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8-25
阅读 6315

【黄喻】罪恶之城 21

21.


    雪落了下来。

    这地方不常下雪,黄少天长这么大也只见过两次。今年入冬以来冷得出奇,风又冷又涩,拍打在脸上如刀割一般,让皮肤的每一个毛孔都缩紧了。

    他骑着摩托,飞驰在无光的道路上。风雪让视野变差,四周没有光,能见度不到10米。“幸好这摩托上挂了个挡风眼镜,”他嘀咕着,“去蓝雨的道路是这条路吧?这辆摩托的轮子有做好防滑处理吗……该死、这会只能相信王杰希了。”

    路旁散落的屋子里没有一丝生气。黄少天记得这里原来有一些人家,不知现在是搬走了,还是……

    再往前就是蓝雨的势力范围,远远地可以看到一些火光。

    “不要是爆炸不要是爆炸千万不要是爆炸啊……我可真没办法弄一支消防队过来啊……”黄少天念着,用力把油门拧到底,摩托加足了马力冲向前方。

    这条荒野中的道路刚好够一辆车行进,两旁都是废弃的田地。黄少天骑在路中间,引擎轰隆,车轮卷起阵阵沙土。

    一甩弯,迎面而来一辆运输卡车,眼看着就要撞上。“妈的。”他把心一横,摩托颠簸着飞过田埂,身后传来嗤啦一声巨响。黄少天回头扫了一眼,那辆卡车竟然紧急刹车停在路边,下来一个穿着黑风衣明显是嘉世的人,对着黄少天骂骂咧咧。

    黄少天没工夫跟他纠缠,驱车往前赶。风雪中突然有枪声传来,黄少天几乎是凭着本能甩过车头,子弹打在他身侧的稻草堆上,噗噗地响。

    “妈的,”他骂道,一定是刚才运输车上的人开枪了,“别惹我,别惹我,别惹我……我警告你们别惹我……”他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咬着牙,口腔里都是血腥味,全身的血液在沸腾;他捏紧了摩托车把手,整个手都是冰凉的,皮质手套磨着把手上的橡胶有种异样的凝滞感,枪伤在心理作用下发痒。

    怎么还没到?怎么还没到?到底还有多远啊!

    无法确认蓝雨的情况让黄少天急躁。而他心理清楚,现在即便他到了蓝雨,恐怕也做不了什么。这种无可作为的感受让他更加厌烦,他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9岁,回到了那个鲜血淋漓的下午,只是这次,他手中没有枪。

    无能为力。他还是只能往前。

    雪突然下大了,视野却是更加清晰——因为那火光,这会像是点燃了一半的云,把天空照成了橘红色。雪花如同燃烧着的灰烬,飞散着,重重地坠地,却掩盖不了火焰的獠牙。

    那是蓝雨的酒吧街,是蓝雨的心脏区域。

    整条街区都被火光笼罩着,燃烧着,房屋塌了,房梁东倒西歪,砖墙倾颓,街区像是被火施虐后的森林,呼啦啦呼啦啦地响,也不知是木料燃烧的声音,还是风雪飞舞的呐喊……

    黄少天没法从废墟中分辨出活人的气息,他推着车沉默地走在街道中间,两边的房屋已经面目全非,断壁下还有些焦黑的人形,姿势扭曲难堪……他没法去想那些房子里还有谁,他太熟悉这条街了,从路口的杂货店一直到蓝雨酒吧,所有的屋子里住了什么人他能一个不漏地数出来。

    梁易春、李远、徐景熙、林枫……郑轩……魏琛……

    这该死的回忆。他希望此刻谁的脸庞也想不起。

    “站住!你是什么人!”

    该死的声音。

    “喂!你小子!站住!我要开枪了!”

    该死的烦躁。

    “给我停下!你他妈是没听到吗!”

    去他妈的无能为力。

    “砰!”

