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2-10
阅读 8873

【全职/黄喻】黎歌

 
※2016喻文州生日贺
 
※黄·吸血鬼·少天×喻·相亲狂魔·文州  
 
※喻总生贺,给喻总告个白,喻总我爱你啊(痴汉脸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日了快生(x  
 
※顺祝大家新年快乐ww  
 
=======  
 
 
 
【01】  
 
  按理说喻文州这时候不应该在家里睡觉的。  
  他今天有一个相亲,对方是个作家,用他母亲的话来说就是这姑娘乖巧可爱聪明懂事玲珑漂亮就是有时候会有些异常的举动,然而这是作家的通病所以儿子你别介意。  
  他不介意,所以当这姑娘提出半夜十二点见面的时候喻文州说好啊。  
  但是在十一点五十六分的时候喻文州的电话响了,那姑娘声音带着万分的歉意和巨大的痛苦说自己养的蝙蝠死掉了,她要去给它举行葬礼,所以改天再约吧。  
  喻文州表示了惋惜,说好的,祝它在阴间一切顺利。  
  然后他就回了家窝到被子里睡了。  
  ——这都什么事儿。  
 
 
 
【02】  
    
  喻文州一般都是在晚上十点左右上床睡觉,今天因为那个相亲的姑娘晚了快两个小时,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清醒得很,翻来覆去了很久才有了些困意,就在他终于要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些异常的响动。  
  声音很小,响了响又没了,他本来也没在意,刚又闭上眼睛的时候却感觉到有东西拂过了脖子,他吓了一跳,连忙开灯坐起来,屋子里一片平静,什么都没有。  
  幻觉了?  
  他伸手抹了一把脖子,抹出来一条细细的血痕。  
 
  喻文州对着镜子仔细地看脖子上的伤口。很小的一个,很快就结了疤,不靠近看几乎看不出来。  
  这也太奇怪了。  
  他把家里的灯打开,屋里一切都好好的,没有任何异常。他又跑到阳台,发现阳台的窗户没有关。  
  阳台的窗户不是防盗窗,不是他觉得没必要没有安,而是这房子他刚刚租下来,还没来得及弄,更何况这房子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就算贼来了也得哭,总不能把床搬走吧。  
  喻文州半夜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会儿,第二天抱回来了一只阿拉斯加。  
 
 
 
【03】  
 
  “这是我的新书。”姑娘推了推眼镜,又说,“那天临时有事让你白跑一趟实在不好意思。”  
  喻文州说没事,把桌子上的书拿过来,封面上印着书名。  
  “《夜行者》?”  
  “是的,我猜想这个世界上也许会有吸血鬼——这本书就是他们的故事。”姑娘有些兴奋,“这是一个奇妙的种族,一个暗夜里行走的贵族!他们的世界、他们的规则肯定会比我们有趣得多!”  
  “那他们可要藏好了,人类对他们很感兴趣。”喻文州笑了笑,随意地翻着,姑娘文笔相当开放,他由衷地赞了一句。  
  “不过你并没有听说过我。”姑娘说。  
  “我并不太关注这些。”喻文州实话实说。  
  姑娘闻言似乎有些失望:“这样啊……其实我更喜欢能和我有共同语言的伴侣。”  
  “很遗憾。”喻文州说,“那么祝你早日找到你的有缘人。”  
 
 
 
【04】  
 
  喻文州拍了拍阿拉斯加的头:“小白,晚上如果听到有什么动静记得要叫。”  
  阿拉斯加晃了晃脑袋,像是相当不满意这个名字。  
  “是没什么技术含量,不过你主人取的名字你怎么能怪我。”喻文州笑眯眯地递给它一根宠物骨头,想了想又说,“也别叫太大声,扰民。”  
  阿拉斯加叼着骨头跑了。  
 
 
 
【05】  
 
  他就是这时候看见那只吸血鬼的。  
  前几天夜里都很平静,阿拉斯加蔫蔫的打不起来精神。然而就在他以为不会发生什么了的时候,那天夜里传来了一声高亢的嚎叫。  
  喻文州觉得他在梦里都听见了这声嚎叫,一下就给吓醒了,掀开被子连鞋都没穿就往阳台上跑。  
 
