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7-01
阅读 354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79)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各位小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719-725】

哎,上铺那个。【719-725】


719.

五一结束之后大一的新生要军训

学校那边开会下了通知

希望各方面老师配合

不要把学科上的考核时间安排在军训前,以免学生不能正常发挥

所有老师频频点头,保证一定积极配合。

“从明天下午开始,三点半加一节理论课。”某专业课老师说

“这周六日上午九点,咱们去北校区做实验。”某某专业课老师说

“从这周开始,咱们这门课多加一课时。”某某某专业课老师说

 

720.

“报告老师,学校不是说好了要配合军训吗?”张佳乐不解的问

“对啊。”老师点点头认真的说

“所以我们要在军训考试前多学习一些知识,为军训回来之后的考核做准备。”老师点点头认真的继续说

然后张佳乐生无可恋的坐下了。

然后张佳乐生无可恋的盯着孙哲平看了五分钟

“我是没刮胡子还是没洗脸。”孙哲平困惑不解的问

“咱起义吧。”张佳乐文不对题的答。

 

721.

其实理论课真的挺无聊的

一坐那听课就是三个小时

张佳乐坐不住,孙哲平也坐不住

“不行,我和大孙出去透透气,一会儿老师点名了电话我俩。”张佳乐说

“我靠,你俩哪浪去啊?”北京的哥们问

“就楼道口坐会儿。”孙哲平答

然后俩人就出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老师点名了。

 

722.

北京的哥们很有定力

不慌不忙不乱,从衣服兜里拿出了手机,四平八稳

然后认认真真的听老师点到孙哲平和张佳乐

才按开手机,发出短信。

“快来,老师点名了。”

 

723.

后来张佳乐和孙哲平五十米冲刺跑了几次之后就忍无可忍的换人了

“不是,我就是慢性子,能再给我次机会吗。”北京的哥们无辜的问

“我告诉你,要是杀人不犯法我一定再给你次机会!”张佳乐怒气冲冲的答

“或者我们帮你争取一下机会。”孙哲平咬牙切齿的答

北京的哥们泪流满面。

然后通风报信的任务就交给了东北大哥。

 

724.

实话实说,东北大哥是个实在人

只要看老师拿出点名册,立刻雷厉风行的猫腰钻到桌子下面给俩人打电话

“喂!你俩跟哪呢!”

“干啥呢!赶紧回来!”

“啊啥?我小点声?”

“我这不是怕你们听不见吗!”

 

725.

当时张佳乐举着手机

东北大哥的声不仅张佳乐能听到

孙哲平也能听到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也能听到。

然后孙哲平和张佳乐就回去上课去了。

天下太平。


  • 举报帖子
喜欢 3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啊呀

(十七)

四月初带走了我的彷徨,四月末带来了我的失望。 初末的分界线的日子里我迷糊着找不到方向。 胡言乱语地,满脑子是弦断的破音。 不知该讲述什么,想说句话给你——或者是自己——还是其他的谁,没关系,我不在乎。 亲爱的,我想你该知道——你必须知道,我每一次的低声下气都不是为了你。

我才不想死

(1)温长龄

温长龄这几天爱上了刑侦小说,而《die》则是他的最爱。    《die》作者dead,一名感和小说网的知名网络小说家,之前都写的是言情小说,现在转型写这类小说,竟也写的十分的好,两三章就把温长龄给迷得死死的,每天晚上都要刷上三四遍。    【你喜爱的作者dead更了《die》第一百二十六章:迷途】    突然跳出来的一个框让温长龄操纵的游戏人物直接就gameover了,没管队友的骂声,温长龄心情激

为你沉沦

(23)

第二十一幕 情动 从洞内深处喷薄而出的泉水寒冷而又湍急,很快便漫过了盗跖的脚背,然后是膝盖…… 脚下原本就冻得不结实的淤泥在充分地吸取了水分之后,犹如一双双将人拖入地狱的手,缠住了,便再也甩不开…… 盗跖和白凤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 再这样下去的话,就算没有被水淹死,也会被这冰泉水给冻死,更别提这脚下不知究竟有多深的淤泥了…… 盗跖咬了咬牙,脑海中飞快地搜索着如果让两人的速度提高的方法。 “把鞋脱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