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92

【川吉良】弗拉季米尔的等待 (10)

10

“听说,吉良先生养了一只猫?”走在下班去往杜王大饭店的路上的时候,川尻头一次主动开始了两人之间的一段对话。

“哦?川尻先生怎么知道的?”

“今天下午,听女同事说的。”川尻回答,“她看见吉良先生身上的毛所以问了一句吧。”

“算是这样吧,没错。”

对话从这里开始暂时告一段落。时间回到几天前的一个晚上吉良独自在家的时候。

吉良坐在庭院的走廊上赏月,也许用赏月还不太合适,他只是单纯地看着外面的天色而已,就像他三十多年来度过的每一个晚上一样。也许不认识他的人还会认为他有不少生活情趣,但是吉良的的确确只是“看着”而已。

黑猫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到来的,一位不受邀请的不速之客。吉良会注意到它完全是因为它的一双在夜晚闪闪发亮的黄色的眼睛,如同宝石一般璀璨极了。起初它只是待在围墙上,和坐在长廊下的吉良对视,等过了许久像是确认了吉良并没有敌意之后才从围墙上轻盈地跃下来,走到长廊下吉良的跟前,低低地喊了一声喵。

吉良很快就猜到它大概是饿了,于是转身进屋给它找了几根鱼干。

猫咪饿了也会放下身段了啊。吉良看着它饥饿的模样想着,伸出手去,却还没触碰到一丝毛发,黑猫就叼着鱼干一跃而去。等蹿到了围墙底下,这才回头望了他一眼,像是在说“以后我还会来找你的,准备好食物”,随后就跳过围墙不见了。

还真是任性的小家伙。

“听起来,不像是个讨人喜欢的猫咪。”在等待电车的时候川尻说。

“猫的天性如此,该说是不讨人喜欢还是不会讨人喜欢呢?”

没有得到答案,吉良也没有期待川尻给他一个答案。

后来每一天晚上,黑猫都会在相同的时间出现在吉良家的院子里,就像童话故事里常出现的定时来到的不速之客,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永远也无法让人知晓到底是从何而来。

就这样,吉良还是和黑猫建立了一层相当微妙的关系。

“我能去看看吗?”川尻再次发问。

“当然,随时欢迎川尻先生,不过它只有在晚上九点十分的时候才会出现。”

“这么准时?”

“就是这么准时。”

“名字取了吗?”

“……还没有,毕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流浪猫,如果有了名字的话就会很困扰吧。”吉良合上手中的书,微微皱起眉头来,“名字可是很重要的东西。”

之后直到饭店两人之间都没有对话。

饭店里一如既往地放着略显悲伤的钢琴曲,听着就容易让人忘掉一切暂且宁静下来。吉良记得自己第一次和一位女性朋友来到饭店时,正巧也放着同样的音乐,再看向川尻点菜时认真而又带了点拘谨的神情时,眼神里就多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我第一次来这里时,正好它也放着这首曲子。”在看完菜单之后吉良说,“没想到这么巧,和川尻先生这次来也赶上了它。”

“哦?”

“川尻先生,你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吗?”

“……是钢琴曲吧。”川尻只能给出这样的结论。

“正是这样,是肖邦的离别曲。”吉良微微垂下双眼,额前的一绺头发搭落下来,“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和我的女朋友说了分手。”

川尻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

“吉良先生……谈过恋爱?”

“没谈过才会让人觉得奇怪吧。”侍应生送上来了两杯开胃酒,吉良喝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难道在川尻先生眼里,我是这样的人吗?”

“……唔,不,不是。”

虽然早已经忘记了她的外貌与名字,但是吉良始终记得那位年轻的女性有一双非常好看的手,以至于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就觉得一定要拥有它。

川尻也拥有一双同样好看的手,不是像女性那样柔软白皙,是完全属于男人的健壮有力充满着肌肉与力量感的手。

“女性啊,真是难以捉摸的存在啊。”吉良忽然开口说,“就像猫一样,永远无法知道它会什么时候弃你而去,也无法知道它到底追求的是什么,到了最后死期将近的时候,它都会找个无人知晓的地方选择静默的死亡。”

川尻张了张嘴唇,但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不过看他的表情,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吧,吉良想。

“所以说,不愿意给它取名字,也是因为这个吗?”半晌,川尻忽然说出一句无头无尾让人摸不清状况的话来。

“什么?”

“吉良先生说,还没有给那只黑猫取名字吧。一旦给了名字,就像是和它之间建立了独一无二的联系一样,知道它最终会离开,所以不愿意这种建立起来的联系被单方面切断吧。”

川尻浩作……

被将军了。吉良头痛地想,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迟钝还是在某些方面意外的敏锐——这种自说自话,实在是太……犯规了。

川尻微微露出了得意的神情来。

“弗拉季米尔,因为想到要一个人等待戈多,所以不愿意他唯一的同伴爱斯特拉冈上吊死去。”在片刻的沉默之后,吉良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什么?”川尻不明所以。

“川尻先生,你知道弗拉季米尔吗?”

川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随后摇了摇头。

“哎呀,川尻先生没有看过贝克特的代表作吗?”

回答依然是摇头。

“就是这本书。”吉良将书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来放到餐桌上,撑着手肘看着川尻说,“刚刚提到的人物,都是这本书里的,至于为什么突然说起他们,因为他们两个……无论是谁,都和猫一样啊。”

阻止同伴的死去,不是出于人道的考虑,而是因为会剩下自己一个人,会害怕寂寞。

“……唔,嗯。”

“川尻先生也看看吧。”吉良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随后将书推到川尻那一边。

眼见着川尻将书收进包里,吉良这才笑起来。

可是,我是不会阻止你的死亡的啊,川尻先生。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安慰时光

生活篇:09

《分开因为厌烦,回头因为寂寞》     这世界上很多人都陷入过这样一种感情中,因为你无公害,因为你可以满足我的虚荣心,所以我会暂且把你留着,可是我并不喜欢。但当某天身边已缺了留下这个东西的位置时,你才会把它丢弃,可是那时,某些伤害已经覆水难收。   很多人都想要一份牵了手就结婚、在一起就一辈子、雪地里一直走就白头的爱情。   可是,这份爱情的得到是需要很多的努力的,要得到你必须要付出,有时候付出了

入骨(蹇齐)

(25)因果

“传我旨意,齐之侃与他国谋士勾结,其罪难免。免去其将军一切职务,解甲归田!”蹇宾坐在朝堂上,手悄悄捏紧衣角,几乎是一字一字地说出来。听者当真以为蹇宾怒了,不由得同情这位之前受尽王上宠爱的将军,却不知蹇宾在说出这话时内心一丝丝的波动。倘若自己真的没有相信小齐,那今日自己说这话当是什么心境?小齐会如何想?自己真的会愿意这样做吗?  “罪臣领旨。”齐之侃跪下来,这是第一次,唯一一次他在众臣面前向蹇宾下跪

陪伴

在床上看着身旁空荡荡的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她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嫁到蜀国的,或许已经很久了吧.以及娶她的人,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她,或许整个府也没有人正眼看过她吧. "小乔,本小姐什么时候才能自由呢,这个地方一点都不好玩.孙权那个家伙竟然把自己的最宝贵妹妹给卖了真不开心!“一如往常,孙尚香对着自家闺蜜小乔吐苦水,毕竟也只有小乔能听听她的诉苦了. "香香不如我们去街上逛逛吧"小乔可受不了每天这样的折磨.

夷羊行者
冷门狗,历史狗。脑洞大,挖坑永远比填坑快。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