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422

《似是故人来》原著向,十一年前

《似是故人来》

这天北京城午后的阳光很暖和,从屋子里头看过去,阳光在院子里形成一大块很明亮的光斑,照着院子中央的水缸和两边高低交错的花草。

中午吃完饭后,霍老太太的丈夫就去了单位,这几天他很忙,虽然他对那件诡异的案子表示不屑,对外界那些不符合唯物论的猜测嗤之以鼻,但毕竟上头追查的很严,他作为当职的人压力很大,多多少少也要忙碌起来做做样子。

自然公安部副部长私下里找霍老太太的这件事情他也不知道,霍老太太也不太想让自己的丈夫知道他们这一行当里头解决问题的办法。两个人生活了很久,其余的棱角多多少少都被时间磨得圆滑了一些,唯独这个有点儿涉及到信仰的问题,他们始终都无法达成共识。因此,霍老太太特意选在了今天这个午后,为的就是避开他丈夫的接触和参与。

午饭后解雨臣就来了,而和陈皮阿四的人约见的时间是下午两点钟,那两位民警来的时间约在了两点钟再往后一点儿。等解雨臣到后,霍老太太直接让保姆把喝茶的桌子摆在了门口的阴凉处,今天的太阳很不错,她毕竟是个女人,女人总是懂得抓住一切机会让自己享受一下。

等保姆摆好桌椅,端上茶点之后,霍老太太叫住了保姆:“你去把我上午刚做出来的点心端上来。”

解雨臣正端着一杯茶,低着头吹上面的茶叶,听了这话抬起头笑了:“我更好奇今儿到底要来哪位角儿,平日里,您做的点心我们想吃都吃不上一口。”

霍老太太看着保姆把那些买来的点心拿下去,说道:“今儿来的是一个狠角色,在陈皮阿四那老东西手底下做过事的人,一定不会是个省油的灯。”

陈皮阿四这个人,解雨臣肯定是听过的。但他从小接触的几乎就是自己的爷爷解九爷,他的师父二月红还有眼前这位手腕儿很硬的霍老太太。虽说九门里面的每个当家人做起事来都很有自己的一套,偶尔也很毒辣,但是毕竟解雨臣和这三位当家人走动的很多,也比较熟悉他们的办事套路,所以他们对于解雨臣来说并没有外界说的那么传神。但是陈皮阿四对于他来说,和外头人说的一样,给人的印象大多都是杀人如麻,打砸抢烧之类的不太好的方面,所以他总给解雨臣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让解雨臣觉得和他们打交道并不会很愉快。

在解雨臣猜测等下陈皮阿四派来的人究竟是个什么凶恶的模样时,保姆已经把几碟子十分精致的点心端上了桌子。

霍老太太除了是一个在外界看来十分强硬泼辣的霍家当家之外,她骨子里还是一个精致而细腻的女人的。再加上她出身就很富贵,后来还嫁给了这么一个地位身份显赫的军官,所以霍老太太的一生都活的十分风光且精细,能不委屈自己的地方她绝对不会将就。

这点心的用料就十分讲究,在制作方面也极其下功夫,每次霍老太太兴趣来了,在厨房里面待上半天或者一天,最后端出来的也只有这么几碟子。

解雨臣小时候贪嘴,每次都和霍秀秀两个人偷偷的溜进厨房去偷吃,现在他绝对不会这么做了,不过骨子里对这种味道的喜爱还是存在着的。

正当解雨臣很小幅度的上下活动喉结,咽下一口唾沫时,他们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听起来很年轻的男人的声音:“请问,这儿就是霍婆婆的地方吧?”

解雨臣抬起头,只见大院儿门口站着一个被警卫员领着的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他穿的比较整齐,但又不会太中规中矩,给人一种随意的感觉。通过他刮的很干净的下巴和擦得亮闪闪的皮鞋鞋面儿可以判断出来,这个人来之前也是注意过自己的仪表的。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男人的脸上扣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这样的穿着装扮在那个年代有点儿酷,很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霍老太太听到声音也搁下茶杯抬头去看,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站在门口的男人,然后点点头:“我就是,你进来吧。”

