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271

《絕世》 第二章

第二章

【一】

要說到小十四何時認識到吉原的真面目,或許不得不提八年前的女兒節那晚。

在吉原住下兩年後,土方同其他被賣到這裡的孩子一樣做著打雜的工作。他總是在所有孩子已經喊累的時候,默默就替著所有人把工作完成了。但即便如此,土方的認真並沒有在「菊宴原」為他帶來多少朋友,反倒那總是淡漠的表情很快就招惹了同齡孩子,也被貼上了「高傲」的標籤。

「明明也就是個被賣到這裡的傢伙,裝什麼清高?」

被狠狠啐了口痰,小十四被推倒在地上不發一語。

「還以為自己是以前的『土方』大少爺?」

笑話他的一眾人聞言,不可收拾地大笑起來。小十四默默站了起來,他想離開這群人的視線,但嘴上仍不甘示弱地,對那些欺負他的孩子留下一句話。

「如果你們還有點上進心的話,」小十四冰冷的眼神掃過所有的孩子,「現在大白天的,與其欺負我,還不如把自己的事情做完,別給登勢婆婆添麻煩。」

孩子們先是被小十四罕見駭人的眼神震懾住,隨即個個脹紅了臉。

「少、少瞧不起人了!」

被說中心事的孩子,憤怒地舉起拳頭,眼看就要落在小十四的臉上。

「那邊在幹嘛?」

拳頭煞住了。小十四轉頭看向逆光處,一個身披長髮,身著淺藍色和服的男人站在那,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如果不想被我告狀到登勢婆婆那裡,就馬上離開。」

男子一步一步走近。

「啊啊啊啊是百華之龍桂小太郎啊啊啊啊!」

伴隨著小惡霸們逃竄以及咬牙切齒的聲音,小十四聽見布料摩擦的聲音,以及男人溫柔爽朗的聲音。

「還站得起來嗎?」

等到小十四抬頭,男人的臉近的讓小十四看清楚模樣,以及對方掛著的微笑。

「初次見面,我是百華桂小太郎。」


【二】

百華,是吉原的自衛隊。小十四低聲在嘴裡複誦了這句話,他是從桂先生那裡聽來的,但他有疑問。

「為什麼吉原需要自衛隊呢?」

「這嘛,」桂托著下巴思考一陣,回答道:「大概是因為吉原聚集了很多失意的人吧?」

「為什麼聚集失意的人,就會需要自衛隊呢?」

「那是因為,每個失意的人想要的東西不一樣,」桂笑道,「有些人的失意,是另一些人的得意;有些人的得意,是另一些人的失意哪。」

他摸了摸小十四的頭頂。

「這樣是會起衝突的,」溫柔的桂頓了頓,「所以就需要百華來維持秩序囉。」

小十四還不是很懂桂那句話裡的失意與得意,但他還是禮貌地點了點頭。

「百華只有你一個人嗎?」

「不,」桂比起食手指搖了搖,「還有百華之鳳月詠,和很多很多其他的隊員。」

「那你們都是失意的人嗎?」

「別人我並不清楚,但我是呢。」桂笑了笑,「不過,我最後選擇微笑面對。」

小十四總覺得那笑揉進了他摻不透的情緒,但他仍覺得桂是個相當溫和的人,嘴角不自覺地也同樣掛上了微笑。
當晚,「菊宴原」傳出有人偷跑的消息,登勢娘傾出幾乎所有人力尋找此人。小十四迷迷糊糊地被外頭的騷動吵醒,起床看窗外的巷道究竟發生什麼事。

「知道逃出去的下場是什麼嗎?」

小十四心一凜,那不是白天溫柔的聲音嗎?是桂的聲音吧?然而,此時卻猶如冰凍三尺的寒冬,冷冰冰地說話方式,彷彿不具人特有的溫度。

說時遲、那時快,金屬的劍影以肉眼難辨的速度飛舞起來。回神,只剩下躺在巷道裡的屍體,以及噴灑如彼岸花色一般的血跡,和背對著月光收起刀鋒的桂。

「沒有人能逃出吉原的。」桂說道,而小十四聽進去了。


【三】

隔天,小十四揉著熊貓眼起床工作,有些心不在焉。雖然知道自己心裡害怕,但仔細思索後發現自己怕的並非倒臥血泊的屍首,而是昨晚一連串的謎團。百華除了是吉原的自衛隊,經由昨晚,他認識到百華身為吉原「劊子手」的那一面。

為什麼要逃跑的人就非殺掉不可呢?或許更根本的問題是:為什麼要逃跑呢?

小十四想到這兩年來,排除那些總找他麻煩的小惡霸,登勢婆婆實在沒有虧待他的地方。而婆婆或許算不上大善人,但不壓榨他人、正正派派的行事作風,小十四還是知道的。那麼,逃跑究竟是為什麼?

