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5-20
阅读 2301

《被遗忘的那些年》 第九十四章

黑瞎子接到张起灵电话的时候正在吴邪的铺子里喝啤酒吃烤串,看着全美超模流口水,甚至听到电话对面张起灵声音的时候还顺嘴说了句“这妞屁股真大”,随后忽然意识到张起灵说了什么,吓得他一口辣椒面呛进嗓子。


“咳咳咳……你,你求婚失败了?哈哈哈哈……咳咳咳……”


黑瞎子不顾他和哑巴张几十年的友谊,把人嘲笑得一气之下挂了电话,等到黑瞎子听到电话的忙音才觉得这事不对。哑巴张干嘛告诉他这事?总不会是存心来找虐的吧?黑瞎子越想越不对劲,抓过手机给张起灵拨了回去,一边在层层叠叠的食品包装袋里找吴邪铺子的门钥匙。


“喂?我说哑巴,你可别一个想不开跳楼了。这事咱还有的商量,毕竟你不孕不育不是治好了么!哈哈哈哈哈!”


黑瞎子一个没忍住,又是笑得不能自已。他赶在张起灵没挂之前连忙塞了句“你在医院等我”,然后用油汪汪的手抓过钥匙钱包,火速赶往事故现场。


“哑巴,这呢!”


黑瞎子下了车之后远远就看见在医院门口装风度的张起灵。因为近来照顾吴邪而略显消瘦颓废的张起灵下巴上有一层薄薄的黑色胡茬,近看眼睛下面还有淡淡的青色。他叼着一根烟正打算燃起来,听到黑瞎子的呼唤于是动作顿了一顿。


“操,你这么丑也敢求婚?”黑瞎子一手抢过张起灵的烟捏吧捏吧扔在脚下。


“难怪小三爷不愿意嫁。”


他领着张起灵去了附近的烧烤摊,开了两瓶啤酒推一瓶给张起灵。


“说说,怎么回事?”黑瞎子问他。


张起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又推了个问题回去。


“吴二白替吴邪立了遗嘱?”


黑瞎子没想到躲了几天还是没能躲过,笑着愣了一愣,回头催了一声烤串。


“吴家的人,很厉害。”黑瞎子拿起桌上的酒瓶盖,慢条斯理地撕上面残留的包装。


“吴邪拜我为师之前,解家花爷已经被卷进去了。有些人看不到原因会很焦躁,于是想要万全的准备。”


烤串已经上来了,油腻的炭火味环绕在食客周围,隔绝了空气中某些冰冷的东西。黑瞎子突然叹了口气,让了让张起灵让他吃肉。


“‘如果他没有成功,吴邪也不能死。’这是他的原话。”黑瞎子见张起灵不接,自己咬了一口肉串。


“那个时候吴邪被我扔在鳄鱼岛听天由命,我接到这份遗嘱的时候甚至想过是不是直接在那里把他做掉。”黑瞎子就以这样轻松的语气和张起灵谈着当年自己视吴邪的生命如草芥,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他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从兜里掏出手机,调出吴邪的那张遗嘱的照片,递给张起灵。


“胖爷和解家的已经陷进去了,他也出了很高的价码,所以我答应了,不过吴邪显然自己也做了准备,不然就没黎簇那小子什么事了。但如果吴邪没能活到你出关接替,我们四个会成为‘吴邪’。”


黑瞎子突然咧嘴笑了下,竟然是带着恶意的。


“然后我们就等你出来的那一天,宣布吴邪的死讯。”


人声鼎沸的烧烤摊上有人在划拳吹牛,热热闹闹的场景里是张起灵一个人的劫后余生。他喝了口啤酒,望向远处黑洞洞的医院大楼,脸上的神色算不上轻松。


“他觉得我在控制他。”


张起灵的声音隔绝在一种浓重的担忧之下,只剩下陈述事实的冷静刻板。


“他不信任我。”


黑瞎子在香港的时候从张海客口中得知了张起灵对吴邪做的事,但他不是个会替别人多想的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黑瞎子嚼着咬不烂的板筋,扶着下巴问他:


“小三爷不像是会纠结这些细枝末节的人,除了这个你俩还有没有别的事?”


