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9-10
阅读 397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139)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各位小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1268-1276】

哎,上铺那个。【1268-1276】


1268.

后来张佳乐研究了一下,觉得最靠谱的办法还是打工

毕竟生活费每个月就那么多,横竖怎么省到过年回家攒一个手机钱还是有点吃紧。

当然,有时候张佳乐也会关注一下手机行情

毕竟电子产品价格跳水也挺厉害。

后来张佳乐就百度到了自己那款手机,还真有人提问

“请问这款手机什么时候会从五千降到三千块钱以下?”

最佳答案:梦里。

 

1269.

其实一开始孙哲平不太赞成张佳乐去打工。

因为定向越野的强度不算小,晚上再去便利店打工,确实挺吃不消的。

“不至于,便利店里能有多少事。”张佳乐特别乐观的说

“大不了钱我先借你,你慢慢还我就完了,又不用利息。”孙哲平轻描淡写的说

“蛋,你钱不还得找你家里人要。”张佳乐说

“蛋,我压岁钱本来就我的钱。”孙哲平说

“去去去,别扯淡。”张佳乐不耐烦的说

“谁他么跟你扯淡了?”孙哲平不耐烦的问

“我都没跟我家里人说手机丢了的事,我能让你跟家里人借钱?”张佳乐一本认真的继续说

 

1270.

然后两个人相互瞪了对方一分钟

“傻逼。”

“你他么才傻逼”

再然后俩人又对着笑了一分钟。

 

1271.

宿舍里另外两个人其实和孙哲平反应差不多。

“你有事说话啊,钱慢慢还真不是事。”东北大哥和北京的哥们说

不过张佳乐还是没同意。

毕竟,丢个手机搞的跟整个宿舍集体赈灾似的,不值当。

“你们要真有心,有空来便利店里找我玩呗!”张佳乐说

 

1272.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张佳乐拿到健康证去店里上班的第一天

宿舍里其他三个人就都跟着去了。

“你别多想哈,我们就是跟你一块儿过去,顺便买点零食饮料什么的。”东北大哥不善言辞的解释道

当然,直到东北大哥忽然摘下了眼镜,并且拿出一条大金链子挂在脖子上之前

张佳乐发誓自己其实真的没有多想。

 

1273.

其他三个人跟着张佳乐进便利店的时候把店主吓了一跳。

因为店主觉得自己也算是个工作了十几年,见过点世面的人。

然而看着张佳乐身后的三个人,店主才忽然意识到

时代不同了

现在人学生连打个零工都带保镖了……

 

1274.

中途张佳乐进了操作间填写个人信息顺便换工作服

其他三个人就在店里溜达,顺便买买零食和饮料。

店长看了看三个人

店长又看了看张佳乐

后来店长语重心长的跟张佳乐表示

现在是文明社会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希望就算有冲突也要和谐解决。

给张佳乐说的一愣一愣的。

 

1275.

后来张佳乐换完衣服走出操作间就没有闲聊的时间了。

几个人结完账跑过来打个招呼准备走。

“那晚上等你回宿舍啊。”东北大哥和善的说,不忘记捋一把自己脖子上的金链子

“有什么事记得给我们打电话。”北京的哥们说,然后可能是因为累得慌,所以放松的捏了捏指关节。

“那我们走了。”孙哲平简洁明了的说,为了方便拎袋子就顺手卷了下袖子

然后店长清晰的看到孙哲平胳膊上的

自己可望而不可及的

二头肌。

 

1276.

后来店长和张佳乐目送三个人走出了商店

店长表情复杂的看着张佳乐

张佳乐表情复杂的看着店长

“总之呢……我还是希望,就算咱们有误会,还是和平解决,你说好吗。”店长心有余悸的说

张佳乐泪流满面。


  • 举报帖子
喜欢 2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曾忆年少之三卿负天下

(8)

  第八章 脂玉琅简       秋色渐浓,村口的银杏枯黄了脉络分明的叶,悠悠然地飘落,似纷飞的蝶,闲暇了榆次。 盖聂倚在树下,观望着远方,不知那日蓝明为何突然撤兵。想起他惊讶的表情,盖聂从怀中掏出了一直带在身边的玉简。 上好的脂玉散发着柔美的光华,繁复的纹理修饰在旁,正面阳刻着韩文书写的“韩”字。而背面……那是他不认识的文字,似乎也不是七国内的文字。深刻的划痕,比那个“韩”字要显得更为古老。 琅

Afdasag

(1)

走的更远,更舒适。 大家都有这个烦恼吧,出差或旅行玩了一天,出了一天的差满地方的跑,袜子都湿透了,走路也不方便,心情也随之变坏,又或者,出了一天的差老板请客吃饭,你突然受不了悄悄把鞋给脱了,一阵臭味扑鼻而来,这就很尴尬了;还有回到酒店脱了鞋,啊哟我勒个去,臭气飞天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把房间都熏臭了。 终究还是袜子的问题,市面上或淘宝上等购物平台的袜子都是10块三双,但是质量肯定是差的没话说了,

枕臂椅眠谁家檐

茶图

四年后。 前几天阴了好久,今天终于下了雨,倾盆之势,哗啦哗啦,砸到地面溅上裙摆。 我站在屋檐下看着雨景,想着怎么笔下表现才好。忽然,有人推院门而入,嘴中还喊着:“阿青姐!阿青姐!” 我身形微侧,让她进来,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天晴再说,偏偏大雨跑了过来,便问道:“怎么了?” 她把伞一收,放在了门边,睁着分明的大眼睛,对我说道:“阿青姐,我刚刚在茶馆给婶婶帮衬递茶,一个云游僧人借地避雨。” 我扶额……叹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