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292

Cry On My Shoulder

*文/Moky

*CP=米英Only,国设

*迟到的2015.7.4 米诞文

 *BGM:《Cry on my shoulder》

当阿尔弗雷德打开大门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纽约的深夜下着瓢泼大雨,夏天的雨总是这样不期而遇,而亚瑟·柯克兰就这样湿淋淋地站在门口。雨水顺着他亚麻金的发梢一路滑下,滴滴答答,在脚下汇聚成一小滩积水。

亚瑟抬头看他,眼睛下有浓重的阴影。他绿色的眼珠迟疑地左右滑动了几下,然后微微侧了侧头,似乎再用眼神询问是否可以让他进去。

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笨拙地让过身子,亚瑟用左脚轻轻踩住右脚的鞋帮,脱下湿透的皮鞋,湿漉漉的脚踩在实木地板上,一步一个湿印。

阿尔弗雷德手足无措地看着站在客厅正中央毫无动作的亚瑟,犹豫着询问对方要不要先洗个澡,亚瑟沉默着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浴室,阿尔弗雷德拿出自己备用的一套条纹睡衣塞进浴室放在洗手台上,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舒了一口气。

好了,阿尔弗雷德心想,英雄终于有时间来好好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了。

家里到处都还残留着生日派对的气息。他转身走回客厅,把悬挂在顶灯、墙角的彩带扯下来,壁炉上还插着一列小美国国旗,木地板上的礼花碎片散了一地。

阿尔弗雷德把餐桌上吃剩的食物倒进垃圾篓,脏盘子一律丢进水池。在看到那个还剩四分之一的美国旗图案蛋糕时,阿尔弗雷德迟疑了一会,最终决定切下一小块放进一个干净的纸盘,剩下的全都塞进了冰箱。

等到亚瑟带着一头滴水的金发走出来时,房子里的环境已经整洁了不少,阿尔弗雷德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放了一杯盛满温水的玻璃杯。超大国看见对方完全没有好好擦干的头发无可抑制的叹了口气,起身把人压着坐在沙发上,从边上抽出一块干毛巾替他胡乱的擦起头发来。

“不问我为什么来吗?”亚瑟突然开了口,阿尔弗雷德的衣服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袖口和裤子都重重叠叠的卷上去好几圈。从阿尔弗雷德的角度看去,恰好可以看见对方瘦削的锁骨。

“只要你愿意,”阿尔弗雷德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闷闷地说道,“随时可以来,世界的英雄无论何时都是那么好客——不需要任何理由。”

 

“生日快乐,美利坚。”

 

尾音落下的时候,亚瑟感觉到阿尔弗雷德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潮湿的布巾就这样盖在他头上,阿尔弗雷德有力温暖的手掌隔着一条毛巾覆在他的头顶。

 
 阿尔弗雷德什么也没说,起身离开了沙发。亚瑟·柯克兰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腕,却又立刻感到不合适似的,马上放开了。阿尔弗雷德回头看了他一眼,径直走进了厨房,把最后一碟蛋糕端了出来,放在亚瑟面前。

“最后一碟,留给你的。”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说道,假装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尽管我从没想到真的会有一天能让你吃到我的生日蛋糕。”

亚瑟看着他,慢慢微笑起来。拿起塑料叉子切开一小块松软的蛋糕送进嘴里,方才咀嚼了没几下,亚瑟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扶着他的背部轻轻拍打以防他被自己呛到,然后年轻的美国人看到猩红的血液从亚瑟·柯克兰捂着嘴巴的指缝中流下,一滴滴砸在干净柔软的睡裤布料上。

 
 七月病,阿尔弗雷德突然想起来。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亚瑟在他面前发作,他僵直了身体,那些红色带来记忆的潮水,在瞬间淹没了一切。

咳了半晌,亚瑟终于喘均了气,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用上身属于阿尔弗雷德的干净衣服擦拭自己一塌糊涂的脸颊,就在这时,阿尔弗雷德突然伸手拉过了他布满鲜血的手掌。

美国人的蓝眼睛里透露出震惊与痛苦交织的情绪,对方突出的喉结艰难的上下滚动了一下,看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的样子,亚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好意地调侃道:“怎么了……被我吓倒了吗?”

阿尔弗雷德握着他手腕的手紧了紧,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着摇了摇头。

“所以我不能来参加你的派对,”亚瑟清了清发出嘶哑声音的喉咙说,“我可不想吓跑你的客人……”

“原来这就是原因?”阿尔弗雷德反问。

“……一部分吧,好吧,不全是。”

阿尔弗雷德沉沉地看着他,眼神晦涩不明。最终他低下头去,在亚瑟被鲜血蹭得格外嫣红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你没有说过……”阿尔弗雷德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措辞,“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取消所有邀请函……就像今天这样,只有我们。”

亚瑟轻轻笑了一下,顺势靠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说道:“这个世界已经不一样了,阿尔弗雷德。已经成为历史的事情,就再也不可能重新来过,你还不明白吗?”

“我以为我们已经解释过了。”

“那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阿尔弗雷德哑着嗓子说,“已经太久了,那实在太久了……”

“你现在就在我身边,我却觉得我们仍然像几百年前一样隔了一整个大西洋。”

空气一时间静谧下来,没有人开口说话。亚瑟微微直起身子,双膝半跪坐在沙发上,轻轻把阿尔弗雷德的脑袋压向自己的肩膀,然后伸出手臂紧紧拥抱了他。“Sorry……”亚瑟用滚烫而颤抖的嘴唇贴在阿尔弗雷德的耳廓边说道,然后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臂同样揽住了他的腰。

阿尔弗雷德感到有温热的液体从上方滴进他的领口,砸在他脖颈的皮肤上。他有千百句话想对亚瑟说,告诉他这不是任何人的错,他的亚瑟永远不必对他说这个词,他无比痛苦于他们国家的身份,但同时也从未这么庆幸过,然而此时此刻,他竟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他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拼命地拥抱对方。

 

对他们来说,这也许就是最好的。

 
 世纪前的荣光正在慢慢消散,明天,新大陆的太阳将会蒸干所有今夜的露雨。

 

If you wanna cry,please cry on my shoulder.

 

END


先搬运一篇旧文看看XDD|||

恭喜米英圈建成!!

  • 举报帖子
喜欢 1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闲散集】《忘渡一人》

15.

  “眼下虽只是猜测,但江湖风声又起,务要留心。”蓝曦臣转向蓝忘机道,“此行下山你二人隐藏行踪,途中如有异样,再唤思追前往。” 如今那一半阴虎符下落不明,众人捕风捉影,那民间歌谣所指不可不虑。虽然字句中并未提及蓝家,但云亦雾亦,倘有人要含沙射影,并非难事。何况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瓜葛颇深世人皆知,即便魏无羡自认行事坦荡,却也不能听任蓝家被牵连其中,眼下自是低调为宜。 “我们沿途也可打探下消息的来源。”

【填词】江雪左文字-近侍曲:佛门雪

原曲 [00:00](念白):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00:19](念白):凡圣一如,生佛等同……!! [00:29]独倚寒江落雪舞轻蓬 [00:35]孤舟蓑笠度隆冬(度隆冬) [00:40]佛前青灯频闻诵经声 [00:46]超度奈落悲苦众 [00:54]百年江湖争夺天下梦(天下布武) [00:58]纵横捭阖战国血雨风(血雨腥风) [01:04]罪孽深重何时硝烟散(硝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MokyWhite
*稱呼=Moky/陌杏 APH長期熱愛/米中心米英only(右米天雷)AM/AL/盾冬/SK/吳邪中心瓶邪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