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7-01
阅读 316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79)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各位小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719-725】

哎,上铺那个。【719-725】


719.

五一结束之后大一的新生要军训

学校那边开会下了通知

希望各方面老师配合

不要把学科上的考核时间安排在军训前,以免学生不能正常发挥

所有老师频频点头,保证一定积极配合。

“从明天下午开始,三点半加一节理论课。”某专业课老师说

“这周六日上午九点,咱们去北校区做实验。”某某专业课老师说

“从这周开始,咱们这门课多加一课时。”某某某专业课老师说

 

720.

“报告老师,学校不是说好了要配合军训吗?”张佳乐不解的问

“对啊。”老师点点头认真的说

“所以我们要在军训考试前多学习一些知识,为军训回来之后的考核做准备。”老师点点头认真的继续说

然后张佳乐生无可恋的坐下了。

然后张佳乐生无可恋的盯着孙哲平看了五分钟

“我是没刮胡子还是没洗脸。”孙哲平困惑不解的问

“咱起义吧。”张佳乐文不对题的答。

 

721.

其实理论课真的挺无聊的

一坐那听课就是三个小时

张佳乐坐不住,孙哲平也坐不住

“不行,我和大孙出去透透气,一会儿老师点名了电话我俩。”张佳乐说

“我靠,你俩哪浪去啊?”北京的哥们问

“就楼道口坐会儿。”孙哲平答

然后俩人就出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老师点名了。

 

722.

北京的哥们很有定力

不慌不忙不乱,从衣服兜里拿出了手机,四平八稳

然后认认真真的听老师点到孙哲平和张佳乐

才按开手机,发出短信。

“快来,老师点名了。”

 

723.

后来张佳乐和孙哲平五十米冲刺跑了几次之后就忍无可忍的换人了

“不是,我就是慢性子,能再给我次机会吗。”北京的哥们无辜的问

“我告诉你,要是杀人不犯法我一定再给你次机会!”张佳乐怒气冲冲的答

“或者我们帮你争取一下机会。”孙哲平咬牙切齿的答

北京的哥们泪流满面。

然后通风报信的任务就交给了东北大哥。

 

724.

实话实说,东北大哥是个实在人

只要看老师拿出点名册,立刻雷厉风行的猫腰钻到桌子下面给俩人打电话

“喂!你俩跟哪呢!”

“干啥呢!赶紧回来!”

“啊啥?我小点声?”

“我这不是怕你们听不见吗!”

 

725.

当时张佳乐举着手机

东北大哥的声不仅张佳乐能听到

孙哲平也能听到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也能听到。

然后孙哲平和张佳乐就回去上课去了。

天下太平。


  • 举报帖子
喜欢 3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九歌】云中境

(3)

“二哥,咱们还要去吗?可是,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斯日,初雨乍晴。云销雨霁,碧落如洗,彩彻区明,正是桃红夹岸,梨白压堤。 一个叶间黄鹂般的声音自犹潮乎乎、湿答答的小巷子中传出来,有若空雨明涧,大小水珠坠入雪练般的小溪。 桃见厄掏出一块绯色的巾帕,用葱根削成般的纤指撑着,为柳愁离揩抹去一脸的水珠,微蹙秀眉道:“但是,大姊于我二人有恩,她所吩咐的,我们又不能不做。” 柳愁离叹了口气,将桃见厄的

【狗崽】 魑魅之劫

(11)

狐狸是被阿爸发出的信使符吼醒的,迫切而又愠怒的低沉声音,让沉浸在曼妙梦境中的狐狸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他蹭的一下抱着被子坐了起来,随着他剧烈的动作,大脑供血突然不足,不禁有些眼花。定了神,才发现大天狗早已穿戴整齐,桌上摆了热气腾腾的肉包与清粥。   “不好意思,刚出去了一趟,忘记帮你拦截晴明大人的符咒。”大天狗略带歉意,继而从衣柜里拿了一套墨色广袖长袍,领口处镶着深紫烫金韵纹,走到狐狸身边,将衣

与B站男神网恋的后果

Chapter 22

  纵然知道应朵吃到面条时会变脸,但真正看着对方呛咳着捂住嘴巴,涨红着脖子一脸懵逼的样子,梁珂……还是觉得超爽。虽然这么说有些不恰当,但他就是有种心里抑郁一扫而空的舒坦。   梁珂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小心眼了,但这一切都归是顾泽宠的。      那头的应朵还在拼命咳嗽,之前为了示威,她特地卷了一大撮塞进嘴里,这下除了嘴巴,连喉咙都像是冒了火似的呛得厉害,朦胧之中似乎看见顾泽递了一张面巾纸过来。   “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