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4-29
阅读 381

【蓝河X王杰希】那一天我为什么要淋雨 14-22

14

两个人装扮完房间洗完澡吃完饭,剩下的活动就是荣耀了。

王杰希随身带着两张卡,都不是王不留行。

日常训练,用哪一张都差不多。

许博远这才知道,在早晨自己睡觉的时候,对方已经训练过一轮。

职业选手在冬休期也辛苦啊。

他不由感慨。

 

蓝桥春雪登录神之领域。

一上来,就接到春易老言简意赅的私信:“高手?”

许博远回答:“我是本人。”

春易老:“昨天?”

“我手受伤了。他替我打,别的都不管。”许博远回道,顿了一顿,还是强调,“拉不进公会。他是微草粉,铁粉。”

春易老打出一个满头大汗的表情:“操守?”哪个队的粉无所谓,关键在于可不可靠?

许博远说:“操守职业级,不过我暂时还是下本比较好。”

尽管看天南星被揍很爽,他也实在不好意思再让微草队长虐中草堂,但是给战队打打材料还是不错的。

蓝雨粉和微草粉吵得势不两立,再看看王杰希和喻文州黄少天相处那叫一个熟稔,想来关系当真很亲密。所以打打材料应该不要紧?

春易老说:“嗯。我尽量。”

 

蓝桥春雪在公会安排任务,整理材料,看看过零点,带着一队玩家下本。

指挥打本动嘴更重要。

需要动手的时候,王杰希很踏实本份地代劳。

这个副本终于通关时,许博远不由欢呼起来。这里面出了俱乐部上面要的材料,他先收好,随后论功行赏,一一奖励。

许博远刚松了口气,私信就跟着来了:“蓝团!兄弟们跟卖药的干上了,他们厉害,求援!”

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也不是光打本抢boss,他们在网游里还要为自己公会的人出头,调解玩家矛盾。

作为神领三大顶级公会之一,蓝溪阁要保证玩家对公会的期待和尊敬,获得玩家的归属感。因此在自己人被欺负的时候,有必要为玩家出面,看看怎么调停,或者狠狠打回去。

哦,卖药的,卖药的……蓝桥春雪忍不住看看一旁任务完成后,抱着笔电研究的王杰希。

后者目光扫来:“怎么?又要下本?”

“不不,这次是pk,仇人pk。”

王杰希秒懂:“中草堂和蓝溪阁?”

“嗯。”

许博远已经看到远处围着一圈人:“什么情况?”

 

情况说起来丢脸。

两句话概括原因:

一、蓝溪阁新人抢中草堂新人的怪,没抢过人家,被杀了。

二、被杀的人呼朋引伴来复仇,又被杀了。

 

这种情况在哪个区都不少见,两家世仇,处理不好就是团战。

许博远过来,看对方只有两个人,一个魔道学者叫西湖豌豆黄,一个鬼剑叫护国寺醋鱼。

看着名字,不是中草堂核心人物。

王杰希一扫这俩名,登时乐了。

又看看俩人的搭配,思考片刻,更乐了。

那俩人没开语音,在附近发着消息。

西湖豌豆黄:“……你们还要怎么样?”

蓝溪阁新人说:“抢了你们一次怪,你们就杀了我这么多兄弟,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

护国寺醋鱼:“我们保护自己,能杀为什么不杀?”

 

15

能杀为什么不杀?

许博远忍不住呛了一声:“这说话风格,太叶神了。”

王杰希微挑眉:“你和叶修很熟?”

“网游打过交道,第十区,快坑死了。”许博远顺口答了一句,打开语音:“两位好,我是蓝溪阁的蓝桥春雪。”

对方依然没开语音:“你好。你们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许博远先安抚,再做工作,口干舌燥,最后约定竞技场三局两胜定胜负,从此两不相干。

对方并不像大多数微草粉那样执着于仇杀,既没叫公会帮手,也没什么异议。

许博远看了他俩的装备,很中庸。所以这底气必然来自操作。

 

进了竞技场,二对二。

西湖豌豆黄和护国寺醋鱼,对战许博远挑出的两个比较能打的剑客。

行家一出手,许博远看着就知道不妙。三局两胜车轮战,蓝溪阁已经占了那两个人便宜,现下一瞧操作,毫不夸张地说,人家就是虐菜。

要不要求助?

