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367

罪恶之城 (8)

第八章 诗哲莪默


S城,伊达总署大邸,夜幕沉黑。


“出了什么事?”三日月望向对面的人。


鹤丸一脸森然,冷硬的面色按捺着怒意,双目透出的戾气如锥尖锐。


“资料库还是被盗了。”他既慢又重地吐出这几个字来。


三日月听得心下猛然一跳,目光却保持得不折不转,问道:“丢了什么重要的资料?”


“一份老档案。”鹤丸的脸微微一抬,眼神犀利得像一头鹰。


“我不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如果要追回的话,首领至少需要告诉我它的特征。”三日月淡淡道,脸上掠过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


“不必了。丢了就是泄密,追回有什么用。”


“那?”


“我要你把他们困死在城里,绝不能把信息传递出去。”


“恐怕——”


“没有恐怕!”鹤丸猛地暴起,手掌重重拍在桌面上。


三日月被骤然截断后半句话,也就不再开口。任谁都知道,如果国家政府的人得了那份资料,信息当然早就递了出去。鹤丸必定也明白。但败局已定,束手无策之下,只能先拿到人再说。


看着三日月一言不发却又一目了然的神情,鹤丸迅速平静了下来,拿起桌面上的雪茄盒,“哐”地抖开,抽出一根茄。他注视着那根茄烟,声音有些阴恻:“拿到那份资料,不代表他们就能做成什么。”


这一次,三日月轻声笑了起来:“当然,伊达不会垮在几张纸的丢失上。”


“我只给你三天时间。”鹤丸将茄往桌面上一按,盯着三日月。


“好。”


三日月出了事务间,走近二楼廊台的边缘。他看到小狐丸站在大厅中央,一身安然。灯光映在他的面上,温柔浅笑,如雾如电。那一刻,他证实了。


小狐丸看到廊台上站着的人向自己投来明了的黠笑。他点点头,示意三日月下来。


小狐是怎么做到的?


三日月步步走近,笑得灿烂如斯。他没有问,但他的每一步都在问。


小狐丸拉过他,先在额上记下一吻,随后便附在他耳边低语:“只不过,在报警器上放了个延时装置。”


三日月挪开脸,正对着他,凤眼明犀,星光点点:“两名狙击手呢?”


“这么不相信我?”小狐丸低笑。


“只是觉得,太难了而已。”


“你啊……”小狐丸摇摇头笑道:“如果不藏下几手,怎么做你的师兄?”柔和的眼眸中是一片坦然的宠溺,又将“你的师兄”四字刻意掐得缓慢。


三日月有些气结地扫他一眼。


“好了,走吧。”小狐丸握住他的手,转又扣紧十指。


因为才赶回来,脑子里的弦又一直绷着,没机会得闲松开,三日月着实有些累了。到了Bhutto老屋,他就倒在床上闭目养起了神,直到觉得眼前光线有被遮蔽的暗化。他依旧合眼半躺着,笑笑便将手摊上前去,打算接过东西。出乎意料的是,手指触到的并不是那档案袋,而是柔软的皮肤。三日月诧异地睁开眼,看到卸去面具的小狐丸靠在床前,不声不响。


“小狐,东西呢?”他的手扶上小狐丸的肩。温暖的触感,但却有意外的消沉。


小狐丸定定然看了会儿他,伸手将他拥进了怀里。


“三日月……”他叹口气,欲言又止。


三日月很是不解。他缩了缩身子,趴近小狐丸胸口。对方动荡不安的心跳一下一下如同撞击。


“这是……怎么了?”


“我是真的很担心你……”小狐丸极尽无奈。


三日月从他怀里抽身而出,蹙起眉头,“我这都回来了,小狐还担心什么?我不是你养的小孩儿,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小狐总是操心太多。”他一通牢骚发完又接道:“何况,到底谁更冒险?你一个人去闯了资料库拿了文档,如果我事前知道,肯定不会让你这样行动。”


小狐丸不自在地笑了笑。


“好了,东西在哪?”三日月一副“不想再跟你计较”的样子,伸手道。


“累了就先睡吧,明天起来再看也不迟。”小狐丸摸摸他的头。


“不,现在看,否则睡不着。”三日月较上了劲。


小狐丸没辙了,只好起身按动墙上的开关。那面“酒墙”翻转过来,其中一格塞着份档案袋。他将它抽出来,递到三日月面前。


果然是那份袋脊底部写有小字的档案。


به یاد ۱۱۳۱


三日月接过,仔细地看了看,又抬起头望向小狐丸。小狐丸摇头:“数字是1131,其他的我不知道。”


