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4-29
阅读 286

【蓝河X王杰希】那一天我为什么要淋雨 23-31

23

现在时间临近午夜。

两个人并肩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吃着各种小吃。

许博远偶尔瞅一眼电脑。

王杰希在用手机。他自己的手机没电,充电中。所以用的是许博远那支。

登录微信,王杰希并不避讳许博远:“一起看。”

许博远便将头凑过来,顺手将一角洋芋投喂到对方嘴里。

王杰希一边嚼,一边指着“…”的信息数说:“你偶像又在刷屏。”

“难道不是99+?”

“那哪儿够啊。”

“黄少就是那么有活力。”许博远笑着点评。

“脑残粉就是那么可怕。”王杰希往他口中塞了一个雪媚娘,“来来来,你好好体验一下。”

“我可以吗?”许博远腮帮鼓鼓,口齿不清地请示。

“可以。”王杰希表示没问题,“你能坚持十分钟,算你赢。”

 

七分半钟后,许博远败下阵来。

再铁的铁粉,也受不了剑圣各种垃圾话。

何况这里面剑圣、蓝雨首任队长、荣耀教科书、第一阵鬼、最强美女队长……等等等等,各种唇枪舌箭。

又有帮帮团各种参和,新生代各种叫嚣……

职业选手的手速,乃一大刷屏利器。往往这条还没看完就被顶到上一页了,许博远看得头昏脑涨。

等他醒悟过来,已经在王杰希持续不断投喂下,吃了一大杯烧仙草,半碗河粉,两个奶黄包,一块大鸡排……

王杰希眯着眼睛:“如何?”

“甘拜下风。”许博远承认,“我连红包都抢不到。老王你这次亏大了。”

王杰希说:“一点也没亏。”

“怎么?”

“成果喜人。”王杰希拍拍许博远胃部。

许博远也伸手揉揉,明显的饱胀感:“……老王你学坏了。”

“你刚知道?”

“微草队长竟然也是机会主义者,你的粉丝会哭泣的。”

“没关系,能征服蓝雨铁粉,我深感欣慰。”

“我的偶像仍然是黄少!”

“好好好……”

 

直到许博远值完班,准备休息,蓦然惊觉一个问题。

刚刚,他俩保持着怎样的姿势,才能让王杰希轻松投喂他,并且一伸手就揉到他肚子的?

他扭头看向王杰希,后者正慢条斯理地收拾桌子。

许博远不打算想下去,蒙头大睡。

 

大年初一,许博远在沉睡中度过。王杰希忙什么他并不知道。

醒来以后发现自己手上换完药了。

大年初二,许博远在工作中度过。王杰希夹着笔记本出去了一天。

大年初三,许博远一早就起来,换上蓝雨工作人员的服装,准备出外勤。

尽管是下午的活动,工作人员得早早去场地安排统筹。

王杰希送他出门。

许博远习惯性掏钥匙锁门,忽然门又从里面开开。

王杰希递给他一包鼓鼓囊囊的塑料袋:“顺手把垃圾带下去。”

许博远愣愣接过垃圾,望着王杰希。

“我有那么拉仇恨吗?”王杰希挑眉问。

许博远舒展眉眼,顺手把钥匙揣回口袋:“没,我王太帅,已经看呆。”

王杰希挥挥手:“退朝。”

“嗻!”

“祝你一切顺利——要是回来晚,打我电话。”

“是!”许博远笑着走了。

提着那包生活垃圾。

 

不用自己锁门啊。

晚上回家有人等啊。

回去晚了要记得打电话说一声啊。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舍得晚回来吗?

 

王杰希,你不能对我再好了……行吗?

 

24

主人不在,这间屋子并没有显得冷清。

王杰希做完基本训练,点开视频,研究比赛。

忽然房门被敲响。

“哪位?”他一边走过去,一边扬声问。

看一眼时间,下午三点。

这个时候,蓝雨粉丝活动早就开始了,许博远不至于忘记带东西。况且是他本人的话,也有钥匙。

查水表收煤气费也不在这个点儿,那么最可能的就是快递。大过年的,还是有几家快递营业。

但是,出乎他意料,敲门声停下,有个声音犹豫道:“博远在吗?”