两个老男人对着一盘烤串讨论如何搞定兄弟的相好,这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然而此时却自然而然地发生着。他们都是没打算善终的人,如今却卸下一切为这些情情爱爱烦心,倒也是很奇妙的因缘际会。张起灵将目光收回。他不觉得这是“细枝末节”的事情。也许吴邪还有其他的思量,但仅仅这一个怀疑,就足以让张起灵为当初固执的决定感到懊恼,但是他没有后悔——无论是出于哪种考虑,都证明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否则吴邪现在出现的幻觉就该是那些蛇留下的,绝不可能是预知到一场求婚。张起灵对着黑瞎子摇了摇头,说道:


“我只是不希望这件事困扰到他。”想了想又自言自语。


“我相信他会答应。”


“答应嫁给你?哑巴,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黑瞎子靠在椅背上,拍了拍手上的残渣。


“我就问你一句,当初我拿着那份遗嘱命令你家大夫的时候,你怎么连个屁都没放?”


街上有一辆摩托鸣着喇叭迅速驶过,灯光一瞬间照亮了张起灵略显迷茫的脸。黑瞎子结了账,仰脖喝干了酒瓶里最后一口啤酒。他潇洒地留了个背影给还在座位上的张起灵,走到摩的的车队里选了一辆看起来顺眼的。张起灵在他走后又坐了好一会儿,直到身后那一桌的客人莫名地喝哭了,他才站起身来朝医院走去。


病房里很黑。张起灵脱下外套,刚一靠近吴邪对方就醒了。吴邪明显还带着睡意,又或者是再次陷入了张起灵的情绪里。只见他揉了揉眼睛,伸手把床边人的脑袋按在怀里。


“你很难过?”吴邪问他。


张起灵从吴邪的身上闻到了一股令他觉得片刻安稳的味道,于是点了点头。吴邪的右手从脑后一下一下地梳理着张起灵的头发,一直藏在被子里的手指刮在头皮上居然有些凉。张起灵把他的手拽下来放到眼前,呵了口气,又捏了捏。


“抱歉,我不够好。”


张起灵的声线一如既往的深沉,像是从冰海里拖出一只巨大的蓝鲸。他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够成熟,也终于有了可能失去的危机感,于是一切变得小心翼翼,却又更加坚持。


“但是我需要一个不会让别人觊觎你的身份。”


他还记得自己离开之前听到设计师老张说的那些话,也从近来的事情中反省出自己的欠缺,而吴邪在他眼里太过好,他的担心有如实质,搁在喉口吞不下吐不出。吴邪听了像是觉得很有趣,于是将张起灵深埋在被子上的头拨弄起来,掺了些笑意看他。


“那……我娶你?”吴邪建议道。


  • 举报帖子
喜欢 2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魂牵梦引》

(9)

【尾声】   “如果你能再醒来,我等你来找我。”   一栋大厦的14楼客房里,床上那个像是沉睡了般的男人睫毛动了动,许久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不知情况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带着一丝熟悉感的地方。 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却唯独清晰记着一句话。 有人在等他。 那个人,似乎很悲伤,悲伤到他也随之心疼。     房外传来一阵优哉游哉的脚步声,胖子拎着输液针管和营养液走进房间时看到的正是茫然看着他的张起灵。 “你小

《念》

那是一年初秋时候,路边的香樟夹着或红或黄的叶子,风一来便随着肆意招摇。 荷花早已谢了,莲蓬也被早早摘了去,只剩下丛丛残荷无精打采地立在水里,连路过的蜻蜓都懒得理会。 越清吟正坐在案前温书,脑袋里的之乎者也混沌纠缠,手中却百无聊赖地摆弄着脖颈上挂着的金麒麟。 那麒麟虽小巧,通身只小指粗细,做工却是一等一的精致。只见那麒麟双目圆瞪,须发毕现,四肢腾云踏雾,口吐熊熊烈火,精神气派,好不威风。 似是对长篇

《魂牵梦引》

(3)

【003】   空气中还萦绕着挥散不去的消毒水味,安静的病房里四面墙白得有些刺眼。 吴邪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那人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安静得像是睡着了般。但他们都清楚就算明日黎明依旧如初破晓降临,这人也不会醒来。   或许会再醒来,却不知何期,也或许这一睡直到真正长埋黄土,然后渐渐在别人的记忆中淡去。   张起灵很好看,这是吴邪打从第一次见他就有的认知。一双漆黑的眸子深邃难懂却易让人失神,稍长细碎的

瀛洲牧ml
大喵的食堂418775753,微博瀛洲牧ml,坑多考研喵一只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