“但是里面的东西能看懂。”他补充道。


三日月将档案袋扣缠起的线圈层层绕开,取出里面一叠纸。


“看来是后人编修的资料,并不真是古时的东西。”三日月笑道,“还好,还好,否则真不知道要怎么读啊……”


二十分钟后,已是临近深夜十二点。小狐丸拿了几只火龙果,划开表皮,取出罩了层浅红的白生生的果肉,用小刀子切成匀净的一片片,又取了两只精致小巧的钢叉,盛在瓷盘里端到床头。


三日月已经看完了文件,正将那叠纸往回装,一面还在思索着什么。小狐丸叉起一片果肉,递到三日月嘴边,后者毫不犹豫地一口叼下,完了还舔舔嘴唇上遗落的果汁,对小狐丸展出一个甜笑:“谢谢小狐。”


“有数了?”小狐丸将瓷盘放到一旁,问道。


“真没想到,伊达这种心狠手辣的地下组织,追根溯源竟然跟一名诗人有关。”


“不过,考虑到这位诗人是Hasan Sabbah的朋友,也就不奇怪了。”


三日月点点头。


作为尼扎里耶派暗杀教团的首领,波斯人Hasan Sabbah(哈桑·萨巴赫)是十二世纪前后中东一带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Assassin(暗杀)一词正是来源于他的教团。而这位诗人,Omar Khayyam(莪默·伽亚谟),与Hasan是幼年时代的好友。至于伊达,本名Kohl(Kohl:一种青黑色石粉,用于眼部妆容,在古代中东是一种驱病辟邪的手法),正是Hasan送给诗人好友的一支护卫队。


“所以,伊达最初的起源地其实在如今的伊朗了?”三日月将手中资料袋的线圈扣再次绕上绑好,递给小狐丸。“不知他们怎么就选择了Z国作为他们的生存之地。”


“隐在小处图大用。S城与伊达两方势力互相扶持,才能够拥有今天这样让世界各国都头疼的势力。”


莪默是当时波斯宫廷中的反神学诗人,信奉理性的哲学。Hasan所领导的尼扎里耶派也与伊斯兰教的正统派别互不两立,被称作“异端”。伊达在这两种思想的影响下,当然与那时王朝政府的正统神权统治思想无法相容。于是,在1311年诗人莪默去世之后,伊达便随之叛出波斯,流亡百年,最终扎根在了Z国,直至今日。


“我终于明白那是什么了……”三日月忖道,继而又一笑,叉起一片黑籽点点的果肉送进嘴里。


“你是说那句暗语?”小狐丸忆起三日月曾经对他讲过的那句东西。


“很清楚了,不是么?”三日月一摊手,款款笑道。


“所以……那是莪默的诗句吧。”小狐丸看着眼前笑逐颜开的人,心里忽然放空。像是有水流涌了进来,畅快又有细小的冲动。他啊,一直都这样聪慧敏锐。小狐丸不禁伸出手去,抚上那张近在咫尺的俊秀脸庞。却见三日月狡然一笑,躲开他的手:“小狐,该睡了,我好累……”


“那三日月睡吧。”小狐丸端起未吃完的果盘,准备起身下楼去放进冰箱。


“等等——”三日月扯住他的衣角,“我还想再吃几片……”


“三日月到底要睡觉还是要吃东西?”小狐丸好笑地顿在原地,看着被扯住的衣角。


“都要。”三日月毫不客气地去抓小钢叉,却被小狐丸一把握住手腕,按在床上。小狐丸另一手将瓷盘重新放到床头,叉起一片果肉,柔柔笑道:“我来喂你。”说罢竟将果肉放进了自己嘴里。然后三日月就大睁着眼睛看着小狐丸靠过来,轻轻咬住他的嘴唇,又推开他的牙关,以舌尖把那枚果肉送进他嘴里。


果汁搅开一番暖甜,脑中如同过电般空空然一片寂静,血液全都汇了上来,手足无措。


“三日月今天很累了么……”小狐丸暂离那唇,却只保有一毫米的空隙,就这样极近极近地低语,“可是,我记得有人在电话里说,他很想我?”


“……”


三日月一只手还被紧紧压在身侧,另一只手现下也被扣在了枕边。眼里水淋淋一片,近乎无法思考,却又有些细微挣扎的恼意。


小狐丸拥住他,熄掉了房间里的灯。黑暗中只剩下极尽暧昧的气息。


第二日是遍及全城的检索。


鹤丸说过,三天时间。但除了搜寻那帮几乎只作替罪羊用的政府人员,三日月实在拿不准到底要怎么做才好。虽然现下已经知道密钥就是莪默的诗句,然而莪默诗作数量众多,怎样去判断哪一城的密钥对应哪一句诗,确实是令人头疼的难题。


“你是说,《鲁拜集》?”三日月转头看向驾驶座的小狐丸。


“对,莪默的诗集。无论如何,密钥总在里面。”小狐丸拐向街边的小书店,这本诗集偏巧有名得很,在哪里都能买到。“先翻翻看再说。”


三日月捧着译本的《鲁拜集》,硬壳封面装饰着龙飞凤舞的波斯文。略略翻了一遍,毫无收获。他将书收在车座底下,惑惑然地靠着车座软绵绵的背垫,望着前方渐渐变得破乱的街景。


“这是去哪里?”


