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11-11
阅读 3919

【全职全员向】从前有座荣耀山

无cp向,江湖paro

从前有座荣耀山,山下有座蓝雨庙。
蓝雨庙的住持,是个抽烟喝酒烫头的花和尚。
花和尚名叫魏琛,他不谙佛法不念经,整天抱着一堆武功秘籍,志在修上乘武功,打败叶秋,成为新一任的武林盟主。

荣耀山的山顶,有一座嘉世宫,那里就是每年举行武林大会的地方。
魏琛每天在山下掰着手指,直到距离武林大会还有一个月的时候,他背上了破褡裢,告别了庙里的一众小沙弥,踏上了前往嘉世宫的山路。

一日,经过一座小树林时,魏琛遇到了一个人。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一个满头黄毛的小山贼挡在了他面前。

“小子”,魏琛上下打量了一番小山贼:“钱老衲没有,武功秘籍倒是有很多,我见你骨骼惊奇,愿不愿意跟老衲学上几招啊?”

小毛贼名叫黄少天,本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江湖小剑客。由于记错了武林大会的时间,提前从家出发了三个月,花光了身上的盘缠才不得已落草为寇的。

黄少天欢天喜地从魏琛的那堆秘籍里挑了一本不明觉厉的剑谱,不由分说就要下跪拜魏琛为师。

“哈哈,”魏琛笑着把他扶了起来:“入了我蓝雨门,从此就是我蓝雨的人了。这本冰雨剑法,你从今天就开始勤加练习,倘若你是有天赋之人,一个月后,定能在武林大会上崭露头角的。”
黄少天激动不已,捧着剑谱就到一旁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

带着黄少天走了一周,魏琛又在半山腰遇见了一个书生。
书生自称是京城人士,名叫喻文州。
他出身于书香门第,却自小喜爱兵法,因不愿听从父辈之命投身儒门,所以背井离乡来到荣耀山,想要领略一次传说中武林大会的风采。

魏琛疑惑地看着他:“既然施主有心于武学,何不找一名门正派,跟着大师一起潜心修练呢?”
喻文州听后面露尴尬之色:“在下虽自小就阅尽各类兵法武学,却因生下来就有缺陷,只能做个纸上谈兵之人……”

经他这么一说,魏琛才发现,比起常人,喻文州双手行动似乎有些不便。

“少年,你想和我学法术吗?”魏琛顿时心生恻隐之心,从随身的褡裢里翻出了几本记载西洋法术的本子,递到了喻文州面前。

“这是?”喻文州的瞳孔颤了颤。

“这是我独家珍藏的法术秘籍,你若因为双手的问题成不了剑客刀客之流,便去做术士吧!这可不是什么邪门歪道,若是修炼得道,也能成为一代大侠的……”

于是,至此以后,黄少天便跟着魏琛练剑,喻文州跟着他学法术。
魏琛带着两个弟子一路化缘吃斋,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他竟在山腰上不幸病倒了。

喻文州略通一些医术,他把着魏琛的脉,对着黄少天叹了一口气,“师父……他怕是快不行了。”

黄少天眼里则饱含泪水:“师父!你怎么能丢下我们一个人走呢!你冰雨剑法的第三层还没有传授给我呢!”

魏琛用尽力气伸出一只手,“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你们现在背上我往西边走上三百里,那里有一座微草观,微草观的观主,是一位能治百病的旷世神医……”


于是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人捧着魏琛的头一人拽脚,哼哼唧唧地抬着他来到了传说中的微草观。

微草观的门口,挂着一块醒目的牌子——“不救蓝雨之人。”

魏琛气得一口老血喷在了地上:“王大眼,你好狠——”
然后他转头,虚弱地抓住了喻文州的手,“孩子,我见你成熟稳重,有担大事之风……为师、为师当下有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几分钟之后,喻文州披上了魏琛祖传的袈裟,冷静地敲开了微草观的大门。
王杰希的目光把门口的三人从头剔到了脚,最终还是让人把魏琛送到了内室里。

“你的病是能治好,只是,”王杰希的左眼和右眼都放出了严肃的光芒,“这次的武林大会,你怕是去不了了。”
魏琛躺在病床上露出了疲惫而又欣慰的笑容:“我如今已是后继有人,倒也不在乎这一次了,喻文州——”
他陡然拔高了声音,“既然我已经把蓝雨庙的住持之位传给了你,你就要肩负起蓝雨的希望,还有少天,你是有天赋之人,定能成为一代大侠的……”

