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376

    这种神奇的“加训”已经持续了一赛季有余,刘小别与飞刀剑他们也几乎把《荣耀》里的boss刷了一遍,而两人之间的陌生感也早已被时间磨尽。
    或许是时机将近,帐号卡们给刘小别“加训”的频率开始逐渐降低;而与此同时,他与飞刀剑也逐渐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里,慢慢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尤其是他那惊人的手速更是让人过目难忘,甚至让人喊出了“手速达人”的名号。只可惜他在赛场上并没有什么惊艳的表现,终究只是昙花一现。观众们只是记住了微草有一个很有天赋的选手,却不会去在意他是谁——毕竟在电竞圈内,手速高的大有人在;更何况,以手速论英雄的时代早已过去,看看喻文州,那就是最好的例子。但刘小别怎会甘心,日渐低迷的状态将成为他追逐荣耀路上最大的障碍。他不愿就此沉沦,也不愿辜负战队的厚望,可他却不知如何改变——旧日不可控的手速,再次缠上了他。

    连日来的不佳状态让刘小别接连失去了几次新赛季的上场机会,而且在训练中频频出现的低级错误,也让他苦恼不已。来自身心的双重打击让不愿再徒增烦恼的刘小别在难得地放弃了周日晚的加训,早早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夜已深。
    “嗨,刘小别,醒醒!”叶下红用手上的手枪戳着躺在草地上酣睡的刘小别的脸,“你再不起来我就一个巴雷特狙击轰过去了啊。”
    “啧,谁啊……”还带着浓浓睡意的话语悠悠冒出,只见刘小别揉着双眼慢慢地爬了起来,“嗯?是你们啊。”他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肃穆的神情,“大家……怎么了吗?”
    “不是我们怎么了,是你!”叶下红没好气地冲他嚷嚷,“要不是飞刀剑拜托我们也不会过来啊。”她举起战矛作势要打,一旁的木恩和灰月连忙跑过来拦住了她,顺带把刘小别从地上给拉了起来。
    刘小别回头看了看一直一言不发的飞刀剑,半晌,才艰难地吐露出四个字:“你……知道了?”
    飞刀剑点头,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扔下一句“来和我们pk”,便退到了一旁;而不明所以的刘小别只好接过『追魂』,跟着众人来到了一块空地上。

    “多多指教。”首先上场的,是周烨柏的使用阵鬼,使君子。
    “请多指教。”刘小别回礼,摆出了迎战的姿态。

    
    阵鬼善于控场,因此一开局,使君子便在刘小别身旁布下了重重障碍,不让他近身;而一向以敏攻为主的刘小别只好寻找着阵与阵之间的时间空隙,抓住一切机会给使君子制造伤害。比赛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刘小别最终还是败于重重鬼阵之中。
    第二个上场的是叶下红。这妹子手枪一举,便是一个巴雷特狙击,在吹飞效果之下,柳下红果断换上格林机枪,子弹轰鸣之中直接连走了刘小别三分之一的血量。但人类怎能和帐号卡比,更何况还是已经经历了一场苦战的人——这一场,刘小别几乎连叶下红的身都没近,便败于她的枪声之下。
    接下来的对战更不必说,以一言毕之便是“惨无人道”。被虐得死去活来的刘小别喘着气,仰面躺在地上,一旁的『追魂』也黯淡了不少。
    “想放弃吗?”飞刀剑走到他身旁,单膝跪下,炯炯双目直视着他,“输得遍体鳞伤,该放弃了。”
    “不!”刘小别咬着牙,苍白的脸上出现了几点激动的红晕,“为什么要放弃?我还可以继续。”他死死地盯着飞刀剑,倔强着不肯服输。
    “那你,现在这种状态算什么?这叫‘还可以继续’?”飞刀剑轻蔑一笑,斩钉截铁道,“你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


    “我要放弃。”


    刘小别沉默了——飞刀剑是这么久以来,唯一一个敢如此不留情面地指出他软弱之处的人——王杰希还得顾及他的自尊心,没有把话说得如此刻薄。
    “那又能怎样?能做的一切我都做了,结果还不是一样。”刘小别一锤砸在地上,扬起一地尘埃。
    “去练啊,去网游,去训练室,去哪里都好。”飞刀剑看着他,“只要不放弃,才会有希望。”
     刘小别无言以对。


    “Master,你回去休息吧,顺便好好想想。”良久,还是飞刀剑率先打破沉默,伸手拉起了刘小别,“不要放弃你的荣耀啊。”

    迷迷糊糊之中,刘小别只记得这么几句话了,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此时此刻,刘小别脑海里只剩下“坚持”与“训练”二字,似乎昨日的消沉从未出现。
    “让自己的帐号卡来说教,你真是逊毙了啊,刘小别。”他自嘲地笑笑,然后打开了训练专用的软件,开始了每日的日常。


    找回状态的刘小别渐入佳境,经过第八赛季还有夏休期时的摸爬滚打,此时的他已逐渐成为了微草战队一名不可或缺的队员。
     

    第九赛季,“单挑之王”的称号被他收入囊中,但他又怎会止步?他的目标不仅仅是“单挑之王”,甚至也不仅仅是冠军——他的目标可是“剑圣”!


  • 举报帖子
喜欢 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代沟》系列短篇

3

这个番外是过年的时候写的,结果……大家肯定都已经忘了…… ---\ 3 就这样,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我们吃完了一顿饭,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就像胖子说的,我只是失去了记忆,并没有失去身份。 问题是在我和爸妈聊天的时候逐步显现的,岁月似乎改变了我们之间的某些地位,当然不是说我变成了老子,我爹变成了儿子,我只是突然觉得,我的父母开始变得小心翼翼的待我。 就像刚才,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让他们不要继续说我的糗

【贺岁系列】《跃龙门》

利涉(五)

  利涉05. 我被胖子的话弄得一激灵,以为自己身上沾了什么见鬼的东西,下意识就去拍手背。 “你这怎么搞得花花绿绿的?”胖子伸手拉住我,“莫非刚才在水里抹花了哪个禁婆妹子的彩妆?” 我停下动作看自己的手,指甲周围一片红绿,跟刚从染缸蘸出来似的。不由暗骂胖子又嘴欠,这水底就算有妹子,破鬼地方哪儿买胭脂去,你狗日的送的定情信物么。 “什么玩意儿,”我狠劲儿搓了搓,又瞅瞅胖子,“你手上怎么没有?” “你

【剑道】快剑秦惘

卷二《剑魂白穹》13

之二   叶问苍支支吾吾说了句“没有”,又唯恐不够笃定似得加了一句“前世我跟你根本不认识”,就匆匆忙忙抱着那把纯阳剑逃走了。 温白穹在叶问苍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来,看着那剑灵落荒而逃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声道:“就算你承认了,我也不会说什么啊……” 叶问苍抱着剑逃出去一段路,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把那把重剑带出来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又回去,把重剑也一起带上。幸好,他回去的时候温白

-墨衍Ayen-
LOF:http://ayen-moyen.lofter.com/ 微博:-墨衍Ayen-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