许博远心里犹豫。在网游里,使用职业战队队长这样的大杀器,实在未免犯规。

 

谁知对方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下一场我来。”

顿了顿,又说:“你加我进公会。”

许博远一看他的小号,不由有些唏嘘。

王杰希小号是个魔道。

蓝溪阁里面的魔道学者真心比中草堂少太多了。

这不是他唏嘘的原因。

魔道的名字叫“了却身前身后事”。

这名字……

许博远收回思绪:“下一场我们俩对他们俩?我要怎么打?”

“你?你不行。”王杰希说,“你手就算好了,对付他俩也吃力。”

“那怎么办?”

王杰希说:“我找了个外援,你等等加他。”

“外援?”职业战队队长找的外援,必定也不是等闲之辈。许博远眼睛亮了。

王杰希及时加了一句:“不是蓝雨的人。”

许博远:“……喔。”

“不能看见文州和少天,很失望?”

“不不,怎么说呢,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肉类做法很多,我很喜欢吃,但是我最喜欢吃红烧肉。职业选手大神们都很了不起,但只有黄少是那块红烧肉。”

“哈哈哈,”王杰希笑得抖动肩膀,“嗯,这个比喻很好。”

对面等的时间有点长,护国寺醋鱼在频道问:“还打吗?”

了却身前身后事回答:“稍等,人在路上。”

 

外援很快就到。

战法,“今天不加班”。

许博远看见战法条件反射:“叶神?”

王杰希说:“熬夜到这个点,除了他也没别人了。正好一起教小辈。”

“小辈?”许博远一边邀请对方进公会,一边问。

“英杰和一帆。”

说话间战法已经进来了:“哟今天这怎么回事?小蓝好久不见。”

他还跟个召唤兽似的随叫随到,毫无架子。

“叶神好。”许博远发了一个拜大神。

战法:“你好你好,这次给我们兴欣准备了什么材料啊?”

许博远这个汗:“大神……”

魔道:“我叫你来的,跟博远没关系。”

 

16

叶修反应很快:“哦哦,老王你什么时候叛变组织,卧底蓝溪阁了?文州知道吗?你跟小蓝挺熟啊。”

王杰希回答:“还好。先别忙着寒暄,来教教小朋友。”

“这两个……老王你自己都能应付吧?”叶修一看对方名字和装备,心里也明白了。

“让他们知道不能轻敌。”

“好。吓坏小朋友可不是我的错。”

战法说完进了场,长矛一抖,冒出文字泡:“来吧,前辈要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请前辈指教。”

西湖豌豆黄和护国寺醋鱼几乎同时冒出文字泡。

“老王,你家的小朋友素质就是高。”队伍频道冒出一句话。

随后战法和魔道就双双冲了上去。

 

同样是行家一出手。对面魔道和鬼剑立刻感觉到压力。

许博远赶紧把房间里的观众移出去。尽管他猜到结局,结局也一定给蓝溪阁长脸,但是——开玩笑!这要真流传出去,三家粉丝还不打破头。

王杰希忙里偷闲发现他偷偷摸摸的行为,心里想着这人还那么周到,怎么就能这么周到!

 

这一场打了十五分钟。

结果是什么,许博远不用看也知道。

高英杰吓着了:“那那是队长。还有叶神。”

乔一帆也吓着了:“没没错。”

西湖豌豆黄和护国寺醋鱼双双躺在地上,这次开了语音,弱弱地打招呼:“队长……”

为什么自己的队长,双双出现在蓝溪阁里,这是一个无法解释的迷。

 

“注意调整作息,别太熬夜。”王杰希叮嘱着。

两个小的连连答应,又说要去家里拜年,王杰希说自己不在B市过春节,两人这才作罢。

他俩不敢多呆,赶紧下了。

叶修那边还精神着:“你不在B市过春节?少天说你在G市,蓝雨大本营,你又帮小蓝……原来你就住他家啊,运气不错。”

“怎么说运气不错?”

