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1159

每晚都梦见对方



  梦并不是有逻辑或规律可循的东西。比如他梦到张起灵。


  他梦见他在长白山上,一个人,穿着深色冲锋衣,背包一半是瘪的,因为他不需要很多装备,够撑到山上就够了。偌大的雪山里就只有这一个孑然的身影,逐渐湮没在风雪里。他追上去,朝那隐约的后背伸出手——明明还有那么远的距离,但是他抓到了,冰凉的尼龙布料的手感。他收回手来,手里是那件深色的冲锋衣。再抬眼就只剩满眼刺目的白。


  雪光太亮,以至于他差点以为自己暴盲了。没等他适应眼前的黑暗他就突然被人捂住嘴巴箍死了上半身。他浑身寒毛都炸了起来,但立刻他就知道这是哪儿了,格尔木疗养院的地下室。箍着他的那人是谁自然不用猜。他登时一颗心就落回了肚子里,绷紧的身体也松缓下来,索性就靠在那人怀里面。瞳孔总算适应了光线,他大概能看清周围的环境了,毛剌剌的水泥墙,黑洞洞的楼梯口,天花板上杂乱的管道,最显眼的还是屋子正中央那口古棺。他等了一会儿,那人还没有要松劲的意思。他就去摸他手臂,直接碰到了他又湿又冷又滑的皮肤。

 

  他惊悚地叫出了声。上下箍着他的两条手臂猛然收紧,尖硬的指甲戳在他脸颊上和腰侧,他被勒得几乎要吐。脖颈肩背贴着一绺绺潮湿黏腻的头发,整个后背都被洇湿透了。他拼了命地挣扎。那人竟真的松了手——不是这样他决计是挣不出来的。他一下子踉跄着往前窜了好几步,稳住身体后下意识地扭头去看,入目的大团纠缠的湿透发和惨白浮肿的皮肤,还有空气中弥漫的淡淡香气让他几乎立刻肯定这是只禁婆。但奇怪的是“他”是雄性——他看到“他”胯下的器官。胸膛也是平的,铺展着青黑的纹身线条。他震惊地抬头去看“他”的脸,苍白的,没有任何表情,眼睛瞳孔放得很大,看起来格外空洞。然而那双眼是看着他的,悲伤和哀恸静默地从那双眼里漫出来。他几乎颤抖起来,不可置信地缓缓摇头往后退。脚下踢到什么东西。他一低头就对上半张干枯的烂脸,黑洞洞的眼,咧开的嘴巴,黑黄的牙。再看满地都是腐烂的残肢和断脖子的粽子。他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跳起来,朝着印象里楼梯口的方向跑去,却差点撞到墙上。——楼梯口消失了。石砖砌得严严实实,他要是有两根手指夹砖墙的能耐倒可以试试从这儿出去。他摸着砖缝苦笑了一下,一拳捶上去。

 

  头顶上面似乎有声音,人声,脚步声,金属磕撞岩石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光线漏了进来。他眯着眼往上看,发现头顶上出现了个脸盆大小的方洞。他大概是在一口井底下。脚边还扔着个绳套,绳索已经朽断了。身后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蹚着地上不知道哪儿来的积水,朝他靠近。他转身,看到横七竖八的粽子死尸,棺材,棺材上一个黑影,正冷冷地看着他。


  他下意识后退。那人从棺材上站了起来,从黑暗中走出来。他渐渐看清楚那个人,赤身裸体,身上糊着干涸的泥巴和血污,头发蓬乱地遮了大半张脸。那人走到他跟前两三米处,眼里的凶厉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迷茫。他看了贴在井壁上的他很长时间,眼神慢慢地柔和下来。他向他伸出了脏的不像样的手。


