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1-07
阅读 88131

【黄喻】罪恶之城 28(完结)

 28.


四周的空气仿佛凝滞。

残酷的倒计时像是追随而至的死神,在逼仄的空气里举着镰刀逐渐逼近。所有人的头上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呼吸都变得沉重,闭着眼细数起自己的生命还剩下的分分秒秒。

刚刚嚎啕大哭的青年像是放弃了一切,他安静了,缩在墙角抽抽噎噎。他的同伴脸色煞白地坐着,眼神渐渐空洞。魏琛点了根烟,在云雾缭绕里靠着墙默默吸了一口,郑轩则抱着手臂站在一旁。

还有人没有放弃。

黄少天步伐匆匆地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拉起倒下的铁楼梯拖到中间,又搬了些石块堆起来,“快,都动手,我们搭个台子试试,没时间耽误了。”

“黄少这能行?”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做点什么都等死啊?还有时间,都动起来!”

几个年轻人只得从命,他们将附近能找到的石块、铁架——所有能用来垫脚的物品都推过来叠在一起,很快,一个临时的高台搭了起来。

黄少天跳了上去试着踏了踏步子。“行了,比想象的稳。这顶端勉强能站下两个人。”

“黄少,这上面还差一截呢。”

确实,这台子不够高,爬上去的人无论怎么伸长手,离逃生出口的半截楼梯还差着一米半左右的距离。

怎么办?跑去别的房间找架子?来不及!

黄少天几乎没有犹豫。

“来,阿轩,过来!站我肩膀上来!我把你们都送上去!”他喊着,把自己的袖子撸了上去,做好了准备姿势。他又看见郑轩扶着魏琛,补充道:“阿轩你负责把那个伤病号的老人家扛上去,你们一个个上!我最后走。”

“少天!”喻文州无法抑制地惊呼起来。时间已经不多了,越往后逃脱的人生还的几率就越小。

“黄少还是我来——”有人说。

“少废话,都按我说的做!你们有哪个身手比我好的?你们都上去了我再想办法上。”黄少天打断道。

刚刚那个哭着的年轻人立刻扔下了枪攀上高台。他踩着黄少天的肩膀稍微一用力,顺利地手脚并用向上爬去。出口并不是很远,在碰到地面的一瞬间那人发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声:“上面都是自己人!安全的!哈哈哈……”

黄少天擦了擦额角的汗水,稍微宽了点心,指挥其他人陆续跟上。

喻文州咬着嘴唇紧张得不敢呼吸,他数着自己的心跳看着倒计时。还有2分钟……黄少天真的能逃脱?在剩下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可以用来垫高的架子啊!

魏琛却不动,他在郑轩的耳边低语了两句。郑轩回给他一个诧异的眼神。

“赶紧的,上来上来。”只剩下郑轩和魏琛了,黄少天扎好马步,再次催促。

魏琛踩灭了烟,和郑轩走了过来。

“你的腿还行吧?还能坚持一会?”黄少天拍拍大腿示意魏琛上去。

魏琛站在下一级的台子上,果断又决绝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疑惑不解。“干什么呢——靠!”他话还没说完,突然间被郑轩扫了一把腿,直接从高台上滑了下去。

魏琛甩掉了拐杖,翻上高台,稳稳地站好,取代了黄少天的位置。“我腿好得很,还能坚持到你上去。”

“我靠靠靠靠靠!!!你要干什么!!!”黄少天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他被郑轩死死扣住胸口,气都喘不过来。郑轩的力气比他大得多,他完全无法挣脱。

魏琛略微下腰,双手支撑在膝盖上,用一种更稳定的姿势做出了回答。他腿上的绷带渗出血来,刚刚的伤口似乎裂开了。他却仿佛感受不到痛,抬起头对着上面的人喊道:“上面那几个,如果你们还念着蓝雨的情,一定把我儿子拉出去!”

“你他妈——”黄少天一串粗口爆了出来,试图用力推开郑轩。

“黄少冷静一点,听老大的!赶紧上去!”郑轩用尽全力把黄少天扭送上了台子。

在通讯另一边的喻文州心脏都要爆炸了。他明白了魏琛想做什么,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所有的关节、肌肉都如同放入了冰窖,他无法动弹,泪水盈满眼眶,无法说出反对的言语:“还有1分钟,少天——”

喻文州喊出来。声音嘶哑得像是干枯在喉咙里。

另一旁的吴羽策好整以暇,静默地观望着剧本的终结。

魏琛重重地扇了黄少天一巴掌。“你小子不要再浪费时间和我的精力了!我一个废人了救我干什么!你给我上去!你不上去阿轩怎么办!”