  “你看这是什么?乖啦你松开我这整根都给你吃……我靠你怎么能这样不知道现在到处涨价吗火腿肠贵得要死啊!而且这不是普通的火腿肠!精选上好猪腿肉你居然都嫌弃?!小朋友我警告你你不要太挑食啊!你再不松嘴别怪我劈晕你我不是吓唬你啊我给你说……哎等……等等……我擦别扯我衣服!!”  
  那人压低了嗓音,语速又快又急,一只手正在和阿拉斯加争抢衣服的所有权,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根火腿肠在它面前晃来晃去。  
  但是阿拉斯加不理他。那人一脸“我要炖了你”的表情,看样子很有把它劈晕的可能性。  
  然后他一抬头,看到了刚刚跑过来的喻文州。  
  下一秒那人就从阳台上跳出去了。  
 
  直到阿拉斯加叼着一小截衣角过来蹭他的时候喻文州才回过神来,走到窗户边往外看去,黑乎乎一片,什么都没有。他把那一小截衣料从阿拉斯加嘴里解放出来,抓在手心里,又摸了摸阿拉斯加毛茸茸的脑袋,笑着说:“小白很厉害啊,明天给你买好吃的。”  
  阿拉斯加摇了摇尾巴。  
 
 
 
【06】  
 
  从此以后喻文州每天晚上睡觉都不忘打开阳台的窗户,等了快两个月才又听见了阿拉斯加的嚎叫声。然而这次阿拉斯加还是只咬到了衣角,喻文州爬起来的时候那人已经没影了。  
  如此反复了很多次,物业往这跑了好几回,说宠物要看好不要让它大半夜的乱叫。于是喻文州感觉自己都快神经衰弱了,每天夜里有一丁点动静都能把他给惊醒。相反阿拉斯加倒是开心得很,它对那位不速之客都有了感情,因为只要那人一来,第二天喻文州准会给它一顿特别丰盛的奖励。  
  这日子也太舒适了点。阿拉斯加躺在阳台上懒洋洋地翻了个身,突然听见了什么,一骨碌跳起来,连叫都不再叫一口叼住了往卧室里拖。  
 
  喻文州第无数次被这动静吵醒,一睁眼就看到门口一大一小两只,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那只大的不速之客指着自己,张嘴噼里啪啦爆出一段话:“哎你,就你,我说你什么意思啊?!想活捉还是怎么?得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看看这楼,我跳下去可摔不死,你们可没这本事。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找个开着的窗户有多难,好容易找到一个,你还养狗!养狗就算了,都知道有人对你不怀好意了还天天开窗户!很容易感冒的好吗!——啊呸什么感冒,你特么就是故意耍我的!进得去吃不着!你是这意思吧!”  
  刚醒了就莫名其妙被指着鼻子骂了一通的喻文州有点茫然,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对面的不速之客等了一会不见回复,正要跳脚之际却听到床上的人终于开口说:“你是不是叫黄少天?”  
 
 
 
