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006

【林方】不吐不快

发个文试试


不吐不快》


文/走笔至此搁一半

 
 

01.

午后的阳光肆意地穿过半开的窗户,绕在指间。一只手握着铅笔,指甲修的整齐干净,白皙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摆弄着手心里的铅笔,干净利落的线条像是有了生命,在雪白的纸上落下纵横交错的痕迹。

一个干干净净的少年咧着嘴,冲他没心没肺地笑着,短小细碎的额发翘起来一小撮,脑门上沾了汗,在炎热的太阳下闪着光。

暖风送进来浓浓的夏日的味道,窗外银杏树上落着几只蝉,错落有致的鸣叫着,好像一切都未曾变过,闭上眼睛就能嗅到方锐身上淡淡的香皂味道。

 
 

被遗忘在床上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吓了林敬言一跳,他拿起来一看,是方锐。

“喂,老林!在不在在不在?!”

“在,怎么了?”

“怎么这么冷淡?”那边立刻回了消息,没一会儿又过来两条,“你干嘛呢!我跟你说个好消息你听不听?”

“什么好消息?”林敬言索性起身,去冰箱开了罐可乐。

“世邀赛的名单下来了!兴欣有我和苏沐橙!开心不!!!!!!!!!!”

方锐一连打了十个感叹号,还附赠了一张笑脸。

林敬言愣了一下,旋即笑开:“恭喜。”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林敬言看着摊开的本子发了会儿呆,铅笔的痕迹在阳光下泛着柔和的色泽,他拾起笔在眼角和下巴又勾了几笔,方才满意地看着画中的人。

不一会儿方锐回了消息。

“嘿嘿,谢谢林大大!对了,我们下周去B市集合,大概要在那边呆一个月左右,说是要先集训什么的,之后就直接去比赛啦,你要不要来看比赛?!”

“好啊。”

 
 

02.

参赛人员名单是保密的,方锐只知道兴欣有他和苏沐橙,不过联盟那几个凤毛麟角的顶尖选手也都在大家心里,并不难猜。

只有两个例外。

一个是叶修,方锐告诉他这家伙又回来了,居然连他都不知道,对此方锐表示强烈谴责——作为前队长,一点儿都不信任现任副队长。

另一个就是韩文清拒绝了邀请,决心专心辅助战队。

林敬言是第二赛季出道的老选手,和韩文清原本就是有些交情的,算得上熟悉,更别说在职业生涯末年还有那两年同队的经历,刚刚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愣了半天,可接着也就释然了——这倒也像是他的风格,果断干脆,不留退路。

至于唐昊,似乎总是他们之间绕不开的话题,方锐在电话里唏嘘地表示这个夏天这小子似乎长进不小。

集训的内容并不仅仅是荣耀相关的战术和技巧训练,课程安排得紧,却也保留了日常训练的项目——单人对抗赛。

十三个人加上叶修这个全能陪练刚好十四个人,随机抽签。方锐第一天就遇到唐昊,虽然国际赛事的规则有些细微改动,但是他清楚输掉比赛的原因并不该归咎于此。

如唐昊这类打法比较强硬的选手,似乎对方锐来说一直就很苦手,说白了就是唐昊这类人比较克他,不过方锐颇为自得地表示,他也很克唐昊。

林敬言握着电话,方锐的声音随着湿润的空气传到耳蜗中,带着G市味道的普通话,声线温软明亮。他随手点开方锐给他发过来的视频,如今的唐三打叫他有些陌生,装备属性都变了不少,打法依稀可见些他早些年的影子——一样得横冲直撞,只是唐昊手中的唐三打强硬得更极端,细看之下却褪了些许的莽撞草率。

其实,对于那年唐昊的“以下克上”,有不少记者采访过他,林敬言不大记得当时是如何回应地了,不过显然那种官方的回答并不能满足记者的胃口,不过他也的确没那么多波澜的情绪,联盟发展到今天,新人替代老人终归是个必然的、不可逆的过程,对此,他只能接受,然后一如既往地继续努力,一如他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

年龄,对于他、叶修,还有韩文清、张佳乐这些第一、二赛季的老将来说,始终是逃不开的话题——无关情绪,只是事实。只不过,转会、或是退役,这些都只有他自己能决定,与其他人无关,甚至与方锐无关。

 
 

“喂?老林?老林!”