“你他妈放屁我才不管——”

“喻文州给我倒计时!”

“45、44、43……”喻文州哽咽着念。

魏琛满意地笑了,出口落下的光芒照亮了他的笑容。“对了,就是这样。快,时间不多了,少天上来!”

“我才不——”

“你他妈再浪费时间我们全部死这里!”

黄少天脸上火辣辣地疼,嘴里满是苦涩的血腥味。他绝望地回头看郑轩。后者红着眼眶,眼里满是悲伤。“黄少、黄少你听我说……我死不要紧,但你要上去,你是我们蓝雨的希望……”郑轩喃喃地说。

黄少天抓着郑轩衣服的手松开了。他放弃了抵抗,被郑轩和魏琛一起抱着,拖到了逃生梯上。

上面的人立刻连拖带拉拽着黄少天往上爬,郑轩在下面垫着,硬是把黄少天顶了上去。

某些湿润的东西流淌过黄少天的脸颊,和口中的血液一样温热。他仿佛听到魏琛在下面喊,蓝雨交给你,声音遥远又模糊,被咚咚咚……不知是心跳还是脚步的声音盖过去。他被人拽出地下,扔在水泥地上,像丧家之犬一样趴着。

“10、9、8……呜呜呜呜……”喻文州完全无法继续了,孩子的哭声响彻在每个人的耳机里。

“文州,做的不错,少天就拜托你了。”有人笑着轻声说。

黄少天突然挣扎起来,伸手向那个地狱劲头。他被人拉回去,强行按在地上。然后是铺天盖地的热浪,和着爆炸的能量从无尽的黑暗地狱中涌出来,他脑子里骤然响起一片轰鸣,眼里满是惨白的日光——如同白骨的颜色一样。他被地底下地动山摇的震动晃到一边,撞上一堵断裂的墙,疼得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很久以前有人对他说,嘿小子,要不要跟我回家?

他这一生,一而再再而三地失去,在这混沌的、充满罪恶的城里随波逐流,终于是不剩下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捂着自己的脸,嚎叫着,如同荒原上悲伤的狼。

 

爆炸仅仅持续了十多秒。喻文州摘下耳机,在数十米之外的居民楼里看完了一切。

他站在通讯室门口,身后所有的屏幕在那一瞬间陷入黑暗,宣告了基地的终结。

他抽泣着,抱着自己的双臂蹲了下去,像是全身的血液都变成了泪水,从血管里抽干分离。

可他现在快哭干了所有泪水,只有呜呜咽咽的声音在发烫的喉咙里来来回回地磨。

吴羽策看了一会,然后静静地走了过来,摸了摸喻文州的头,喃喃道:“上一次这样的爆炸……带走了虚空,也是这样一整片地下基地,全部没了。”他声音很低,像是自言自语,仿佛这对白没人应答也无所谓,只是他放任自己沉浸回忆里,用悔恨一遍一遍地在心头上划着十字。

喻文州略微抬头,红肿的眼里满载着情绪,“你满意了?嘉世毁了,蓝雨也没了,你把爆炸还给嘉世了,你的复仇完成了——可这么多无辜的人死了,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吴羽策摇摇头。“没有人会愿意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只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他看着窗外苍茫的冬日,又说,“如果真的有机会选择,我宁愿回到最初,什么都不需要改变,如果不是无路可走……”

“真的是无路可走吗?”喻文州竭尽全力站了起来,“真的没有别的方法吗?”

吴羽策转过身去,“这是伤亡最小的方法,你肯定能理解。”

喻文州低声呜咽。他明白,只是不愿意接受。联盟的人手不足,装备也不够,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和嘉世最精锐的部队硬抗。

他们只能选择这样的方式,用最小的牺牲换取胜利。喻文州扪心自问,如果是他自己在指挥官的位置上,一定也会亲手按下爆破基地的按钮。他明白,只是恨自己不能强大到承受这一切。

黑暗中突然传出咔嗒一声轻响,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难过完了吗?”吴羽策手中的枪缓缓地举了起来,对准喻文州的眉心,“抱歉,我和叶修不能留任何的意外因素。”

“是吗?这是你最后的判断吗?就因为孩子不可靠?”喻文州用袖子抹了擦,“可我不同意。”

“哦?”