男人也点了一下头,迈开腿走了进来,解雨臣也跟着站起身,他今天充当作陪的角色,算是霍老太太这边的一个代言人,所以他也要表现出一点儿主人的样子来。两个人走进后,解雨臣伸出手,双方握了一下,解雨臣说道:“解语花,也叫解雨臣,是九门解家的现任当家。”

那个男人也笑了一下:“幸会,我是四阿公派过来指导的,叫我黑瞎子就成。四阿公最近挺忙的,他抽不开身过来,就让我来了。”

霍老太太听后客气的笑了一下,然后示意黑瞎子在一旁的座位上坐。

陈皮阿四为什么来不了,他们在座的每个人全都心知肚明。陈皮阿四身上背的通缉令太多了,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他躲条子都躲不及,而现在让他来指导条子办案,就算最后事情解决了,局子里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依照他身上背的案子数量来算,估计前脚这个案子一解决,后脚他就让压到法场直接枪毙了。

所以陈皮阿四也不傻,他直接派了个代言人过来,就算是这个代言人事后栽进去了,他一口咬定不认识,到时候也和他没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解雨臣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那时候他还很年轻,心里想的也比较简单,情绪也会表现在脸上,要是放到现在他早就学会怎么隐藏这些东西了。

而那个代理人黑瞎子似乎也没有考虑这么多,他直接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把脸上的墨镜摘下挂在胸前的口袋里,脸上的表情笑呵呵的也不说话。

看所有人都就位了,霍老太太喊了一声,一个警卫员小跑着进了大院,立正敬礼站在他们面前,她问道:“他们来了吗?”

警卫员点点头,规规矩矩的回答着:“报告,他们已经来了。”

霍老太太又说道:“直接把他们带到我这里来。”

警卫员答应了一声,敬了个礼又小跑着离开了。

黑瞎子把这全程都看在眼里,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似乎是没见过这种一板一眼的阵仗,眼神都跟着那警卫员的背影飘。

霍老太太端起茶杯,沾了沾嘴唇,说道:“等会儿有两个民警过来和我们说这个案子的情况,我想让你听完后给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至于那些不必要的,我想你也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黑瞎子收回视线,笑着点点头:“知道。”

霍老太太嗯了一声,又说道:“这事情要是解决了,陈皮阿四那边我算是欠他一个人情,对于你,我也欠你一个。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的,你可以来找我,或者来找他。”说着她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解雨臣。

解雨臣收到霍老太太的暗示后,略微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回过神来,对着黑瞎子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而黑瞎子似乎对这些东西兴趣不大,他随便的应承了一句,表示明白了。

这些问题谈好之后,霍老太太又喊来了保姆,让保姆搬过来两把凳子,再给黑瞎子倒好了茶。接着霍老太太又和保姆耳语了几句,刚一说完警卫员就带着两位民警同志进来了。

等民警进来后,保姆立刻关好了院门,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这两位民警看起来也很年轻,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点儿青涩和生疏,似乎是刚担任这份工作没多久。不过刚上任就遇上了这样让人棘手的案子,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两位民警知道霍老太太的身份,因此见到她后很紧张,两个人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霍老太太对于官家的人倒是很客气,示意他们两人坐,然后指了指黑瞎子:“他是我找来的人,保证可靠,有什么情况你们和他说。”说着她又看了看解雨臣:“至于我们两个,你们当陪衬就行,该怎么问就怎么问。”

两个民警点点头,分别从他们的怀里拿出记录的小本子来,其中一个民警看了一眼黑瞎子,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们先把案情和你大概说一下,其中有几个疑点,希望您配合调查。”

黑瞎子听完就笑了,他端起茶喝了一口,然后看着霍老太太就笑:“这怎么搞得好像我是个嫌疑犯一样?”

霍老太太没说话,解雨臣开口了,他坐在黑瞎子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紧张,这是民警同志的办案习惯,不要有压力。”

黑瞎子微微侧过头对着解雨臣笑了一下,然后又转过身,换了一个相对放松的姿势,翘起二郎腿说道:“好,你们说吧,我听着。”

两个民警也让黑瞎子那一句话搞得有点儿尴尬,其中一个矮个子民警的脸直接红了,还是另外一个接下了话茬,开始讲述这件奇怪的案子。

解雨臣看了一眼霍老太太,意思是要不要回避一下,霍老太太则是坐的稳稳当当,悠闲地喝着茶水,那副派头就和在戏园子里面听戏一模一样。解雨臣看她是这模样,自己也就放松下来,一边喝茶一边听民警说案子。