“他这个人,可信可靠,讲义气,好面子,还心软,一定被你吃得死死的。”

王杰希看看许博远,后者脸有点红:“叶神过奖了。”

“哎哎我听见啦,你们坐得近啊。”叶修呵呵笑,“蓝团长,有空帮我们兴欣带带团打打材料呗。”

“滚……”正在安抚自己这边玩家的许博远听得清清楚楚,脏话都到嘴边了,顾及到身旁王杰希,又咽回去。

王杰希平静地说:“行了,我这边没别的事,明天跟博远要去采购,今天先下了。顺便给叶神拜个早年。”

“收到收到,你也一样。你们俩都一样。”叶修笑着退了蓝溪阁,战法扛着矛溜溜达达走远。

 

王杰希看看身边的许博远,后者安抚完了群众情绪,抬眼望过来,笑笑:“吾王威武。”

他眼睛亮亮的,笑容真诚,那么信任地看着自己……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给许博远洗头时就发现了,对方头发很硬。

头发硬的人,一般都心软。

 

面对王杰希摸过来的手,许博远没躲。

不知道是不想躲,还是没躲开。

显示器作为单侧光源,将王杰希的面孔映得柔和几分。

许博远忽然觉得老王很帅。

非常帅。

 

17

私信又冒出来。

许博远点开。

却是春易老问他,初三下午同城粉丝会安排的怎么样了。

许博远看看王杰希:“老王,年初三我得跑外勤。”

王杰希说:“你跑吧,不要带着我,我去了笃定当人肉沙包。”

许博远笑:“他们打不过。”

“这可不一定。”王杰希说,“虽然电竞选手也是国家运动员,但身体强度比其他领域运动员差多了。体能不行,世邀赛的时候大家水土不服,躺倒一大片。孙翔上场前还在打点滴,就他一挑二那一场。少天也不行,过敏,身上一片红疙瘩,他怕抗敏药瞌睡,晚上偷偷把药片扔了不吃。还是我和文州俩人硬把他拖进医院……别看最后赢时风光,那几天国家队真兵荒马乱,叶修每天最多睡三个小时,都是我们拿戒烟威胁,他才点头同意的。真是……”他摇了摇头。

“你呢?”许博远听入神了,问。

王杰希耸耸肩说:“我挺幸运,太极嘛,兼容并蓄,外国的饭也能吃,水也能喝,睡觉也没影响。哦,其实有很重要的一点。你猜?”

许博远摇头:“猜不出。”

“我同屋的是张新杰。”

“……”许博远恍然。

 

“不行了,老了。”王杰希伸个懒腰,“我得去睡。”

许博远起身:“我去插电热宝。”

“这事我自己来就行。”王杰希说,“要是你沙发床不舒服,就上来睡,我睡相还算规矩,看你睡相也不错。”

这是他第二次发出邀请。

按道理说,看都看光了,也没什么好矜持了罢?

然而许博远摇摇头:“不不,多谢。”

“怎么还当我是洪水猛兽?”

“我才是洪水猛兽。”许博远平平淡淡地回答。

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王杰希微微愣了愣。

许博远没再说话,收拾床铺去了。

气氛忽然莫名其妙地冷下来。

王杰希咳了一声:“这跟你离开家有关?”

“很大关系。”许博远说,“您要是觉得不适应,明天……”

王杰希抢在他之前回答:“太极嘛,兼收并蓄。”

许博远嘴角往上挑了挑:“谢谢。”

 

第二天,大年二十九。

烧鹅叉烧肉、烧鸡白切鸡,发菜煮猪手……都是买来的,讨个好兆头。

又买了些干果巧克力,王杰希看着G市特色食物,又看看往购物车里放速冻饺子的许博远:“买点材料吧。我来包。”

许博远微微一愣。

随后笑起来:“好啊。”

昨天的尴尬事,好像对他没什么影响,今天一觉醒来,又是一条好汉。

只是这个晚上,他没拒绝王杰希帮忙洗澡。

 

时间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

王杰希一睁眼,看见许博远还醒着。他才知道今天许博远要值一天班。

“逢年过节都是我值班。”许博远解释,“别人都忙嘛。老王要出去逛逛吗?”

王杰希指指他的屏幕:“你忙你的。我忙我的。”

过了俩小时,许博远闻到一阵香气,看看屏幕右下角,中午十二点。

肚子十分给面儿地咕咕叫起来。

刚一往厨房一张望,就看见王杰希系着围裙,挽着袖子,端着两个碟子走出来。

手臂上还有白白的面粉痕迹。

王杰希是真的会包饺子。从和面和馅,擀皮包饺,到下锅煮熟,拿个碗盛了几只,放在许博远手边。

大胖饺子鼓鼓的,圆圆的,看着十分喜庆可爱。

“这个时候怎么能如此草率。”许博远果断开大了音箱,端着饺子回桌前。

桌面不知何时被王杰希收拾过,菜不多,桌上摆了个饮料瓶,里面插着两串蝴蝶兰。

 

18

人生最幸福的事之一,莫过于等待投喂。

王杰希去厨房拿筷子,一回身,看见桌子旁边的许博远正盯着自己。

特别专注,特别认真,特别期待,特别……怀念。

这种眼神加上现在的表情,就好像……家和万事兴那样的满足?