王杰希一听,北方口音。

女性。

 

他打开门。

门口的人,看样子有五十几岁,衣着很得体,只是风尘仆仆,一脸倦色。

她看见王杰希开门,不由吓了一跳,微微警戒地打量对方,又往屋里偷看了两眼。

王杰希开口:“阿姨,您找谁?”

“啊,许博远在吗?他住在这里?”中年女子明显露出喜忧参半的神色。

“他今天上班去了。”

“怎么这个时候还上班……”对方松了口气又纠结。

“加班。”王杰希解释,他看着对方那双和许博远九分相似的眼睛,隐约猜到了什么,试探道,“您是许……阿姨?”

那位中年女子用小心而审视的目光,从头到脚扫了王杰希一遍。

王杰希今天随意地穿着一套五成新的家居服,许博远提供。

中年女子深深吸了口气,终于开口:“你好,我是博远的妈妈。”

王杰希于是侧身让位:“阿姨好,请进请进。博远晚上就回……大概要到九点。您随意坐,喝点水?”

 

“你们一起住在这里?住的怎么样?”许妈妈声音传来。

“是的。挺好。”王杰希回答着,从厨房端出一杯茉莉花茶,放在桌旁。

许妈妈没坐,只是继续小心而审视地,打量着这个房间:“看起来……还不错。”

这几天在王杰希的努力下,房间有了一定程度的改观。

门口有年橘,有春联,房间里有鲜花,有彩带,桌上有糖果瓜子,冰箱有剩饭剩菜,阳台晾着双人的衣物,卫生间也是双人的洗漱用品。

白天的时候为了节省地方,沙发床被王杰希支起来,两个人的被子叠在一起,枕头并排放在双人床上。

唯一有点出戏的,便是王杰希的黑色行李箱。

“这是……博远的?你的?”许妈妈指着行李箱问。

“我的。”

“你这是……春节回家了?”

“没回。”王杰希说,“过几天就回去。”

“没回?你们两个春节一直在一起?”

“是啊。”王杰希在桌旁坐下,手里削了个苹果,剥了只柑橘,一瓣一瓣摆在碟子里,往前推推,“您吃点东西。”

 

许妈妈若有所思,再次仔细端详王杰希:“还没问你怎么称呼?”

“我姓王,王杰希,杰出的杰,希望的希。”对方这个年纪,又对自己相貌没反应,明显不是荣耀圈里的,因此王杰希老老实实回答了。

许妈妈点点头:“多大了?”

“二十七。”

“那比博远大……”许妈妈嘀咕一句,“那儿的人啊?”

“B市。”

“B市啊……你做什么的?”

“电竞选手,就是电子竞技运动员。”王杰希解释。

“远动员啊……运动员好,远动员好,你身体应该不错吧?”

“挺健康的。”王杰希回答,“很少生病。”

“那就好,那就好,博远跟你认识多久了?”

王杰希想了想,他第三赛季出道,许博远不一定知道,不过作为蓝雨铁粉,自己这个微草队长……“有几年了。不过我们最近才熟起来。”

“哦哦,最近熟起来也好。你们平时相处怎么样啊?”

“挺不错的,我们俩能算半个同行,有共同语言,也能说得上话。”

“过日子呢?”

王杰希不由一愣。

许妈妈看出他的不自然,叹了口气:“不是阿姨多嘴,干涉你们私生活。你们这样的,走到一块也不易,博远从小就倔,你比他大,就多担待点儿。”

 

25

“我老啦,管不了你们爱来爱去的。这次偷偷过来,就想看他过得好不好。虽然你是个男的吧,逢年过节好歹能陪陪他,也比他一个人强。博远能想通,愿意跟你再走出这一步,我也就放心了。上一个男朋友给他打击太大,你以后可要好好待他……”

面前这个人是许博远的母亲。

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把自己和许博远认成了一对。

王杰希不动声色,说:“应该的。不过,他上一个男朋友,阿姨能跟我说说吗?我也是担心,他有什么事都一个人抗,太累了。”

他打出感情牌,许妈妈叹气:“唉,这事儿啊……当初我们都没考虑好,太着急了……”