最近这件案子在街头巷尾被议论的很多,百姓们说什么的都有,至今为止传出了好几个版本。什么小偷放火,老房子电路老化,看门的不小心点着了火,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但他们却只是知道表面儿的东西,真正的案情如今听民警说出来,具有了十分的真实性,却也把整个案件提升的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层次上。

刚开始解雨臣还只是给个耳朵,听个大概,但是听到最后,他脸上的表情也严肃起来,靠在椅背上的后背也直冒冷汗。如果民警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夸大其词的部分的话,这个案子还真是不太好解决,甚至有些诡异。

两个民警一个主要讲,另一个做补充,黑瞎子不时地打断一下问几个细节问题,两个人足足说了一个小时才把案情的内容说完。他们结束后,院子里一时很安静,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两个民警的脸上挂着紧张的表情,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个案子实在是太诡异了。在那个年代,就算是最上面的人亲自来说,估计也没多少人相信,要是年代再向前推个三四十年,散播这种消息的人是要被拉去关牛棚扫厕所的。

黑瞎子喝了一口冷透的茶水,问道:“有现场的照片儿吗?拿来给我看看。”

矮个子民警立刻点点头,从他随身携带的文件袋里面抽出一叠照片,交到了黑瞎子的手里。黑瞎子接过来,开始一张一张的翻看着。解雨臣也从他后面趴过来,隔着对方的肩膀看着那些照片,两个人的眉头都是越皱越深。

黑瞎子看了很久,主要是盯着其中一张看,最后给两个民警下了一个还有第十五具尸体的结论。这句话一说完,两位民警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互相对视一眼,显然是不太相信。

霍老太太也放下了自己的茶杯,给黑瞎子递来了一个警告的眼神,示意他不要乱说,这种事情如果乱说的话,对谁都没好处。

黑瞎子显然对众人的质疑表现得有点儿不高兴,他的屁股向后挪了一下,身体靠在椅背里,翘起二郎腿,用手指夹了一块点心塞进自己嘴里,刚一进嘴他的脸上就露出了‘这东西很好吃’的表情。

两位民警似乎还想说什么,被黑瞎子打断了。他推测出了一些结论,然后在一个民警的胳膊上画出了这栋大楼的侧面图,坚持让他们继续寻找,否则接下来的事情就无法进行,而之前的那些推测也全都废了。

听着黑瞎子说出的结论,解雨臣有了一种直觉,黑瞎子是他们的人,做事套路,思考模式都和他们极其的相似。其实刚才听民警的叙述,解雨臣在心里也默默地做着自己的推测,结论和黑瞎子说出来的相差无几。但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应该开口表达自己的想法,凭他那时候的年龄和阅历,说出来也没人会听,更没人会采纳。

那个被画了图的民警盯着自己胳膊上面的图发愣,而另一个则是看向霍老太太,想要询问她的意见。

霍老太太摇摇头:“这件事情我不插手,我刚才就说了,有什么你们问他,他才是你们的指导。”

这个民警思考了一下,看向黑瞎子:“那好吧,我们先回去汇报,今天晚上再搜查一下那个地方,到时候还需要您的配合。”

黑瞎子点点头,笑着说:“成,既然要指导,我就管到底。”

民警又和霍老太太打了个招呼后,就随着警卫员离开了。

等院子里只剩下他们三个的时候,黑瞎子彻底放松下来,开始一块接一块的吃着点心,那频率看的解雨臣直心疼。

霍老太太亲自重新给黑瞎子沏了一壶好茶,倒好递了过去。这个动作表明她已经彻底把黑瞎子当做自己人了,而且是个可靠且有能力的自己人。霍老太太一边倒水一边问:“你就这么爱吃这点心?”