【07】  
 
  吸血鬼黄少天觉得人生真是奇妙。  
  他居然被一个人类,没错还是个三番五次招惹他的人类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在他被他父亲关了快二十年的禁闭之后。  
  那个人类还说他认识自己。  
  “就在我小时候……对差不多六七岁吧,有一只吸血鬼闯进了我家,然后霸占了我的故事书非要给我讲故事。”喻文州弯着眉眼说,“他说他叫黄少天,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黄少天:“……”  
  他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回事,而且印象深刻。  
  为什么呢,因为他被他父亲关禁闭,就是因为这件事。  
  那时候他初涉人类社会,要完成父亲给的任务,然而他啥都不懂只能胡乱地摸索,找了个人家就闯进去,刚巧这家的大人都出门了,就剩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在那,乖乖巧巧地做着作业。  
  黄少天暗道天助我也,然后那孩子就看见他了,居然也不害怕,眼睛黑亮亮的,弯起来细细长长,软绵绵地喊了一声哥哥好。  
  黄少天瞬间被萌化了。  
  “知道哥哥是什么吗?哥哥是一只吸血鬼哦。”黄少天一把把孩子捞起来抱到床上去,然后站在他面前严肃道。  
  “吸血鬼是什么?”  
  “呃,呃……就是一种高贵的稀有的种族,专门来解救你的。”黄少天随口胡诌,又随手摸过来一本故事书,“比如这样——来,哥哥给你讲故事听。”  
  孩子乖乖地坐着听他讲,黄少天不仅神情语言到位,连动作也相当到位:“……就这样,七个小矮人战胜了邪恶的白雪公主,王子和猎人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孩子说:“我记得结局不是这样的……”  
  “那个结局是假的啦,哥哥的这个才是对的。”黄少天又把故事书往后翻了几页,“我再给你讲一个‘水晶鞋择主记’的故事……”  
  最后孩子说:“哥哥我的爸爸妈妈总是不回家,你能不能每天都来给我讲故事?”  
 
  后来黄少天就天天往那跑,把他父亲的任务完全抛在了脑后,就算有时候想起来了,看到这孩子的时候又实在舍不得咬下口,只能时不时地溜回家偷血喝。  
  于是过了一个月,要到验收他这一个月来进入人类社会所获得的成果的时候了。  
  黄少天暗叫糟糕。  
  果然他的父亲大怒,黄少天不仅任务没完成,还违反了吸血族不能和人类有过多接触的规则,被直接丢到禁岛闭门思过,闭了快十年才被放出来,但是他父亲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去人类社会了。  
  直到又过了快十年,黄少天才终于再次获得了踏足人类社会的机会。  
  对于他们吸血一族来说二十年也就相当于人类的几个月那么长,外貌什么的一点变化都没有,所以黄少天虽然被关这么久但也没觉得太兴奋,只是二十年的时间里人类社会变化太大,不仅窗户都换成了防盗窗,还有那么多养宠物狗的,就连当年那么萌那么萌的小孩子如今都长成了个大老爷们儿了。  
  黄少天此刻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都不要说话,他想静静。  
 
 
 
【08】  
 
  黄少天思考了一天,觉得其实这也不全是坏事。  
  他第三天夜里又跑过来,双手抱胸一副黑帮大哥的架势,朝刚被他从梦里喊醒的某人呲了呲牙:“你说你害我被关禁闭将近二十年,是不是应该补偿我一下?”  
  对面的人穿着睡衣靠在床头,弯起眼睛笑,然后说:“好呀。”  
  话音才落喻文州就感觉到面前刮过了一阵风,下一秒就被抓住了下巴,有什么东西凑近了他的脖子,随着说话声吐息温热:“这样呢?”  
  喻文州朝另一边偏了偏头,把脖子暴露在那人面前,随即尖利的牙齿就抵上了他的血管,触感冰冷,就如狩猎的猛兽捕获猎物时坚硬而嗜血的獠牙。  
  他甚至都能感觉到那只猛兽因为兴奋而绷紧的全身,身形优美,在黑暗里静静地等待着猎物的死亡,一触即发。  
 