 

简言之,许博远一成年就出柜了。

还带着深爱的男朋友。

家里当然不允许,简单粗暴地大闹一场后,他们私奔。

两人共同打拼,幸福的日子没过多久,那人身体不好,累倒了,病了几个月,钱花光了,人没救过来。

寥寥几句话,就是生死。

 

于是王杰希明白许博远为什么会细心周到。

没有人天生就会照顾别人。

一切,必定经历过,才能学会。

他能担事儿,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没有人生来就责任感爆棚。

只在无人庇护下,才不得不建立起自己的责任感。

许博远的梦想是平安健康,同样源出于此。

 

然而,这还不是许博远和家里不亲的关键原因。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于——

因为在许家楼下跪了一天一夜,淋了大雨,许博远男朋友从那时落下病根,导致一年后的死亡。

 

“……所以啊,七年了,博远再也没回过家。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许妈妈说,“比起他孤零零过一辈子,我宁愿他跟男人在一起。博远是个实诚的孩子,你可别再辜负他。只要你们长长久久的……唉,偶尔回家看看吧,你劝劝他啊?”

“那您……”

“我一会儿回去。”许妈妈说,“春节不好买票,我又是偷偷来的,没什么时间。你放心,虽然他爸爸反对,但只要你们好好过日子,我会帮你们说,慢慢来啊。”

诚如几天前,王杰希找借口留下时所说,春节前一票难求。

能趁着这个时候过来探望儿子,许妈妈必定提前许久才买到票。

王杰希想起许妈妈刚刚的话:“这里的地址是……”

“二堂侄斌斌跟我说的。他们几个堂兄弟的关系还好点,就这,也是斌斌犹豫很久才告诉我的。”

——斌斌?许斌是吧,记住了。

 

“杰希啊,你有他的照片吗?”许妈妈小心翼翼地问。

王杰希划开自己的手机:“您看。”

“瘦了……懂事儿了……”许妈妈一张一张翻着,“好,真好……很久没看过他这么轻松了。斌斌传过来的相片,都是视频截图,皱着眉毛的,看不清楚……”

王杰希说:“博远人很好。”

“好啊,好啊……”许妈妈缓缓点头,“看你这样子,再听你说话,阿姨觉得你这孩子也不错,你们又不用考虑优生优育……就好好过日子啊,好好过日子。”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还有,博远是个好孩子,只有一个毛病,他喝完酒以后容易断片儿,你千万多顺着他点。等他清醒了一定会向你赔罪,你多担待些啊。”

王杰希点点头:“应该的,您放心,您今天来这儿的事……”

“你看看他的心思,他要还疙瘩着,就再缓缓告诉他吧。家里电话没变,我手机也没变。”

“好的阿姨。”

“要是急用钱,也别硬挺着,跟阿姨说一声。”许妈妈想起什么,又叮嘱,“你也记记我的手机号。”

“谢谢,谢谢关心……”

 

26

下午五点半,许妈妈走了。

王杰希躺在床上,看看手机里的联系人许斌,沉思良久。

终究还是没打过去。

他觉得有点困。

 

晚上八点半。

王杰希微信响。

许博远表示他九点到家,问要不要带夜宵。

王杰希回答不用,放下手机,起身去烧热水。

 

许博远刚走近单元房,就看见房门从里面打开,王杰希站在门口,向他望过来。

屋里温暖而光明。

想想他在楼下经过,抬头看见屋子的灯光,许博远不由怔了怔。

王杰希一身睡衣睡裤,伸手接过他的包:“辛苦你了,卫生间的水刚烧开,我来包保鲜膜,你洗个澡解解乏。”

“一点儿都不……”许博远刚想抗拒,被王杰希递过来的一杯温水,弄得毫无抵抗之力。

 

十五分钟后,他乖乖蹲在卫生间,满头满身白泡泡,发出满足的慨叹。

“老王,你的手艺简直能去开按摩店了。”

“私房功夫,绝不外传。”王杰希淡淡道,“今天怎么样?”

“累成狗。幸好你没去。我们大蓝雨粉丝的战斗力——聚餐时端上一盘炒青菜,在半分钟以内全部扫清。”

“跟微草多大仇。”王杰希笑,“还有呢?”

