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475

【赤黑】深海

街边路灯在夜幕将近时如同星火燎原般一盏接一盏亮起,令人焦躁的蝉鸣声依旧翻涌不息。黑子哲也换了左手拿香草奶昔,费力地伸手摸了摸头顶有些不安稳的二号。身边路过的人形形色色,或是嬉笑打闹迟迟还未归家的孩子们,或是挽着手甜蜜前行的恋人们,也或是行色匆匆赶着回家的上班族们。繁华的东京都忙碌得像是高速运转的机械。


作为“诱导术”的训练,观察每一个从身边路过的陌生人已经成为了黑子不可更改的习惯。


“哲君——”


不出意料被扑了满怀,即便做好了心理准备也仍旧受不住地后退了几步。


“桃井同学,青峰君。”


“汪!”


“2号!”


颈间头顶几乎同时一轻,黑子瞟了一眼正逗着二号的桃井,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啊……既然已经叫了哲,那干嘛还要拉我出来。”挠着后脑勺的青峰的表情是意料之中的懒散和不爽。


“还不是因为阿大想见哲君了,所以我才会借着购物的机会特地找哲君出来啊。”


“什……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想见哲了?”


“就是上次啊,阿大说‘自从冬季杯之后就没怎么见过赛场外的哲了’什么的。”


“那个不算……”


或许是因为某种引力,黑子不自觉地望向了人头攒动的马路另一边。那抹分明算不得高挑的身影却因为独一无二的气场与深玫色的头发而异常打眼。他突然间发现“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之类的烂俗句子用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真是意外地贴切。


……那个人。


「忤逆我的人,哪怕是父母也绝不饶恕。」冬季杯开赛前持剪刀的异瞳少年睁大眼眶,气势君临天下。


“抱歉,虽然很失礼,但我想要先离开一下……”


“哲君?”


「战胜一切的我,一切都是正确的。」不容置疑的,因为无数次的胜利而形成的绝对自信。


“喂哲,你去干嘛……”青峰皱着眉伸手想要询问缘由,却莫名地感受到了背向自己跑去的蓝发少年从心底溢出的急迫。


“嘛,算了,很少看到哲君露出这么急切的表情来呢,就让他去吧。对了阿大,今天要买的东西有点多,记得要帮我拎哦?”


“麻烦……唔啊不要突然间踢我啊五月!我帮你拎还不行啊!”


「是你们赢了,恭喜。」与发色相同的蔷薇色猫瞳,败北后不甘却释然的笑容。


“赤……赤司君。”黑子弯腰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地喊了面色淡然的人的名字。


“黑子?”


赤司的声线是一如既往的干净透明,蔷薇色猫瞳中安静地酝酿着明暗交错的暧昧,眉眼间熟悉的温和让黑子险些以为自己看到了帝光时期的队长。人流绕过他和赤司形成一个狭小的空间,黑子抬头仰望时不经意从眼底迸射而出的欣喜被赤司轻而易举地捕捉。


“有什么事吗?”


“……我不知道。”他摇头,干脆直接,“只是因为在看到赤司君之后怎么都抑制不住想要叫住的心情,所以就跑过来了。”


成片的汽车堵塞在拥挤的公路上,喇叭奋力的嘶吼刺破微风冲入苍穹,黑子在嘈杂的世界中看到了猫瞳中盛满的沁人心脾的愉悦。


“你还是老样子,黑子。”


还是和帝光时期一样,浑然不觉却一本正经地说着令人欣喜的话语。

.

.

.

“赤司君为什么会突然从京都来到东京呢?”黑子低头捏着空了的纸杯,顺手把它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里。


新干线的车票应该比想象中更难买才对,当然只是对普通人而言。赤司君——对赤司家来说,这点小事完全不是问题吧?啊……刚才跑得太匆忙,忘记把二号从桃井同学那里接回来了。但如果是桃井同学的话,肯定是能够照顾好二号的。黑子有些不自在地歪了歪较往常来说轻得过分的脑袋。


赤司扫视着街边琳琅的店铺,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回答:“被父亲以有关家族的事情为借口叫回本家来了。”


在听到回答的时候,黑子向着赤司的方向扫了一眼,又很快将视线回到了空空如也的手上。或许他不该扔掉那个空杯的——手该放哪里确实是个令人苦恼的问题。黑子叹了口气。倒不是因为见到赤司太过紧张,只是不习惯手上既没有奶昔也没有书而已。他本来是打算好了要帮桃井拎东西的。


“刚刚与桃井碰面就离开来找我,就算不觉得失礼,你也不认为桃井会生气吗。”


“桃井同学不会的。”黑子笃定地摇了摇头,笑容几不可见却赏心悦目,“她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啊,话说——赤司君都看到了吗,我和桃井同学他们的碰面?”


赤司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凝聚着温和笑意的猫瞳镶嵌在被嘴角弧度压得微微狭长的眼眶里,黑子望着那双眼睛忽然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早已溺亡在了名为赤司征十郎的玫红色深海里。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久溺深海的无力感冰冷而又令人恐惧,于是不自觉地皱起眉握住了左手臂。


“黑子?”


“……啊,抱歉。”


道歉出口的时候黑子有些后悔。因为他非常清楚身旁的人在听到道歉后会说些什么。


“为什么要道歉?”


果然。


黑子困扰地看着赤司圆润猫瞳内的每一分笑意都拿捏地恰到好处,像是善意却又令人难以舒适。他能够看到竖瞳深处锐利的光芒早就将自己解剖得一干二净。


“……赤司君其实是知道的不是吗。”


“哦?”