「十四,你沒事嗎?」

一個跟小十四一起工作的孩子出聲關心道。顯然他走神了好一段時間。

「啊,沒事沒事。」小十四擺擺手,「只是還想睡罷了。」

「這樣啊,雖然真的很稀奇,」男孩笑道,「平常的十四都很有精神呢。」

小十四難以置可否,只是搔了搔頭。這時,聽見遠處有人叫喚自己的名字,隱隱約約,有些不真實。

「登勢婆婆是不是在找你呢?」男孩說道,「你快去本城太夫房間去吧!不曉得是什麼事。」

小十四疑惑的眼神投向說話的男孩,但隨即前往。本城太夫的房間其實不遠,拐兩個彎便看到站在門口的登勢婆婆,揮手向小十四示意。這是小十四第一次到本城太夫的房門口,也是第一次見到太夫本人。不明其用意,但小十四還是乖巧地隨登勢婆婆進到了房內。

房間很大,以櫻花為主體的繽紛彩繪流暢地佈滿房間的四面牆,輔以鳳凰、白鶴等吉祥的鳥類圖樣。小十四聞到一股淡淡的薰香,尋香望去發現了房內還有扇門,便推測這裡應該是太夫的書房,而門後則是太夫的臥房。

登勢婆婆出了聲。

「本城,這孩子從今天起就託你照顧了。」

環視整個房間一回,眼神就落到了本城太夫身上,正巧對上了視線。他盯著本城太夫,不曉得是在看著他燦金如瀑的髮絲,亦或是湛藍四海的眼眸。

「不會笑的孩子呢,登勢婆婆,」本城回頭看著小十四,「你就是土方十四郎吧?」

小十四無言地點點頭。

「不笑的話,日子可是會很難過的喔,土方君?」本城抽了口煙,就這麼噴在小十四臉上,「做這行的呀,在『愛』出現以前,人生可都是充滿『孤寂』的故事喔。」2

小十四皺起眉頭。

「這是在玩文字遊戲吧?」

對小十四的反應,顯然本城有些吃驚,但他旋即露出無比愉悅的微笑。

「不錯,這是也不是文字遊戲。」本城再吸了口煙,「因為人生從來就是也不是文字遊戲。」

指背輕輕敲著小十四的腦袋。

「登勢婆婆請容許我收回方才的話,」本城笑著說,「這孩子即便不笑也一定很動人。」

從那天開始,小十四便不再擔任雜役的工作,轉而專心服侍本城太夫,而太夫也相當照顧小十四。據太夫的說法是,聰明又乖巧的孩子,誰不喜歡呢?

但最讓土方感到疲憊的,從來就不是服侍花魁這項工作,而是被各種才藝訓練填滿的日常生活。舉凡琴棋書畫、茶道、花藝、舞蹈、禮儀與儀態,每天都有一定的學習進度與嚴格的考核,逼得小十四每日都必須以最佳狀態迎接挑戰。所幸在本城太夫得知小十四特別喜愛劍道後,便不假思索地為他找來了老師,成為小十四忙碌裡少有的慰藉。

五月很快就來了。吉原每個店鋪門口都紛紛掛起了風鈴。小十四也為本城太夫房間掛上一個,就在臨街的窗台那,於是陣風吹起來叮叮噹噹地,風鈴就像音樂一般令人賞心悅目。

天氣開始熱起來,但小十四的生活也依舊沒什麼改變,上完三味線、舞蹈和圍棋課程後有一個半時辰的劍道課,結束後晚間仍必須溫習、背誦明日預計由本城太夫親自抽考的和歌。

由於實在太疲憊了,小十四連自己何時不小心伏案睡著了都弄不明白。


【四】

醒來時只發現桌上點起了燭光,還有一件披肩掛在自己身上,淡紫色繡有蝴蝶花紋的和服,那是來自本城太夫的溫柔。望向窗外早已月正當中,看樣子所有人都睡下了,周圍靜悄悄幾乎沒什麼聲音。

除了本城太夫臥房傳來的聲響。

小十四輕手輕腳地離開桌前。臥房虛掩的紙門留下透出光亮的門縫。隨著小十四的步伐愈來愈接近,本城太夫的聲音也愈發清晰。小十四卻對這個聲音有些陌生,平時溫柔的聲音,此時也染上異常粗喘的氣息,偶爾還有幾許歡快拔尖的輕呼聲。

他好奇地將臉湊上門縫。

昏暗的燭火裡,背對著小十四、赤裸而優雅的曲線屬於本城太夫。為客人梳上的髮髻,早因房裡傳來的陣陣激情而不整齊地傾瀉了下來,什麼髮簪、衣帶早已被人遺忘在床沿不起眼的角落。每一聲呻吟、每一次難耐地仰頭、每一回配合地扭動腰枝,都像在蠱惑小十四視覺,像被不知名的怪物吞噬了神經知覺,只能任由羞恥感侵蝕僅存的理性。

自己究竟看到了什麼?