“因为我不是一个人,所以我至少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更加沉稳而坚定,有人从背后的光明之中走来,伸手轻轻扶住了他的肩膀。而他根本不用回头确认来人是谁。

黄少天举着枪站着,呼吸平稳。“阿策,抱歉,我心情很不好,不想开玩笑。”

吴羽策笑笑。“不错,你还记得基地最开始给你的任务。”

黄少天说:“我错过了很多,这次不会再错过什么,尤其是重要的任务。”他捏着喻文州肩膀的手紧了紧,下意识地把喻文州往自己身侧拉了拉。

喻文州干脆站得更靠近一些,伸手拉住了黄少天悬在大衣口袋旁的手。他发现黄少天的手心和自己的一样湿润。于是他拉得更紧了。

喻文州的手在略微颤抖。“我在,别怕。”黄少天低声对他说。

“嗯。”喻文州摇了摇黄少天的手答复道。

吴羽策哼笑一声,枪口随着喻文州的动作移动。“我们要像在学校的时候一样比看看谁的枪比较快吗?”

黄少天不以为然。“你还是放弃吧,你原来就没赢过我,”他调整了一下枪的高度,似乎在选择弹道,“现在就凭你那受伤的手,打出的子弹还能准吗?”

吴羽策道:“要不试一试?”

枪声几乎是同时响起。

右侧的黑暗里电光石火般地闪了两下,然后是刺耳的爆炸声、物品翻倒和窗户破碎的声音。黄少天立刻按着喻文州伏倒,又回了几枪。

子弹在地上擦出刺耳的声音,一片硝烟中,潜藏的某人逃到了射程之外。

“啧,反应真快。”黄少天撇嘴。他和吴羽策在最后的瞬间不约而同地转向黑暗里埋伏着的那人射击——可惜还是让人逃了。

“都是冯老头教的人,是没那么容易上当……不过至少你打中了。”吴羽策走上前查看,窗户似乎是被小型炸弹炸开的,地上的点滴血迹一直延伸到走廊尽头。

“是刘皓吧?”黄少天说。

“嗯,”吴羽策说,“这种炸弹碎片,还有能在我们俩枪下逃脱的身手,只有他了。”

“哼,炸了出口楼梯的人也是他,杀了文州家人的也是他,他欠我们的太多了,我本来就有一大笔账要好好跟他算,倒是省去我找他的功夫,自动送上门了。”黄少天目光锋利如进入猎场的野兽。

“替我把李轩的帐也算了吧。”吴羽策看向窗外。

“自然,这可是杀手妖刀最后的任务。”黄少天拿出虚空的通讯器晃了晃。上面是一行字“任务难度:未知,目标人物:刘皓”。

“少天。”喻文州出声。

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我得去解决一下。”

喻文州点点头,眼神坚定。“你去吧。”

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淡灰色的眼眸,突然低下头亲吻了孩子的额头。

他的唇虔诚又神圣。“拜托……给我点勇气。”黄少天说。他弯下背,紧紧抱住喻文州。他的双肩在微微颤抖,刚刚经历过的某些事情似乎又要压上心头。所有的不安和悲伤都被他用理智压制着,此刻有些卷土重来的气势。

“好,要回来,”喻文州令自己憋出一个笑容,“约好了。”他的恐惧一阵一阵地随着心跳在胸膛内搏动——可他靠着黄少天宽阔又温热的肩膀,没由来地就有一种自信,或许事情会有个最好的结果,面前这个人一定能一路披荆斩棘最后再回到他身边。

“等我。”

“嗯。”喻文州从自己脖子上摸下来一个东西,挂到黄少天脖子上,“这个给你,护身符。”

黄少天低头一看,是喻文州那个宝贝怀表。“谢啦,我会带回来还你的。”他又摸了一把喻文州柔软的头发,然后对吴羽策道:“阿策,这孩子交给你了,蓝雨剩下的人在下面,带他下去。”

“放心,我不会让他受伤。”吴羽策拉过喻文州。

黄少天点点头,转身轻松翻过窗口,追着血迹向上奔去。

 

