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01
阅读 92987

直接走:

微博


  • 举报帖子
喜欢 51
收藏
评论 11

猜你喜欢

瓶邪-有你,真好

吳邪病了。 病的不是身體,而是心靈、精神。 如果沒有那天,他或許還能活的更久更好,甚至直到老死。 在他27歲生日的前一天,吳邪發現自己有精神狀況,決定先去看心理醫師。 可萬萬沒想到,卻從此鑄下了一筆天大的錯誤,傷友傷己。 那天,吳邪在回家的路上遭人綁架,期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他們往自己身上扎了一針,而後世界灰暗。 吳邪當時想,該不會命到頭了吧?真糟。 可是沒有糟糕,只有更糟糕,感覺老天就是要

【酒茨】我和我儿子的日常

1. 我是个阴阳师,非洲阴阳师。 我曾经以为我很欧,因为我初始三张就出了酒吞。 然后我现在六十级了,我还是只有酒吞。 所以毫无疑问,酒吞就是我的亲儿子,所有黑蛋都给他,有金币就给他买六星轮入,在所有朋友都要我升鸟六星时我一咬牙力排众议愣是给他升了六星。 听上去是不是特别的母子情深? 我呸。 2. 我和我儿子的主要矛盾在于茨木。 没错,他哭爹喊娘要死要活满地打滚地求我给他把茨木搞出来。 上一句话的形

【九歌】云中境

(3)

“二哥,咱们还要去吗?可是,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斯日,初雨乍晴。云销雨霁,碧落如洗,彩彻区明,正是桃红夹岸,梨白压堤。 一个叶间黄鹂般的声音自犹潮乎乎、湿答答的小巷子中传出来,有若空雨明涧,大小水珠坠入雪练般的小溪。 桃见厄掏出一块绯色的巾帕,用葱根削成般的纤指撑着,为柳愁离揩抹去一脸的水珠,微蹙秀眉道:“但是,大姊于我二人有恩,她所吩咐的,我们又不能不做。” 柳愁离叹了口气,将桃见厄的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