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881

【苍越孤鸣x俏如来】《须弥》 (9)

【第九章】

苍狼湛蓝色的双眼充血变成了血红色。他听得到自己喉咙里粗重的呼吸声,搅拌着愤怒一起闯入俏如来的耳膜。皎洁的月色之下,俏如来闭紧双眼,握住手中的佛珠,月光石的材质冰凉坚硬,在他掌心硌出红色的印记。

苍狼血红色的双眸望着他,倏尔抬起了头。

铁骕求衣听见,皇宫里传来一声延绵的嘶吼,他从床上翻下来,依稀辨认出那是琉璃塔的方向,是王上狼化所发出来的声音。

苍越孤鸣旋即化身人形,摁住俏如来的双手,疯狂的扯开了他的白衫,俏如来睁开眼,惊恐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却见到苍狼的双眸变成夺目的血红色,眼尾滋长出暗紫色的纹路,他张开双唇,露出忽然尖利起来的虎牙,冲着俏如来的脖颈狠狠咬了下去。

“啊!”

俏如来登时疼得眼前一白,手指痉挛一般的握紧,苍狼的身体很烫,他的双手如同火钳一般灼热,融化肌肤,刺穿骨骼。俏如来听到自己流血的声音,他的唇齿割破了俏如来的肌肤,带来铺天盖地的疼痛,当俏如来以为面前的男人会咬断他的脖子时,苍狼抬起右手,从王冠之上扯下一颗蓝色的琉璃珠,他将那珠子碾碎,运用锋利的尖端,在俏如来的额头上划下一个血色的十字。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俏如来原本在心中暗诵的佛经,因为恐惧而张嘴念了出来,他的语速慢慢变快,到最后已经有些许哭腔;他觉得他的额头像是被烈火灼烧一般痛苦,绕过他的大脑直至灵魂,苍狼俯下身,伸出舌头舔净他额头上的血迹,疼痛即刻消失,而他额头与脖颈上的伤口也迅速愈合,俏如来颤抖着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他摸到了一个十字印记。

“苍狼……”

苍狼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个符文,暴戾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温柔,但在俏如来开口唤苍狼之后,后者似是再失理智一般,疯狂的扯开他的外衫,俏如来知晓他要做什么之后,奋力地推开他的手。苍狼愤怒非常,扬起手作势要打俏如来的脸。

俏如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身上的男人,苍狼逆着光,一双血眸尤其清晰,清晰得俏如来已经忘记了他究竟是谁。

“苍……狼……”

 迷失心智的苍狼看着眼前泛着泪痕的双眼,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铁骕求衣握住了苍狼的手。

随即他右手一个手刀,将这位失去理智的君王打晕了过去,俏如来看着苍越孤鸣倒在清冷的石砖地面上,他的鬓发散落下来,眼角的暗纹慢慢褪去,紧蹙的眉头渐渐松开,俏如来飞快坐起身,一直向后退着,直到他的脊背贴到了镂空的木栏上,俏如来的动作太过焦急,木栏已经年久,被虫蛀腐朽,俏如来只听到喀嚓的声音,随即整个人便从高塔上摔了下去。

“俏如来!”

铁骕求衣高喊,塔下的匆匆赶到的风逍遥抬起了头,借力飞身,将俏如来硬生生的抱入怀中。风逍遥第一次看到这个呆在苗王寝宫里的男人,他有一张倾世面容,风逍遥落地之时,看到了男人的刘海被吹起,露出额头上的红色十字。

“苗王他……你呆在这里不要动!”