  其实这没什么,之前又不是没被咬过一次,什么事儿都没有。  
  而且一点儿都不疼。  
  这很神奇,那么尖的牙齿穿透皮肤,除了一开始微微的刺痛感之外,就再没有感到任何疼痛。有那么一瞬间喻文州觉得自己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缓缓地被抽离,那感觉清晰又奇妙,相当不可思议。  
  然而这种感觉还没来得及回味,那只吸血鬼的牙齿就离开了他的皮肤,那人嗓音低沉地笑了起来,温热的呼吸拂在颈侧:“啧,果然还是活人的血比较好喝……这几天天天喝死人血,我去这血真是难喝到吐,虽然有保鲜处理,但我觉得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去活捉一只麻雀。”  
  喻文州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原来还能说话:“……不是说如果一个人类被吸血鬼咬过之后也会变成吸血鬼?”  
  “这种不怎么靠谱的传言你也信?”黄少天稍稍退开一点距离,说,“虽然的确可以,我们的前牙里有两个开关,一个是释放神经麻痹激素消除痛感,还有一个就是能够释放变异因子的,能直接侵袭人体造成变异,也就是能变成吸血鬼。不过后一种在我们的规定里这是严重违法的行为,因为它不仅超级难控制,而且一不小心不仅牙废了,那个人类也活不了了——就算成功了那人类也不一定就能活下来。所以那个功能哪有人愿意用,对我们一点帮助没有,还麻烦到死。”  
  这简直是生怕人听不懂,喻文州摸了一把脖子上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只留下了一个小到察觉不到的疤痕。他笑起来:“你就不怕我把你们的事情全说出去?”  
  “如果有人信的话。”黄少天不以为然,“我看过你们写的有关吸血鬼的小说,说实话,基本上没一个对的。比如阳光,其实我们血族是不怕阳光的,只不过晚上更适合我们活动,食物更多也更好捕捉,久而久之成了习惯,所以造成了你们以为我们只能在晚上活动的错觉。”  
  喻文州把灯扭开。  
  突然的光亮让对面的吸血鬼眯了眯眼睛,他的皮肤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白,拥有黑色的头发和瞳孔,看起来和一个正常人无异——这是喻文州第一次清楚地看清这个人,的确就是个人。  
  然而下一秒喻文州就发现他的眼睛从深黑色变成了琥珀色。  
  “不同的光线下眼睛的颜色会变得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够看清黑夜里的东西,也不惧怕白日的阳光。”大概是察觉到了人类的惊讶,吸血鬼向他解释。  
  “那下次你可以白天来找我了。”喻文州说,“你可以从正门进来,我给你一把钥匙。”  
 
 
 
【09】  
 
  喻文州又被他母亲拉着去参加了一个相亲。  
  这次的姑娘正常多了,乖巧温婉,倒是很适合他——他母亲如此认为。  
  喻文州一如既往客客气气地和姑娘吃了顿饭,回到家的时候发现一个人趴在他家的沙发上,正嗑着瓜子看小说。  
  喻文州换好鞋走了过去:“你是从正门进来的还是从窗户进来的?”  
  “你猜?”吸血鬼先生把视线从小说上移到对面的人类身上,“你这瓜子什么味儿的?吃起来还不错。”  
  “焦糖。”喻文州在沙发上坐下来,“我猜是窗户。”  
  黄少天爬起来坐正,把手里的书丢给他。  
  “这书不错,”他说,“有不少猜对的。”  
  喻文州看了看,是上一个相亲的姑娘写的那本关于吸血鬼社会的书。  
  “你怎么会买这种书?”黄少天随口问了一句。  
  “送的。”喻文州笑笑,“倒数第二次相亲的那个姑娘。”  
  “相亲?”吸血鬼先生挑了挑眉。  
  “是啊,相亲。”喻文州说,“今天那个是倒数第一次。”  
  “结果怎么样?”  
  “不知道。我妈倒是很满意。”  
  吸血鬼先生噗嗤笑了出来:“看来这一点不管是在你们还是我们之间都是一样的。”  
  “那么吸血鬼先生,下次可以麻烦你走一下正门吗?我可不想哪天回来的时候看到我的家被一大群人围观。”  
  “好吧。”黄少天说,“看在你这么诚恳地求我的份上。”  
 
 
 