血迹在地上蜿蜒,顺着楼梯绕过几个弯,彻底失去了痕迹。这是A区最复杂的居民楼之一,屋子的搭盖随意,像是错乱的火柴盒一般层叠交错。

走道里堆满杂物,黄少天一路上来小心翼翼。路上的窗户都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附近房间房门紧锁,屋子里的居民都躲了起来,楼房外已有撤回的联盟军在清扫零星逃跑的嘉世残党形成了一个小包围圈。

刘皓受了伤。这片楼的正经出入口只有通讯室那附近的那一个,黄少天从那里进来,吩咐了蓝雨剩下来的人留守。进入房内跳窗逃脱固然可以,可这样动静太大,要不被外面的巡逻小队发现,需要冒非常大的风险。

刘皓一定在这楼里的某个地方。黄少天心中有数。冯老头教出来的学生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什么样的选择,他再清楚不过。找到藏身之所,悄声无息地解决掉所有追踪而来的人,再找机会逃离才是上策。刘皓发现通讯室应该只是个意外,若不是黄少天及时赶到,吴羽策和喻文州恐怕已经遭到毒手。

身上弹药充足,又很幸运地在刚才的爆炸里没受到什么严重的外伤,这猫抓老鼠的游戏,黄少天目前还是占据优势的一方。唯一顾虑的只有刘皓这个炸弹狂魔身上到底带了多少微型炸弹,在这么狭窄拥挤的地方使用炸弹会引起什么样严重的后果,黄少天无法想象。

于是他更加谨慎,将自己的步伐放到最轻,同时警惕着身前和身后,以防有可能出现的所有偷袭。

“嘿,刘皓大大,我应该叫你一声师兄吧,你出来我们正面来一场怎么样?”

没有应答,当然也不可能有应答,四周无人,只有走道上摆的一个小锅炉里的水烧开了,铁锅盖子在蒸汽作用下突突作响。

陷入僵局。

“师兄啊,我一直好奇你们嘉世的培训和冯老头在外面教我们的有什么区别?我知道冯宪君就是你们这一批执行部的教头哦,”黄少天边搜索边自言自语,“你说冯老头到底为什么在嘉世好好的工作不做,要出来收集我们这帮无家可归的小孩养成一批怪物?只是个人兴趣?还是有什么执念?”他转了转手中的枪,手指故意轻弹扳机发出咔哒的轻响,“不过他都死了,死前什么也没说,我们可真猜不透他的想法……说起来你都不好奇我们之间的胜负?是你们嘉世厉害还是我们学校厉害?我们比一比啊?”

“还不吱个声?像老鼠一样躲起来原来是你们嘉世的风格?哦抱歉,确实是啊——你们这帮人,说白了也就是刘皓养的狗,我看没了刘皓,你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什么东西吧?”

他绕过堆放的杂物,用枪口搜寻着猎物。“我来告诉你是什么东西,你就是个垃圾,连回收利用的资格都没有,彻头彻尾的垃圾,还是赶快出来束手就擒让我一枪崩了你吧,你都不觉得你这样烂活着,在这里拖延时间特别空虚吗?反正不是我干掉你,你也逃不出联盟的制裁,还是我动手比较干脆,你说是吧?”

刘皓不做声躲在暗处,黄少天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番叫嚣能起到什么作用,倒不如说他现在心中积怨许多,总是找个方式发泄一番让自己舒爽一些。

“噗——”

一声细微如丝的轻响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背后。

黄少天立刻转身射击,打碎了墙角的空箱子。

“呜——哇!!!”是孩子的哭声。

怎么会有小孩?黄少天想都不想立刻扑过去,把箱子后的孩子护在自己的身下。

砰砰砰——子弹如雨一般追随而来,堪堪擦着擦着他的背飞驰而过,他拉着孩子滚入拐角,背上一阵剧痛,已是中弹了。

“哈哈哈……让我来告诉你我们的差别是什么吧,”刘皓的笑声恰如其分地响起,“妖刀,你有原则,有坚持,而我没有,这就是注定会害死你的东西。”