“还有……”

许博远絮絮说着今天的工作,王杰希偶尔插一两句话,等他说完,王杰希也把他连头带上半身都冲洗干净了。

他赶紧说:“下面我自己来……”

他抬头,瞠目结舌。

王杰希正慢条斯理地将睡衣睡裤脱掉:“刚才打湿了,晾一晾。”

 

晾一晾没关系。

为什么连内裤也一起脱掉了?!

上次和上上次都没这样儿呀。许博远嗖地转身。

王杰希拍了他屁股一下:“挪个地儿,我也顺便冲个澡。”

“老王你……”

“手感不错。”王杰希又拍了一下。

许博远歘地转过来。

——又歘地转回去。

一盘肉放在面前不能吃,太刺激了好么。

他匆匆洗完,落荒而逃。

 

王杰希也洗完,经过他身边时,晃荡着两条大白腿,竟然只穿着一条内裤就出来。

沙发床上,许博远蜷成了球。

王杰希叹口气:“你躲我做什么。”

“并没有……”

“反应那么大做什么。”

“真没有……”

“我很像你男朋友么?”

“并不——”

许博远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僵硬了几秒钟,爬起来。

“抱歉,我可以解释……”

 

王杰希抛下第二枚炸弹:“今天你妈妈来过了。”

许博远第二次僵硬:“我……妈?”

 

王杰希察言观色,抛出第三枚:“她祝福了我们。”

许博远闻言,忽然苦笑:“怎么可能……”

 

“是‘祝福’不可能,还是‘我们’不可能?”

“这……”

王杰希问话如天外飞仙,许博远一时语塞。

 

27

王杰希说:“许博远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他两只手搭在许博远肩上,说:“不就是个同性恋么,我都告诉你太极兼收并蓄你还端着架子,就问你自己敢不敢认?”

许博远这次是真正惊呆。

他注视王杰希,两个人坚定的眼神对抗了一分钟。

许博远紧绷的身体忽然放松下来。

“没有什么不敢认。”他回答,“只是怕二堂哥好心难做人。”

随后他说:“老王,既然你主动提起,那么我也说实话。我忍你也很久了。你要是不适应,我可以去住酒店。”

王杰希嗤笑了一声:“有块肉摆在眼前,你不吃,我还想吃。”

许博远瞪大双眼:“老王,你……”

两个男人滚到双人床上,经过了1127字的心知肚明的省略,相拥而眠。

……

 

王杰希是被一阵电话吵起来的。

外面天已经黑了,手机屏幕照亮床头一小块区域,王杰希拿过来一看,上面是“许博远”三个字。

“……喂?”

“老王,你是老王?你方便接一下许博远吗?”

电话里的声音并不是许博远本人。

“怎么了?”王杰希的睡意登时消除,“博远怎么了?您是哪位?”

“我是他同事……哎你们快按住他……今天他喝了点酒……哎哎,手机马上就还给你,别闹啊……那什么……”那头似乎很嘈杂。

“他不是不喝的吗?”

“唉,拿错杯子了,我也没想到他沾酒以后就那么猛……总之你快点来……”

王杰希一边下床,一边问地点。

挂断电话,他才看见许博远六个未接电话和两条短信。

第一条是许博远说他要晚几分钟。

第二条说他马上就回来。

再看那几个未接电话的时间,一小时前有一个,后来五个都是十分钟之内打来的。

得说自己睡得多熟,多不想醒……

王杰希顺手将内裤扔到洗手间,换了一条新的。

 

一个小时后,他戴着口罩,压低了帽檐,在某家KTV包厢见到许博远的同事:“博远呢?”

“你是老王?”对方是一群十几二十几岁的小青年,看见他,简直就像看见救星,“你可算来了!”

“博远呢?”

“我们分出两个人专门陪他,你快点把他带走吧。明明就喝了半杯啤酒,太猛了拦不住!”对方一脸戚戚,伸出手臂,“看,还咬了我好几口。”

王杰希顾不上看对方,目光直接落在包厢角落里面的三人组合上。

中间的人无疑是许博远,正在两边人齐心合力的抢夺下,松开手里的空酒瓶。

“博远?”王杰希走近。

“你……”许博远抬头看向他,眼睛贼亮,口齿不清,“你……是谁?”

