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2-04
阅读 14962

【双花】养成游戏

“走了,张佳乐你还在磨磨蹭蹭什么?”

孙哲平不耐烦地扭头看了眼坐在桌子前低着头的张佳乐,他正低着头玩游戏,从刚才吃完饭就一直这么坐着,最近总是这样,三不五时盯着手机,比训练还专注。

张佳乐敷衍地喊了声“好”,但屁股依然黏在椅子上,如果手游也搞个职业战队,孙哲平还真不敢保证张佳乐会不会一个发神经丢下他和队友,转职做阴阳师……不、做肝卡达人。

孙哲平叹了口气,张佳乐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无可救药,孙哲平想丢掉他自己先走,但看了会儿,怕是真丢下他到时候全部的人等他一个,简直破坏纪律。出于无奈,他只好抓住张佳乐的手,“一只手玩儿可以吧?”

“啊?”张佳乐楞楞地看着自己被孙哲平粗鲁握在手里的手,连忙点头,“没有问题没有问题。”

“那行,走咯。”孙哲平笑了笑。

虽然只是从房间里挪动脚步到训练室,但这中间相隔着一栋大楼的距离,战队现在的发展不错,请了不少员工,一路上两个男的手牵手画面特么惊悚了点,但孙哲平昂首阔步,把那些带着质疑的目光一概无视,或者干脆看回去,一点儿也不别扭,倒是把对着他们窃窃私语的人弄得面红耳赤。

张佳乐从头到尾浑然不知,他最近玩这个游戏简直疯魔了,最初是他好友圈里看到同学在玩,其实他同学玩荣耀的人也很多,还自组了公会,也有加入百花让他罩的,不过到底是一般年轻人,流行起来的东西一阵一阵的,张佳乐起先没怎么在意,后来刷着朋友圈看到大家晒欧气晒非酋,也摩拳擦掌小试身手,这一抽可不得了,SSR!

朋友圈里大家轮番挂他,欧洲人啊!张佳乐不知道那是啥,但总之不是坏事,于是这个号就被他继续练了下去。

起先他以为这和别的游戏差不多,靠技术碾压就行,没想到压根儿不需要手速,估计叫蓝雨那谁谁来玩儿还能斗智赢他。

就是这样,张佳乐莫名其妙开始了一连串的养狗之路。

孙哲平下楼梯了,他对张佳乐说:“小心阶梯。”

“好。”张佳乐继续刷结界。

孙哲平相当称职,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松开,连楼下打扫的大爷看了都老泪纵横。

“当年我和我家老太婆也是⋯⋯”

“您辛苦了,继续忙,甭管咱!”孙哲平赶紧打发他的想当年。这老头儿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没准一、两个小时走不了呢。

张佳乐赢了几把,好不容易体力恢复了点,又有了继续肝狗粮的资本。他舒展了僵硬的脖子,叹气道:“这游戏真要命,我手速上四百都能被吊打,真心折腾。”

“哦,不要手速啊?”

“和荣耀比那是不需要了。”张佳乐说。

“那你搞啥呢这么忙。”

“哎这你就不懂了,这游戏还挺有意思,要练卡啊,练卡很多个阶段的,可以升级,还可以升星、搞装备、搞技能、觉醒⋯⋯哦,有点像转职?总之可有得你忙呢。”

“哦。”孙哲平算是应和了声,都是游戏咖,这些道理不用说得太明白也能理解。

他们走到了训练室所在的大楼,孙哲平带他上了三楼,看见前面莫楚辰在那,眼神极好地朝他们走来。

“孙队,副队,今天怎么了啊,电梯坏了吗?”他扬下巴指指楼梯。

张佳乐“嗯?”地看孙哲平,“坏了吗?那得叫人来修⋯⋯”

“别,没事儿,”孙哲平拦住他,万年不变的神情里忽然有一丝慌乱,“每天午休时间有节电管制,这不刚开了吗。”

“哦,这样啊⋯⋯”

张佳乐没有追究,倒是孙哲平瞥莫楚辰一眼,那眼神分明是警告他别乱说话。

“呵呵,是啊。”莫楚辰眯眼笑着进了训练室里。

被他这么一搅和,两个人牵着的手不得不松开,孙哲平皱了皱眉,进去前他伸手对张佳乐说:“手机拿来。”

“啊?”张佳乐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哀嚎:“不是吧,你还没收手机!?你有没有人性了!”

