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9-05
阅读 24030

【黄喻】罪恶之城 23

23.


   “你想把执行部引出来,趁治内区空虚之时,一举入侵,直接拿下嘉世大楼。”

   “嗯。”

   “地点就在这里,这个基地。”

   “嗯。”

   “这里是个迷宫,只要炸了出口,等执行部另找出口出去的时候,嘉世重要的据点估计都在联盟手里了。”

   “嗯。”

   “所以你在演戏,你早就看穿了申建那伙人是嘉世的暗桩,你反倒利用他们给嘉世提供情报,让他们觉得我们人心涣散力量薄弱,可以出动主力部队镇压。”

   “嗯。”

   “这个基地里肯定还存在着另一个联盟……一个真正的尖兵部队,一个你可以信赖、有实力直接进攻嘉世大楼的部队。”

   “是呀。”

   结果叶修居然就这么简单地全应了下来,喻文州倍感惊讶。

   “你不补充些什么吗?”

   “恭喜,全对,100分,”叶修拍拍手,“诶,可不要和别人说啊,我演戏不容易的。”

   但你原本就没打算瞒着我吧?“那么前辈,答对了题目应该要有些奖励。”喻文州鼓起勇气说。

   “我这有颗糖……”

   “我出门去和申建说基地里有密道……”

   “别别别,”叶修赶忙摆手,“我带你去。”

  

   已经走了快20分钟了,这条道路还在一直往下……

   喻文州第一次对这个地底的巨大迷宫感到了恐惧。

   如他所想,在一个不起眼的拐角处,存在着看似封死的洞口,却是可以从内部打开的活门。如果不是每个路口都认真清点过开闭的门扉数量,根本不会发现每天的门扉数并不一致的玄机。但印证这点并不使喻文州感到开心,更大的未知和困惑像是阴云笼罩在他的心头——通过活门以后的道路,比他想象得还要深得多。

   还有多久?还要下多少级台阶?前方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一切的位置谜团都掌握在前面引路的这个人手里,而这个人本身更加深不可测。

   唯一的光源是叶修手里的提灯,光线忽明忽暗。黑暗里隐隐有些咔咔咔的声响,听不真切,一切都阴影绰绰,吊着人的心脾,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是老鼠?毕竟这个地下道路也是最近才有人进来,早就被许多属于黑暗的生物占据了。喻文州扶着有些生锈的栏杆,深吸一口气,小心地迈步。脚下的铁台阶积了水,踩上去嘎吱作响,喻文州看不清楼梯边缘,一步没踩稳差点滑倒,踉跄着扑在了栏杆上。

   叶修伸手扶住了喻文州。“没事吧?累了?”

   “没事。”喻文州咬着牙。

   “是有些远,”叶修说,“昨天刚调整过道路,就快到了。”

   调整过道路?什么意思?但谜题的答案已经近在眼前,喻文州也不想多问。“我没事,走吧。”他摇头。

   “什么没事,你脚扭了吧。”叶修皱眉。

   瞒不过他……“没事,我还可以走。”喻文州说。

   “唉,上来,”叶修拍了拍自己的背,“快点,别跟哥磨叽,没时间。”

   “哦……”喻文州愣愣点头,接受了叶修的好意。

  

   叶修背着喻文州又往下走了两分钟。

   “累死哥了,我说黄少天都不觉得带孩子麻烦吗?”叶修突然说。

   “呃……”那大概是觉得很麻烦的吧。但喻文州却说:“我不知道,他也没说过。”

   “他那样唠唠嗑嗑的人会没抱怨过你麻烦哥才不信,”叶修立刻拆穿,“怎么,你这么多天都没想过他?”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这不走路很闷,随便找话题聊聊咯,”叶修一脸轻松,“你不愿意聊就算。”

   “想过。”喻文州倒是坦诚。

   “如果有机会让你劝他加入我们,你肯吗?”叶修更加直白。

   “不肯,”喻文州笑笑,“那是黄少天自己的人生。”

   “真遗憾。”叶修摇头。

   所以你知道黄少天现在在哪里咯?

   喻文州看着叶修平淡如常的表情,没有问出口。

   “叶修前辈……我有一个问题……”

   叶修笑笑,说:“你问题太多了……”

   “那也不差这一个了,”喻文州说,“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脱离嘉世,为什么——”

   “为什么会建立联盟是吧,”叶修接口道,“这可是很长很长的一个故事哦……”

   “我这个年龄的多听点故事没坏处。”喻文州道。

   “你这孩子……行,我跟你说,”叶修看着眼前没入黑暗的道路,目光里似乎蒙上了一层霾,“我有一个朋友,枪法很好。然后他死了。”

   “哦……”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都有些无力的过往,连叶修也不例外吗?

