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1127

[苍俏]鹊桥仙

昨天群里的七夕贺,没有经过脑子的混乱短小流

大概……算肉?【殴

忙里偷闲发点短的。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鹊桥仙


今夜无云无风,明月皎洁,剔透流光,显见的是个非常好的夜晚。

传说这一天的月夜,会有郎君仙子破开天上凡间的戒律,踏过鹊桥,在那星霜天河之处相会,一诉那分离相思之苦。而地上女儿,不限苗疆中原,皆有与情郎缘聚的习惯。试看七夕这一夜,满城灯火烟花,锦衣女儿手提纸糊萤灯,皓腕系上艳红丝线,拖着对家儿郎的手,喁喁言语,尽诉无限情思,景色宛如画中,教人心动。

“今夜月色怡人,王上为何未曾觅得一位深闺女儿,共度这美景良宵?”

苍越孤鸣走进后殿庭院,果然看见那人一身白衣锦缎,倚在石桌旁,举着酒杯对他微笑。繁衣广袖带动极其不便,那人竟也耐得下性子,慢悠悠地将杯盏移到唇边,一口饮下杯中残酒。

苍越孤鸣只是站在原地,淡淡道:“俏如来,失礼了。”

那人眼睛眨了眨,像是带有撒娇意味似的,看着他,并未说话。

苍越孤鸣保持了一会这样冷淡的神情,终于再也装不下去,于是卸下脸上冷意走向俏如来,一把握住他的手,无奈地问:“你在这不冷吗?”

俏如来微微地笑了,“谢王上关心。”他用空下来的一只手去捞盛满酒水的瓷瓶,东倒西歪地给自己再斟了杯酒,“苗王宫中的佳酿果然不可与市井相比。即便如俏如来这般,也能品尝得出其中滋味。”

“你不能喝?”

俏如来像是没有听到他的问话,自顾自地说下去:“杯酒下肚,顿觉浑身暖热。偶有小风也不足为惧……”说着又喝了一杯。

“俏如来……”苍越孤鸣总算看透了其中端倪,无奈地来夺他的酒杯,“你根本就不能喝。”

那人显见是已经醉的不轻,但好歹还能保持清醒,脸上浮起一阵艳红,正十分无辜地瞧着他。

他的手还被苍越孤鸣握着。他动了动,试着想把手抽出来,然而并没有用。对方像是看不听话的小孩儿一般看着他,顺势把他的手握得更紧。

“苍狼……”这人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苍越孤鸣皱着眉看他。要是照平时这人一定拘谨地喊自己王上,苍狼这样亲密的称呼也只在枕头边喊喊。如今这人大庭广众之下喊出来,反而多了几分往日看不见的情态。

——这样好的机会……

苍越孤鸣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从善如流地俯下身,在俏如来耳边低声道,“你醉了。”

俏如来无辜地反问,“我有吗?”

——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苍越孤鸣没理他的反问,只是一把握住他的腰,一只手握着他的手,让俏如来顺势倚在他怀里,在他耳畔沉沉地笑,“不若让孤王告诉你,如何让酒醒的更快?”

俏如来撇了他一眼。他眼角像是弥散着一层赤色的烟霞,说不出的妩媚,看的苍越孤鸣喉咙一紧,一个反手就把人给抱进寝殿了。

 

这样的事情两人其实做过很多次,对于苍越孤鸣来说是驾轻就熟,可每次俏如来都会显得有些害羞。

怎么会呢……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解开俏如来的衣带。这人总是穿的很多,单衣外袍轻纱绡衣,一层一层地繁复的很,看起来普通,实际上最是麻烦。尤其是在他承接了墨家钜子的身份后,尽把墨家那一套繁琐规矩往自己身上套,服饰讲究亦不例外。这样的衣服估计连俏如来自己都得花半个时辰穿上去,在苍越孤鸣手下居然不到一会儿就解开了。

俏如来像是闷哼了一声,居然支起身体,笨拙地抽开苍越孤鸣腰间的带子,给扔到寝台下面去了。他可称是粗暴地扒下了苍越孤鸣那身王服,然后略显支绌地亲吻着苍越孤鸣的嘴唇。

苍越孤鸣觉得他这样还挺有趣,毕竟也是不多见的主动,使得他的心里也柔软了三分,低着头顺从地让俏如来动作。

但后来他已不满足于只是细腻的亲吻,而是直接扳过俏如来的头,双手穿插在他的发间,牙齿唇舌细细地碾着俏如来那两片薄薄的唇瓣,将那苍白的所在直碾出一些艳丽的潮红来。俏如来的脸也被酒气激出一些血色,他像只不听话的小白狐狸一样,头颅明明被苍越孤鸣捧着,却偏偏要做些不甘不愿的扭动来做出挣扎,弄得苍越孤鸣连亲他也亲不踏实。