“别废话,拿来。”孙哲平不给他后路,一把抢过手机塞进口袋里,这才满意地笑了。他勾住张佳乐的肩膀在他耳边说:“训练的时候不许想别的,咱的目标是总冠军,知道不?”

“还用你说啊。”张佳乐顶他腰窝,也跟着笑了。

正副队长嘻嘻哈哈走进去,感情太好了,所有队友甚是欣慰。他们百花最令人骄傲的就是俩个队长从不吵架,像一个大家庭,有槽当吐直需吐,别怕会被报仇,反正挨罚的时候人人有份。

张佳乐迅速调整好状态,心无旁骛点开训练软件,即刻找回了熟悉的感触,砰砰砰枪子儿连射,打得几只练习用的鸡咕咕咕惨叫,整个训练室里的人听着都懵了。

啊,太变态了⋯⋯所有人这么想着。

孙哲平偷偷低头,滑开张佳乐的手机,密码是0817,解开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小得意。他把张佳乐在玩的那款手游打开,随意浏览了一圈,张佳乐欧得不行,简直是欧皇了,才30等就三张SSR,令人怀疑他夺冠的运气都用在这里了。

“卧槽,你看屁啊!”张佳乐发现孙哲平居然在随意欣赏着他的后宫们的美色,于是低吼,“谁说不准玩的,还我。”

“哎你别碍事儿,手拿开着点……这游戏好玩儿?”

“好啊,你要不要也来,我罩你,当你大腿!”

“你?”孙哲平当真瞄一眼他的大长腿,还伸手捏了一下,“这点肉还大腿?”

“哎哎哎,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你还吃我豆腐了!”张佳乐脸皮薄,被摸两下就红得不像话。

窃窃私语的声音太大了点,旁边有人咳嗽,暗示他们这种家务事应该关起房门的时候才说。最远处,今年刚从青训营里提拔上来的邹远坐在角落,看着心仪的弹药专家大大和他的正室……咳咳,队长——打情骂俏,心里好生羡慕啊!

孙哲平叫张佳乐不许玩手机,自己却来了劲,非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把张佳乐迷得七荤八素,居然一个礼拜都没正眼瞧他。

张佳乐在他旁边嘀咕:“你想玩我给你申请账号好不好?”

“不好。”

“我自认手气不错,这样吧,要是我给你抽出SSR,下次出了项链你先给我。”

“再考虑。”

“这游戏美女多啊,你还可以溜好几个!”

孙哲平忽然抬头了,“……咱对美女的认知不同吧?”

“呃……”美女就美女,男人的审美里好看的都叫美女,哪来的“认知”?

“我就看看。”孙哲平又低头,随意调整了队伍刷了一场,张佳乐当真有好多妹子卡可以用,难怪了,又是胸又是腿,哪个男孩子舍得离开。

玩了一下孙哲平就不玩了,但他也没把手机还张佳乐,张佳乐大概是累了,于是非常专注地做练习。

还是荣耀好啊,可以随心所欲地操控角色在世界各地游走,也可以和伙伴们并肩同行,看遍大江南北风花雪月,也可以一起出生入死抛头颅洒热血,孙哲平觉得自己刚才怎么会像知乎上那些成天发帖问“男朋友就爱lol不爱我”的小姑娘一样娘炮呢。

硬汉追喜欢的人的时候也必须硬汉,把人咚在墙边告白孙哲平好几年前做过,特别中二,特别自以为酷炫,结果小姑娘掩面泪奔,他索性换了个套路。

做完三个小时的基础训练和战术研讨,又花了两个小时复盘,离开训练室的时候张佳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我的手机呢,还我。”

孙哲平斜眼睨他,“又玩儿?”

