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716

[双花]偏在心海为家 (1)

01

 “卧槽老林我没带钱,厕所有人守着我怎么进去啊?”电话那头林敬言听出了好友的焦急语气,“你可以找附近一个人借钱,看起来面善一点的,不然别人以为骗子又有什么新花样。”“行,那我先不跟你多说。”

  
  孙哲平在附近吃完午饭就转悠到公园这个厕所这里,正要快步走,就被一双手拉住了。他认识这个人,张佳乐,同校街舞社的。还没等他好奇,张佳乐实在憋不住了,“好心人帮个忙,帮我付给这位婆婆厕所钱,我出来后给你留我手机号,我会还你钱的!” 

孙哲平即使有疑问,也被张佳乐快速冲向厕所的速度给咽回去了。掏出兜里的一元给坐在厕所旁边的老婆婆。

“小伙子,这个厕所免费。”老婆婆不急不慢的摇着蒲扇说,又紧接着解决了孙哲平的困惑,“这儿是专门为老人设置的,怕附近的老人走累了想歇脚也有个座位。”

孙哲平只觉得怪事真多,张佳乐为什么不把手机抵押?老人歇脚的座位为什么要设置在厕所旁边?

张佳乐出来后还赞叹了今天厕所外的景物格外美丽,解决了大事的张佳乐想哼两句常听的歌,想到自己并不擅长就打住了念头。猛然想起自己的“及时雨”转眼间就不在了,有些可惜。便没有多想就走了。

张佳乐走在路上越想越觉得有点对不住请自己上厕所的人,决定下次再见还那人一个人情。

02

张佳乐目不转睛的盯着坐在对面吃炒饭的人,极力辨认这哥们是不是那天的“及时雨”。

可是发型,根本不一样啊。好吧,姑且可以不谈这个,先试探一下。

“要不是当时你壕气冲天拿出钱解我内急,我都要大喊三声观音菩萨显灵了!!!”

孙哲平很无语,内心吐槽着张佳乐前后语言毫无联系。不过他看着张佳乐眉飞色舞的描述,不好打断,就接着听张佳乐说。

张佳乐拉扯了一大堆感激的话语,最后可算转到正题上来了。

“那同学,你帮我这么大个忙,请你吃个饭?”

孙哲平没拒绝,张佳乐这小子。自己已经眼熟他很多遍了。结果到达张佳乐预定的房间过后就内心就开始咆哮,这么多人,大家排队去开卡丁车吗!   

表面云淡风轻的人把视线移到张佳乐那边,哪知道张佳乐一脸哥俩好,“我点这么多菜吃也吃不完,看你样子也不像大胃王啊!我顺便喊了几个朋友来搓一顿!江湖四海皆兄弟啊!” 张佳乐对自己的同伴使眼色,其中一个人横跨一步,拿了一条绿箭,对孙哲平说:“交个朋友吧!”

玩家内心咆哮指数上涨到50%。距获得怒气爆发卡片还有50%积累值。

孙哲平不太与人亲近,大多数朋友都停留在一个浅显的点头之交上。虽然脸色有些尴尬,但还是接过了那条绿箭。

一阵痛吃畅饮后,张佳乐带来的朋友都东倒西歪。服务员进包间询问哪位先生买单,众人指指半醒半醉的张佳乐。

孙哲平就坐在张佳乐旁边,看着张佳乐脸变成一个囧字。张佳乐瞬间清醒,意识到自己,没、带、钱。张佳乐不指望那群快要变成毯子的朋友们,只好向旁边的“及时雨”再次求助。孙哲平内心吐槽,请人吃饭不带钱也不带卡是想被打吗?

“卧槽兄弟!你再次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啊!小的大恩不言谢!”这个头发被揉成跟猪圈里的茅草一样乱的人死拽着孙哲平的衣服不放,硬把站着的孙哲平拉下来坐着,顿了顿,豪情万丈地说:“要不下次我请你上厕所?”

玩家内心咆哮指数上涨到100%,恭喜该玩家获得怒气爆发卡片,请谨慎使用。

孙哲平现在特别想把餐桌上剩下的啤酒全部倒在张佳乐头上让他爽翻天“上厕所我们好说!张佳乐你不要死圈着我脖子!”

03

张佳乐对还钱的事念念不忘,自从那天醉酒后又让孙哲平付钱,他羞愧难当,林敬言劝他说:"别再请吃饭了,直接还钱。"

孙哲平现在对张佳乐有点佩服,就在刚才,他推开街舞社的门时,张佳乐正在跳breaking,以一个侧滑结束。
孙哲平不太懂舞蹈,更别说街舞还分哪类哪些风格了。但他看得出来,张佳乐技巧不错,动作要做得漂亮,力量和技巧上的协调必不可少。张佳乐穿的是相对他身材,比较宽大的T恤倒立旋转时的腰线很好看。

但是他看不出来张佳乐有多少块腹肌。

音乐停止,张佳乐满头大汗,旁边有人递了水,张佳乐咕噜咕噜喝完大半瓶,走到背包旁,拿了条半湿的毛巾开始擦脸,练舞室这个时间人很少,而且都是男生,似乎跟张佳乐都挺熟。张佳乐索性直接脱了衣服,换上了另一件。

这下孙哲平看到了,张佳乐有六块腹肌。
他自顾自地想,哦比我少两块,我才是标准身材。


  • 举报帖子
喜欢 2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黑花】九门传媒那些事儿(娱乐圈架空,HE)

(71)

这是本周的更新 更文之前来个广告 广而告之~ 《time slit》本子开始陆续发货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7122608183 -------------------------------------------- 二月红只扫了最上面的几行就看向了解语花,“我说你这孩子可够敢张嘴了,你这是要钱呢还是抢劫呢

【瓶邪 HE】两耳之间

96

——96——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种巨大而悲恸的情绪击中了我,我的胸口一阵绞痛,我很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我的眼睛十分干涩,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后来,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妈终于下定了决心带我去看精神科。   因为她送我的那只仓鼠死了。   不是自然死亡的,是被人扭断了脖子杀死的。   我妈说是我杀的,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做了一晚上纷繁芜杂的梦,那些残破的肢体、无

《他的王》(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28)

《他的王》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5013548791 第二十八章   在看到他以后,三日月宗近的步子变得慢了下来,就像是在担心自己的脚步声会将他吵醒。鹤丸国永面容沉静,银白色的发丝松散整齐地搭在肩膀前,一丝都未滑落。祭坛里仿佛有某种让一切都静止的力量,风吹、日照、雨淋——这些自然因素就如同不存在一般,他恍如存在于静止流动的时间之中。 三日

笥顼
高举了楚苏大旗(噫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