“我是老王。”一个人迅速让开位置,王杰希坐在他身边,“认得我吗?”

许博远沉着冷静地回答:“老王……不,你不是老王。你别骗我,你是微草……”

 

王杰希暗道,果然喝多了会断片儿。

——在蓝雨粉丝里面冒出一个微草队长,必定会酿成悲剧。

王杰希眼疾手快塞给他一角西瓜:“你还说早点回来,自己说过的话都忘记了。”

“我说过吗?说过吗……呃!”许博远打了个嗝,伸手又要去拿酒瓶。

王杰希伸手把他往自己怀里一揽:“这都不好喝,他们骗你的,回去再喝。”

许博远依旧“沉着冷静”地问:“回去?回哪儿?不想回去,家里没人。”

“有人有人,我跟你住。”

“你?你跟我住?”许博远歪着脑袋盯着他,忽然咧嘴笑,“你跟我住……你陪我睡?”

“好好好,陪你睡陪你睡……”

王杰希半拖半抱把人带出包厢。

之后……之后就不用半拖半抱了。

因为许博远像个八爪鱼一样,手脚并用缠上了王杰希。

 

又过了足足一个小时,王杰希无比艰难地从许博远裤袋里找钥匙开门。

两人抱在一起,那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姿势。

右边没有。

左边……王杰希将手伸进裤袋,摸到钥匙之余,隔着布料,手背蹭到热乎乎的、硬硬的……

许博远身体一僵,呼吸急促起来,扒着王杰希往外推:“你在勾火,知道吗?”

“我是谁?”

“老王……杰希?”他偏着头问,“你再不走,我对你不客气了。”

“这小子!”王杰希忍不住笑骂一声。

 

28

许博远是被王杰希叫起来的。

头还疼着,一睁眼,就被塞了一大碗醒酒汤。

“……老王,我……”

王杰希挑挑眉毛,好整以暇:“看来你还记得昨晚的事?”

许博远只想把自己埋起来:“我……抱歉。”

喝醉酒不可怕,醉态百出也不可怕,断片儿什么的……都不可怕。

可怕的是把断片儿前后零星记忆串到一块儿。

“我……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他咚咚咚喝完一碗醒酒汤,又倒下了。

“不算很麻烦。”王杰希说,“不过你再不起来,可能就有麻烦了。”

“为什么?”

“九点半了,早上。”

“九点……半?”

王杰希看他一脸懵懂,笑笑:“或许你愿意被偶像掀被子?”

许博远嗷地一声坐起来:“卧槽!”

 

今天初四,说好去蓝雨正副队家里的日子!

天哪他竟然没反应过来!

“少天说他们已经出发来接我们了,所以……”

“啊啊啊!”许博远惊叫着跳下地,“老王老王,赶紧帮我包保鲜膜,让我洗个澡!”

“洗头发就可以。”王杰希说。

“为什么?”

“夜里给你擦过一遍。”

许博远呆住。

“连内裤也换了。”王杰希轻描淡写。

许博远惊恐地看着王杰希:“我、我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王杰希慢条斯理解开衣领上面两颗扣子,把半个肩膀一露。

一个牙印。

数枚吻痕。

青青紫紫的很凄惨。

 

“我……”许博远瞠目结舌。

王杰希问:“你还接着看么?”

“还、还有?”

王杰希在自己身上比划着,画圈:“这里、这里,这里……大概还有后背。恭喜你,作为蓝雨铁粉,成功地压制了微草队长。”

“天啊——我有没有说些不该说的?”许博远在哀怨之际,突然想起最重要的问题。

“没什么,也就要陪睡之类。”王杰希给他缠好保鲜膜,“来,去洗头发。”

 

许博远低着头走进卫生间。

因为低着头,所以很清楚地看到地上有个水盆。

水盆里面是自己的内裤。

不仅仅是自己的内裤。

他的内裤和王杰希的内裤都在一块儿泡着。

他猛地抬头,不确定地问:“我们、我们昨天没有做什么吧?我真的没有说过什么不合适的话?”

