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12
阅读 773

【瓶邪】《君不见》 34

————————

不多说啥了,明信片正在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4711376182





第三十四章 从头


在“动画片”里看到了解雨臣,吴邪心情好多了,解雨臣还答应过年回来会给他带礼物,吴邪知道过年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所有人都会回来过年。

吃饭的时候黑瞎子逗吴邪,问他愿不愿意在动画片里看到张起灵,结果被吴邪糊了一脸鸡蛋。

以吴邪现在的身手,他本来躲得掉的,没想到张起灵突然暗算他,两边夹击他下意识先挡住了哑巴张的攻击,不然他就真的瞎了。

“哎,小邪怎么能这样呢,太没有礼貌了。”吴妈妈连忙抽了两张纸巾递给黑瞎子,轻轻的拍了一下吴邪的手,不许他这样做。

挨了妈妈的打,吴邪更生气了,饭都不吃了,拽住张起灵把他朝屋里拉,临走还试图踹黑瞎子一脚。

黑瞎子擦了擦眼镜上的鸡蛋糊,问胖子:“好好地又抽什么疯?这孩子得治治了,比以前疯的还厉害。”他并不希望徒弟在这方面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胖子夹了一片笋瓜,这热闹看的可以吃下三碗饭,他道:“谁叫你没事拿他的大骨头开玩笑,你看小花走了才在动画片里,你让我们小哥也进动画片里,那意思不是让小哥走吗,不踹你踹谁。”

“得咧,明白了,吴小太爷现在得一天三炷香供着,明白明白,你们继续供着,反正瞎子我明儿就回去了。”黑瞎子终于把脸上的鸡蛋糊擦干净了,看热闹挺开心,自己变成热闹的中心点就没那么有意思了,他犯不着为了这个把命都给搭上了。

胖子立刻道干啥啊,好好地来了还没住一晚上就走了,显得他多没有地主之谊,怎么也要住上个十天半个月的,哥几个洗澡服务啊。

黑瞎子瞄了一眼吴邪的卧室,道免了吧,就这还洗澡呢,不给他弄到儿童泡泡池里玩玩具就算烧高香了。

一顿饭还没正式开桌就结束了,剩下的人草草吃了些,吴一穷怕他俩饿到,单独分了一些菜温在炉子上。

“要不,我去送点饭吧,都怪我,他现在这样,我不该打他的,也不知道孩子会不会恨我。”吴妈妈很是担心,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她只是想着儿子不应该变得像个小霸王一样,即使他现在生了病,也不能这么惯着。

吴一穷和老婆一样,在如何面对吴邪这件事上有些发愁,人家常说子女是父母前世欠下的债,要用一辈子去偿还,他养了吴邪二十年,然后吴邪用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二十年偿还前几代人欠下的债。

说实话,吴邪现在这个样子,谁也说不准他以后能不能康复,倘若不能康复,对现在的他过多要求实在有些苛刻。

其实早几年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开始发愁这个问题了,只是方向有些不同罢了。青春期和更年期的碰撞过后,剩下的便是权威的交替以及家庭重心转移带来的淡淡惆怅。

小时候的管,多半是训斥和教育,等到再大了一些,便是讲道理,后来又大了,互相推杯换盏说上几句。现在吴邪从头来过,他们却早就失去了从头再来的精力。

他叹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真的老了,有些事不去想还尚且能忍受,一旦想起来,那种折磨便会伴随他很久很久,最直观的体现在了睡眠上。

面容上的衰老是大自然不可抗拒的规律,即使白发苍苍,只要心还是年轻的,一切就还有希望。但是现在他的心老了,老的无法动弹,这感觉很突然、很快,摧枯拉朽般。

普通的家庭中的情感是旁人所无法插手的,客厅里微妙的安静了下来,两位老人靠在沙发上暗自垂泪,黑瞎子和胖子坐在餐厅里,很难得的都闭上了嘴巴。

吴一穷的手机震了两下,他没有去拿,因为他知道那肯定是吴二白发来的短信,他会在明天或者后天到达杭州,他的两个弟弟都比他要有主意的多,也要有胆量的多。


在卧室里的吴邪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他气呼呼的在屋里转了几圈,抓着张起灵的手,重复道:“小哥你不去动画片里,你不去,如果你去了,我也去,你不能一个人去。”动画片里的人唱完片尾曲就能再见面了,可他不在里面就不行,如果张起灵进去了不出来了怎么办?

大多数时候张起灵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对他来说,很多事情心中有,手上做,便抵得过千言万语。可惜对现在的吴邪来说,这种行为模式他无法理解,一句话要掰开揉碎说上很多次,他才能理解。

张起灵捏了捏吴邪的肩膀,那里有一个可以让人情绪平复的穴位,吴邪果然平静了很多,只是不肯撒手,骨节都有些发白了。张起灵道:“他们只是跟你开玩笑,我不走,我已经回来了。”

“可是你走过。”吴邪控诉着他的行为,他的记忆时有时无,有时候想起来了就抓住说上很久很久,张起灵不告而别的次数实在太多,说不清是哪一次。

张起灵只好跟他保证了一次又一次,自己不会再不告而别,吴邪让他给自己写了一张保证书,仔细的收好在兜里,才满意起来。张起灵拉开门,让他去和妈妈说对不起。

“出来啦,是不是肚子饿了?妈给你盛碗饭,咱们把饭吃了好不好?”看到儿子出来,吴妈妈慌忙站起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想给吴邪盛碗热饭吃。

吴邪躲在张起灵身后,试图赖掉这个说对不起的步骤,他也明白说对不起是一件有些害羞的事情,做错了才需要说对不起,非常简单的逻辑。

见吴邪不动,吴妈妈不明所以,又道:“是不是刚刚妈打疼你了,都怪妈,怎么能打你呢,来给妈看看,打红没有?”

她记得当时没有用力,却又担心那股劲用巧了,把儿子真的打疼了。吴邪乖乖伸出手,嘟囔道:“妈妈,对不起。”

吴妈妈攥紧了吴邪的手,随即松开,哽咽道:“没事了啊,都过去了。也怪我不该打你,以后妈都不打你了,你也不能打别人,好吗?也去跟人家说个对不起,好吗?”

吴邪非常不情愿的跟黑瞎子也说了声对不起,黑瞎子举着手机录下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场面,万一吴邪以后好了,这就是他的乖徒弟无法磨灭的黑历史。










  • 举报帖子
喜欢 2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4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韩楚】26

(二)

Complicated 我叫韩文清,今年三十岁了,我听不明白女人的心思为什么有时候那么复杂。 比赛结束后,韩文清匆忙赶到B市,就因为楚云秀之前发了一句“想你了”,他正在开作战会议,就没有回复。 直到他空闲下来,楚云秀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感觉这丫头,是在赌气吧…… 他无奈,却想着明天也是休息,就算顺带,过去看看。 韩文清到皇风主场的时候,楚云秀一个人坐在体育馆的门口,一个人拿着一根老冰棍,眺望着远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