  突然就滚到了一起。没有任何过程,但他记得是他先扑上去的,箍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强硬地扣在他颈后,几近疯狂地去亲吻他,咬他的嘴唇,对方呆滞了好一会儿突然激烈地回应过来,夺过主动权,推搡着直到将他压在最近的那口棺材上面。脚底下时不时绊到残肢,地上污水溅了满腿,木棺表面一层都朽了又腻又黏,他们竟都不管不顾。棺盖是拱形的,脊背硌在上面很不舒服,两条腿撇开从棺材两侧耷下去,大腿内侧肌肉拉抻得很疼,身上还压着个人。他试图把自己撑起来一点,但立刻就被制住了。那人在他身上不停地撕咬,毫不温柔,像头野兽一样蛮横强势,占有欲望毕露无余。他挣扎都挣扎不得,只能紧紧地搂住身上的人,也不在乎那人满身脏污。那人在他身上顶蹭着,一面还在用力地撸着他。他叫出了声,也分不清喊的是阿坤还是张起灵。那人也陡然激动起来,剧烈的喘息声放大无数倍在他耳畔,动作简直堪称粗暴。但身体却并没有得到匹配的快感,什么感觉都不甚分明,朦朦胧胧隔层纱似的。他奋力挣扎起来,喊他,求他,想要更多刺激,焦躁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还没得到想要的快感,身上那人却已经停下来了,伏在他身上,深深地喘息着,汗水精液混着身上的污渍蹭了他一身。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射,甚至连自己有没有硬过都要怀疑了。但那种没抓没挠的焦躁感却随着那人呼吸的平复逐渐消退了下去。


  他抱住他,闭了会儿眼。


  睁眼时他是坐着的,背靠着玉石的山壁。那人仍然伏在他怀里,赤裸的,满身伤口血迹和绿色的粘液。

  他脑子里嗡的一声。

  但他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微笑着吻了吻他,又轻又柔和,就像他们每天早上的早安吻一样。


  于是就真的是早安吻。亲完张起灵从他身上翻下去。他坐起来,抻了个懒腰,套条裤子起床去做早饭。张起灵继续睡回笼觉。

 

  他光着膀子松松垮垮地系了条围裙,端着早饭从厨房出来。白茫茫的雪山。那人低着头背对他坐在雪地里。他走过去,他坐在那里纹丝未动。他看到他脸上两行结冰的泪痕。

  他把手里那件深色的冲锋衣披在了他的身上。


 

  天还没亮,房间里是暗的。他怀里的身体是软的,温的,耳边吹拂的气流略带潮热。他动了动,把人搂得更紧,脸埋进他肩窝里。过了会儿,有只手在他后脑勺上摸了摸。他摇摇头,大概是没事的意思。张起灵也就没有问。张起灵一向不擅长,或者说不习惯用语言去表达关心。


  他们互相抱了好一会儿,没有其他动作,也没有说话。黑暗和沉默中吴邪忽然有点不确定怀里的人是不是真的存在,又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又或许他们两个都不存在。


  “我做梦了。”说话的却不是吴邪,居然是张起灵。


  吴邪想这有点难得啊,他以为张起灵不会做梦的。他仰了脖子,把下巴搁张起灵肩上,顺着他的意思问了句:“梦到什么?”


 “你。”


  不知怎么的吴邪有点想笑他肉麻。


 “哄我?”


  张起灵摇摇头,侧着脸蹭了蹭他。


  “我每天晚上都梦到你。”他轻声说。


  吴邪一下子什么也说不出来,把自己从他肩窝里抬起来,捧住他的脸吻了上去。等吻完分开,吴邪忽然笑了出来,凑到张起灵耳朵边上,故意咬着他耳朵悄声说:“我也每天都梦到你。”


  说着他往前挺了挺腰。硬的,烫的。


  现在他可以确定自己醒了,不是在梦里了。


  张起灵不负所望地翻身覆了上来。


  -Bed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36
收藏
评论 28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特等席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说起来,他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 “……我很好!我想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这件事的了。” 艹,有人来了。 他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机械运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什么陈年的老古董,发出糟糕的岁月洗礼下苦痛的呻吟。 以及极其阴森暗哑的,由远及近的说话声,只有单方的。 很好,他大概知道这是哪里了。 也许他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毕竟作为一个36世纪的超能力罪犯,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Rat
杂食,关注请谨慎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