黑瞎子伸手接过了茶杯:“是啊,这点心很有味道,我很喜欢。”

霍老太太没有关心这个,又问出了下一个问题:“刚才的案情我们三个都听到了,你的推测对于我们来说很有道理,但是不代表对所有人来说都有道理。”

黑瞎子吹着茶叶沫子,语气很随意:“那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说出了我知道的东西,如果他们实在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霍老太太笑了起来:“你的脾气和陈皮阿四那老东西有点儿像,又不全像。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情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而且既然你做出了那样的推测,就必须要证明给他们看,这样才有说服力。”

黑瞎子点点头:“那是肯定的,如果他们需要我亲自去现场看一看,我也可以去。”

霍老太太这才露出了一个特别满意的表情,看向解雨臣,却依旧对黑瞎子说着话:“今晚就让解子带你去现场,我不太方便出面,而且晚上我的先生就回来了,这件事情我不想让他知道。”

黑瞎子应了一声,表示理解。他放下茶杯,打量了一下这处院落:“这种讲究的布局现在不多见了,而且您这做点心的手艺,普通人家可学不来。”

霍老太太谦虚的笑了一下:“都是些原来的老手艺了,不值一提。”

接着他们又聊了一下院落的布局和门口雕梁上面的画和浮雕,话题越扯越远,渐渐地扯到了一些古玩儿上面,最后又绕到了清末明初时候贵族们的生活上面,包括那时候很流行的抽大烟的事情。

黑瞎子用一种十分调侃的语气说,那时候有钱的贵族在家里,用象牙制成的烟枪吸烟泡子,烟枪的主体是用一大段象牙制成的,烟嘴是翡翠,而点烟泡子的烟锅子则是纯金的。女人们握着烟枪的手上戴满了各式戒指,男人们的胸脯前挂满了红珊瑚珠子和珍珠串子。有时候国外的烟土贩子就凭借这个判断这家人的财力,然后卖给他们相应成色的烟土。身上的珠宝越多,卖给的烟土就越纯。

还有一些高雅一点儿的贵族,私下也开私人聚会,或者是现在说的沙龙或者是party,在聚会里面他们互相交流展示最近得到的新奇玩意儿,好多东西都是宫里头都没见过的珍奇古玩儿。

还有他们吃饭时候的情形,听着黑瞎子的叙述,解雨臣真真实实的体会了一把近似于满汉全席的排场。他在对话当中并没有说太多,但是他心里有数,他觉得黑瞎子的身份并不会太简单,起码祖上也应该是贵族。能说出这些东西,如果不是家里有人亲身体会过的话,是无法知道的这么详尽的。

 

不知不觉,太阳开始落山,霍老太太最先站了起来,紧跟着解雨臣和黑瞎子也站了起来。霍老太太很委婉的表示晚上不方便留客人吃完饭,黑瞎子表示没事。

离开霍老太太那里后,解雨臣就全权负责接待黑瞎子的各项事宜。他先带着黑瞎子去一个很地道的老北京风味儿馆子里搓了一顿,馆子是伙计们提前给定好的,在当时的消费水平中,价位绝对不便宜。

黑瞎子似乎对那些菜肴没什么兴致,解雨臣也不勉强,就陪着对方开始喝酒,两个人又聊了一些其他的轻松愉快的东西。

等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解雨臣接到了消息,他们让黑瞎子去现场指导。

解雨臣立刻喊来车,伙计带着他们往现场赶。那个地方在二环,靠近长安街,按理说到了晚上也应该很热闹,因为案子的关系,等他们到了地方之后却发现那里显得有一点儿荒凉,周围也没什么人,只停着几辆很普通的车。他们都看了出来,那是便衣用的车,显然局子里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解雨臣让开车的伙计等在外面,他陪着黑瞎子往里面走。一路上黑瞎子都别有兴致地打量着这栋老旧的楼房,不时地发出啧啧声。

等他们走进靠近的地方时,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影。而黑瞎子却停住了脚步,他看了一眼解雨臣问道:“对于这件案子,你有什么看法?”

解雨臣皱了一下眉头,看着黑瞎子,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什么意思?”

黑瞎子把他的那副墨镜再次摘下来收好,说道:“我知道对这件案子你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是你不说,对吧?”