   叶修却轻松地笑了,“别想太多,他是车祸走的。只是他走的时候,我和沐橙连个坟墓都没办法买下来。那之后我想了很多事情,包括改变这个世界。”

   “嘉世、治内区、治外区……这个世界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格局吗?为什么生命有贵贱之分?这些规矩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你说是吧?”

   “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在我们手中,对吧。”喻文州答。

   叶修给了喻文州一个“你懂了”的笑容。

   “谢谢你。”喻文州突然说。

   “谢什么?”叶修愣。

   “谢谢你给了大家希望的可能性,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会感谢你的。”

   叶修戳了戳喻文州的额头:“不要谢哥,谢黄少天去吧。”

   “啊?”

   “他说要我照顾好你——我会跟你说这些就是让你安心。哥很可靠的啊,别整天用那种怀疑的目光看我,”叶修嬉皮笑脸,“我说要做什么,还没做不到的时候,不要说什么可能性,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所以你果然和黄少天有联系咯?喻文州皱眉看叶修,那厚脸皮的指挥官立刻转移了话题,跟喻文州说了这个密道被雷霆肖时钦改造过,总长如何如何……

   罢了,反正一定还会在哪里见到黄少天的吧。喻文州想。

  

   道路尽头是亮堂的房间。出口边上站着个大个子,正靠着墙壁打哈欠。叶修把喻文州放了下来,上去拍拍那人的肩膀,大个子嗦地一下惊醒了,喻文州听到叶修喊他“包子”。

   这屋子颇为宽敞,三面墙壁上共有6个出入口,剩下的一面正中,是一扇巨大到夸张的圆形铁门。铁门正中安着一个圆形的阀门,看起来像是用来开门的把手。

   这与其说是门,倒不如是个管道口?喻文州想。

   “怎么了?进来啊。”叶修已经往前去了,喻文州这才发现铁门边上有个小门,叶修弯着腰进去,喻文州也一步步跟上。

   小门顶的高度正好蹭着喻文州的脑袋,喻文州进门顺了顺自己被蹭乱的头发,发现里面是个会议室。

   “卧槽老叶你也太慢了吧!你走哪逍遥去了,你不来张新杰都把事情定完了。”说话的是个理平头的年轻人,和叶修特别熟稔的样子,他拉开椅子让叶修坐在自己边上。

   “不就带孩子去了,黄少天养的这小鬼不省心啊。方锐大大,烟盒呢,赶紧给哥一根,装了一早上深沉真是憋死我了。”叶修优哉游哉地坐下,就从方锐手里抽了根烟点上。

   桌边上坐了一圈生面孔,见喻文州进来,大多数投来好奇的目光。倒是也有认识的人。张新杰一见喻文州,便起身走了过来,检查了一下他脚上的扭伤。

   “痛吗?”医生边问边拿出随身的绷带给喻文州包扎。

   “不会,不走的话……”喻文州赶忙摇头。

   “这脚先别用力踩,一会去我那里详细看看。”张新杰说。

   喻文州慌忙道谢。

   还有个很久没见的人。

   “啊……你好。”吴羽策在最远的那头挥了挥手。

   “你、你好……”喻文州有些局促地打招呼。

   “干什么这么紧张哟!叶修你到底给这孩子灌输了什么?”

   说话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性,即便是在这样深入地心黯淡无光的地方,她依旧保持了精致的妆容和整齐的头发——毫无疑问是喻文州见过最漂亮的女性。

   “来,叫云秀姐。”楚云秀笑眯眯地向喻文州伸手。

   “云、云秀姐。”喻文州答应着。

   “大声一点!哪这么没精神呢!”楚云秀不太满意。

   “云秀姐好!”喻文州大声应和。

   楚云秀拍了拍喻文州的头,“就是这样才对嘛。别管那几个臭男人,姐罩你。”她又眯着眼仔细端详了一下喻文州,说道:“哎呀黄少天养的这小男孩挺标致的嘛,我喜欢,反正黄少天不在,弟弟你就跟我走了吧。”

   “呃、我不是黄少天养的……”

   “云秀你这就不厚道了啊,”叶修插话,“这我徒弟,还有活派给他呢,哪能让给你?”