“没,看下微信。”

“嗯哼。”孙哲平不太甘愿地把手机递过去。

张佳乐的朋友圈里一群狐群狗党成天在晒卡,孙哲平很懂,因为他的微信里也有几个这样的人,他之所以没有入坑纯粹是因为对别的游戏没有太大兴趣。说来也害羞,他这么个糙汉子其实还挺专情的,认定了一件事、一个人,就全心全意把精神都集中在他身上……喏,眼下张佳乐又边走路边看手机了,孙哲平自觉牵他手,好像这样才能放心。

“啊……”张佳乐被牵着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投过去一个笑,眼神里写着“我理解”。

理解个屁,你真理解?孙哲平摇摇头,没打算和张佳乐计较。这次他选了电梯,其实是因为看别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正好电梯没有人,就赶紧把张佳乐塞进去了。

生物本能,在安全的地方会松开手,会挣脱,张佳乐准备把手抽开,孙哲平却握了他一下。

“看你这么玩着好像挺有意思啊。”

“嗯,这不废话吗。”张佳乐眼睛一亮,问道:“想玩了?”

“再玩儿个号太麻烦了,我练你的呗。”

“啊?”

“不行啊?”

“没,没有,可以啊。”张佳乐揉了揉眼睛,咧开嘴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我一个人练速度也慢,你玩的话正好,咱总不能两个人都老低着头你说是吧。”

这个还真在理,孙哲平白眼鄙视。张佳乐的智商咋就这么让人捉鸡呢,但是仔细想想,他这也是没别的办法了不是吗。

大概是平时两个人腻歪惯了,看到那些搞不懂男朋友为毛老打游戏不理她,老看手机不理她的小姑娘,他总一笑置之,男人的浪漫你懂个毛,张佳乐每天孙哲平长孙哲平短,他幸福得不懂心痛。

好吧,苍天饶过谁,该他遭到报应了,张佳乐居然宁可看手游不看他!

他可是只身在昆明饱尝人间冷暖啊!

啊,张佳乐我只有你啊!

孙哲平的表情一直很酷,他一本正经道:“你给我解释下这游戏干嘛的,我从哪里开始。”如果能颁发个影帝奖,估计也有他一份了。

张佳乐当仁不让,“好,你来我房间吧,这可有得说了。”

他兴致勃勃摩拳擦掌感天动地,他终于把他的好基友拉入坑了,更屌的是他们俩携手合作所向披靡!

孙哲平勤奋好学,即刻道:“好,现在就走。”

这一说就一晚上过去,等到张佳乐口渴找水喝的时候,孙哲平抱着他的手机玩了几局,按照计划从带好狗粮做起,期间就连张佳乐朋友发来的微信也能偷偷看到。初中同桌女生在他晒卡的下面发了一条:我50等了哦,乐乐你需要大腿我随时在线。

孙哲平点进她的主页看她的ID,还把她的家底记得一清二楚,然后想着,这人也不怎么欧嘛,没准就是想养着张佳乐来反抱大腿,结果他回游戏里手一滑,就把对方拉黑了。

张佳乐自然是非常不知道这些事,孙哲平陪他聊天陪他游戏,每天和他一起吃饭,偶尔还一块儿看片子,上哪里找这么好的孙哲平,他幸福得连喝水都一嘴糖。

他放下杯子蹦跶到床上,孙哲平正在尽职尽责地拉拔着奇奇怪怪的不倒翁们。

他看张佳乐一眼,“玩得还挺顺。”