【10】  
 
  于是从此之后吸血鬼黄少天成了喻文州家里的常客,连阿拉斯加看到他都不再叫,懒洋洋地斜他一眼,继续闭着眼霸占沙发。  
  吸血鬼先生活得比他长得多,虽然被禁足了快二十年,依然见识广泛,一身的潜能全用在了嘴上。  
  “起码那时候手机电脑还没得到市场。”喻文州插嘴说。  
  “嗯是啊,哪里像现在,住对门都要靠发短信联系,我就纳了闷了走几步路会死啊,怪不得现在人的体质这么差。”黄少天抱怨说,“还有防盗窗,尼玛这是要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哪是逼你们,大概都是逼自己吧。”喻文州说,“科技发达了,人心变小了。”  
  吸血鬼先生咂咂嘴:“怪不得我爹一直警告我远离人类社会,原来我不屑一顾,现在看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你爹活得比你长多了,听他的总是没错的。”喻文州看他一眼说。  
  “那可不一定,他现在仇视你们,巴不得我这辈子都不要和你们接触才好。”黄少天提起这事明显郁闷,“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你再也见不着我了。”  
  喻文州停了一停:“你不是本也不愿待在人类社会的么?”  
  他记得黄少天说过,若非为了寻找食物,他才不会来。  
  “那不一样,那……”吸血鬼先生话说了一半突然卡住,皱起眉,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说辞,“总之就是不一样,我不是不愿意待在这里,我还是很愿意见你的……我的意思是……”  
  越急越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最后黄少天还是放弃了。  
  “你是想说,”喻文州笑起来,“你愿意留在这里,是因为想见我?”  
  吸血鬼先生愣了一下:“啊……”  
  “毕竟找到一个肯免费喂你的不容易。”他继续说,“就不用再喝那些死人血了,对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也带着笑意,黄少天却莫名觉得这话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意味在里头,半晌才结巴了一句:“是啊,对……”  
  确实也是这样没错。  
 
 
 
【11】  
 
  三个月了。  
  黄少天已经消失了三个月了。  
  自从那天他们说完话,他来得就不像之前那么频繁了,先是越来越少,到现在干脆就没了踪影。  
  大概,是他父亲不让他再来了,或者是他又寻到了另一个猎物吧。  
  这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喻文州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他夜里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惊醒,好像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耳边微弱地响动,就像以前那只吸血鬼经常半夜跳窗来到他床边拨弄他的头发,然后他就被那人的声音吵得从睡梦里醒过来,看见那双眸子在黑夜里闪闪发亮。  
  他抱着阿拉斯加坐在沙发上发呆,片刻后叹了口气。  
  “小白乖,饿了自己把袋子撕开去吃狗粮,喏,就在那边的柜子里。”喻文州摸摸它的毛站起来,“我去相亲啦。”  
 
 
 
【12】  
 
  喻文州赶到约定的咖啡厅的时候那姑娘已经到了,穿着一身很清爽的运动装,长发懒散地用一根发带束了起来,正在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划什么。  
  “抱歉,久等了。”他点头打了声招呼,坐到对面去。  
  姑娘这才抬起眼睛朝他望过来。对面的男人很礼貌地叫过服务员,带着温和的笑意,言语轻柔又不显生分。她又往下看,那人穿着白色的衬衫,衣领处的扣子随意地系着,袖口微微向上挽起,整个人气质相当纤瘦干净。察觉到对面特别不加掩饰的打量,喻文州也没做表示,看着她面前喝光了的杯子,很自然地问:“还要再喝点什么吗?”  
  姑娘收回目光,笑着说:“不用了,不如我们找家餐厅吃个饭?”  
 
  那姑娘叫楚云秀,是母亲不知道从哪儿打听来的,说是特好一姑娘,硬是联系上了。这姑娘性格爽直,喻文州对她的第一印象确实很不错。  
  “都说女孩子怕胖,还特别在乎自己的形象,”喻文州看她面不改色地吃下一大盘饭后甜品,打了个嗝然后拿纸巾擦了擦嘴丢进垃圾桶,“看你好像没这方面的困扰。”  
  “人生的乐趣除了看电视剧就剩下吃了,不吃怎么行。”楚云秀耸耸肩,“怎么吃都不胖的体质,就是任性。”  
  “这话不知道要气哭多少小姑娘啊。”  
  楚云秀随意地一笑,又低头看了眼手机:“哎说起来我们是来相亲的,你对我了解多少啊?”  
  “既然是相亲,那就要看愿意了解多少了。”喻文州微笑。  
  对面的人抬高了手机:“啊,那你看我的资料对不对——喻文州,男,26岁,身高178,生日2月10号,星座水瓶座,职业插画师,相亲总数减去本次共37次,喜欢白斩鸡,讨厌豉汁凤爪,讨厌香菜……哎哟你口味这么独特,还有……”  
  喻文州懵了,对方把他的大大小小的喜好以及生活习惯几乎说了个遍,就差腰上还有个胎记眼睫毛多少根脚趾甲是长还是短了……等等,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吧,她怎么知道的?  
  楚云秀还在看着手机吧啦吧啦地讲个不停,话没说完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停下嘴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跑到一旁接起。她声音不小,纵使喻文州没有刻意听,也模模糊糊听到了几个字。  
  “见到啦……确实……眼光不错……快快快快去嘲笑一下……哎我知道,会注意的……”  
  她打完电话走回来,没再继续之前的话题,英气的眉梢微挑:“一起去看个电影?我请客。”  
 