解雨臣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就这么看着黑瞎子。而对方却拍拍他的肩膀:“有想法就说出来,要不然别人永远都不会采纳你的意见,渐渐地你会被排除在外的。”说着他又思考了一下,说道:“年轻不是绊脚石,是资本。”说完后黑瞎子笑了一下,大步向现场那边走去。

这是解雨臣第一次见到黑瞎子,对他的身家背景,性格能力全都捉摸不透,因此这句话并没有给他一种振聋发聩,醍醐灌顶的奇效,不过这却让解雨臣对黑瞎子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感觉,或者是好感。

那个年纪的少年,尤其是像解雨臣这种年轻人,能获得一些比较高的评价,他是会十分受用的。

 

接下来黑瞎子就忙了起来,下午去他们大院的那两个民警也在现场,他们一看到黑瞎子立刻就迎了上去,解雨臣和其他几位也算脸熟,就和他们待着。

黑瞎子不让其他人打扰他,他在车库那边的空地上来来回回的走,一边走一边低着头观察着什么,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严肃。

其他民警也不管他,做着自己份内的事情。解雨臣和那个小队的队长说了一会儿话,人家就去忙了,他就站在原地等着。他旁边是那两个小民警,他们在现场也不够格,没什么事情做,就站在一个风口处抽烟聊天,烟味儿带着他们的对话顺着风全都飘进了解雨臣的耳朵里。

其中那个矮个子民警似乎沉不住气,他看着黑瞎子神经兮兮的在空地那里跟驴拉磨似得走来走去,他吐出一口烟圈,说道:“哎,丫干嘛呢?”

另一个民警也用奇怪的目光盯着黑瞎子,摇摇头:“不知道。”

矮个子用胳膊肘捅了捅搭档:“哎你说,丫该不会是这儿有问题吧?”说着他用指头关节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看着搭档笑。

另一个心领神会的笑了一下,不过他的眼角余光扫到了站在他们旁边的解雨臣,立刻就收起嬉皮笑脸的神情,捅了捅矮个子,向他示意了一下。毕竟黑瞎子是霍老太太那边请过来的人,他们多嘴并没有什么好处。

解雨臣站在他们不远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也不看他们。

那两个小民警立刻踩灭了烟头,转身找事情做去了。

 

黑瞎子足足在这块空地上瞎转悠了三个小时,最后他选了一个地方,在上面躺了一下,这个举动换来了全场人的侧目,就连队长也露出不解的表情。等黑瞎子爬起来的时候,他一边拍身上的土一边说:“把这儿砸开,下面有东西。”

队长听了这话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这是个需要花费点儿功夫的事情,他们今天来现场也没有带工具,要砸开这一块地面需要工具,这还要和上面申请批下来才行。这么想着,队长就开始看解雨臣。

解雨臣揉了揉下巴,说道:“按照他说的办吧,速度快点儿。”

队长有点儿无奈的点点头,走到一边开始通电话,半个小时后,一批工具和器械被送了过来,几个民警一起撸起袖子开始砸地面。这块水泥板子倒是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结实,几个人抡起膀子砸了几下就开始出现裂缝,再砸几下,就出现了一个全是水的大洞。

队长立刻招呼黑瞎子和解雨臣来看,其他几个好奇的民警也全都围过来,对着这里探头探脑的看。黑瞎子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个积水洞,下面没准儿是口水井,想看清底下到底是什么,还要把水抽干净才行。”

队长一听就皱起了眉头,这样的话工程量就太大了。但是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又去和上面请示去了。

等抽水机送过来的时候快要早上了,天边已经开始蒙蒙发亮,当抽水机开始运作的时候,同行来的工人表示这地方似乎很深,这水量没有两天排不掉。但是这两天黑瞎子也不能走,他还要在这里待着,防止有什么突发情况。

解雨臣没必要在这里一直陪着,期间除了给黑瞎子送过一次洗漱用品外,他再出现的时候就是水抽干的那天晚上。

当时民警们隐约看到在洞底那里有一团东西,因为高度太高,他们必须找几个人下去看看。这本来就是调查取证阶段的事情,那几个民警因为这几天连续的奇怪现象有点害怕了,他们表示希望黑瞎子也能和他们一起下去。

黑瞎子对于这种要求表现的无可厚非,当下队长就确定了下井的时间,又挑选了几个人,做足了准备工作后就准备下去。

那天晚上解雨臣还有事情,他来这里本来就是代替霍老太太看看这边的情况,既然他们都决定下去了,他就可以回去,耐心等待明天的消息。

解雨臣临走前,黑瞎子正往身上穿防护装备,解雨臣走过去搭话,他看了看正在另一边正在听队长训话的几个即将下去的民警们,小声的问道:“紧张吗?和雷子一起下那种地方,这种体验可不会经常有。”