许博远看见王杰希疑惑目光,不自然地笑笑,低下头研究桌上四个碗。

“看见我想起什么了?”

“嗯,以前的事,过去很久啦。”许博远接过筷子,“我得好好尝尝老王的手艺……唔,好吃!”

王杰希笑笑:“那你多吃点。”

他自己拿了块烧鹅慢慢啃,看着许博远狼吞虎咽,随后停顿住,看着半个饺子,看看馅:“这……”

这饺子不是素馅,里面填了一大块烧鸡肉。

“以前家里都包硬币,后来包花生,现在,南北结合。”王杰希说,“烧鸡馅,一锅就一个,这是一个修鲁鲁,用于聚拢运气。许博远,恭喜你。”

“多谢。”许博远忍不住笑起来,修鲁鲁聚怪引仇恨,到王杰希嘴里变成了聚运,果然魔术师的思维天马行空。

饺子里面包烧鸡,也只有魔术师才会突发奇想这么干。

不过,不难吃。

 

许博远低下头,把另外半个饺子扒拉进嘴里,向下一只继续征程。

……等等。

他看了看筷子上的另外半个饺子。

“这是白切鸡肉馅,一锅也就一个。”王杰希及时解释,“修鲁鲁改良,你懂的。许博远,再次恭喜你。”

我懂,我懂,修鲁鲁对精英boss领主之类无效,需要通过修鲁鲁改良完成聚怪拉仇恨。

许博远又是一笑:“吾王威武——还有没有其他?”

王杰希指指他的碗,说:“那你得拔刀斩才知道。实在不行,就幻影无形剑吧。”

拔刀斩是剑客低阶技能,幻影无形剑是高阶技能,目的只有一个——许博远笑着将碗里饺子一一夹开,果不其然,发现又混进一只奸细。

——发菜馅。

也不知道王杰希怎么想的,又怎么包出来的。

“发菜寓意发财,所以我一定会财源广进?”

“不,这是一团扫把旋风。”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解释,“扫清一切障碍,许博远,我祝你心想事成。”

说这话时,他盯着许博远,神情严肃而认真。

这样正式的、严谨的祝福,令人不由自主地忽视他相貌上的缺陷,从而被这种坚定不移的气势所撼动,转而相信他每一个字。

 

许博远愣住。

大约过了五秒钟,他笑起来:“感谢吾王。”

他不傻,王杰希也不傻。

他自家人知自家事,大过年不回家,要说没有些弯弯绕,谁信?

王杰希必定看出些什么,只是没有点破,借着这个机会给他鼓励和支持。

可惜如果对方得知真相,还不一定会怎么想。

只是对方懵懂之时,自己自欺欺人也好,顺水推舟也好,此时此刻,房间里终究是两个人呆着的。

屋外装饰灯笼,屋里插瓶鲜花,窗上挂着彩带,都没有厨房传出的锅碗瓢盆声音、吃饭时递过来的一双筷子来得亲切自然。

毕竟是活生生的人,而非虚幻的电脑屏幕,陪伴他度过冷冷清清好多年的节日。

 

“老王,也祝你心想事成。”他将半个发菜饺子夹进对方碗里。

 

19

王杰希毫不挑食,夹起饺子吃了。

许博远看着他吃完,才想起:“啊呀,我忘记用公筷。”

王杰希指指自己:“我每半年体检一次,身体健康。你呢?”

“我也是。”许博远说,“我这不是怕老王介意么。”

“都是爷们有什么好介意。”王杰希说,“倒是你,都这么熟了不是。你要这样儿去文州家,铁定被你偶像骂。他可是敢抄起鸡腿给你玩连突刺的。”

许博远笑笑:“嗯——喻队和黄少住在一起吗?”