方锐的声音突兀地插进来,打断了飘远的思绪。

林敬言回过神来:“嗯?”

“你发什么呆?我喊你半天了,长途话费哎!给我省点钱啊!”

“恩……”绵长的呼吸喷在话筒上,“方锐大大你可得加油了……”

“我每天都在加油啊!”尾音微微上扬,带着点儿小得意,同几年前那个动不动就顶嘴的少年毫无二致。

林敬言笑,他想,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会选择继续留在联盟工作的原因了。

在这里,大神也好,小透明也罢,都有自己的方式来诠释梦想,未曾有一刻放弃前进,他是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些人。

 
 

他想,这种留恋当然不是毫无因由的,只不过,到底掺杂了些许私心。

他总归是放不下荣耀,也放不下方锐,舍不得离他们太远。

 
 

03.

林敬言不是没想过会有喜欢上方锐的一天,也不是没想过疼爱何时变成了喜欢,但是结论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肯定不是方锐傻兮兮地拖着行李在机场迷路的时候,也不是絮絮叨叨地和他煲电话粥的时候。

非要说的话,大概是很久以前的曾经和近在咫尺的现在。如同被暗流卷入,海水在周身织了张细细密密的网,不知不觉被网罗其中,无处可逃。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方锐也不知是不是第一次坐飞机坐傻了,林敬言一直等到最后一个人离开,也未曾见到他的影子,最后还动用了广播找人。

几分钟后,方锐踩着“方锐小朋友,方锐小朋友,听到广播后请速到咨询台与林敬言先生联系。”的广播一脸窘迫地跑过来。

本来他又饿又累,听到头顶广播里温柔的“方锐小朋友”时眼睛里简直要喷火,林敬言明显是看着方锐怒气冲冲奔向前台的,却在看到他的时候呆了半晌,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他还记得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揉方锐的头发,手指穿过细软的发丝,在阳光下略带深棕,方锐像是忽然被打开了开关,瞪大眼睛挥开他的手。

“林敬言队长,我叫方锐,不是小朋友,别把我当小孩子。”

听罢,他反而又笑起来,嘴角的弧度更加嚣张:“小孩子才迷路,我们大人一般不迷路。”

“……”

那天他俩第一次见面,就在方锐心里结下了梁子。

方锐这下倒是认识路了,戴上帽子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林敬言揉揉鼻子,心想,想不到这小孩儿还挺叛逆。  

 
 

什么时候不再当他是个需要谦让顾及的孩子了呢?

大概是方锐站在空旷的训练室叫他队长的那个傍晚,说来也怪,他清晰地记得那个晚上南京上空明艳的晚霞,把方锐的脸染的红彤彤的,他掐灭了手里的烟,方锐就站在门口,手指还扶在门框上,指肚摩擦着光滑的边缘。

他笑着问:“刚吃过饭?”

方锐点头,坐在林敬言旁边的位置,他的电脑还开着,此时此刻正在做常规练习。

“食堂吃的什么?”