    枪还没上膛,喊话的黑衣男人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胸口飞溅出的血迹,瞪着双眼倒了下去。

    黄少天摸了摸冰雨的扳机,枪膛上略微发烫,刺得他冻僵的手指忽然有了痛感。果然最顺手的还是冰雨,从掏枪到发射的速度即使是枪王周泽楷也望尘莫及。

    他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枪。

    他在风雪中抬头,看着蓝雨的大门,第一次有了被拒之门外的感觉。

    被烧黑了的招牌倒了下来,“BLUE RAIN”斜斜地压在门槛上,A字母掉了一只脚。他安静地蹲下来,脱下皮手套,抹去招牌上的灰。金属质感冷得吓人,他手上的上又剧烈地疼了起来。

    他把上面那个六芒星的标志抹亮、摆正,又把A字好好地拼了回去。

    “这样才像蓝雨……”

    他悠悠地点了根烟。

    “小子!老实点放下武器!”

    这群烦人的虫子又来了。黄少天想。冰雨的柄尚有热度,那是他唯一的温暖。

    “你是蓝雨的人吗!给我老老实实投降!上面交代抓活的!”

    黄少天转过身来,听见枪声。

    砰——哐!停在一旁的摩托猛烈地震了一下,轰啦一声翻倒下去。

    糟糕了,这样还要赔给老王一辆车啊……黄少天没头没尾地想。

    “靠……”

    杀手看见自己逐步向前。“怎么?连我这么大一个目标都打不准吗?”尼古丁的味道盖不住烧焦的臭味,让他觉得反胃,“你还是新手吧?嘉世把你这样的货色打发到这里来做扫尾,是真的没人了吗?”

    “别——别过来!我会再开枪的!”

    黄少天笑了。“别那么紧张,枪路太死啦。有人教过你拿枪的姿势吗?好吧,我教你……你看,枪这样拿,小喻文州都学得会,这么开枪……”他就像一个喝醉的人,说话颠三倒四,“哎,忘了,开枪开快了,这样我教你你也看不见啊……”他把子弹再次灌入死人的眼中。

    “哟……还有几个?”黄少天摇摇头,“走啦走啦,戏散场啦,大家都洗洗睡吧。”

    他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嘉世剩下的几个人都没有什么痛苦地死在了冰雨的枪眼下。

    似乎还逃跑了几个?黄少天懒得去数了。一群丧家之犬,他也没有追的兴致。他又回到蓝雨,跨过烧得只剩半截的门槛,往里走去。

    “魏老大——郑轩——有人吗——”他喊。

    没人回应。

    当然没人回应。

    没人了。

    几乎半个酒吧大厅都坍塌了,埋在发黑的石碓里,让他不能再往前走了。火已经熄灭了,下了一半的雪融成烂泥,从断了的墙上淌下来,淌出一条深黑的印记。

    像是罪恶的证明。

    那堵墙上挂着半个飞镖盘,中间断裂的部分明显是子弹留下的坑,玻璃渣散在地上,还有血迹……还有血迹……

    他顺着血,走出去。

    咚——咚——咚——

    每一步仿佛踩在自己心上,在脑里发出沉重的回响。

    他看见一只焦黑的手,盖在土里。他看见一些,分辨不出面目,都是嶙峋的、血肉模糊的、不能算是一个人的东西……

    他跪了下来,跪在泥泞的土中。

    他只想大口喘气,呼——呼——用力地、用力地、一下一下,把全身的力量都发泄出去,不这样的话他觉得自己真的无法呼吸。

    他面前倒着个什么物件,他眼眶模糊了,看不清,但他看见了那团黑色的东西,蔫成干,还有一个眼熟的花盆,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捧了一路,把它带回来,但是碎了。

    他知道那是什么了。

    他现在确确实实、彻彻底底地无家可归了。

    他竟然连一盆仙人掌都保护不了啊!

    “啊啊——”他声嘶力竭又歇斯底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放任自己倒在纷飞的雪中。

    


  • 举报帖子
喜欢 38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89)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