  他们挑了部烂俗的爱情片,刚开场楚云秀就睡了过去,头晃啊晃地晃到了他肩上,手机一直在不停地闪。虽然喻文州很想知道她是怎么从手机上把自己看光的,但是未经同意偷看别人的手机也不是正人君子的行为,所以最后他还是放弃了。  
  一觉醒来电影散了场,楚云秀眨了眨眼睛,和喻文州一起站在电影院外。  
  “不早了……好像该回家了。”她说。  
  “要我送你吗?”喻文州规规矩矩地按着套路问。  
  楚云秀摆摆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看着他说:“问你个问题啊……你听说过血族么?”  
  喻文州心猛地一跳,面容依然平静:“小说里描写的那个血族吗?”  
  “是啊,小说里那个,”她眯起眼睛,“——还有现实里。”她凑近喻文州,轻声地说,“我也是血族。”  
  她用的是“也”,喻文州没有漏下这个字。  
  楚云秀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一辆黑色的汽车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面前,她跑过去打开门,车子启动起来,她隔着窗户扬了扬手臂:“再见啦。”  
  那辆车加大油门,消失在暗下来的夜色里。  
 
 
 
【13】  
 
  那天夜里喻文州失眠了。  
  他脑子里反反复复地回响着楚云秀那句话,她说她也是血族。  
  而他之前只和一个血族接触过,这就意味着,她不仅认识黄少天,而且还知道他们有过来往。  
  那她跑来找自己又是什么意思呢?喻文州可不认为她真的是来相亲的。  
  他思考了很久,一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还做了个梦,梦到一只浑身是血的狼,在黑夜里嚎叫,声音凄冽。  
  然后他就醒了过来,窗外月光明亮。  
  他觉得嗓子发干,黑暗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汹涌,汹涌地朝他扑来。  
  他知道这不是幻觉,因为确实有一道黑影从面前划过,带着血腥气,抓住他的手腕死死地按在床上。  
  还有一双在黑夜里发光的眸子。  
  喻文州几乎是瞬间就认出来了这个人是谁,炽热的呼吸在颈间喷洒,就像曾经练习过很多次的那样,他侧过头,露出一片光洁的侧颈,等待着野兽兴奋的噬咬,然后将血液抽离。  
  牙齿是尖的,刺进皮肤里不断深入再深入,让他有一种会被吸干的错觉。他第一次产生这种感觉,但是却没有反抗,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抖。  
  然后那人就停了下来。  
  喻文州感觉到他的牙齿在向外抽离,混合着血液,完全抽出的时候有血液不断地涌出。那人气息急促又灼热,舌尖舔住伤口,又紧接着向上移过去,最后落在了唇上。  
  喻文州愣住了,下意识就要推拒,才发现手腕还落在别人手里,被用力按着,动弹不得。察觉到他的抗拒,对方更用力地吻下来,牙齿磕到下唇划破了皮肤流下鲜血,被舌尖卷走推进喉咙,血腥气浓郁。  
  喻文州挣扎起来,从他的禁锢下抽出双手,搂上了他的脖子。  
 