“唔……红烧排骨,黄豆芽炒肉片,海带汤……”

之后就是长久的安静,他看得出方锐是有话说。前几天当着队员的面训了他几句,大概是觉得当着队员的面儿丢了面子,便红着脸顶了几句。林敬言以为方锐只是犯了小孩子的毛病,耐不住枯燥乏味的训练,他对方锐是有期待的,所以语气才会不自觉得重了一些。

这一次林敬言没打算妥协,方锐连着几天看见他都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视而不见,却在训练的间隙偷偷打量方锐,有时候会忽然对上方锐偷偷看过来的目光,大眼睛亮亮的,目光相遇的刹那就换上了狡黠,片刻后又尴尬地扭过头去专心训练。

林敬言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逗他,方锐看着他,眼睛里盛着挑衅,他也不移开目光,淡淡地看着他,直到方锐的耳根慢慢变红,嘟哝着转过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二十好几的成年人会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较劲,也不知道,一向自诩成熟的自己怎么就偏偏玩起孩子气的游戏。

隔了半晌,林敬言准备出去吃饭的时候,方锐忽然开口,于是他又坐下。

他说:“队长……我想转型。”他的眼睛里映着明艳动人的晚霞,亮晶晶的,满是期待。

“为什么?”

“我觉得……比起流氓,我的风格更适合盗贼,我用盗贼会更好。”方锐看着林敬言,又补充了一下,“呼啸也会更好。”

方锐掏出U盘,打开视频,他看到方锐的盗贼叫鬼迷神疑,倒是很符合他的风格。林敬言看得仔细,不难看出,和他对战的几个都是呼啸队员,有与他同在青训营的,也有现役老队员。

他反复地看了很久,久到方锐开始坐立不安。

“你是认真的?”要知道,这可是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他不能不认真。

“真的不能再真了队长!”方锐憋了半天,才说,“我不是三分钟热度,只是觉得……”

“觉得什么?”

“觉得你……”方锐咽了咽口水,“缺个搭档……”

他仰着脸看着他,那一刻林敬言觉得方锐的眼神温柔而坚定,可那分明只是一个孩子的眼神。

忽然,他意识到,他真的不能再当方锐是个孩子了。

而应该是一个,能够守护在他身后的可靠队友。

他忽然觉得很奇妙,当初是他真正领着方锐来到呼啸,踏入职业选手的世界,现在却是方锐领着他,看到了属于呼啸的、更远的未来。

就像被暗流卷入的人忽然看到了头顶耀眼的阳光——泛着粼粼的波光——便奋不顾身地向前。

从那时起,他开始真正认识方锐——他调皮,爱恶作剧,时常没个正形,爱抖机灵,爱熊他,还有点儿爱钻牛角尖;却也坚韧、聪明,懂得付出,也懂得适时放弃。

 
 

从那时起,他就确信,总有一天,他会超越他,站在更加耀眼明亮的地方。

那也是他的荣耀。

 
 

04.

站在苏黎世街头的时候,身边的商业街上挂满了荣耀的巨幅广告,他还有点儿发愣,直到被别人拍了肩膀才回过神来,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生冲他腼腆地笑了一下。

“你好?”

林敬言的眼神中还有些茫然,他刻意忽略小哥蹩脚的中文发音,微笑着打了招呼。

“你好。”

“你是唐三打?”

国外友人的热情林敬言早有耳闻,却没想过唐三打的盛名也扬名海外了。

“林敬言。”他好心纠正,“唐三打前任操作者。”

“哦哦哦,对。我记得我记得,你是那个……第一流氓?”

“以前是。”看到小哥疑惑的表情,林敬言解释,“前不久刚退役。”

半晌过去,小哥大概才反应过来,神色间有些失落。街头的人已经很多了,各个国家的应援队伍,挤在入口处笑着闹着,拿着千奇百怪的应援物品等待入场。

“咦?你也是A区!”小哥看到林敬言手里的票,勾着他肩膀指着远处,“我也是A区!一起!”

 
 

原本两个人差了两排的座位,林敬言要靠前些,小哥硬是和他旁边的姑娘软磨硬泡了好半天,林敬言笑了,敢情这小子也是个话唠。

他意外的是在异国他乡居然也能遇到自己的粉丝,小哥潇洒,出门除了自己什么都没带,于是问旁边的人借了笔,弓起后背,要林敬言把名字签在T恤上。

林敬言挑着衣角不显眼的地方签了自己的名字,刚落笔就来了短信,是方锐。

 
 

“老林,你在哪呢?”