风逍遥放下俏如来,冲入琉璃塔向着塔顶飞奔而去。

俏如来看着他的背影,想到苍狼之前恐怖的模样,他只想逃离。他将被扯得七零八落的外衫脱去,从琉璃塔沿着宫闱,一路奔跑,他只想离开那座塔,那座寝宫,那个曾经沉默寡言,如今却分不清是人是魔的苗王苍狼。

宫闱的围墙及高,四周的植物也很少,俏如来跑了许久,才发现一处荆棘丛,尽管他脖子与额头的伤口已经痊愈,可他的头发,双手,甚至是脸颊之上全部是鲜红色的血迹,那种被人抽筋拔骨,生吞活剥的痛感依旧萦绕在每一根神经里。俏如来咬了咬牙,循着荆棘丛结实的地方爬上了宫闱的墙壁,围墙之外是高耸的松木,他被荆棘勾破的指尖不得已握住松针,他强忍着绝望,强忍着十指连心的痛苦,从苗王宫的围墙翻了出去,直至天明,他跑到一处森林之时,天气开始转暖。

俏如来失魂落魄的坐在树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史精忠站在露天观望台上,看着苍越孤鸣叼着根烟调试着望远镜。

“一年前吧。”苍越孤鸣含糊不清的回答。“好了,你过来看。”

史精忠捏着鼻子挪过去,嫌弃地扇了扇空气,苍越孤鸣会意地掐掉烟,转而走到史精忠身边站好。这是个双人的天文望远镜,虽然能见度并不远,苍越孤鸣握着操纵杆,小幅度的转动着角度,把他能叫出名字来的星座一一展示给史精忠看。等到讲解结束,镜头却忽然一黑。

“唉?”

“唉?你看,那是什么。”苍越孤鸣的声音里已经有了笑意。

史精忠在镜片里看到了自己,那是他带队游览苗王宫, 皇陵,苗疆都城等很多很多过去中的自己。他并不知道苍狼是什么时候拍下这些相片,但是角度都出其不意的好看。苍越孤鸣直起身,低头看着对着望远镜聚精会神的史精忠,他看不到史精忠的眼睛,顺着小小的鼻尖望下去,平时刻薄的那张嘴却是带了笑意。

“怎么样。”

“很好……看你个头啦!”

史精忠看到最后一张的时候,膝跳反射一样从原地跳了起来,抡起拳头对着苍越孤鸣的肩膀垂了过去,他够不着苍越的脸,如果可以,他很乐意就这么锤扁他的脸:“那么多好看的照片,你不觉得最后一张多余吗!”

“我觉得你呛水挺可爱的啊,我还拍了打喷嚏的呢……”

“可爱个鬼!”

“你再看看,鼻子都红了,一副要哭的……噗!!打人不打脸啊 !你哪里来的凳子!”

苍越孤鸣不可置信的望着史精忠脚下的小木凳,史精忠作势还要打过来,站在凳子上踮起脚,苍越一个闪身,史精忠歪到望远镜上面,因为忽然受力,望远镜转了个方向,史精忠就这么顺着栏杆歪了出去。

“史精忠!”

苍越孤鸣在他整个人掉下去之前死死地握住了他的手臂。

史精忠被吓的大脑空白,一双大眼直勾勾的看着苍越孤鸣,连话都忘记了说,苍越孤鸣整个人趴在栏杆上,双手抓着史精忠的左手,这个露台足足有二十米高,史精忠反应过来自己可能坠下去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要回头往下看。

“史精忠,你看着我!”

他转头的动作被苍越的怒吼声喝止,他看着面前凶神恶煞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大眼睛一下子蓄满了眼泪。苍越以为他害怕,单腿蹬住墙壁,借力一点一点的把人拉上来,直到史精忠被拉上来,苍越向后摔到地上的时候,他依然紧紧抱着怀里的人。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苍越孤鸣揉了揉他的头,却听到怀里的人忽然哭出来。

“苍越孤鸣你那么凶干嘛!你本来长得就丑,就不要摆出那种表情好吗!三更半夜的——呜……”

苍越孤鸣登时有一种再把他推下去的欲望。

——史精忠你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我长得丑啊?

 

_(:зゝ∠)_精分愉快

其实每一章两个空间都会呼应一下,比如古代提到了额头现代也会提到(这算个鬼呼应

上辈子俏俏掉下去,苍狼没有拉着他,这辈子就会补回来啦。

(论俏哥神奇的脑回路,不害怕掉下去却被苍兔子丑哭(并不。

感谢阅读!


  • 举报帖子
喜欢 36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