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187

罪恶之城 (6)

第六章 险步回盘


拿滚烫开水兑了些凉水,指尖伸进一点点试了试温度,再舀起浅浅一勺蜂蜜,调匀。端起,上楼,穿过走廊,推开房间门。看到那个人把电脑搁置一边,窝在床上歇息的样子,小狐丸反而有点吃惊了。


三日月捧着电脑已经好几天了,如果不是小狐丸在旁督促,大有不眠不休的架势。看他忙上忙下却又闭口不谈,小狐丸就有些无可奈何。每次小狐丸一凑过去,三日月就推开他,总是“小狐不用管”“这事快搞定了”一类的说辞,倒是遣着自己去外城买些手套、面具、帽子一类的东西,还反复叮咛避开伊达在全城各处的眼线。小狐丸也知道这都是在为潜进资料库作准备,也就干脆不多问了。


他轻手放下那杯蜂蜜水。杯子与桌面碰撞,发出一声清脆的细响。


“就是今晚了……”三日月揉着太阳穴,睁开眼来,想了想,又笑道:“其实是明天凌晨。”


见他并没有睡着,小狐丸就又端起杯子递过去。三日月接过,抿了一小口,“甜得很清淡嘛……”他抬起头,一脸深意地看向小狐丸。在他看来,小狐丸这人,就像手里这杯蜂蜜水,温静安逸,味淡而长。原本绷得紧紧的神经在这一刻也松缓了下来。


“从凌晨三点半到四点半,那里的监控,会失效一小时哦。”他晃一晃杯中的水,笑意也像那圈涟漪一样漾开。“在这一个小时之内,监控录像会停在监控失效前的那一刻,也就是,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说着他又直起身来,拉过一只枕头垫到后背,“我想了很久,如果只是切断电源,很可能会被狙击手率先察觉异常。而如果先做掉狙击手,又难免被监控录下来。所以只好这么劳心费神地去黑他们的监控系统了……”


“可真棘手……”小狐丸笑道。


三日月不解地看看他。


“我是说,他们遇到三日月,可真是遇到了棘手的大麻烦啊。”小狐丸风轻云淡又别有逗意。


床上的人果然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所以——小狐遇到我,也是遇到棘手的大麻烦了么?”三日月将头微微一偏,浅笑道:“那要不要我立马消失,还小狐一个清静啊?”


小狐丸二话不说,一把关上卧室的门。


“我可没打算让三日月消失啊……”他一步步靠过去,整个人散发着既威胁又缱绻的气息。三日月瞪大眼睛,随即意识到自己不妙的处境。


“等等!”他慌忙将手往身前一挡,“小狐……你看,今天晚上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办……”明显露怯的声音听起来颇为可怜。


小狐丸脚步一顿,笑出了声。


“原来三日月也会害怕啊……”他戏谑道,故意不去看三日月发红的耳根。


S城由内向外分为四环(ZONE),内两环为内城,外两环为外城。全市统共隔作二十个区,而最内环心一区正是市政府所在地。


凌晨三点三十五分。城市的街道寂静得像一口深井,枝桠间风过的声音分毫毕闻。


尤其是一区。


笙歌不夜的景象与政务中枢机构的所在地往往会隔开。一眼望去,一区地段还亮着的,除却街灯,只有很零星的几个或许是在加班的窗口。如果极其仔细地观察,在市政府后门斜对的那栋普通房屋两侧,两幢毫不引人注目的、只稍微高一些的小楼,有人影在窗边细微地晃动。


就在小狐丸对面那人倒下的同时,三日月也收起了枪。一前一后两声消音后的枪声在宁寂的夜晚听来,就好像火花噼啪两下,倏尔就消失不见。子弹直接穿破心脏,安静且无力反抗的手法。狙击手粘稠的血液无声蜿蜒。三日月蹲下身去,拾起溅落的弹壳,扑面而来的腥气让藏在面具下的眉头皱了一皱。


这次很谨慎,将头发都仔细地塞进最普通的黑色毛线帽内,握枪的手也套上黑色手套。整个人融在黑夜里,不能轻易被分辨。至于面具,出发前他曾嘲过小狐丸,摘下假面,还要戴上另一只假面,一层一层,避不开的假面生活。“很累的吧?”他揉了揉小狐丸的头发。而小狐丸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地形和路径开始在脑海里浮现。他从小楼背向月光的窗口翻出,攀附着以铁钩固定在窗缘的粗绳,脚尖支墙,疾而稳地行落地面。他看了看表。因为没有任何灯光,所以只能靠计算时间来判断小狐丸是否已经将此处的电源切断,否则,报警器和电网都不会让人讨得了好。分针转过五小格后,他朝着中间的房屋蹑步而去。


资料库并不大。所有资料文档被封在档案袋中,整齐地码在柜里。因为如今的资料都以电子形式存档,所以眼前这些都是好些年前的老文档了。他细细思索起来,那份最古老的、记载着伊达根源来历的文档,会被放在哪里。


举起电筒,轻轻扭转开关。凝聚的光线突兀射出,缓缓扫动,视线也紧跟着光路,顺着一排排文档脊上的标记历历而过。分组,人员,资产,事记,……最后停在一份没有标记的档案上。与周围的档案比较起来,封面也并非更陈旧,但依然有种粗糙的沧桑。当电筒的光打到档案袋脊的底部时,他发觉那里有短短一行手写的、极其细小的字。


正是那种文字。


他收起电筒,将手伸向那份档案。或许,就是它了。


但就在手指将要触及档案袋的这一刻,一道人影疾冲过来,大力将他拉开,随即拖着他扑向房间出口。


小狐丸?