 “A区三排19号。”

林敬言抬头看了一眼,选手席在C区前面,离得有点儿远,远远地只能看到一排小人,分不清哪个是方锐,索性放弃搜寻,有一搭没一搭和国际友人聊天。

过了一会儿,头顶LED大屏幕上开始放双方的介绍短片和现场采访,喻文州端端正正地站在镜头前,当记者问到对比赛有没有信心的时候,方锐忽然从斜里插进来半边身子,挤在喻文州旁边。

 “那毫无疑问的,必须赢!”

说罢,毫不吝啬的对着镜头笑了一下,咧着嘴,露出半口白牙,笑容灿烂得要将头顶的镁光灯比下去了,林敬言清晰地听到身后爆发出一小片此起彼伏的喝彩,有几个甚至索性直呼“方大好样的,霸气。”

当然,这种时候,即便是想嘘方锐,也得千万忍住了,不然容易挨揍,好歹是为国争光来着。

林敬言笑着指着方锐,说:“刚才那人,我以前的搭档,叫方锐。”

“哦,厉害么?”小哥没大概听过方锐的名字。

“厉害,”他又说,“比我厉害。”

小哥若有所思的竖起大拇指:“那了不起!”

 
 

方锐直到团队赛才第一次出场,这一点他倒不太意外。

自第五赛季出道以来,他作为犯罪组合的一员、唐三打的搭档,所担任的角色也绝不是核心,至少不是绝对的核心。方锐的主要作用本就在团队配合上,有喻文州这样一个联盟顶尖的战术大师在,自然不会叫他这样的选手坐冷板凳。

对方显然也是做了功课的,否则也不会一开场就直奔索克萨尔去,但喻文州战术大师的名号也不白给。只是,夜雨声烦到底还是被二拖一牵制住了速度,他这边也是勉力支撑,这时候解说忽然发现场上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不见了。

此时,海无量正猫着腰矮身绕过对方战斗法师的攻击,在对方的视线死角偷偷藏好,双手偷偷抬起,对着索克萨尔的方向来了一记捉云手。

实际上在外行看来,方锐那猥琐偷摸的样子,这一手绝对是蒙上的,就连林敬言旁边的外国小哥看起来也是对方锐不怎么看好。

小哥直接,对林敬言说:“我收回刚才的话,我觉得他没有你厉害。”

林敬言笑笑,不置可否。

“他蹲的那个位置,恰好是对方的一个死角,而且捉云手使用的时机也恰好将混乱之雨的吟唱时间考虑在内,既不打断索克萨尔的节奏,又恰好使他脱离了控制。” 

林敬言笑着说:“这是算出来的,不是蒙出来的。”

海无量和鬼迷神疑的身影渐渐重叠起来,即便属性、职业、装备无一相同,然而方锐的攻击、躲避、打断……这些操作却无一例外地一一重合,方锐还是那个方锐,林敬言的判断丝毫不差,大概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也就只有他了吧。

五年来,方锐的猥琐流一直是个饱受争议的存在,无论主场客场,只要他在的赛事里,呼啸总要被对方嘘那么几次,还记得他出道那一年,方锐成功吸引了所绝大多数记者的目光。当被问及对外界的这些评价作何感想,他只说了一句话。

 
 

“能赢就行了呗。”

 
 

他总是嬉皮笑脸的模样,那天也是笑嘻嘻地从林敬言手里抢过话筒,终结了那次采访,满不在乎的样子。

方锐就是这样,无所谓是不是核心,也无所谓别人喜不喜欢,只要他觉得正确的道路,就会无条件的全盘接受,然后带着他的执念一路向前。

金发小哥咧嘴笑了一下,湖蓝色的眼睛弯起来。

听清那句话的瞬间林敬言有些错愕,小哥眨眨眼睛,笑容却又深了几分,他指着林敬言。

“你,说起他的时候,眼睛,漂亮。”

 
 

林敬言从来都不知道的是,当他谈起方锐的时候,目光会忽然柔软下来,连枯燥乏味的话都会讲得像甜言蜜语。

 
 

原来不知不觉,他已经这么喜欢方锐了。

喜欢到,现在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方锐坐在位置上认真而专注的表情。

喜欢到,连他自己都有点始料未及。

 
 

05.