接下来,魏琛便留在微草观养病,他嘱托王杰希,要带上他的两名弟子一起去武林大会。
王杰希面上似有不愿,但一路上对喻文州黄少天两人也算是颇有照顾。

黄少天嘴碎,不断追问他,为什么要在门口挂那个不救蓝雨之人的牌子。
王杰希几次回避不得,只得含糊承认,蓝雨庙和微草观的宿怨结下已久,这是从上上代的观主传下来的规矩,他也不太清楚个中缘由。他还补充道,如今的牌子其实还算好的了,在他师父做观主的时候,在牌子旁边还有一句话:——“蓝雨之人和叶秋不得入内。”

“那你们现在是欢迎叶秋了吗?”黄少天好奇地问他。

“不是,”王杰希摇头,“那是因为,叶秋自打坐稳了武林盟主的位置后,就再也没从荣耀山顶上下来过了。”

“呵,”喻文州却在一旁笑得意味深长,“哪里会有什么人能永远站在山顶的?叶秋?他终究也会掉下来的。”

三人路过百花谷时,王杰希提出要去拜访一位故友。

喻文州摇着扇子,“我曾听江湖里的人说,百花谷过去有两位谷主,他们昔日的名声一度不逊于叶秋……可惜,后来却不知遭遇了什么变故,他们两人,竟一人泯于江湖,一人颓于谷中了……”

“终究世事难料,”王杰希叹息了一声,抬头望着不远处的一个小竹亭,“这么久了,他竟还是这副样子……”

亭子中间,坐着一个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青年男子。
他手下压着琴弦,脚边摆着酒坛。

“在下蓝雨庙的新任住持喻文州,旁边这位是我的师弟黄少天,”喻文州笑得一脸端庄,“见过百花谷谷主。”

王杰希则毫不客气地夺过了张佳乐手里的酒坛子:“你还想拿第一吗?你看你现在这副样子,你对得起——”

“你住嘴!!嗝—”张佳乐激动地拂开袖子,打了一个充满酒气的嗝:“花前花后日复日,酒醉酒醒年复年……”

“我打东边来的时候,遇见过一个人,”黄少天突然在一旁冷不丁地开口说道,“他告诉我,他过去曾是一名大名鼎鼎的剑客,却因为手伤不能再执剑了……”

“后来他人去了哪里?”张佳乐醉意朦胧的眸子骤然清醒。

“他说,他要去这次的武林大会上,去见一位故人。”


第二日,张佳乐束起了头发,精神抖擞地和王杰希他们三人一起上路了。
而彼时至山顶的路程,大约只有三日。
这三天里,他们和许多高人都打了照面。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当山贼的时候打劫不到钱了!肯定是因为我长得太面善了!你们看前面那个魔教老大的长相,我和他对视一眼就想把钱袋递给他……”

“你小子胡说什么呢?”张佳乐推搡了一下黄少天,“那边那位是霸图派的韩掌门,人家可是江湖上出了名的正义之士!”

黄少天听后咽了口口水,而韩文清也注意到了他们这边,正带着一帮门徒向他走过来。

“韩掌门,好久不见!”和韩文清是旧交的张佳乐首先开口打了招呼,旁边几人也跟着纷纷作了寒暄。

韩文清只微微向他们点了点头,便当作是回礼了。
倒是一直安静站在他边上的张副掌门,突然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不知诸位大侠能否赏光?今晚酉时三刻,鄙人在烟雨楼三楼的雅室……”

“不了不了,我们很忙的,有事先走了!”

没等喻文州商业客套回去,王杰希和张佳乐拉着他和黄少天掉头就走。
张佳乐一边走一边解释:“你们初入武林,还不清楚个中内情……和张新杰那人一起吃饭喝酒什么的,规矩多的跟进皇宫似的!你该喝多少酒、该配什么喝,他能给你规定的好好的,你不听他话他还跟你急……”
“……”

据说烟雨楼的老板和叶秋私交颇深。
自从叶秋坐稳了武林第一的交椅之后,江湖上便渐渐传下了这么一个规矩:所有参加武林大会的豪杰,将在烟雨楼的门前参加初一轮的选拔,只有打败了烟雨楼第一高手楚云秀的人,才有资格登上荣耀山的最高峰,最终和叶秋决出个一二。

喻文州他们几个在烟雨楼用午膳的时候,正巧看到了轮回山庄刚上任的小庄主。

黄少天压低声音不屑地撇了撇嘴:“诶、你们瞧见轮回山庄那小子没有?长得一副文弱书生模样,小脸标致得跟个女娃子似的……真能跟门口的那个母老虎打?”