一个来不及问,一个来不及说,两人一起跳出门外,冲过电网的包围圈,滚落到外面的马路上。


“走!”小狐丸只此一字,抓起三日月便作速离开。


直到跑进在凌晨黑夜里显得比白日更森严的Bhutto老屋,闭上大门,这才喘息着停下。


“你没干掉供电处看守的人?”三日月一把扯下面具,蹙眉问道。小狐丸这样着急要拉他离开,要么是因为供电马上就要恢复,所有的警报装置和电网都即将启动;要么就是动过手脚的监控系统突然恢复了正常。而在三日月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显然很小。


小狐丸摇头:“供电装置连接着另一个独立的报警器,我切断电路后才意外发现。”这样的话,不出二十分钟,不但电源也会被赶来的人及时恢复,而且会有人直接进入资料库勘察。


实在太危险了。小狐丸觉得后背已经湿透冷汗。


三日月有些气急地往门上一靠,一手扶住额头,一手抱在胸前,便不说话。


安静了半晌,小狐丸才试探道:“三日月?”


三日月放下手来,抬起头竟是一笑,看得小狐丸有些发懵。


“反正还有机会不是么?”他眨眨眼,“先回去。”


“回伊达部?”


三日月摇头低笑,“当然是回资料库。”


两人迅速恢复平日的打扮,开着车返回刚才的现场。那里已经是灯火通明,看来负责管辖资料库的伊达专员已经抵达,正在巡查检索。


三日月按响大门的电铃。


“什么人?”出来回应的人穿着黑色西装,一脸焦急又肃穆。


三日月将那把镶墨翠的匕首抛过去。那人接过看看,抬头道:“这里没你们的事。”


“我只是想问问你们知不知道闯入者往哪个方向去了,”三日月饶有兴致地盯着对方,“那是国家政府的人,正好是我手头最近没做完的任务呢。”


黑西装愣了一愣,将匕首递回来,“我们不知道。监控出了问题,在恢复正常以前,人就已经不见了。”


“好吧。”三日月笑笑,接过匕首,拉着小狐丸便离开了。


回到伊达总署的宅子时天刚蒙蒙亮。果不其然,鹤丸已经到了事务间,正在大发雷霆。


“你们去过了?”鹤丸狠狠地瞪着两人,“人呢?”


“他们都没看到,我们怎么知道。”三日月看着鹤丸,慢条斯理。


鹤丸眼神一闪,忽然冷静下来,森森道:“你们怎么知道那里出事了?”


“今天下午跟上几个政府的人,追到一区就不见了。睡了一觉后突然想起来一区还有个资料库,就过去看看了。”三日月悠悠道,斜长的凤目稍微眯了一眯,但仍淡淡直视着鹤丸。“首领这么说,就是怀疑我们了?”他眉梢轻抬,那神情就像在讲着什么有意思的故事。


鹤丸无言,脸色渐渐缓和。半晌,他闭上眼挥挥手道:“你们先去吧。”


又是入夜,万家灯火刚起之时。房间里燃起小烛,点点跳跃。


“上次两个, 今天三个……”三日月舒舒服服地枕了小狐丸的腿,掰着手指算道,“名单上一共是八个人,所以现在只剩了三个。真是可怜啊……”他似叹非叹地摇摇头,然后又挪了挪身子,稍微侧了些,眼睛闭起,口气也绵软下来,“好累……”


确实有些累了。因为鹤丸大怒,两个人只好满城跑了半天去找替罪羊,最后在一条死巷里堵下那三个国家政府的人。按三日月的意思,本来并不想杀人,缴下证件就让他们离开。谁知对方二话不说直接开枪,如果不是三日月迅速闪避,又及时还击,这会儿恐怕……小狐丸不太敢往下想。


“小狐今天连续毙掉两个人的样子……嗯……”三日月依然闭着眼睛,嘴角弯弯,好像在回味什么,然后突然就翻身搂住了小狐丸的腰,还顺带紧了紧。不得不承认,小狐丸当时行云流水又果断利落的动作,很吸引人。这么温柔的人,连扣动扳机的姿势都那样柔和好看。