醒来时刚好看到窗帘的一角被风掀起,二层小楼外高大的枝叶在窗户上投下斑驳的光影,像水光。几缕阳光倾泻进屋子,直到听见走廊里陌生的语言,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在苏黎世的一家小酒店里。

这座地处北纬47°的陌生城市既没有南京的炎热,也没有青岛的大风,楼下餐厅里飘出香甜的烤面包以及黑咖啡味儿,林敬言往黑咖啡里加了三勺糖,却换来了大胡子大叔善意的提醒。

“小伙子,早上别吃得那么甜哈。”

“谢谢。”林敬言微笑着道了谢,端着盘子坐在靠窗的位置。

二十多天的赛程安排的紧张而密集,除此之外的几天还要参加采访以及其他的各种活动,虽说不至于占据太多时间,方锐却依旧没什么自由的时间出来找林敬言。

喻文州他们开场拿下三场比赛,势如破竹,他们那些人中有搭档,也有宿敌,从前做对手的时候针锋相对,如今做了队友却也如鱼得水。

说实话虽然如今赛事过半,中国队的比分徘徊在中上游,可是对于夺冠,林敬言却比较乐观——在这里的都是联盟最优秀的选手,每个人都不需要因为参差不齐的水平瞻前顾后,他们的队友,足矣让他们淋漓尽致地打一场比赛。

吧台前的小电视机上报道着最新的比赛情况,餐厅里只有他一个人,大叔好心地切换到中文报道的频道。

 
 

“我们准备得很充分,只是比赛中遇到了一些不可预知的意外。对手很优秀,但下次我们会赢。”

喻文州话音刚落,翻译优雅流畅的英文响起。林敬言觉得这样的场景似乎似曾相识,他们都曾因为各种不可控的因素不得不遭受媒体和外行人的责难,输掉比赛,没有人会觉得开心,而记者们只是想要更多的话题而已。

他想起数年前的某一次比赛之后,记者对方锐在比赛中的一个失误紧追不舍,意指方锐作为导致比赛失败的主要因素作何感想。

“下一次我会赢回来的。”

那时,方锐接过林敬言手中的话筒,手指轻轻搭在上面,看着跃跃欲试准备发难的记者,说,“因为我还有最优秀的搭档啊。”

他的右手理所当然地牵起林敬言的手,在桌子下面轻轻捏了一下,彼时方锐年纪尚小,从未有过这样的失误,也从未有过面对如此多责难的经历,他的手指搭上的瞬间,林敬言所有的担心都烟消云散了。

方锐比他想象的要坚强得多,那时候他忽然生出一种无法言明的情绪,微妙地环绕着他。后来他把这种感觉称为气场——方锐的气场。

这个小他七岁的少年,总是坐在他的右手边,轻轻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却叫他不可救药地相信那些句子里的固执的信任。

 
 

“谢谢我的队长,也谢谢呼啸有这么优秀的队友,我爱你们,下一赛季我们会继续加油。”

第六赛季呼啸战队折戟季后赛,方锐如是说道。

 
 

林敬言坐在他旁边,面色平静,一如往常地起身退场。

没人知道他那时内心是怎样得波澜——

    不知什么时候,方锐已经变成了他生命中的光。

明亮,耀眼,不可或缺。

 
 

06.

