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925

【耀勇菊】《花无百日红》

《花无百日红》

那好像是久远到说不清具体是哪个世纪的事情了。你同他说这木槿开得真是漂亮,勇洙喜不喜欢啊,喜欢的话,给你采一朵。幼童不知事,只挥着小胖手本能地感到高兴,大喊着,大叫着,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在开心。你觉得有趣,小孩子嘛,就这么闹腾些也没有什么不好。于是你转眼看向另一个,温柔地问着阿菊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另一个生得安静,但仿佛天生就同另外一个很有些不合。譬如一个喜欢明艳热闹的木槿,一个就喜欢清高淡漠的菊花。往往一个做什么,另一个总是对着干。不分是非,只分敌我,从屋里吵到屋外,从房顶打到地面。打起架来不留情面,一旦受了伤害都争先恐后,恶人先告状之事是常有。

当时你还有那个耐心带孩子,握着书卷的手还没完全脱开,早就一边一只地被两人拉着,七嘴八舌地控诉。从断断续续的言语中你大致能晓得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却无法判定,到底是哪个人先犯的错。毕竟无论哪方指出什么,另一方总会有理由搪塞过去。巧言善辩的本领倒是很早就学会了,只是不知什么时候都纷纷涌来针对起了自己,不带上什么贬义,只是夜深人静想起,未免有些唏嘘。有一次,你带着他们,一个牵在手里,一个背在背上。你说看这花为什么这样红哟太好看,他们就叽叽喳喳地硬是要摘下来给你佩戴,还偏偏要挑最大的那种。你哭笑不得,明明是男子为什么要佩这样的花?后来想想,也就随了他们去。

还有很久以前,其实也不是很久,还是能够记得年份,和一些清清楚楚的细节。你看着他们随着人群从船上慢慢走下,早就按捺不住迫切的心情冲了上去。你喊着他俩的名字,“勇洙!阿菊!”是那样热烈的呼唤。他一个箭步率先扑来,一个熊抱害得你喘不过气:“耀哥我好想你啊!”他微微一笑行了一礼,言辞虽是淡淡,却难以掩饰喜悦:“耀君。”当时你自然想不到那两个无论喊多少遍都不会觉得厌烦的名字有朝一日会成为面容枯瘦时候、即便是已干哑的嗓子也要捱着喉口似含着针球之痛亦必须喊出的名字。声嘶力竭,声嘶力竭,谁也想不到,跟了你那么久的孩子会有朝一日连看都没看一眼地选择了离开。

你害怕,是真的害怕。你害怕昨日还是一起嬉游的光景,今日就发现不过是个太过真实的怀旧梦境。你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自我封闭,很长很长,长到再度打开家门时看着他们竟恍如隔世。他长高了,很帅,走出去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他还是差不多,只是更为沉静内敛,古来就沉稳的性子,是越发安静了。似有千言欲诉,只是单单吐露变了味道的称呼。你点头,用再礼貌不过的微笑表情说着你好再见,柔软包容如同这院外清澈的水流,淌了千年,终不间断,哪怕是大旱时日依旧有着悉悉水声。

你终也学会了,将那等天朝上国的张狂收回。像是条原本摊开的惊艳无比的锦缎,最终还要用黑布包好,只在必要的时候,稍稍拆开来一些。可只也一些,那金色的龙就能于天地之间再度盘旋成帝王之势,铺天盖地地压得人直不起身,星星点点散落在神州大地每一个角落。那该是天朝上国的狷狂啊。精美秀丽的锦缎记录着丝绸之国的繁华富庶,你却以自己的方式去包裹河床中有尖锐棱角的石块,慢慢地、慢慢地磨得圆润光滑。拼的是耐心和时间,你不怕。你不怕每天每夜的努力肉眼完全看不见,你不怕要花费的时间远远不止千千年万万年。不只是等,等到某一天伸手触碰过去,余下一片平整。冰凉光滑的模样,好像你现在给人留下的印象。

后来你行走于茫茫尘世间,与他俩偶有擦肩,却也只是打了个照面。滔滔不绝的谎话不必眨眼,虚有其表的温情不必重现,无感无念,无思无恋。在心口插上刀子,没有伤口,没有鲜血。

也就没有遗憾,没有缺陷。

那些有着不同头发眼睛颜色的人仍总爱把你们一块说,说你们相识千载仍像三个孩子闹着要玩具一样幼稚可笑。你听这片面之言,只是苦笑一下。而后来听说,那个喜欢木槿的孩子怔着不觉酸了眼眶,那个喜欢菊花的孩子闷着不觉复了旧伤,其实无外就是那些过去的事儿罢了。谁念西风独自凉?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你是应知骨肉分离之痛的。

你应知那种恨到深处,反而留不下眼泪的感觉的。就好像胸口横插一杠,玩了命地要阻止你呼吸,却又不让你完全没有了生命力。

你扶着墙壁,大口喘气。原本上的是雪白的漆,被熊孩子点了一个污点上去,就洗不掉擦不净,像是他们留下的印记。哪怕干净的部分总是多于那些肮脏,哪怕幸福的部分总是多于那些痛苦,然而将白色无限缩小或将黑色无限放大,你总是见惯了的。

人无千日好——一如这花无百日红。你想想都觉得两千年前就应该明白的道理,怎么到了现在,才在与我交流时、怅然若失地提起?


-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2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龙和龙的番外

成年龙应该做什么? 一目连其实并不太清楚,他只是一只脚刚刚跨进成年的龙,身上鳞片的粉色都还没有完全褪去,每日间做的事情和幼龙时期并没有什么不同。 毕竟成年这个定义似乎是凌晨的钟声敲响,而成年的过程就像身上的鳞片颜色的缓慢变化,是一个随着时间流逝而发生改变的路程。 “荒川桑,”小龙捧着从人类手中流转出来的书本,满眼好奇地盯着成年已久的巨龙,“他们说成年的巨龙回去搜刮国王的金库来丰富自己的宝藏,是真的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6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明舒泓
耀菊/燕樱/鲁苏/两京 元祖组/亚细亚 剑三丐帮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