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324

那座湖边的洋馆,被盘绕着着旧金色花纹的尖尖栅栏包围着。年迈主人在如波浪般的靛青色绸缎被褥中皱成一坨病态的蜡黄。他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于是唤来年轻的继承者,告诉他关于自己对这人世最后的遗憾。

“最深处的房间。”他说,声音小得像是在诉说着秘密,“那个房间的钥匙不见了…去找锁匠的儿子来……”

然后他用干枯的手抚过养子左眼角的小小泪痣,想起自己早逝的妻子在同样的地方也有一颗。接着他就看到妻子在窗口望看他,带着他们初见时那样狡黠的微笑。

青年将老者无力垂下的手握住贴在自己苍白的额前,无声地消化着自身的悲伤。他的情绪从日落凝固到黎明,清晨第一颗朝露随着他摇动金色铃铛的声响落下。他用平和的声音向管家夫妇交代葬礼的各项事宜,安排仆人们新的工作。最后,他交给报童一枚刻着女王头像的小小银币,向他询问一个门牌号码。

 +++

在深暗窄巷中房屋仿佛都变得畏光,如同蛋糕一般挤压变型堆在一起,维持着岌岌可危的形态。这些房子也和那些在屋檐下狂饮豪歌的酒鬼一样,带着廉价的威士忌或是劣质伏特加的浓烈酸臭气味。

锁匠的儿子在其中一间挂着椭圆形黄铜招牌的老房子里,正在对着一块铜材敲敲打打。

清晨特有的光透过破洞,在鲜有人光顾的狭窄铺面投下长圆形的半透明光斑。从他所在的地方正好能看见不远处教堂那浸透雾气的白色屋顶。然而今日,远远传来的赞美诗低吟着夜如潮水,求主同住。空洞得令人毛骨悚然的乐段,凄凉孤寂地述说着死亡。锁匠的儿子对葬列毫不关心,他只想完成自己的工作。他不好奇那珍贵硬木制作的黑色棺材上黄金铭牌镌刻着谁的名字。不会去想象下葬时阳光反射在铭牌上却无法刺伤注视着它的那些双眼——它们都被泪水满溢,模糊得看不清任何东西。他也看不到最后那一群恸哭着的黑衣怨灵告别死者,四散而去的情景。他甚至也没有注意到处在在那团悲哀雾气中心的黑衣男子,正径直向着锁匠铺那暗淡的小招牌走来。

在他将全部注意力投在钥匙牙花上的时候,黑衣男子站在光斑中间,惨白而缺乏血色的脸庞让阳光都变得冰冷。他轻轻碰了一下铜制门铃,发出叮铃的声响在空气里震动。而锁匠的儿子过了很久才抬眼看他。

由于面无表情,看起来略嫌冷漠的青年,左眼角的泪痣让他的脸庞无端生出一丝悲哀的情绪。他没有唐突冲动地开口,也没有踌躇和犹豫,在对方终于结束手上的工作时,他说:“我需要打开一个房间的锁。可以请您来一趟吗?”

+++

湖边洋馆的传闻,就连锁匠的儿子也听过。

洋馆那来路不明矮小又寡言的主人,在夏天摘走这粗鄙镇上最纤细的花儿。很快就变成鳏夫的下一个冬天,他又从遥远城镇的孤儿院里收养了一个男孩。但他将那孩子藏起来从不在人前抛头露,就如他自己一贯的那样。只有洋馆的管家——一个身材肥胖的老丑婆和其他仆人会出现在每周一次的清晨市集,采买最新鲜的鸡蛋和牛奶,以及肉类以外的高级食材。

当锁匠的儿子还在襁褓里酣睡的某日,隔壁的裁缝醉醺醺地指着湖畔大声呼喊,洋馆里住着披人皮的鬼怪。第二天他就被发现溺死在湖水里,在野生睡莲群的根部附近,浮尸和他自己随身携带的白色棉线团以及一片棕黄色的烂水草搅在一起。

于是传闻像点燃的麦梗在稻草堆里肆意蔓延,愈演愈烈,却没有人真的胆敢前去敲响尖尖栅栏上的那扇绘有金色蝴蝶的小门,更别说穿过开满蔷薇的中庭,进入那无法想象的,也许是由珍珠和象牙堆砌的待客大厅。

但这洋馆的真正面貌和人们的臆测迥然不同,铁匠的儿子走在磨损严重却一尘不染的短绒地毯上思怤道。走在他斜前方的消瘦男人穿着执事的中古衣装,发型整齐得可以让梳子从发间滑落。清晨时发出邀请的幽灵在踏入玄关后就不见了踪影,寂静空旷的大厅只有他们两人的气息。或许只有他自己的。

而他本身也对与人攀谈这件事毫无兴趣,任由空寂陪伴,跟随领路人沿通往二楼的对称扶手梯一侧上行,经过一排身份不明的男性和少女肖像之后红色绒毯戛然而止,露出底下类似大理石的纹理。而后,执事模样的男子在一扇不起眼的黑檀木门前停了下来。

“请您稍等,主人马上过来。”他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亦如幽灵一般在刚才走过的走廊上迅速地消失,正想象着主人样貌的锁匠之子还来不及跟他打听更多事。这不知该说周到还是怠慢的待客方式让他不由得产生一丝困惑,不过他不擅长深思和临阵逃脱,便静默地等在原地,打量着四周泛出紫褐色光泽的黑胡桃木家具和眼前几乎看不到木纹的黑色门扉。而另一件他不知道的事情是,这扇门和清晨下葬的棺材用的是同一种材料。

 +++

青年穿过有肖像画的走廊,看到那高大的男人一脸认真神色,专心地盯着门旁一把小锁。于是他在旁静待, 直到职业的开锁人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直起身才走上前去。

“就是这一扇门。”他指向包浆厚实饱满的门板,花果叶式的青古铜把手下是刚才被反复研究过的叶片锁。而锁匠的儿子没有回应,只用观察闯进房间的野猫一般的眼神凝视着他。

“有什么问题?”青年问道。

“你就是这里的主人吗?”锁匠的儿子反问道。他的声音低沉深邃,一如同窗外那表面平静的湖,看不见的水下暗潮汹涌,冰冷黑暗。

青年不置可否。尽管他是法定意义上的继承人,而且除了他没人能让这座古旧的洋馆继续运转。但从久远的过去开始,从第一次迈入这巨大的家开始,他就独自拥抱着秘密的孤独感受。

他从不认为自己拥有主人的资格。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9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小啾咪儿
被被嫁刀,狐沼住民,偶尔杂食。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