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78

【川吉良】弗拉季米尔的等待 (5)

05

雨声。玻璃被大风吹得噼啪作响的声音。双人床嘎吱的声音。肉体碰撞产生的啪啪声。黏腻的水声。沉闷的低吼声。

却没有吉良的声音。

即便到了高潮,他也没发出任何声音,只有流淌着沾湿了额前一绺头发的汗水、通红的脸以及眼神里显而易见的欲望才能看到这人的动情之处。

紧咬着的嘴唇里没有发出一点儿呻吟,川尻无从知道他是否感受到了快感。

两人之间的这场性爱发生的顺其自然,就在他们接吻之后。川尻不知道自己心中的这股子冲动是从哪儿来的,他像是回到了自己年轻时候那样,急切地渴望着眼前这个人,而吉良很显然也没有拒绝他。

距离他们出差回来已经过了一个月。

吉良和他想象的并无任何变化。在经历了那一夜之后,川尻本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吉良,也猜不到吉良会对他的态度发生何种变化,不过从第二日的表现来看,吉良和先前一点儿也没改变,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苦恼不知以什么心情对待吉良的自己,就像是被人玩弄了的傻瓜一样。川尻忽然这么觉得。

不过之后吉良达到高潮的模样总是经常浮现在他的脑袋里。

好想听到他的声音,好想现在见到他。这种突如其来的狂热的渴望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

关掉书房里的灯,带上自己的公文包,川尻独自离开了家,反正现在还不算太晚,吉良先生肯定还没有睡下吧。

夜晚的凉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川尻到达吉良家的时候所见的便是这样的景象。

吉良家的宅子很大,外围是一圈大概一米来高的围墙,从围墙里看进去便能看到好几棵高大乔木围绕着的日式房屋,庭院里还长着丛生的看起来杂乱的野草,从野草之中延伸开一条石板铺就的小路,一直延伸到走廊前。

“川尻先生?”穿着男式浴衣的吉良正巧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庭院口的川尻。

“冒昧,打扰了。”

“不碍事,川尻先生快进来吧。”

房子如他所见十分大,让川尻不由得怀疑吉良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居住,不过他总是想象不出来吉良与爱情这玩意儿沾边的样子。

“没想到川尻先生会夜晚过来,这是不是和我正好想到了川尻先生有关系呢?”在庭院走廊上坐下来之后,吉良忽然这么说。

咦?他也在想我吗?

川尻还没来得及作出回应,从围墙外忽然跳下来一只黑猫,直蹿到走廊下吃起准备好的食物起来。

“这只猫?”

“我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最近一直在我家附近转悠,便给它准备了些食物,之后就天天这个时候过来。”吉良刚准备伸手去摸它,黑猫立刻叼着食物连退了十几步,最后蹿上围墙不见了。

吉良悻悻地收回自己的手,说:“猫这种生物很是奇特,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放下戒备,即便是给它食物的人,它也一点儿也不亲近。”

“吉良先生,和它很像。”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川尻给出莫名其妙的回应。

“诶?”

“我是说,你和它很像。”川尻一把抓住吉良的手,眼神从两人相握的手慢慢转移到吉良的脸上,“从来不对任何人敞开心扉,任何事情都可以轻而易举地遮掩过去,即使在最动情的时候都不会放松下来,吉良先生就是这样的人!”

他为什么忽然认真了起来,川尻自己都不知道。

吉良甩开他的手,脑袋偏到一边,洗过澡后垂下来的头发遮挡住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川尻先生才是,妄加评判……”

“来做吧,吉良。”川尻掰正吉良的脑袋,认认真真地说。

“……”

川尻知道吉良不会拒绝自己,而他显然是对的,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自信从何而来。

与强硬的语气不同的是前戏是温柔而漫长的,他有意让吉良爽快地喊出声来,但吉良依然一副紧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丝一毫声音的模样。

川尻的手从浴衣下摆轻而易举地钻了进去,从膝盖处一路抚摸到大腿根部,并故意在腰部捏了一下,颤抖着的双腿让他感到心情大好。手继续往上,随后停在了已经鼓起一个形状的棉质内裤上,隔着衣料的抚摸多了几分粗糙的摩擦感,却让快感成倍的增加,吉良忍不住微微向后仰起自己的脑袋,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这里没有人……呼……为什么……不发出声音来?”川尻另一只手绕到吉良的背后托起他的背部,脑袋则凑过去亲吻他的耳垂,舌头的舔舐发出黏腻湿滑的声音,让吉良禁不住颤抖起来。

吉良没有回答他,生怕一开口就会溢出呻吟来。

他们的身体相当契合,从第一次便是如此。吉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他和川尻有很多相似之处,虽然旁人从来没有察觉到。无论是他们的身形还是追求平淡的生活这一点,他们实在是太相像不过了,我的半身。

吉良想着,伸出双手搂住了在他身上埋头苦干的川尻的脑袋。

吉良的房间很大,大概有十来张榻榻米的大小,却没有什么家具,只有靠着墙的地方放着一个衣柜和一面镜子,因此整个房间看起来空荡荡的,就像做爱之后被抽空了力气的身体一样。

川尻将眼神从天花板上收回来转向吉良的后脑勺。随后他稍微往前靠近了一点,好让自己看清楚吉良的脸。

吉良睡着的时候也是皱着眉的,这一点只有川尻知道。

也不知道是做了噩梦还是他的紧张即便是在梦里也无法放下,白天的吉良总能以微笑面对其他的同事们,然而在他人看不见——或者说只有川尻看得见的地方,他的眉头一直皱着。

于是川尻伸出一根手指,按在他的眉心,将他的眉头抚平了。

他和这个人不过相识几个月,却有种相识了许多年的错觉。

在离去的时候,川尻没有忘记轻吻一下吉良的眼皮。


  • 举报帖子
喜欢 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莫逆

(3)拜年礼

莫夫人最终没对两人怎么样,她只是让让莫逆和莫念思与新来的莫氏弟子莫南华一起去上都关氏参加拜年礼。    拜年礼是修仙名门界的一种习俗,各氏之间在除夕夜之后让自家的弟子去那一年的首家送礼,参加之后的拜年大比,第一者可得进入一次万剑窟的机会,并在其中选择一把剑带出,作为本命灵剑,万剑窟里都是上古名剑,能得到一把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的事。当然,前提是,你得第一名才行。    对于莫念思来说,拜年礼简直就是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雪妖白璧

(12)

见她如此说,颜老爷大笑了一声,说道:“如此,那爹爹便回复你季伯伯,这门婚事咱们应下了,如何?” 玉儿看了他一眼,淡然回道:“玉儿全凭爹爹做主” 颜老爷开心的哈哈一笑道:“好、好,爹爹做主、爹爹做主,唉,相信你娘亲和奶奶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开心的” 说完便又转头看向了坐在下方位置的刘管家,亦微笑道:“刘管家,你也听到了,玉儿她并不反对,那这们亲事咱们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告诉季暽兄,让他择选好吉日,待定

夷羊行者
冷门狗,历史狗。脑洞大,挖坑永远比填坑快。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