小狐丸摸摸三日月靠上腰间来的头。真好,像个孩子。他含着淡淡笑意,手指抚过三日月细长的眉眼,挺秀的鼻梁,还有总是带着一抹狡黠笑容的唇角。真好。真的,很好。


不论早晚,总会遇到那个让你想带着他远走天涯的人。在别人看不见的世外,恬静的生活,携手,依偎,一切都会变得无比简单。那样,真的很好。


再看三日月,平稳安静的鼻息,已经是睡着了。


不忍心惊动。小狐丸拉过一旁的毯子,盖在他身上,再向后靠上床头。


就这样吧。每一秒,都值得珍惜。


第二天,三日月就接到鹤丸的指令,要他去F城跑一趟。


“F城最近很不对头。你经历过A城伊达的叛变,有必要让你去看看。”鹤丸支着雪茄,一字一句:“该处理的都处理掉。”


三日月还未接口,鹤丸就冷冷地抛出话来:“Visser留下。”他终究还是打算留下后手。如果两个人真的背着自己在做什么,也是时候打压一下他们了。三日月的轻巧狡猾很对他的胃口,但是对这样一个人,他终究很难放心。


“好。”三日月知道在这种时候不该多说什么。


“今天晚上就出发。”鹤丸对着三日月的背影送上最后一句。


小狐丸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只小箱子,正而八经地开始帮三日月收拾东西。大小衣物,洗漱用具,记事本,等等。码得整整齐齐,不大的空间被充分利用,最后竟然还塞上个小小的条形枕。三日月大睁着眼睛看着还未合上的箱子,随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小狐,我是出去办事……不是去度假……”他笑倒在床前。


“我知道。但是这些东西又不多,还是带上吧。”小狐丸仔细地拉上箱子拉链,“那个小枕头,你可以在路上枕着休息。办事的时候也别太累,要注意吃饭时间,别饿着……”


三日月抬起头来,笑着望向小狐丸:“有时候觉得小狐很……酷……但是有时候又觉得小狐真是……”他顿住,笑得倒是愈发灿烂,“……宜,家,宜,室……”


小狐丸气噎,一把将三日月按到床上,“三日月说什么呢……”他俯下身去,咬着那人耳垂,轻声道。


“哎哎小狐……我没说什么……”三日月又急又痒,挣扎着躲闪。再对上小狐丸的眼睛时,只看到满眼的如水柔情,不由得又愣在那里。


却见小狐丸叹了口气。“其实,不是很放心。”他的神色掺进一丝担忧。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三日月笑吟吟地环住他的脖子。“我做事,小狐应该最放心才是啊。”


是啊,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生平见过最机智聪颖的人了,还有什么不放心呢?只是不想他离开自己身边罢了。总想把他放在面前,看着,护着,才会安心。


小狐丸不再答话,低头吻了上去。比以往更用力,更紧张,想要将他留在身边,就这么留在自己随时都可以触及的地方。


晚间7点,刚吃过晚饭,三日月就拧着那只小箱子上了车。小狐丸默然站在门旁,看着车子拂尘而去。Jeff走上前来,拍拍他的肩膀:“Visser连这点日子都舍不得?”不怀好意的笑让小狐丸很不舒服。


他甚至没向Jeff投去一眼,只是转过身去,走向了大宅。


第六章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瓶邪】我愿陪你从A到Z

D

我没弃! D◆Disaster 张起灵直觉自己有一阵子没见到吴邪了,他轻轻皱眉思索了一下,四天了,再低头看看手表,哦,还零十二个小时三十四分钟。他听说吴邪似乎请假了,原因倒是没什么人提起,他却没办法开口去主动询问什么。 现在是晚饭时间,住校生都在下课铃打响之后前扑后拥地抢占了食堂,跑校生也早在下课前十分钟就全都收拾好了书包,一放学就都挤出了校门。 教室里只坐着几个零零星星的学生,有两三个女生围在一

夏利和约翰尼的奇幻冒险

Ch.5

//Chapter. 5 你只有一次机会   说实在的,这个神秘的女巫看上去就像住在约翰旁边那个喜欢打毛衣的老奶奶。她穿着一件紫色的长袍,头上顶着浅褐色的头发﹑鼻头又尖又高,一双眼窝深陷的圆眼看来笑意盈盈。女巫在开门后闪开身让夏利和约翰进屋,笑着打量他们说:“真是可爱的一对。” 跟在夏利身后的约翰小声地反驳:“呃,我们不是一对。我是哈比人……而他是——” 女巫听到约翰的话后咯咯地笑了起来,“噢﹗我

瓶邪微微微剧场

瓶邪情话集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 如果有一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没有人会发现,除了你, 吴邪。 十年已过, 我会留在你身边, 我还可以保护你,即使你不在需要…… 吴邪, 带我回家,我们一起。” 吴邪向张起灵伸出了手, 露出似十年前的天真无邪笑容, “好,我们回家,小哥,我们回家 (不接上) “十年已过,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没有改变, 可我却不再天真无邪, 变成了你最讨厌的那种人。 我很害怕 害怕你

橙受
这个婶婶脑洞有毒。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