   “谁徒弟?你说小喻文州是谁徒弟?”这豪放不羁的声音特别耳熟,喻文州忍不住往黑暗里看去——“那是老夫的亲孙子,臭老叶你想抢还得滚后面排队去!”

   喻文州不吱声了。他看到魏琛大大咧咧地,叼着烟,踩着人字拖就晃到自己面前来。

   “老魏你个黄金王老五还没媳妇哪来的孙子,”叶修说,“得了得了都别吵了,小文州这还没弄清楚情况呢。”

   “是……有点惊讶……”喻文州看着魏琛说。他本来以为蓝雨已经不在了,本来以为魏琛也会是自己心头永远的遗憾,本来以为自己在所有事情结束后才有时间来伤感……然而……

   “岂止是惊讶?好孙子你感动得快哭了老夫是知道的,不要憋着,”魏琛张开双臂,“来,爷爷抱一抱。”

   魏琛的膝盖上打着绷带,人也消瘦了一些,但精神还不错,看上去是经历了一场大战。

   喻文州并没顺着魏琛的意思,只是把眼角的泪憋了回去,点点头说:“我还以为蓝雨已经——啊——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哈哈哈哈哈……”魏琛大笑,“还不是叶修这老混蛋给我提议什么空城计什么玉石俱焚,害老子的身家性命都给赔进去了,但这波炸弹不亏的,死的都是嘉世的傻逼们,他们后来连报道都不敢说真话,还说我们蓝雨给剿了,蓝雨好好的,人都在这里,炸了一两条街算什么,等我们把治内区剿了,钱要多少有多少!”他摆摆手,一旁的郑轩把他的椅子拉了过来扶他坐下,看来他腿上的伤并没有好全。

   “您的伤……”

   魏琛察觉喻文州担忧的神情,马上说:“没事,一点小伤,撤退的时候给手榴弹的碎片蹭了一下而已,老夫打死了4个,不亏,老夫的冲锋枪还利索着,改天有机会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的神枪——”

   “咳咳,”坐在张新杰边上的高大男人沉着脸,“说正事。”

   “是啊是啊老韩说得对,感人的再会以后再说哈——”叶修赶紧正了话题,“大眼啊,外围的据点怎么样了?”

   被称作“大眼”的男人眉头挑了挑。

   “咳,王杰希同志,请说。”叶修立马改口。

   王杰希打开了会议室内的投影。投影的内容是嘉世周边的地图,用红色的线表示了嘉世的势力范围。“目前状况不容乐观,”王杰希说,“拖某人计划的福,连霸图的亲卫队也觉得我们消极了一些吧。”他看了看张新杰,后者没什么表态,大概是默认了。

   “唉,有可能的话我也希望多杀几个嘉世的,这不大鱼还没上钩吗?”叶修眨眨眼,“再说游击不是交给蓝雨了?”

   “蓝雨从明转暗静待机会不是你说的吗?”魏琛立刻反驳。

   “抓机会不是你们的特长吗?你们自己发挥一下咯。”

   “怎么发挥,你要我拖着个瘸腿再去跟嘉世拼啊?我才不去,要去你自己去。”魏琛推了推叶修。

   “我可是王牌核心,哪能这么轻易就亮出来的。”叶修拍拍胸膛。

   “呃……”喻文州转头向楚云秀,“他们平时就这样?”

   楚云秀摊摊手,“两个厚脸皮的老鬼,没一句正经的。”

   王杰希不理会叶修和魏琛的低级别吵架,接着放幻灯片。

   “并非所有的据点都失利了,前些天D34和E59哨岗不知被谁清理了一遍……”

   “不知被谁?”

   “是的,我们的支队到达的时候现场已经没有活人了,只留下这些痕迹。”

   喻文州的眼睛亮了。

   幻灯片上,哨岗的墙壁外清晰地刻着一个徽章,怕人看不见似地,重重地用刀刻了两遍划痕,让这个徽章仿佛有了重影,冲破黑暗,展开双翼。

   六芒星中刺出的利剑……和一行龙飞凤舞,醒目地宣召着自己存在的英文。

   “This is FROM LANYU.”

   是他。喻文州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喻文州,郑重说道:“来个正式的,喻文州,欢迎来到荣耀联盟。”

   

======

声明,作者本人没有伞修的意思。

“This is FROM LANYU.”来自电影原句:“This is From Mathilda.”觉得那谁会喜欢夸张一点,才故意用了大写英文字母。


  • 举报帖子
喜欢 55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9)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0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