怀中的小孩眼泪汪汪,抓着黄少天手臂抖个不停,显然已经吓得神魂尽失。“没事没事,不怕不怕哈……”黄少天把孩子搂进怀里,试图用体温让他安定下来。

刘皓的脚步声徐徐接近。“怎么了妖刀?刚刚口气不是很大?不是要跟我比一比吗?哈哈哈?就你带着个拖油瓶怎么比啊?我看要躺平等死的是你吧。”

卑鄙。黄少天在心中暗骂。这孩子恐怕就是刘皓从某个房间里抓出来安放在这里——一个准备好的陷阱。

他确实不能不管不顾,他的原则此时是个显而易见的拖累。

“是不是要师兄教你一下怎么处理现在的局面?”刘皓嬉笑,停下了脚步,“你可以崩了这个孩子,再出来跟我决一胜负嘛。”他并不急着追杀黄少天,一是黄少天现在还有力气反扑,他不想冒这么大风险;二来欣赏猎物的垂死挣扎着实是一件乐事,他完全可以把时间拖得更久一些。

该死!背上的伤烧灼一般地剧痛。黄少天换了一只手拿枪,用那只不太灵活的手臂把小孩护得更严实一些。还好,这个孩子抽抽噎噎的哭泣渐渐停止了,呼吸也平静许多。

“喂喂小宝贝儿,能听哥哥说话吗?”黄少天压低声音说。

小孩抬头,用一双清亮的大眼睛看着黄少天。

“哥哥现在自身难保,所以你要坚强,那边有一个铁柜子,一会哥哥冲出去,你就自己跑过去躲在柜子后面藏好好吗?”他摸摸孩子的头,给他一点勇气,“哥哥认识一个很厉害也很勇敢的小孩,等我们干掉这个疯子,哥哥给你介绍小伙伴,好不好?”

“好。”小孩用力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很好,现在你蹲好,时机一到就去。”黄少天换了个姿势靠在墙上,墙壁很快被他的血染出一片红印,孩子见此有些慌张,黄少天给了他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他又回身对着刘皓喊道:“喂喂喂,别说得我这么冷酷无情嘛,虽然我是个杀手——并且我以此为傲,而且我也以我的原则为傲——小孩,我就是不杀。”

“所以抱着你的原则去死吧哈哈哈……”伴随着刘皓的狂笑,一阵毫无意义的射击耀武扬威一般打在附近的箱子上。

密集的枪击让黄少天根本动弹不得,身边的孩子又被吓得蹲了下来。

咔哒。枪声停下。

“哎呀?没子弹了?”刘皓发出疑惑的声音。

黄少天却是不动。“我说师兄,你手上还有另一把枪吧,这诱敌法太老套了,我三年前就不用啦。”

刘皓又是一阵轻笑。“是吗?看来学弟的狡猾也不输我嘛。”

“不狡猾好意思说自己是冯老头教出来的吗?”黄少天边说,边推了推身边的小孩,用眼神示意他。那孩子勉强又站起来,做好了准备。黄少天捏紧了手里的东西,又对刘皓喊道:“师兄,你知道我也喜欢带某种便捷装置的,像这种时候拿出来防身很方便的。”

他一挥手,手中的圆形物体脱手而出,向着刘皓掷去。

是微型炸弹!刘皓下意识边射击边往后退去。可这东西并没有如他预料地爆炸,他脑袋被结结实实地砸中了——只是一个铁壳的怀表而已。

但黄少天的枪已经到了,刘皓的手臂立刻中弹,他手中的枪脱落,身子一侧靠在附近的窗口旁直直坐了下去。

“好了游戏结束,我毫无疑问是赢家。”黄少天的枪口锁定了刘皓的心脏。

“哈哈哈哈……”刘皓突然狂笑起来。

“笑什么?”

刘皓吐出一口血唾沫,竟然转身推开了窗户。一阵妖风呼啸而进,刘皓笑得更加无法无天。

“师兄,从这个高度跳下去可不是什么聪明人的选择。”黄少天皱眉。

刘皓带血的嘴角勾起诡异的弧度。“怎么会,”他笑得奸诈,“我当然不会往下跳,但我手里这个东西就很难说了。”

黄少天定睛一看,刘皓手里捏着一个圆球——是炸弹,货真价实。而这扇窗户的下面,正是蓝雨剩下的人的聚集地,喻文州在那里。他捏着枪的手无法抑制地抖了。

“别出声,”刘皓一字一字说道,“你是个聪明人,放下枪,让我从这里离开——你看,有所挂念确实不好吧。”