2025年8月6日,瑞士苏黎世体育馆内,闭幕式。

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圆满落幕,总冠军——中国。

场馆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China”的尾音淹没在人潮中,喻文州抱着奖杯站在领奖台上。

那一刻没有人注意到观众席上的一个人逆着人流向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同样也没有人注意到方锐绕过记者急匆匆钻进选手通道的身影。

 
 

“林大大!看到了没?世界冠军!”

通道里静悄悄的,林敬言靠在冰凉的瓷砖上,听到远处的脚步声起身。

方锐脚下忽然加快了步伐,迈开大步向他走来,笑容灿烂,紧紧地抱住他。

他手心沁了潮湿的手汗,掌心炽热。

两颗心脏挨着心脏,隔着队服感受到跳动的节奏。

 
 

他想,这是爱情,也不是爱情。

可是归根结底,是他的荣耀。

 
 

07.

再次站到兴欣战队训练室门外的时候,旧时时光仿佛忽而重叠起来,他还没来得及追忆往昔,就被方锐拖着手腕拉进去。

自然是接受了兴欣众人的目光洗礼。

林敬言也不知为何,他和方锐关系确定的第二天兴欣众人就发来贺电,原来他们的关系早已如此昭然若揭了么?

杭州的冬天总是潮湿阴冷,冬天来得早的年份,方锐常常会来一场不大不小的感冒,拖拖拉拉地持续好久。

今年的冬天早早地到来,杭州却罕见的温暖。方锐无视众人的嘘声,关掉电脑就和林敬言出了门。

这一天只是若干个平常日子中的一天,可是对方锐却不是。

街上冷冷清清的,不见几个人,偶有行色匆匆的路人经过,裹着单薄的外套跑过去。

“林大大!说好的生日礼物!惊喜呢?”方锐摊着手掌,眼睛瞟着林敬言手中巨大的礼品。

 
 

林敬言轻轻笑了笑,把礼物交到方锐手上。

他迫不及待地拆开,嘟嘟囔囔地嫌弃林敬言抠门,只送个便宜的笔记本。

然而翻开来却失了声音。

 
 

本子的扉页上写着“方锐大大二十六岁,生辰快乐!”

方锐一页一页地翻过去,那里面记载着十年来的自己,十六岁到二十六岁。也是十年来林敬言眼中的他——有笑着的,有低着头挨训的,有输掉比赛手难过的,有抱着奖杯亲吻的,还有睡着时流口水的,以及此时此刻的、爱着林敬言的自己,尾页中间那三个字夺目。

 
 

这是他们的十年。

也是他们的一辈子。

我爱你,不吐不快。

 
 

fin.

2015.07.10




  • 举报帖子
喜欢 11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超蝙】特等席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说起来,他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 “……我很好!我想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这件事的了。” 艹,有人来了。 他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机械运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什么陈年的老古董,发出糟糕的岁月洗礼下苦痛的呻吟。 以及极其阴森暗哑的,由远及近的说话声,只有单方的。 很好,他大概知道这是哪里了。 也许他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毕竟作为一个36世纪的超能力罪犯,

【超蝙】绯闻男友Ⅱ

(9)

布鲁斯在短暂的晕眩之后了恢复神智,四周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他似乎在爆炸发生的一瞬间躲在了更加远离爆炸源沙发背后,屏幕所在的那面墙应该已经完全坍塌了,尘土和碎石铺满了大半的房间。他粗略的估量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左手手腕可能有点轻微骨折,右腿上有一道伤口,但是不深没伤及动脉,也不影响走动。   他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摁开照明功能,目前完全坍塌的墙面只有正面那一块,侧面的两面承重墙还有一大半仍然支撑着,这个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2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走笔至此搁一半
Lof:走笔至此搁一半 | 我知道七个字的ID高冷,所以可以叫好A WB:甜A_为了犯罪组合的胜利 全职林方 | 不定期更新 | 喜欢耍流氓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