在哪里……但我知道我正在回去,我很快就能回去。”

 

“嗯。”一期心想他真是喝醉了,毫无逻辑可言,“要我来接你吗?”

 

“不用啊。不用的。等着我去接你,我一定会去接你的。”鹤丸认真的说。

 

“……好。”一期一振放轻了声音,“会让我等很久吗?”

 

“我不知道……你害怕吗?”

 

“不会,我不害怕。你说你会来的。”

 

“我迷路了。我不应该去接你……我可能是你害怕的根源。”鹤丸充满了不确定。

 

“你怎么敢。”一期一振说,“你怎么敢不来。我都在这里等着了。”

 

“是啊。”鹤丸也笑,“你是对的。我不敢不来。”

 

也舍不得不来。


他站在原地和一期一振进行着完全没有逻辑的对话,直至手机发烫,耗尽最后一格电。亏得一期一振能对上他的电波,最后也只来得及让他快点回来,手机就自动关了机。鹤丸看着手机好一会儿,才重新迈出了步伐。


而每一步,都像是朝着谁的方向前进一样。



  • 举报帖子
喜欢 2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特等席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说起来,他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 “……我很好!我想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这件事的了。” 艹,有人来了。 他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机械运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什么陈年的老古董,发出糟糕的岁月洗礼下苦痛的呻吟。 以及极其阴森暗哑的,由远及近的说话声,只有单方的。 很好,他大概知道这是哪里了。 也许他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毕竟作为一个36世纪的超能力罪犯,

【超蝙】绯闻男友Ⅱ

(9)

布鲁斯在短暂的晕眩之后了恢复神智,四周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他似乎在爆炸发生的一瞬间躲在了更加远离爆炸源沙发背后,屏幕所在的那面墙应该已经完全坍塌了,尘土和碎石铺满了大半的房间。他粗略的估量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左手手腕可能有点轻微骨折,右腿上有一道伤口,但是不深没伤及动脉,也不影响走动。   他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摁开照明功能,目前完全坍塌的墙面只有正面那一块,侧面的两面承重墙还有一大半仍然支撑着,这个

Oerange
刀剑相关在lofter子博客@shenshen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