“下一个消息点。”


很快,在背街的一处旧楼底下,三日月就看到了用粗大铁钉钉在门上的、布满裂纹的木质招牌。上面没有任何文字,只粗粗雕了一把刀的形状。这是家旧刀店,三日月之前也曾来过一次。


“你好,Chi。”他笑着向狭窄店铺中坐着的那人打了招呼。那人抬起头来,是一张苍老得沟壑纵横的的脸,下垂的褐色眼袋上斑点隐隐,花白的头发束成一条长辫,盘在头顶,缠着老旧的红缨子。脖子上戴着一颗至红至艳的老玛瑙珠,衬得脖颈处原本干黄的皮肤也显出苍白来。


三日月又看看左侧那面墙的上半片。那里挂着的刀群比周围其他墙上的旧刀们更多一丝冷冽。


“那边比上次来的时候多了一把刀嘛。”他指指上面,笑道。


“Scott,”那人点点头,苍凉的声音带着寒意,“杀人的人多了,那里的刀就多了。”那面半墙上的旧刀,都是杀死过人的凶刀。这是上次来时Chi告诉三日月的。


“好像,这里还有别的新消息啊。”三日月的目光越过Chi,直达Chi身后。他身后的那面墙上原本挂着由大到小的十二把刀,现在只剩下十一把,与一根挂刀用的光秃秃的铁钉。那是十二把旧吐蕃王国遗留下来的套刀,是Chi最珍爱的收藏品。


“我知道那是你们要找的人,”Chi眯起眼来,厚重的眼袋纹路更加突兀,“所以我将那把刀卖给了他。”说着,他递过一只黑黑的匣子,“刀里嵌了定位器。”


三日月接过匣子,那是一个跟踪器,上面的红点标出跟踪对象现在所处的位置。


“谢谢你了,Chi。”他笑笑,收起匣子。


“不必谢我,”Chi阴影驳杂的面孔上带着一丝赞许,“我之所以放心把刀卖出去,是因为相信Scott能把它带回来。”


三日月笑着点点头,拍拍一直在门口守着的小狐丸,“走吧。”


在出门前的一瞬,Chi突然发声:“稍等。”


“怎么了?”三日月回头。


Chi以难以言喻的神色看着两人,随后道:“我在这里,待了很久了。”


“这……”三日月疑道,实在琢磨不透Chi这句话有何含义。


“Scott,你很优秀,”Chi脸上的神情一直在变幻不定,“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你能决定的。”他好像深压了口气,最后说的话缓慢又嘶哑:“一切小心。”


三日月看着Chi那张布满沉重阴影但又无比认真肃然的脸,莫名地一阵紧张。很多事情不是他能决定的,这他当然明白。但是,Chi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难道他看出了自己的身份?三日月迅速地想过一遍,并没感觉到自己哪里有所暴露。如果看出了身份,那他为什么不揭穿,反而叮嘱自己小心?


混沌的午后,三日月第一次觉得有阴影笼来,怎么拨也拨不开。


第八章完



更完了作个说明吧~
1.古代波斯指的主要是今天的伊朗。当然其实古波斯的范围比今天的伊朗要大,还包括阿富汗中亚伊拉克部分啊,等等。不过,伊朗是最主要的。

2.在诗人莪默的时代,伊朗塞尔柱王朝统治。统治者独尊伊斯兰教神学,政教合一,对于他们认为的“异端”实施高压打击。莪默继承了希腊和阿拉伯哲学中比较理性的唯物主义,所以跟当时的统治思想是对立的。

3.哈桑 萨巴赫这个人,其实是很有名的……因为金庸《倚天屠龙记》里面提过他,就是那个“山中老人”。他信奉的尼扎里耶派属于伊斯兰教什叶派伊斯玛仪派,而伊斯兰教的正统派别是逊尼派。所以,也是个不被正统承认的偏支教派。所以很有反社会色彩啊= =

就是这样……这章码得略辛苦。。因为觉得写这么个背景,说不定会让人难理解,所以考虑了下还是把这个简要的说明丢了上来……



  • 举报帖子
喜欢 18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橙受
这个婶婶脑洞有毒。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