  他不知道黄少天是什么时候松开他的,那人伏在他头顶,鼻尖碰在一起,手指摩擦着他的脸。喻文州什么都没有问,也没有对他刚刚的举动做出任何表示——就像曾经的时候,那人心血来潮想干些什么,毫无原因毫无理由,他也随着那人去。  
  毕竟都是心血来潮,突发奇想罢了。  
  黄少天的眼睛发着光——那双眼睛在黑暗里会发光,但是却不常发光的。喻文州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眼睛,被他握住手腕捂上胸口。  
  月光让他得以看清这个人的轮廓,瘦了很多,眉梢有个浅浅的疤痕。喻文州想起来刚才挣扎时好像听到了他模糊的抽气声,连忙掀开他的衣服,黄少天想躲没躲开,借着月色都能看到青黑色的伤痕大大小小地排列在皮肤上,触目惊心。  
  没等他问,黄少天就开口了,声音很低:“我爸打的……没事,已经好了。”  
  “他怎么——”  
  “我又把他给惹了。”黄少天说,喻文州伸手就要去开灯,又被他一把按住,“别开灯……”  
  喻文州顺从地收回了手,房间里一时静默下来,好久才听到黄少天问:“云秀找你去……相亲了?”  
  “你们果然认识。”喻文州没答,而是这么说。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她……”  
  “我想什么了?”喻文州好笑地打断他,对方瞬间卡了壳,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应太激烈了些,皱着眉说不出来话。  
  “是呀,相亲——”喻文州移开眼睛,又拾起了之前的问题,声音轻轻的,“算了算快四十次了……”  
  “你怎么,总是去相亲?”  
  这话问得毫无道理,喻文州有些惊讶:“我还要结婚,这是终身大事——我妈是这么说的,”他低下眉眼,“你又不要我……总还有别人要的。”  
  这下轮到黄少天大惊了:“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不对,等等,你的意思是——”  
  “你说你讨厌人类社会,讨厌人类啊,如果不是因为我能喂你血,肯定也会讨厌我——说不定本来你也讨厌我,不然你怎么都不愿意来见我。”喻文州说,“我算着呢……三个月零三天,应该没算错。”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讨厌你。”那只吸血鬼低下头来蹭了蹭他的脸,然后罕见地沉默了。  
  喻文州也没说话,过了好久才听见那人开口,语气里带着些犹豫,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文州……你知道血源么?”  
  “血缘?”  
  “源,源泉的源。”黄少天说,“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类对于我们血族来说都是一个血源,血源很多,但是能拥有的却很少。”  
  “所以很多族人放弃寻找血源,反正族内有自造人,和真正的人类也没有什么不同。”  
  喻文州惊讶:“你们自己造人?”  
  “既然能造鸡鸭鱼狗,人有什么难的,不过是麻烦一些罢了。”黄少天继续说,“不然为什么这个社会没有被我们搅乱,其实真正来到人类社会的吸血鬼是很少的,他们有的人是来找血源,有的人单纯只是来玩而已。”  
  喻文州想到楚云秀,她大概就是后者。然后他又问:“所以你是来找血源的?”  
  黄少天摇摇头:“现在没有族人是单纯来找血源的了……得不偿失。”他说,“我也不是。”  
  “在如今的人类社会寻找血源,不仅仅是难的问题了,还会产生一种副作用——正是因为难,所以才会出现一种现象叫做血源绑定。”  
  “就是多次采用同一血源而出现的特殊现象,一旦出现血源绑定,那么这个血族人无非会出现三种情况——爱上这个人类,受到族规处置;对这个人的血液上瘾,并与其他血液相排斥;还有第三种,就像我——”他在黑暗里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不仅爱上这个人类,还对他的血液上了瘾。”  
  喻文州整个人怔在那里,昏暗的灯光下那个人的眸子发着光,看着自己,就像一只盯住猎物的野兽,宣告着他独有的领地。  
  他突然笑了起来:“少天,”他轻声说,“也许你只是喜欢这个血的味道,虽然……”  
  “不是,”黄少天打断他的话,“你不知道……在这之前,我已经来了很多次了。”他还伏在他身上,身形优美,嗓音低沉,“我就在那——窗户那边,我就站在那边看你,你睡觉浅,我都不敢出声,但是我还是吵醒过你对不对?你会不会以为那是幻觉?”  
  “我不想喝你的血,我就是想见你——我就是单纯地想看见你。”他好像终于累了,眸子暗了暗,一直撑起的身体向下低去,“我爸不让我出来,我只能在夜里偷偷地跑出来,那时候你都睡着觉,你睡觉总爱皱眉,你以前都没有的,我想问你为什么不开心都没有机会……”  
  他又蹭了蹭喻文州的脸,皱着眉盯着对面的人看,眼睛一眨不眨:“你喜不喜欢我?我一直以为,但是刚刚你——”  
  “喜欢的,”喻文州终于抬手搂了他的腰,“很喜欢。”  
  那只吸血鬼的眼睛一下子又亮了:“真的?”  
  “嗯。”  
  得到了明确答复的黄少天整个人好像都明亮起来,身体一偏抱着人躺倒在了床上,抓过他的手把人按在怀里亲上去,贴着他的耳朵低声地呢喃:“我好不容易才偷偷溜出来见你……我真的特别喜欢你——我那些朋友听说之后都过来嘲讽我,还有楚云秀——”他说到这不满地抱怨,“损友……还相亲,她故意气我的……”  
  喻文州笑起来,然后又抽出手去掀那人的衣服下摆,摸到了一个小小的疤痕:“你爸爸是不是因为这个打你?”  
  “他很生气啊,总共放我到人类社会两回,两回都在同一个人身上出岔子。”黄少天说,“上次出的事情小,这次事儿是真闹得有点大了。”  
  “那你——”  
  “放心啦,我总归是他儿子,他又不能拿我怎么样。”手指抚摸过面前人的眉心,那只吸血鬼也笑起来,“而且他也不能拿你怎么样——现在你是我饲主,没了你我熬不过去的。”  
  喻文州轻轻地叹息:“人类的寿命没有那么长——”  
  “我知道,”黄少天打断他,“但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我还有很长的时间去考虑以后。”他似乎已经思考过很久了,贴过去亲亲他的嘴角,“天亮之后我带你去我们那里,我爸不会为难你的,他就算为难也只会为难我……”  
  喻文州低声笑了笑:“见家长吗?”他故作思索,“过两天我好像还有个相亲——”  
  黄少天瞪大眼睛:“我靠,你真相亲成瘾了啊!”  
  “我就觉得特别奇怪,”喻文州说,“别人相亲十次以内都能结婚,我怎么相都结不了,而且遇见的奇葩的人特别多。次数多了居然觉得还蛮有趣的。”  
  黄少天没忍住一下子笑出声。  
  “你知道为什么吗,”他们离得很近,黄少天稍稍支起了身体看着他,压着嗓子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性感,“因为上天早就注定,你会是我的。”  
  你注定是我的。  
 