他像是哄小孩似的好笑低头,对俏如来轻声细语,“听话。”

俏如来果真听话。他停止了挣扎,只是眯着眼睛,任由苍越孤鸣从嘴唇流连到脖颈。他觉得眼睛里像是蒙了一层雾,他看不清苍越孤鸣的脸,看不清他的动作,他只是抱着他,只能凭借着身体的触感感受到苍越孤鸣的所作所为。苍越孤鸣对他调情似的亲吻,惩罚似的咬啮,都让他敏感地战栗起来。他从不知道他原来也这么经不得撩拨。

苍越孤鸣熟练地打开他的双腿,摸了一把俏如来已经半硬的分身。这一下险些叫俏如来叫出声来。他捂住了自己的嘴,脸上已经潮红一片。

苍越孤鸣只是略略在此停留,手指转而向一个他更不能言说出的敏感位置。俏如来已经觉得自己整个人的热气聚集在头顶,好似轰一声便可尽数炸出。他断断续续地对着自己身上的人喊:“……苍狼……”

苍越孤鸣抬头看了他一眼,温柔地嗯了一声,但手下动作却一刻不停。他的手指已经抵住了那狭窄的入口,灵活得像蛇一般探入进去。俏如来只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湿热内壁紧紧地包裹住苍越孤鸣手指的感觉,他听见苍越孤鸣笑了一声,手指便不疾不徐地在里边动起来。手指抽送间响起淅淅沥沥的水声。俏如来好似还是很生疏似的,对于那处敏感的所在无可奈何,只能任由着苍越孤鸣在里面翻转挖抠,颤抖着抱住苍越孤鸣的肩颈。

……我怎么啦?他这么朦朦胧胧地想着,感觉自己已经不是平日里那个自己。可是这种被情欲包拢着的感觉实在太令人陶醉,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沦陷于此。

忽然他听见了苍越孤鸣的声音。难受就告诉我,男人这样微微叹息着,抬高了他的腰,撑开了他湿热的后穴。他隐隐约约地知道苍越孤鸣要干什么,又隐隐约约地对此有些畏惧。他只能像毫无支撑的丝萝一般,试图紧紧缠住身上这个可以给他依靠的男人。

苍越孤鸣给了他像是安慰一般的亲吻,在他尚是恍惚之间,苍越孤鸣的分身已经顺着他的大腿根部进入,像是折磨一般要将后穴里的滚烫软肉撑平。俏如来呜咽了一下,性器进入时的疼痛与将要被撑满的感觉将他弄得一阵恍惚,双手也不由得抓紧了苍越孤鸣的肩。

但后来苍越孤鸣对他一阵又一阵的顶弄让他几乎不能够思考。男人对他的身体了若指掌,每一次贯穿都准确无误地顶在了那个点上,逼着他感到汹涌的情欲没顶,发出了绵长粘腻的呻吟。

他想让苍越孤鸣慢一点,但却又觉得还不够快。他已经完全沦陷在情潮当中。他只好用力抱住苍越孤鸣,好似能妄想从此身上得到什么安慰。

最后,男人对他有力的顶弄逼得他几欲崩溃。他将脸埋在苍越孤鸣的肩颈上,像是无声地哭泣起来。他抵在男人腰腹上的性器已经泄过一次,苍越孤鸣在最后一次猛烈的抽插之后,也埋在俏如来的后穴里,射出一股精液。

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抱起仍靠在他肩头的俏如来,为他细细拢好湿透了的额发,贪婪地闻着他若有若无的发香。

寝台已经乱成一片。白浊干涸后的污迹,凌乱的枕衾,以及两人的衣物松垮地堆在一角。苍越孤鸣随手拨开一片尚且整洁的锦褥,把俏如来裹起来,撩开寝台的绡帐,将一切都吩咐下去,最后他还要了桶热水。侍从退下后他正准备看看俏如来怎么样了,绡帐后突然探出一只手,轻轻地拽住了他的单衣袖子。

他回头撩开绡帐,看见俏如来缩在被衾里握着他的衣袖,将脸埋在柔软的锦缎里。他笑了一下,转身坐在寝台旁,将被角往下拉一些,微笑着问他,“今年七夕,你可过的还顺心?”

锦衾里沉默了一会,才传出俏如来闷闷的声音,“与王上同喜。”

他的酒算是全醒了。

 

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35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Takasura
温不增华,寒不改叶。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