小十四捂起嘴,踉蹌往後跌了幾步。彷彿看見未來的自己用相同的表情服侍著所謂的「客人」,下意識地感到醜惡、羞恥、不堪。胃液在翻騰,他拚命地壓下生理上的不適,卻仍不斷顫抖著。想起兩個月前逃跑的那人,想像自己也像那樣被百華冰冷的刀刃所指,成為背叛吉原的罪人。

「沒有人能逃出吉原的。」

即便剛才自己無意識地複述了殘酷的肯定句,他仍不想放棄嘗試。小十四也強忍著痛苦,壓下自己內心不斷竄出的情緒,僅有的理智拚命地安撫自己。

這時,本城太夫側過頭,有那麼一瞬間對上了小十四恐懼的雙眼,身體仍規律而配合地擺動著。本城太夫已經發現在偷看的自己,卻沒有出聲制止,反而帶著嫵媚的表情,淡淡地笑著,那唇形像是邀請小十四自己踏入那黑洞般的世界。當他眼看本城太夫挑釁地在自己面前不可遏止地喘著、叫著,理性已然走到盡頭,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無法控制地拔腿狂奔。

逃,當腦袋被這個字塞得再也容不下更多思考,小十四根本顧不得逃走時發出多大的聲音、又驚醒多少人。就算逃走又能做什麼?能以什麼謀生?這些也隨呼嘯而過的風,被狠狠拋在腦後。這時的他只有被「逃」字支配著、擁有著他的身體與心靈,彷彿唯有如此才能獲得一線生機。

咒罵聲跟在後頭出現,那些都是出來追他的人,提著燈籠在巷道內追逐著。小十四暫且躲在沒人發現的廢棄大木箱後面,心臟劇烈跳動著卻連一口氣也不敢喘,深怕被發現以後除了責罰,還是得面對那些他想都不願想的未來。

「沒想到竟然是你啊。」

小十四聞言僵在原地,因為同樣他也沒料到,先找到他的會是百華之龍桂小太郎。刀鋒即便在氣溫逐漸炎熱的五月,仍顯得冷森森而寒氣逼人。刀就這麼架在小十四脖子上,他第一次知道:原來,他離死亡這麼近。

「不殺了我嗎?」

桂察覺不對,卻無法抽走劍身。他第一次看見小十四眼裡出現了不安、混亂、迷茫、悲傷、憤怒與掙扎,這個在他印象裡安靜而冷漠的孩子,第一次浮現了生而為人該有的情緒。而那爆發的情緒,像是攀爬的藤蔓長著棘刺,令桂不寒而慄卻又難以抽身。

桂握緊了刀。

「如果可以,我寧願選擇不殺,土方君。」桂認真而平靜地說著,「但無論殺與不殺,你是無法逃出吉原,無論是身體或者是心靈。」

小十四突然了解到,桂是希望能在這裡勸下衝動而犯了傻的自己。

「你可以選擇踏出吉原大門,或許貧苦、或許謀得一技之長,但終其一生被吉原的所有人追殺著,」桂的眼裡又閃著那些他摻不透的情緒,「你也可以選擇回頭,做一朵孤傲、失意的吉原櫻花,在懵懵懂懂的摸索裡勇敢活出自己。」

是了,小十四終於明白了。兩個選項看似代價不對等,但兩者都意味著只要想著活下去,就必須面對的恐懼。他終於明瞭:這條路別無選擇。為五郎哥哥死後,唯有這誰也不曾真心接納人心的吉原,才是被世界遺棄的自己,最終的歸宿。

小十四想起兩年前登勢婆婆曾經問他:「恨嗎?」或許正是因為為五郎哥哥的死讓他麻痺,兩年後的現在,即便他知道自己確確實實恨著,但在同時,他悲慘地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該恨誰,或者該恨什麼。

眼前一黑,小十四失去了意識。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9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韩楚】河清云庆

(4)

❀韩楚古风cp,霸图全员打酱油  ❀镖师x郡主(将军)梗,慎入  ❀地理位置不要太考究,毕竟架空,细节我会尽量仔细查资料  ❀见tag#韩楚河清云庆#  ❀以上,以后有需要的会补充预警  十三  “什么人?”楚云秀皱眉。  这地方她可没有什么熟人,更别提什么朋友。  “属下未曾见过。”传令的将士说道,“那人看上去面生,但是他自称是郡主的朋友,神情严肃应当不是玩笑。”  “可有口信?”  “那人说,

《魂牵梦引》

(8)

【008】 第七天天刚破晓吴邪就被一阵“嘭嘭——”的拍门声吵醒了,忙碌了一晚上刚入睡不到两小时的吴邪迷迷糊糊踱步到门口。 “小天真,这么着急找胖爷我有什么事。话说怎么刚到你这儿就觉得冷飕飕的,你干啥来?”门外的人是吴邪的朋友胖子,是他请过来帮忙的。 张起灵幽幽的从吴邪背后冒出来。“谁?”   “这是胖子,是我朋友。”吴邪指了指胖子,又指了指背后的人。“这是张起灵。” “小哥,我们今天要出门一趟,我

錐生雅AyaKyiru
米英、銀土,勾搭請注意網路禮節謝謝>3<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