 
 
【14】  
 
  “叮叮——”挂在奶茶屋门上的风铃清脆地响起,一个人逆着光推门而入。  
  他径直走到最角落的位置,已经有一个人等在了那里:“你好,”他坐到对面去,嗓音温和,“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喻文州,26岁,职业插画师,相亲总数减去本次共38次。”  
  “你好,”对面等了很久的人看向他,也笑着说,“我叫黄少天。”  
 
  ——相亲狂魔喻文州的第39次相亲,牵手成功。  
 
 
——FIN——  
 
 
2016/02/10/北隅  
 
  • 举报帖子
喜欢 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11)

“B怎么样了?”   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接起通讯,放下刚刚埋首的报道回过头,隔着一层透明玻璃,佩里正在他的办公室里训斥那个新来的实习生。   他(非常不应该的)松了口气,锁上电脑屏幕走到窗边,他办公桌靠近的那扇窗户正对着哥谭,得益于星球日报的高度,他能轻松的看到韦恩塔的塔尖,虽然现在哥谭王子并不在那里。   “蝙蝠侠三个小时前就清醒了,一切正常。”尚恩抬高一边的眉毛,用他那种与蝙蝠侠截然不同的“kn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北隅
盗笔全职时之歌//黄喻可逆//喻黄王中心//吴邪喻文州Mario痴汉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