“两套房,隔着一堵墙而已。哦对了,你初三忙,初四有空么?”王杰希说,“初四我们去找文州。”

许博远夹起来的饺子直接掉回碗里:“去喻队家?”

王杰希问:“没空?”

“有有有!”许博远简直不知道怎么表现出激动,撂下筷子,拿起筷子,夹一个饺子,吃了,又夹一块烧腊,在酱油里滚了好几滚,放嘴里。

蘸酱油……

许博远咸得呲牙咧嘴,跑厨房去喝饺子汤。

 

王杰希看着他喝汤,才说:“行了,接着吃你的饭吧。你今天值班到什么时候?”

许博远喝完汤,给王杰希也盛出一碗端过来,才说:“零点。”

“二十四小时连轴转?”

“还好啦,这是网游,互相打个招呼,趴桌子打个盹也没什么。”许博远有点遗憾,“除夕的花街很好玩,可惜我有三四年没去了。”

“花街?不是我们采购的地方?”

“那是白天。晚上的花街不一样。”

王杰希若有所思:“明天还有么?明天去?”

“没有了,大年二十七开始,只到今晚零点。”许博远说,“其实很像庙会。挺热闹的,嗯,挺热闹的。”

王杰希点点头:“有机会一定要见识见识。”

“老王可以自己去。”许博远建议,“不过花街都是全家出动,一个人逛总有些不寻常……不知道喻队和黄少会不会去啊。”

王杰希笑道:“你还偶遇上瘾了?”

“人类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分别?”许博远笑着回答。

“你的梦想呢?”王杰希问。

 

“我啊,没什么梦想,找个人好好过日子,小富即安,也就这个了。”

“什么条件?”王杰希迅速追问。

“什么‘什么条件’?”

“找个人。”王杰希说,“大明星们我不熟,你就拿联盟的选手说说性格呗。少天那种?还是文州那种?或者叶修?如果不清楚性格,我可以提供细节。”

许博远笑:“这可怎么说啊。我知道的都是外面小道消息报道,一定失真啊。”

“所以我来辅助。”王杰希说,“联盟大部分选手的特点我都知道,随便说,说了也不给你捅到对方耳朵里,我信誉还是很好的。”

“真说啊?”许博远看着对方,有点认真起来。

“真说。”

许博远转转眼珠:“职业选手里,有喜欢下厨的吗?”

“嗯,文州偶尔会做饭,只限于禽类制品。”王杰希沉思,“张新杰是个吃货,云秀也是,还有沐橙。”

“女孩子可招惹不起。”许博远随意应了一句,“我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和人一起下厨啊,互相尝个菜什么的。”

王杰希说:“实现了没有?”

“实现过一段时间,后来梦想就改了。”许博远说,“希望自己和爱的人都身体健康,长命百岁什么的,挺老土哈。”

“挺奢侈。”王杰希评价。

“是啊,挺奢侈……”一声声催促响起,许博远匆匆转向电脑,“哎,这个时候出野图?运营商玩我啊?”

 

20

这次boss周围有两组人马对峙,五家公会是一组,兴欣是单独一组。

原因很简单。

正如王杰希前两天所说,这个时候还有空网游里折腾的人,也就某位神隐的大神了。

某位神隐的大神,带着某位凑热闹的枪炮师队长,加上一群小萝卜头,趁着过年人少,继续在网游血雨腥风。

许博远心里呲牙咧嘴地要上,整个人让王杰希按住:“我开小号,你少折腾手。”

魔道学者“了却身前身后事”上线。

中草堂里的西湖豌豆黄,老早就留意着蓝溪阁这边动静,一看魔道上线,赶紧发了个私信问好。

兴欣这边的护国寺醋鱼没过多久,也发了个问候的私信。

王杰希单敲叶修:“大过年的折腾什么?”

叶修说:“没办法啊,兴欣穷不是么。”

王杰希说:“好吧。”

“哎哎哎,你这话风不对。”战法一横矛,“有什么阴谋诡计说出来听听?”

“也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你这边怎么应对。”

“蓝溪阁给你什么好处了?真卖命?”

王杰希回答:“我欠人情。”

“你这一次次的,可不像单纯欠人情。”叶修说,“欠人情也没这么个还法。”

“被你猜出来,我还怎么混。”

“行,你有理。”两个人说着,忽然王杰希扫把一歪闪开了,几乎同时,脚下白光一闪,却是护国寺醋鱼放了个冰阵。

西湖豌豆黄立刻冲来迎住,王杰希说一声来得好,两个一起打。

“队长?”