“看你这样子,好像很期待发生什么似的。”王杰希把他按在洗手池前,“闭眼。”

“不行,老王,你得给我交个底。”许博远说,“总感觉心里不安。”

“交底以后你今天就没心思见偶像了。”王杰希回答,“别紧张,没事。”

“啊,黄少……”许博远怀里揣了二十五个小耗子——百爪挠心。一方面是忐忑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另一方面他就要见偶像了,紧张。

 

刚吹干头发,电话就响了。

“啊啊啊黄少!”许博远一看来电人名字,秒接,“黄少,上午好!”

“上午好上午好!”黄少天热情满满,“博远,我们到小区了,就上次停车的地方!我记性好吧!你们可以收拾收拾出门啦,记得带账号卡!电脑就不用了家里好几台。今天外面天气不错,队长家里也暖和,不用穿太多!还有啊,我们先去吃个早茶,我订了包房,G市老字号blablabla……”

王杰希泰然自若地把手机从许博远手上拿过来:“少天,我们五分钟后下去。”

说完,果断挂机。

“五分钟……五分钟我穿什么……”

“床头。”王杰希提示。

蓝雨周边运动服。

“吾王威武。”许博远挑大指称赞。

他刚要穿,忽然王杰希摇头:“不大好,吃早茶时,大庭广众的,蓝雨队服这么显眼,加上少天自带辨识度……你偶像被认出来的可能性很大。”

被他一提醒,许博远犹豫:“是啊……”

“就咱们那天逛花街你的那一身吧,文州觉得挺好看。”王杰希诚恳建议。

“——好好好!”

 

29

这一顿早茶宾主尽欢。

吃早茶不需要时间,从早吃到晚都没问题。

早茶还有一个好处,黄少天可以肆无忌惮地润喉咙。

从十点多一直到下午一点多两点。许博远终于彻底领教了什么叫做话唠。

再看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个人,慢条斯理往嘴里挑云吞面,悠闲自在聊着天,偶尔给偶像和粉丝续个杯。

终于在黄少天准备第五次给壶里添水的时候,喻文州擦了擦嘴巴:“去我那儿来一场?”

“好啊。”王杰希慨然应允。

“老王你今天还有上次都特别好说话啊。”黄少天啧啧道,“以前找你pk都推三阻四。”

“跟你打了多少次,还要pk?”王杰希淡然回答。

他和黄少天都是守擂大将,兼团战主力,从第四赛季开始,赛场上没少了拼杀。

“那怎么能比,你的魔术师打法,在赛场上出现过几次,嗯?二对二,说好了!”

“博远手还伤着。”王杰希果断拒绝。

“我当然不会让粉丝受累,”黄少天扬扬手机,得意道,“我说的是瀚文!博远可以近距离观赏双剑客英姿,是不是很帅!”

许博远连连点头。

 

于是一小时后,他们进入喻文州的小公寓。

王杰希在喻文州带领下参观房间,黄少天设置局域网,许博远……还没来得及参观,就被拉到荣耀里,跟急不可耐的卢瀚文刷起副本。

卢瀚文依然活力满满,“蓝团蓝团”叫得很欢快,并且十分哀怨地表达了家里来亲戚,不能开溜的遗憾。

电竞选手经常代言电子产品,电脑真不缺,转眼间四台电脑就绪,大家开着小号去竞技场。

至于黄少天指着王杰希小号头顶的“蓝溪阁”大笑,被果断忽略。

二对二,花样交叉,时而剑与诅咒对抗剑与魔道,时而双剑合璧对抗法师加术士,多种搭配。

许博远作为观众,全程兴奋极了。

蓝雨正副队长就坐在身边啊,真是太幸福了。

至于微草队长……好像,自己跟微草队长走太近了,近到除非在荣耀里,否则感觉不到差距。

几天下来,他眼中的王杰希,就是一个接地气儿又体贴的人。

又是一局战罢,看看时间已经五点,卢瀚文被家长叫走,恋恋不舍嚷嚷着“下次一定要去喻队家”,退出了房间。

 

忽然许博远手机Q响了起来:“老蓝,赶紧上线!赶紧赶紧!这个野图一定得拿下来!给黄少升级冰雨要用!”

