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83

【川吉良】弗拉季米尔的等待 (6)

06

据说猫这种生物,能够知道自己的死期什么时候来临哦。

“诶?”刚才吉良的确又说了什么吧,川尻抬起头,眼睛被照射过来的强烈光线不经意地刺痛了眼睛,迫使他微微眯起了眼。再看吉良,依然喝着咖啡,似乎刚才什么话也没有说的样子。

有的时候就是会有这样的错觉吧,听到了某种声音,顺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好像谁也不是声音的来源一般。就是这种明明很普通却给人微妙的不可思议的感觉。

“川尻你,没有想到过死亡的时候吗?”吉良放下手中的杯子,一本正经地张嘴发问。

说完全没有想到过,那是不可能的吧。川尻想起年幼时一次父母吵架的情形,当他躲在拉门外面,透过没有合上的缝隙里偷偷看到父亲一把将母亲的脑袋按住往地板上砸的时候,紧跟着鲜红色的液体顺着榻榻米之间缝隙缓慢地流动。

母亲,会死吗?这是年幼的孩童第一次直面死亡的经历。可是,并没有感到多大的恐惧,大概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情类似,对死亡完全没有了解的他根本还没来得及被死亡给吓倒,就已经被象征着死亡的鲜艳红色给震慑到了。

不是恐惧,倒像是一种迷恋。

成年之后倒是很少想起死亡了,明明比起幼年更加接近死亡一些。

最后川尻以点头作为答案回复了吉良。

“我可是一直与死亡交往着的人哦。”吉良笑着说出骇人听闻的话,“川尻,你相信吗?”

没有道理会去相信吧。川尻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颇为赞同的点了下头。

“回到刚刚的话题吧。”吉良将剩下的一口咖啡喝干净,“我家的猫,昨晚上死掉了。”

“吉良先生的猫?”

“就是那只,先前川尻你夜晚来时所见到的黑猫,它好像完全没有主人的样子,又一直吃我给的食物,我就擅自把他当做我家的猫了。”吉良解释了一遍,“昨天晚上,它第一次没有找我要食物,也完全没有出现在我家院子里。今天上班的时候特地绕了一点远路,然后在一个没什么人经过的地方找到了它。”

已经死掉了。川尻想。

“死的很彻底。”吉良说,“所以,猫会知道自己的死期什么时候到来这个传言果然是真的吧。”

啊……原来一直在说的是这个,刚才并不是我的幻觉。

“请节哀顺变,吉良先生。”

吉良先生看起来好像很难过,果然还是对那只猫有很深的感情的吧。

“如果知道自己死期的话,肯定会惴惴不安地度过每一天吧,怀揣着想要改变命运的希望,最后却依然无能为力不可避免地走向死亡,不是很可悲吗?”吉良微微歪着脑袋,眼睛向下瞥去,“猫,是抱着这样的心情活着的吗?”

不知道。不可能知道答案的问题。

“到时间了。”

“我们回去吧。”

坐在电脑前处理着业务数据的时候,川尻盯着阿拉伯数字出了神。办公室里附着在他皮肤表面的粘糊的空气就像是两张办公桌之间的氛围一样,又让人感到闷热又让人感到不愉快。川尻不由自主地换了一个姿势,好让自己在狭窄的空间里更舒服一些,这个动作让他的余光注意到相隔两米的吉良的背影。

川尻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吉良的背影 。不得不限制在狭窄空间里的吉良看起来身材相当瘦削,不知怎么的让他不合时宜的联想到了饥饿的普罗米修斯;背脊也挺的很直,好像从来都是这么一副一丝不苟的模样。

川尻的指尖不经意地动了动,就在他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指时,吉良转过头来,面上的不怎么好看的神色还没来得及褪下,混合了上扬的嘴角,怎么看都有些奇特。

川尻赶紧将自己的脑袋转了过去,活像是上课和喜欢的女生互相传小纸条被老师抓到的高中生。

不过他的脑袋里还全部都是方才吉良奇特的神情。渐渐的,脑袋里的脸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完全消失不见。

吉良先生,到底想要从我这里获得什么答案呢?

因为心思不在工作上,到了本该下班的时间,川尻却还没能完成上司交给他的任务,就干脆留下来选择了加班;出乎意料却又意料之内的是吉良吉影选择了陪他一起加班。

“吉良先生没必要在这儿陪我的。”川尻带着歉意说。

“反正我也没有事,更何况,川尻你没有完成工作也是因为我吧?”吉良坐在椅子上滑到他身边来,将自己的手搭在办公桌上,半个身体前倾着,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无限之短。

“吉良先生真爱说笑。”川尻转过脑袋,继续处理没有处理完的数据。

“我有没有说笑,川尻你……最清楚不过了吧。”一把将川尻的椅子转过来面对着自己,吉良伸出一只手按上对方的胸口,“呐?”

迅速加快的心跳速度。

吉良的手就放在他的心脏位置上,自然感受到了这一点变化。他微微笑出来,屁股离开椅子凑近到川尻耳朵边,低声说:“来做吧。”

诶?

意想不到的发展。

川尻的身体还没反应过来,吉良已经坐回椅子上,深深地将自己的脑袋埋了下去。

“吉良……”

“你可以,继续处理你的数据,浩作。”

真是的,说着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停下自己的动作,任性妄为的吉良吉影先生。


  • 举报帖子
喜欢 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柳澄】直男的友谊

(6)我是打飞机大大

一路颠簸,终于进入了苍穹山的境地。十二峰相连,延绵不绝,山清水秀,确实是个风水宝地。 魏无羡向来是个爱玩儿的,止不住地向外张望,却见了一小队素衣小弟子正绕着山脚跑步。 “诶,那边的小兄弟们,你们在做甚呢?” “师尊叫我们跑步呢!”脆生生的、回答的是个小姑娘,正是宁婴婴。 “你们跑步的样子真是活力非凡…”,落红满面还没说出口,四处撩妹的魏无羡就被蓝忘机拉了回来。 “跑步?”柳清歌心下一惊。 别管他这

为你沉沦

(3)

第二幕 交易 站在飞檐翘角,雕花窗格的法云舍内,盖聂不由地被周边遁世恬淡的气息所感染,微皱的眉头也渐渐松弛。将手中的邀请函交给前台经理,盖聂便在他的带领下走进了吟香阁。露台上的鸡尾酒派对已然开始,望着热闹的人群盖聂只取了杯马提尼。 人真是种奇怪的动物,明明在这里是为了寻求内心的安宁,却又耐不住寂寞召开盛大的舞会。 当卫庄从主楼梯上踱步下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快要将自己融入夜色的背影。安静,神秘,而又

梁下笑

(2)

梁泽看着他们小声的吵来吵去还吵个没完的样子,就轻轻咳了一下。 这时候李笑抬头“老师,对不起,是我昨天忘记写作业了,所以抄了柯浩作业。 柯浩一看李笑站出来顶罪也坐不住了“老师,是我抄的李笑的。” “这事,你俩也抢?”梁泽其实跟他们年龄也差不大,还是能懂得男生间所谓的义气。   “那是,我俩一直都是穿一条裤子。”柯浩最大的毛病就是不分情况的满嘴跑火车。 “好吧,既然这样,你俩就一人把卷子重写一遍,自己

夷羊行者
冷门狗,历史狗。脑洞大,挖坑永远比填坑快。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