典型的赤司式恶趣味。


“因为无论如何,赤司君都会把一切掌控在手里——也就是说我会下意识道歉,也完全是在赤司君你的预料之中吧。”


“没想到你会这样认为啊,真是让我意外,黑子。”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赤司君完全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啊。”黑子垂了垂目后将视线移到了头顶上方的夜空。


说是夜空,事实上也不过是漆黑一片罢。东京都车水马龙的夜晚太过繁华,城市彻夜的辉煌灯火明亮得令人头晕目眩且意醉神迷,刺目的人造灯光早已遮蔽了空中闪闪烁烁的微弱星芒。赤司君——他大概就是属于这样的强烈光芒吧,因为太过耀眼才会显得生硬而难以接近。


“不需要露出来,凭你也是能够看到的吧。”


似是回答也似是暗示,赤司的语气带着清浅的冰凉的味道。


赤司是光,被称为“奇迹的世代”的那五个人都是光。但黑子觉得,赤司于他而言并不止是“光”。


“这样说……也太看得起我了。”黑子把目光重新转回到赤司身上,看着人的笑意也禁不住露出轻笑,回以了半开玩笑的语气。


赤司征十郎是海。那么黑子哲也是什么时候掉进那片海里的呢?好像已经有很久了吧,久到他都快要在深玫色的深海里化作一尾天蓝色的鱼了。


“不过,既然是因为家族事务才回到东京,那么赤司君为什么还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呢?”


“借口想要散心而已——今天你的好奇心似乎有点重。”愈加向前人流便愈是拥挤,赤司避开话题重点,半眯起猫瞳捞起身旁人垂着的手臂,换手握住人的手腕,“在那么密集的人群里要是走丢了,就算是天帝之眼也是很难发现你的。”


被人调侃了存在感吗,这是。


“就算我有自知之明,这种说法也太过分了点。”


他看到身旁的人听闻后笑着垂下眼,不多时又睁开望向前方。站在人的左侧被握着手腕,黑子微微向右仰头就能清楚地看到那只猫瞳泛着深玫的色泽。许是注意到被凝视了,猫瞳的焦点由前方转向黑子毫无棱角的圆眼,斜睨了天蓝色的人一眼又重新转了回去。


黑子意识到自己好像忘记了一句很重要的话。


“想说什么?”


又被读心了啊。


“没什么。”


“……啊,是吗。”


接下来便是无言的兜兜转转。黑子开始困扰地思考起他们两人究竟在干什么以及自己一开始跑来叫住赤司的理由来。


——所谓理由说穿了其实就是肾上腺激素分泌导致头脑过热吧。

·

·

·

黑子哲也。


赤司咀嚼着这个名字的时候把握在名字主人手腕上的手滑到了人的手掌里,穿过指缝十指相扣。


“十指相扣”什么的——啊,真是一个暧昧不清的词语。


“我没有那么容易走丢,请赤司君不要把我当成孩子来看。”


天蓝色的人神色认真且语气严肃,稍微用力地甩了甩手却没有想要挣脱的意思。


“你认为我把你当成了孩子?”


“……”


“那么黑子的意思就是,我是在冬季杯上输给了一个孩子?”


赤司如愿看到黑子的脸上罕见地浮现出了“无可奈何”。


“我不是指那个。不过赤司君到现在还在惦记着冬季杯的比赛,着实让我有点惊讶。”


因为那是赤司征十郎出生以来第一次尝到那么苦涩的滋味啊。从来都认为败北是他赐予别人的东西,真没想到有一天也会被人掷以败北。


“确实还记着。不过你可别以为下一次诚凛还能赢。”


“我相信大家。”


“相信着大家还能第二次赢得洛山取得胜利吗?”


“是的。”


赤司扬起下巴,视线越过人群望着川流不息的汽车和向远处延伸的马路。


“洛山不会再输第二次,我也不可能会输第二次。”


“开辟的帝王”输了一次就已经足够了。


天蓝色的少年抿着嘴唇握紧了赤司的手。


“我们也不会输。”

·

·

·

赤司征十郎。


黑子环视临近住宅的熟悉街道,想着是不是该把那句迟到的重要的话说出口了。他突然间站定,看着向前走时被紧握的手拉扯住而不得不回过头来的略微皱眉的赤司,露出轻快的笑容:“冬季杯上没来得及说的,欢迎回来,赤司君。”


“哈。”


原来就是这句话吗。


赤司挑着眉地摸了摸左眼,回以同样的笑容。


“我回来了。”


-Fin-



希望各位能够喜欢,这篇文章在LOFTER上也有发呢。黑子大大提到的“欢迎回来”是指冬季杯上赤司变回俺赤的这件事情。当然并没有说仆赤沉睡是件好事,只是因为文章里只写到俺赤所以就顺手……心疼了一下仆赤,毕来两个人格无论是谁我都很喜爱。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4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他的王》(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28)

《他的王》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5013548791 第二十八章   在看到他以后,三日月宗近的步子变得慢了下来,就像是在担心自己的脚步声会将他吵醒。鹤丸国永面容沉静,银白色的发丝松散整齐地搭在肩膀前,一丝都未滑落。祭坛里仿佛有某种让一切都静止的力量,风吹、日照、雨淋——这些自然因素就如同不存在一般,他恍如存在于静止流动的时间之中。 三日

婳偃
头像来自双生大黑,禁止二次转载。黑篮,名柯,进巨,终炽。不吃快斗攻向。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