“野图?”黄少天耳朵多尖,听见了,“坐标!”

喻文州看看王杰希。

后者一脸镇定:“博远手伤了。我也不方便,反正也是给夜雨声烦升级用,你们俩……”

喻文州欣然点头:“博远,你给他们打个招呼。”

召集人手准备推boss的曙光旋冰接到许博远QQ私聊:“曙光。”

“老蓝,你大号还没上线呢?”

“我在外面,大号没带,一会有两个人过去,让术士指挥。”

“谁呀?”

“你先关了语音。”

“什么呀神神秘秘的……那天接你回去的那个老王吗?他是高手?”

“不是他,我怕你叫出来吓着别人。”许博远说。

“别卖关子了,谁?”

“喻队和黄少。”

对面发了一个满头大汗的表情:“老蓝你认真的?”

“高保真!他俩应该已经到了……”

 

直到推完boss,曙光旋冰才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蓝桥春雪是怎么知道蓝雨正副队会过来指挥的?

那是后话。

 

30

Boss战场一片混乱。

许博远看着蓝雨正副队抢野图。

视线一转,王杰希坐在沙发上,舒适地伸着懒腰,做着手操。

喻文州家里布置得很温馨舒适,也确实像黄少天说过的,很热。

竞技场也很累人,王杰希的额角已经见汗了。但是并没有像黄少天和喻文州那样挽袖子。

甚至衣领也系得十分严实。

许博远有些内疚:“老王,对不起啊。”

王杰希一怔:“怎么?”

许博远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王杰希说:“算不了什么,你别在意。”他说着,很随意地往许博远这边移了移,凑到对方耳朵边上,“你觉得,我要是不同意,你能得手?”

许博远呆若木鸡。

 

轻飘飘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他这才想到,以王杰希的能耐,想要避开,并不是一件难事。

“信息量太大了,我得缓缓……”

王杰希淡淡地问:“缓什么?”

“我不知道……”

“哎哎,我们这儿费心费力的,你两个到清闲啊!”黄少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老王你又欺负我家粉丝了吗?博远,今晚别让他进门!”

喻文州往两人这边看了一眼:“少天,人家两个人的事。”

这句话意味深长。

黄少天眼神一变,仿佛秒懂:“哦哦……我靠,不会吧!老王你竟然——”

 

喻文州咳了一声。

王杰希咳了一声。

许博远呛了一声。

 

场面一时间很是尴尬。

王杰希说:“喝点饮料。”倒给他一杯果汁。

许博远就坡下驴,赶紧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味道有点不对劲儿……”

“欸,你什么时候把队长买的鸡尾酒弄出来了?”黄少天惊讶。

王杰希看着杯子,仿佛也有点吃惊似的。

喻文州笑问:“博远酒量怎么样啊?”

于是许博远就眼睁睁地,看着王杰希解开衣领,向他俩展示了一下肩膀上的痕迹:“昨夜半杯啤酒,这样。”

黄少天笑得趴在喻文州身上,简直直不起腰来,冲着许博远挑起两个大拇指:“好功夫!”

王杰希说:“你再不看着屏幕,boss就扇你脸上了。”

黄少天赶紧继续操作小号。

王杰希看着眼睛渐渐亮起来的许博远:“记得我是谁吗?”

“老王啊。”许博远镇定地说。

王杰希把手里杯子递给他:“再来一口。”

 

于是半个小时以后,看着化身八爪鱼的许博远,喻文州体贴地问:“去客房歇歇?”

王杰希问:“少天的房间还空着?”

喻文州笑笑:“你该问他回去睡过几次——随便用吧。怎么,你下手也太快了。我这儿还有好几招没使呢。”

王杰希回答:“完全出乎意料,来了一位神助攻,简直不用试探。”

黄少天看起来特别高兴:“房间隔音效果很好,床头柜有没开封的东西,随便用别跟我客气。走吧走吧走吧,明天我一定不会叫你们起床。”说着翻抽屉,交给他一串钥匙。

王杰希欣然携带许博远走了。

 

等许博远从断片儿里回过神,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陌生的房间时,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并不是自己竟然又断片,也不是陌生的房间。

而是和自己同床共枕的男人!