喻文州却摇头表示不赞同,“人不可貌相!你看王观主和张谷主,他们哪个又不是翩翩少年郎的模样?但论武功,江湖上又有几个能和他们相比的?再说……我听说叶秋……”

两人说话间,那俊俏的小庄主就被手下人提溜着来给王杰希张佳乐问好了。

一个“前辈”嗫嚅了半天才说出来,于是黄少天脸上的嘲弄表情愈发明显了。

“这周庄主的内力……”
待轮回山庄的人走后,王杰希摇着酒盅一个人喃喃自语起来。

“怎么?不行吧!我就知道——”

“怕是深不可测。”
抢黄少天话头的人竟是霸图的张新杰,他不知何时站到了他们饭桌旁边,此刻正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周泽楷远去的背影。

果不其然,次日的比武中,轮回山庄的周泽楷成了第一个通过初试的人。
楚云秀虽是一介女流,但她的身手在江湖上早就是数一数二的了,能在三招之内打败楚云秀,这轮回小庄主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

“果真……”好几年不卷入江湖事的张佳乐顿时看呆了,他嘴巴张开在那儿了老半天,却始终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后生可畏……”这时,他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长江后浪推前浪,只是前浪,亦不可懈怠啊……”
孙哲平按着张佳乐的肩膀不让他回头,他们两人就这样一起静静地看着台上的后辈们,始终都没再多说一句话。


最终初试的结果是,包括黄少天喻文州在内,一共二十二位武林高手获得了登上山顶的资格。

明天,他们就能见到叶秋了。

在登上荣耀巅峰的前一个晚上,楚云秀问了他们所有人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参加武林大会?

因为我有一个梦想——有人如是回答。

因为这是我师父的嘱托——人群中不乏这样的答案。

没什么特殊原因,既然我已经到了这里,自然不能退缩。
人不风流枉少年,此时不搏待何时。


可是叶秋却突然死了。
大会举办的前一天晚上,嘉世宫里传出了这个噩耗。
说是宫里内乱,叶秋被自己的心腹所害,没留下半句遗言就一命呼吁了。

没了叶秋的武林大会,多了更多悬念,却失了原本的意义。
新一任的武林盟主,竟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他叫孙翔,是嘉世宫在清除内乱后推选出来的新宫主,而他之所以能继任武林盟主,是因为以往的不少高手都临时退赛了。

黄少天不解地问喻文州:“王观主他们几个是为了缅怀叶秋这位故人,而我们都不曾见过他一面,为什么也要在那么好的时机之下离开呢?”

“你来这里,难道只是为了一个武林盟主的称号吗?”见黄少天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喻文州便接着说道,“那不就行了!我们赶紧下山吧,去见师父去。”

然而魏琛却不在微草观了。
他仿着文人给两个徒弟留下了文绉绉的一行字: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一年后,蓝雨庙香火旺盛。

喻文州在立春之际收到了一封压着梅花的书信,上面只有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荣耀山顶见。

他看后了然地笑了,起身叩响了黄少天的屋门:“少天,时间到了,我们该出发了。”

故地重游,沿着数十载武林人跋涉过的足迹,他俩从荣耀山下的蓝雨庙出发,经过了微草观,翻越了百花谷,途遇了轮回山庄。

人影憧憧的烟雨楼门前,魏琛续起了长发,正站在一个年轻男子身边冲他们招手。

“师父!魏老大!”黄少天迫不及待地想冲到魏琛身边去,他没注意到,王杰希他们脸上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也跟着他过来了。

“蓝雨,喻文州。”
他没去看魏琛,倒是向他旁边的男子拱起了手。

那男子微微怔了一下,进而转向众人,露出了一个洒脱的笑容:“兴欣,叶修。”

梅花还覆着春雪,荣耀山顶一片大好风光。这一年的武林大会,似乎比以往更加热闹了。

Fin.
  • 举报帖子
喜欢 1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特等席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说起来,他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 “……我很好!我想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这件事的了。” 艹,有人来了。 他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机械运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什么陈年的老古董,发出糟糕的岁月洗礼下苦痛的呻吟。 以及极其阴森暗哑的,由远及近的说话声,只有单方的。 很好,他大概知道这是哪里了。 也许他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毕竟作为一个36世纪的超能力罪犯,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