“你现在是中草堂,我现在是蓝溪阁。”王杰希毫不客气,“英杰,准备挑大梁吧。”

“是,队长!”原来队长加入蓝溪阁的目的包括锻炼我?高英杰心里充满感激,打起精神不敢怠慢。

 

这一场boss最后花落兴欣。

许博远看着枪炮师将boss引走,知道大局已定。

他扭头看看旁边,王杰希也停了手,下线,在Q上听高英杰个人对这一场的感想,听完了随即点评。许博远注意到他尽量使用肯定的语气,鼓励着新生代。

随着兴欣公会上电视,没过一会儿护国寺醋鱼又折回来,看见蓝桥春雪还在,主动打了个招呼:“副会长好。”

“你好你好,”许博远知道这鬼剑皮下的是谁,冠军队主力之一啊,豪门出身,人又年轻,前途无量。

许博远开小号绝色到兴欣当卧底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但是不包括早期跟君莫笑从网游里一路走来的这几个人,

乔一帆当然也在其中,他一向对人都很有礼貌:“春节快乐。”

“啊,你也春节快乐。”许博远赶紧回应,“大吉大利,财源广进。”

乔一帆又和许博远说了几句话,等西湖豌豆黄扛着扫把折回来,问:“王队呢?”

护国寺醋鱼这问话发在附近频道,许博远看着文字泡,不自觉地回答:“他去刷碗了。”

 

在那一瞬间之后,高英杰和乔一帆的头上同时冒出了六个点。

许博远这才醒悟过来,人家问的不是自己。

然而荣耀里面,发文字泡也没有消息撤回这功能……

 

21

王杰希刷碗回来,看见许博远在电脑屏幕前,仿佛中了僵直弹一般,眼神都是木的。

“博远?”

许博远用力眨了一下眼:“抱歉。”

“嗯?”

许博远指指屏幕:“我一时嘴快,好像他们猜到你和我在一起……住在一起了。”

“这是事实。”王杰希凑到他身边,看西湖豌豆黄和护国寺醋鱼还没走,“告诉他俩,我这两天住你这儿。”

“合适?”许博远问,“微草主力选手兼队长,住蓝雨俱乐部成员家里,对战队和俱乐部有没有影响?”

王杰希顺手摸一把他脑袋:“没有。你怎么能想得那么周到?”

他终于把想问的话问出口。

许博远一边操作蓝桥春雪跟高乔两个人打字“王队这两天有事暂住我这”,一边回答:“因为有备无患。事前多想想,多做准备,遇事就好应对不是么?”

“你这观点有点像张新杰和肖时钦。”

“我这可是血淋淋的教训。”许博远答。

王杰希于是拍拍他:“我有事出去一趟,晚上回来。提前向你报备。”

“好。批准了。”

两人相视一笑。

没有深问,也没有逼迫回答。

一点点接近真相。

 

王杰希做完日常训练才走。

他一走,整间屋子仿佛又回到之前许博远独居时那样,寂静冷清。

尽管音箱开得很大。

尽管房间还残余着食物的味道。

尽管布置得一片喜庆。

许博远起身活动,顺便打量自己这间陋室。

床上被子整整齐齐叠着。

阳台晾着两个人的衣物。

厨房两副碗筷在架子上扣着控水。

许博远叹了口气。

梦寐以求啊。

 

他走回电脑桌前。

王杰希的笔电就在一旁摆着。

两个人一起打游戏。

梦寐以求啊。

 

不行。

再这样下去,自己危险了,王杰希也危险了……

许博远用冷水擦了把脸,坚持过这个春节,冬休结束,十一赛季下半轮常规赛开始,王杰希不会继续留在这里。

他继续投入荣耀之战。

 

时针指向晚上七点。

王杰希没回来。

八点。

许博远发了条短信。王杰希表示不久就回。

九点。

许博远抓起手机,给王杰希打电话。

手机关机。

许博远吓一跳。

有了之前疯狂粉丝的前车之鉴,他不得不防。

至于游戏值班……算了。

孰轻孰重他分得很清楚。

抓起外套,出门,急急忙忙往外走,迎面差点撞上一个满怀鲜花的人。

“博远?”