“是是是,我也觉得感情这种东西是太麻烦了,我当杀手这么多年,就是一直想抛弃这个累赘玩意儿,可没成功,看起来今天是会害死我啊。”黄少天感慨。他的目光不停地在刘皓和窗口逡巡,企图找到突破口。

“我劝你别玩小花招,咳咳——”刘皓又吐了口血,“托你的福我受的伤不太好,很难说有没有可能手一抖就这样——”他捏着炸弹故意晃动手臂,黄少天明显动摇了一下,获得了他满意的笑容,“你还是按我的要求做比较好。”

黄少天松开了扣着扳机的手。“我现在突然明白了,我和你最大的差别是什么。”他的表情突然放松下来,不知是大势已成的笃定还是死到临头的无谓。

“什么?”刘皓觉得匪夷所思。

“你一无所有,而我不是一个人。”黄少天的重新扣紧了扳机。

轰——

响声震天。

刘皓还想把手中的炸弹扔下去,想把身上暗藏的枪再拔出来,跟面前这个敌人同归于尽,可他都做不到了,他的手臂被已经炸成了两截,那颗小炸弹在这么近的距离被引爆,连同他半个身子都被炸开。

血沫飞溅,像是恶魔终被定在十字架上。

黄少天聊胜于无地补了一枪,面无表情地爆开了敌人的心脏。然后他靠近了又踢了一脚,把那半个不成人样的东西踢了下去。

爆炸声自然引起了下面人的注意,黄少天走到窗口,低头向楼下挥了挥手,再抬头,对自己的伙伴说:“我说轩哥,丢炸弹还真是你的老本行啊,这准头可以的啊。”

郑轩从上一层楼的平台探出头来。“压力山大……吓死我了,结束了吧?”

“嗯,结束啦。”黄少天心里郁结的东西,也仿佛散了开去。

 

黄少天从楼里出来时,喻文州第一个迎了上去。

“你的任务完成了,自己验收,”那曾是杀手的人把虚空的通讯器抛给吴羽策,然后嘀咕了一句“对不起,怀表砸坏了”之后就抱着喻文州失去了意识。

喻文州抱紧黄少天,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踏踏实实地落到了地上。

 

 

 

恢复比破坏艰难。

叶修最近被繁琐的会议缠身,喻文州一个月都见不到他几次。扫平剩余嘉世残党,推平治内、治外区的围墙,规范法律,稳定治安……要做的事情如山一样多,联盟的几个领袖都忙得焦头烂额,恨不得把喻文州这样的小孩都抓来处理文件。

唯一一次有机会几个人聚在一起多聊几句,叶修说到了这个城市的未来。“先修路,”他在地图上画了几条线,“去最近的雷霆,然后往外延伸。之后也要建铁路和机场,不能让这个城市一直这样悬在世界之外。”

领袖们立刻就这个话题各自发表意见,还有旧城市的代表——以夏仲天为首,有经验的那批廉洁的政务官们也参与其中,这一场好友聚会很快又变成了一个正式会谈。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嘉世的黑塔已经倒了,身边的所有曾经颓败的、荒芜的、空洞而缺乏生命力的东西都会被新的意志填满,这个城市将会如初升的太阳一样,再也不会有人饿死,不会有人被压迫,不会有孩子在绝望中挣扎。

再也不需要有人举起枪。

旁听的喻文州频频点头。

在大环境的感染下,他对未来的规划渐渐也清晰起来。王杰希重新办起了治外区的学校,他要上学,学会更多东西,然后才想其他的事情。他也想离开城市去看看世界,看看书中记载的那些地方——当然不是一个人。

他抱着一袋子水果,慢慢走在霸图医院的走道上。病房里面某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说老鬼,您老人家既然这么幸运大难不死,也赶紧睁开眼看看我吧,我每天跟你一个病房都快憋死了,你快起来跟我说说话好不好?”

然后是郑轩无奈地慨叹:“医生说了魏老大能活着就已经是奇迹了,黄少你别这么心急,你先养好你自己的伤好不?没准你伤好了魏老大也就醒了呢?”

“唉——我就是想找人说说话,文州呢?文州今天怎么还没来?”

喻文州数着自己的心跳,步伐平稳。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坚信,他正向着光明走去。

“少天,我回来了。”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4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2)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