“嗯,很好啊,我早就觉得你是潜力股,好好肝,我看好你。”张佳乐说,“听说嘉世也有人玩,没准就是叶秋呢,下次见到他,咱可以雪耻。”

“呵呵。”孙哲平扯嘴皮子笑。他觉得这个姿势好像不太有利于两个人一同享受,于是说:“过来点,我看别人都这么玩的。”

他挪进了床里面,一只手搭在旁边,在张佳乐半信半疑的目光下揽住他,两个人这才贴在一起,像个情侣一样靠在一颗枕头上。那一瞬间,张佳乐本带着点文艺的气息

“艾玛,我觉得哪里不对。”张佳乐几乎是靠在孙哲平怀里看着手机屏幕上某SSR的大胸肌,全身着火似的发烫,他觉得孙哲平的胸也蹭着他,不知道是不是也这么大。

“哪里不对?”孙哲平反问。

“唔……”屏幕上的大胸肌突然就没什么魅力了,张佳乐特么觉得自己现在哪有心情玩游戏。

咦……等等,他每天和孙哲平厮混,居然没有发现他的胸到底大不大,就算大吧,他哪来的时间锻炼啊?

紧接着更多疑惑钻入了张佳乐一片空白的脑袋里:孙哲平是不是有人鱼线、孙哲平的乳头是不是粉的、孙哲平的丁丁是不是习惯往左塞啊为毛有东西顶着他的腿……

张佳乐试着往旁边移动,就在这时,孙哲平像是没理解他的尴尬,又或者是理解了但不表示,非常自来熟又体贴地把手挪了个位置,从他的肩膀移到了腰,据说这个位置——

“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掉下床的。”孙哲平紧紧扣住他,几乎是在他耳边低语般地说道。

这一刻,张佳乐脸上的表情僵硬得不能再僵硬了,空气流动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蛹里不停挥动着薄薄的翅膀,随时会破茧而出。

……对了,现在他们俩这玩的是式神养成,还是恋人养成啊?


end


最近又开始肝起了yys,从九月初玩到现在才24等,我也是真·业余玩家

有时候觉得居然才三个月,我的首页就已经面目全非,太太们都去肝卡去了,不由得一阵感慨万分(感慨个屁)

哦对了,之前搞的那个美味情缘,有点想搞个月薪娇妻张佳乐之类的(被打)

  • 举报帖子
喜欢 2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霞露霖雲的舰队

2017.1.16

「隔壁的看起来都吃比较好。」-巧克力螃蟹

瓶邪同人【张地主和吴地主家的小少爷】校园 HE

28.爬邵峰

  一行五十几个人浩浩荡荡的去了毛(敏感)主(敏感)席的故居,像是普通的农家小院,背面是山前面是坪和池塘,明显是已经修葺过的房子,黄砖泥墙,黑窗乌瓦。年段长先用喇叭在故居前详细的介绍了毛(敏感)主(敏感)席的出生背景和为革命不断奋斗的一生,说完了之后才分队让学生们入屋参观。   全部参观完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学生们早就饥肠辘辘,连王胖子都忍不住小声抱怨,在年段长的带领下他们步行至村长的家,午饭已

毕业季,高姿大白水给“书”女们美颜支招

转眼毕业季和暑假再过一个多月就到了,忙着找工作,亦或者忙准备着出去浪的你们,有做好被晒黑的可能吗?如果很不小心的中头彩----肌肤变得更为黝黑干燥,要怎么办呢?回头怎去申请offer,怎么回学校见去见尊敬的老师与帅帅的学长?表要zhuo急,高姿大白水家的高小白早就做好了准备,给即将离校的“书”女们提供点妙招哦~ 大家都知道的啦,这夏天是户外嗨玩的季节,像游泳、野营、徒步、摄影、漂流、冲浪等,这些可

栞那
WB:http://www.weibo.com/2427795650 歡迎勾搭!主青黃青,聖鬥士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