那人从鲜花后面探出头来。

“老王……”许博远不由松了口气。

王杰希一看他神色匆匆,连忙道歉:“抱歉让你担心。”

“不不,没事就好。”许博远将人让进来,“你去花街了?”

“嗯。”

王杰希把鲜花塞给他:“我看见大家都买,一不注意就买多几支,还有地方摆么?”

许博远看清怀里两种花,有些哭笑不得:“老王你被糊弄了。”

“嗯?什么意思?”

“桃花,玫瑰花,这要么是求情缘,要么是示爱啊。”

“喔,没关系我还单身,你不也单身么。有个好兆头也不错。”王杰希随意回答。

“哦,那你得拿着桃花。”许博远笑,“祝我王……嗯,在新的一年里,找到称心如意另一半。”

“你也一样。”

许博远愣了愣才回答:“我也一样。”

下意识地捏紧了那支桃花。

 

22

王杰希不仅抱着鲜花,还大包小包扫荡了不少东西。

红红火火山楂糖葫芦、甜甜酸酸冰糖草莓,来年转运小风车,闪亮亮的猫耳朵,五颜六色仙女棒,绿荧荧夜光T恤,滑稽鬼脸面具,头上长草小发卡,吉祥如意中国结,平安转运珠,镇宅驱邪桃木剑……满满一床。

真能买啊,许博远震惊。

“这些……”

“你不是很久没去过花街?虽然去不了,毕竟过年要有过年的气氛。”王杰希说着,打开另一个塑料袋,往外拿东西。炸洋芋,臭豆腐,咖喱鱼蛋,烤串,章鱼烧,爆浆鸡排,大鱿鱼,爆米花,蚵仔煎,炒河粉,萝卜糕,奶黄包,以及凉茶仙草龟苓膏……满满一桌。

许博远静静看着王杰希摆盘摆了五分钟,才把吃的都放好。

甚至一张桌面放不下,堆了两层。

“本来还买了棉花糖,可惜化掉了。”王杰希稍微遗憾,“有些东西得热热再吃——你……”

 

他被许博远抱个满怀。

 

“谢谢……”许博远没有多说什么,就这么紧紧抱着他,好像要把他按进身体里。

王杰希愣了愣,随后从善如流放松了身体,好让对方抱得更紧,更加舒适。

许博远的下巴搁在他肩窝上,脑袋用力蹭蹭,呼吸喷在他耳侧,暖暖的,湿润的,稍微有点痒。

心跳声很清晰。

体温也相当温暖。

许博远不再开口。王杰希也没有打破这一室静谧。

过了不知多久,前者主动松开了手:“我……挺激动的。很久没这么高兴了,感谢我王。”

王杰希笑:“毕竟中午你许过愿,我说了,你会心想事成。”

“好!”

“但是辛辣海鲜羊肉这些对伤口不好的食物不能碰。”

“……好。”许博远不好意思地挠头,胸膛起伏几下:“我去热热吃的。”

他差点拿着龟苓膏往微波炉里送。

“你呀。”王杰希干脆利落把他推出厨房,“去值班,然后来吃夜宵。”

 

“不。”许博远却一反兢兢业业工作的常态。

他任性地没走,斜斜倚着厨房门,说:“我看你弄,我们一起吃。”

只是微波炉加热食物而已。

王杰希扭头望向他。

许博远微微动了动唇角,忽然问:“老王,你喜欢什么样的对象?”

王杰希一怔。

“白天我说了我的,你还没说你的。”

王杰希笑笑,反问:“你觉得我喜欢什么样的?”

许博远笑着摇头:“楚队?还是苏队?”

“就一定得是战队选手?这范围也太狭窄了。”王杰希说,“像你这样的……”

许博远眼神闪了闪。

却听王杰希将下半截话说完:“……像你这样的玩家也比战队选手多罢?”

许博远神色莫名:“……是啊,太多了。”

“既然我们都有桃花和玫瑰的buff加持,今年一定会实现愿望。”王杰希小心翼翼把咖喱鱼蛋从微波炉里拿出来,“下一个……”

许博远正好从桌上拿过鸡排,两人中途做了交接。

不可避免地,手指碰触。

 

忽然窗外轰地一声。

烟花绚烂。

 

“春节快乐。”

“春节快乐。”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1)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只写HE
嗯,我就是所有BE文都能HE. 冷西皮小能手. 不萌不甜不要钱.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