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1-25
阅读 102860

大天狗大概没伺候过谁,就算是简单的诸如给小狐狸擦拭干净嘴角各色可以的液体的举动,都能让他做得手忙脚乱。妖狐忍耐了一会没恩耐住性子,扯过大天狗的衣袖自己给自己擦了擦。

“你连怎么服侍小生都不会,”妖狐嫌弃地把袖子塞回大天狗怀里,觉得爪子还是很痛心里还是有气,“你这样还想嫁给小生?你是来气死小生的是吧?”

……这到底是谁更能气死谁?


微博


真好看啊……

妖狐看着他满脑子想着都是,这样的美人就算是性子太严肃了,但是似乎娶回去也不错啊。


  • 举报帖子
喜欢 64
收藏
评论 8

猜你喜欢

生当复来归

(2)

【二】 六点多左右,太阳从北京城的一方升起。这北京城说是繁华的一带,但边边角角也有着不甚富裕的人家,只撑着地价高,在那巴掌大的地方死守着。尽管物价也比周边地区高了许多,也还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盼着哪一天会有个大户过来收购自己家的地,有点收入。 远处传来几声鸡叫,北京城的人们渐渐醒来,开始维持生计的一天。解雨臣也轻轻睁开了眼皮,但四肢却没有动作。当他睁开眼的那一刻,他看见瞎子正眺望着远方,那座古墓的

【薛晓】星尘异录

02

“武”幡大船透来沉重深远的号角声,幡随风动,呼啸翻涌,这才看清船头尖梢立着的,哪里是祈福求佑的木雕,竟是个——黑袍飘绝的道人。 来者背插拂尘,手持长剑,面容清俊,微微昂着头,形容孤高。晓星尘往他面上细看去,其双眼里竟没有瞳仁,亦是一片死白。 “呵。”薛洋显然察觉,挑起眉梢,虎牙间蹿出一声黑色的笑:“我当武镖局净是些个人精子,派个瞎子来捉我,难道是看不起我不成?” 云海簇成大团,硬生生将这一大、一小

可念不可说

三.

爱宕山雨下整夜。 深夜水打檐上音,饶是难教人入眠。卧榻翻覆几回,枕边空,寂寥有谁知。 山中主——大天狗,满心念着,想着,盼着。 儿时与狐听雨,小家伙儿仰着张皎净脸庞,张大了嘴接无根水去喝,稚气犹存。那时他总会奶声奶气开口唤自己“大天狗!下雨啦!你来呀,来追我呀。” ...... 余下诸多,模糊。记不清,言不明。 岁月变迁,而后数十年光阴匆匆流过,再未讨得那般逢时机遇听妖狐远远的,隔着世俗,隔着雨幕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