他自己是裸着的。

身边睡着的男人,看肩膀,还有被子里的感觉,也跟他一样裸着。

房间里开着浅色的壁灯。

因而他得以看见对方肩膀上的齿痕。

许博远稍稍支起身体,看见地上有一堆床单,凌乱的衣服。

身边人是谁,不言而喻。

许博远感觉了一下自己某个地方。

震惊了。

他轻手轻脚下床,跑到卫生间照了照自己身体。

色彩斑斓。

 

31

许博远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好半天眼珠都不转一转。

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只过了一天,为什么变成这样?

他想起断片儿前,王杰希说的话。

——“我要是不同意,你能得手?”

我能得手?我得手了又怎样?

他冲了把脸,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认真问问题。

“许博远。你喜欢他吗?”

然后他回答:“让我想想。”

“一开始看见他昏倒在酒店,吓了一跳。没顾得上想别的。”

“后来他醒了,我受伤了,他要住进来,我大概猜到他的好意。两个人也算能互相照顾。”

“再后来,没想到他相处起来那么舒服。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渐渐不太舍得。”

“所以其实那些尴尬,真不是我想多?”

“他很成熟了,我也一样。逢场作戏的可能性并不高。毕竟泄露出去,他比我还要麻烦。”

“不不,这不是逢场作戏。这件事知道的人已经够份量了,比如喻队和黄少。不知道的,似乎也被打过预防针了,比如叶神和高英杰乔一帆。他这么做,是为了让我……安心?”

“所以这是动真格的?”

“是动真格的。”

“要接受吗?”

“要负责吗?”

“有信心再试一次吗?”

“有信心,在一起吗?”

许博远轻轻抵在镜子上,感动是真感动,而单凭感动,并不足以支撑。

他捏了捏自己的小兄弟:“你呀……”竟然偷偷摸摸跑到自己前面尝鲜去了,断片儿害死人。

“这几天的试探,想必他已经确认了,你能确定吗?”

他再度望向镜中的自己:“春节这几天,我是不是也觉得梦寐以求?”

“……是啊。”

于是两个许博远一齐露出浅淡微笑。

随后一齐打了个喷嚏。

 

许博远赶紧轻手轻脚返回床上。

在回到床上的过程中,发现地板角落躺着两个使用过的套套,桌上还有一管KY。

没脸见人了。

他恨不得找个地缝把自己塞进去。

床上只有一床被子。

被子里面很暖。

许博远小心翼翼躺下。

床垫的震动,令身边人不由翻了个身。

随后一伸胳膊,把许博远抱个满怀。

继续睡。

许博远看着对方的睡颜,以及手臂上、脖子上痕迹,叹了口气。

他毫不犹豫地回抱了对方。

既然他能得手,人家也让他得手,大家都成年人了,都懂事,很多东西就不用再解释了。

所谓不言自明。

 

许博远第二次睁开眼睛时,怀里热乎乎的,痒酥酥的,腰间被一双手臂环着。

他低头,看见黑色的发顶。

于是亲了一口。

“位置不对。”

怀里的人突然出声。

腰上也紧了紧。

许博远吓一跳,定定神,开口:“王……杰希?”

王杰希往上挪了挪,轻轻咬了他嘴唇一下:“亲这儿。”

许博远从善如流。

三分钟后,他钻进被子,一路往下,亲吻另一个地方。

 

……十分钟后,许博远收回手指,从被子里钻出头,犹豫而惊讶地问:“难道前天和昨天……我什么也没做过?”

王杰希见他一脸震惊,问:“你我适合酒后乱性?我还没有自虐的习惯。而且,第一次还是郑重点好,你觉得呢?”

“那套子……”

“总不能把被子弄脏。”王杰希弹了一下他,“都这个时候了,不继续么?”

许博远尽管还惊讶于酒后真的没有乱性,但自己已经下了决定,对方又表达的这么明确,他再不吃,肉就冷了。

遂食之。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4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只写HE
嗯,我就是所有BE文都能HE. 冷西皮小能手. 不萌不甜不要钱.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