黑瞎子笑着摇摇头,熟练地在自己身上几个地方戴上保险绳:“这种体验足够我出去吹一壶的。”

解雨臣笑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那边,已经有技术人员在井口进行测量了,他说道:“那地方可能比较危险。”

黑瞎子点点头,扣好了他身上最后一个锁扣:“这个局就是个凶局,有几个地方做的太过于明显,这里头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那个时候虽然不是十分敏感的时代,但如果事情真的十分严重的话,上头绝对不会就这么完了。解雨臣往更深的地方想了一下,立刻后背就冒起了冷汗。正好队长在招呼黑瞎子过去,他活动了一下身体,伸手拍拍解雨臣的肩膀说道:“好了,希望以后还能见到你。”说着他不等解雨臣回话,就向那里走去。

解雨臣站在原地,看着黑瞎子渐渐远去的背影,他想说点儿什么,但是张了张嘴也没有说出来。其他人已经开始准备下井了,解雨臣再待在这里也没有必要了,他确认这边没什么状况后,开始往回走,与其待在这里,还不如回去等。

 

不过等解雨臣接到消息时,已经是很久以后了,而他在短时间内也没有再见过黑瞎子。一开始他还以为他们还在调查中,不太方便透露消息,而且霍老太太表现得很平常,所以他也不好表现得太积极。

可三个月过后,霍老太太也发现这事情似乎出了什么状况。她找了关系去打听,解雨臣也派出伙计去走动,他们带回来的消息很一致,那栋大楼被封了,今后再也不启用,而当时参与办案的民警也失踪了,包括那个队长。霍老太太动用关系往深挖掘了一下,打听到他们有的被提前退休或者是派到了其他部门,还有下井的那几个,似乎是死亡了,他们的家属拿到了一些赔偿金,然后他们的户籍信息包括在职记录被迅速的消除掉,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

而剩下的东西再也打听不出来了,似乎是绝密文件,任凭霍老太太手腕再硬也是一无所获。再加上这事情本来就是受人所托,和她也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她也没理由追问下去,但是毕竟拜托了陈皮阿四,现在他的人也失踪了,霍老太太需要给人家一个交代。

没想到没多久,陈皮阿四就从长沙送来了消息,意思是黑瞎子已经回去了,这件事情就此打住,谁也不再提。霍老太太立刻明白,然后她同样把消息告诉了解雨臣,让他停止行动。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解雨臣很惊讶。因为凭他的感觉,黑瞎子十有八九也已经交代在里面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出来了,不过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说,他也就不再打听,这件事情就此随着那栋大楼被一起尘封起来。

解雨臣听完消息后,提着一包霍老太太做的点心,踩着午后的阳光向院子外面走。今天的阳光也很好,和那天的一样。他一边走,一边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点心,脑海里想起了黑瞎子下井前的那句话:“希望以后还能见到你。”

以后一定还能见到你。

  • 举报帖子
喜欢 10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重启】杂

这一年中秋我过得很不踏实。二叔他们带回来的消息让我不得不开始怀疑,我是和三叔一样被雷声给“警告”了。这种猜测现在仍然没什么根据,但给人感觉很不好。 如果三叔说的是真的,而我半个月前听到的那次雷声的确是在警告小哥和黑瞎子这次下斗会出事,是不是意味着我可能以后也得跟三叔一样听到雷声就得跑。这样我心理是很不平衡的,他妈的老子一个洗手从良的良民,凭什么就得跟个逃犯似的东躲西蹿啊,还不是逃雷子,他妈的逃雷,

藏の秋

(4)

气氛不对劲到极点的时候,即便是迟钝如博雅也察觉不对了。 但是他仍然神经十分大条地跟一直抱着胳膊站在一旁不说话的荒川再三确认他们不会打起来,而且得到保证荒川会送一目连回去后,就开开心心地走了。 “真的没问题吧?” “没有。” “那我先走了啊,我还得送人去看牙医呢,说起来你等下也方便送一目连回去?” “没问题。” “那我就放心了!” 一直默不作声在一旁局促不安地一目连就被这样“默认”了今天的安排,就算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瑞恩布莱克有限责任公司
盗笔杂cp,男神解雨臣,常年黑花和花黑,文没有续写的就是完结啦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