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6-14
阅读 29252

【黄喻】罪恶之城 18

带双鬼。

========


18.


    吴羽策沉默着,在窗口边坐下。

    黄少天又问了一遍“怎么回事”,吴羽策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窗外。

    阳光从树的缝隙中透进来,落了看树的人一脸斑驳的剪影。他头上的纱布盖住了一边眼睛,白色的纱布又衬得脸色更加苍白。

    吴羽策就这样静寂无声地,看着日光摇曳在白玉兰的叶子上,风吹过,树叶晃动,沙沙、沙沙……他却平静安定,像是画在白纸上的人,空有形体,没有灵魂。

    他的眼神死了,黄少天想,那黑色的眸子里没有光彩,光深深地沉了进去,没有回声。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黄少天见到的吴羽策都是虚空的精英领袖,背负着庞大的组织,戴着冷血无情的面具下达一条又一条残酷的任务;而现在面前这个人,连基本的喜怒哀乐都懒得掩饰,根本破绽百出。

    良久,吴羽策开口道:“李轩走了。”

    黄少天并没有太意外,也不需要花心思想这个“走了”代表什么。李轩不在了,这是他见到吴羽策以后数种猜想的其中之一。双鬼还留了一人,不算太坏,他想,虽然这个人目前没有什么生气,但总归是活着——在这个世界上,能活着就是最好的事,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做他们这一行的,早在“学校”训练时就已经接受了足够多的死亡教育,不论是变态的训练让肉体上无限接近死亡,还是在精神上灌输了“死亡只是生命的一个阶段而已”的洗脑,总之,死对他们而言都不是什么足以畏惧的事情。

    虽然这也是黄少天第一次遇上自己同届的同学真的不在了。

    “抱歉,”黄少天突然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你。”他确实有点乱,李轩在学校里跟他的关系挺好,还有那个嬉皮笑脸的方锐,和总是没精打采的郑轩,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同一个房间里。

    那屋子很大,所有男生都在里面打通铺。夏天热得不行,所有人赤着胳膊热得汗流浃背。睡不着的夜里男生们躺在地板上聊天,黄少天的左边是郑轩右边是李轩,他开玩笑说自己被轩字包围。郑轩再过去是方锐,李轩边上是吴羽策。

    李轩和吴羽策是一起来的,后来也一起离开。再后来听说他们继承了虚空情报网,黄少天就理所当然地过去打工了。

    他们每一个,都被训练成可以独当一面的执行者,除了双鬼。冯宪君似乎在尝试训练的多种可能性,双鬼从一开始就是双人组合,李轩补足了吴羽策缺乏的力量,而吴羽策在速度上更占优势。

    黄少天打得过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却从未在组合战中赢过双鬼。所以在黄少天的记忆里李轩的背后就是吴羽策,反之亦然;哪怕后来长时间没见到本人,在通讯器中的交流也是李轩和吴羽策轮流下达指令。

    现在看到吴羽策一个人,他真有点宛如隔世的感想。杀手妖刀虽然训练有素,却没有张新杰那样冷血,失去伙伴总是令人难过的。

    “一个人不管怕不怕死,都难以接受死亡。”冯宪君这样说过,黄少天当年不信,就连冯宪君被嘉世枪决的时候他都面无表情——反倒现在看着吴羽策,他开始理解喻文州所谓的“复仇”了。

    喻文州说过自己一无所有,黄少天倒是真的一无所有了很多年,突然有了喻文州这一个包袱。他嫌弃这孩子,一个负担一个累赘,却莫名其妙地成了他在现世唯一的挂念。

    谁能真正孤独地活着?

    黄少天躺在地上看喻文州从天而降时想:原来我是怕死的,我死了,喻文州怎么办?

    现在李轩死了,吴羽策怎么办?

    抱歉……阿策以后麻烦你了。在生与死的边界,李轩仿佛在说。

    还真是一个大麻烦啊。黄少天懊恼地想。

    “没关系,”吴羽策总算有点回应,“我很好,叶修救了我,新杰给我治疗。李轩希望我活着,所以我好好地活下来了。”

    他的头发比14岁时长了很多,发尾蹭着肩膀,露出来的那边眼睛下有颗泪痣。当年黄少天和方锐还笑过他像个女人,结果到实战训练时就被吴羽策一人一拳揍得脸上肿了一星期。从此黄少天知道吴羽策的脾气比李轩暴戾多了,双鬼哪个都不是好惹的纯爷们、真汉子。

    那些青葱岁月,都去哪里了呢?

    “别多想,”吴羽策看黄少天在发呆,又说道,“你不是这么多愁善感的人吧?”

    “喂喂喂我明明是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你怎么还说起我了……”

    “我没事。”

    吴羽策就这样简单粗暴地结束了这个话题,果断得像是当年当面打歪了黄少天鼻梁一样,让黄少天没有再多问一句的空间。所以黄少天也礼貌地翻过了这一页,闭口不谈那个名字。

    “所以……那个叶秋——叶修是怎么回事?他是想和嘉世对着干啊?”黄少天问。

    “你已经知道了,”吴羽策说,“一个月前虚空得到消息,有人弄到了嘉世的安保秘钥,是嘉世大楼设计时就存在的漏洞,能报废整套嘉世的安保系统。如果要重做系统,起码要花半年到一年。”

    “哦,叶秋带着执行部去了喻文州家,再把东西塞到了喻文州那个宝贝怀表里。也不知道叶秋怎么交代的,东西没找到,难怪嘉世这样着急了——哎呀是叶修还是叶秋,我都弄混了。”黄少天本来就把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吴羽策帮他拼上了重要的一环。

    “是叶修,学长。”吴羽策一字一顿地说。

    “学长?什么学长?”

    “他是学校的毕业生。”

    “靠,我去。”如果还能动弹,黄少天必然要拍拍自己的大腿,可惜他现在的可动范围和木乃伊差不多,只能象征性地动了动大拇指表达自己的震惊,“靠,我早该猜到的,不然他怎么会知道我,还认识你们,对,学校,大家都冯老头教出来的好孩子——但叶修他不是在执行部混得风生水起,到底和嘉世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搞革命?”

    “我问你,冯老师建立学校的目的是什么?”吴羽策突然问。

    “啊?”黄少天愣了,这个问题他原本是想过的,只是后来当杀手习惯了渐渐忘了,现在吴羽策提起让他有些错愕,一时没反应过来,“难道他真是想我们有一天能推翻嘉世?那也太离谱了,我们被按照和嘉世执行部一样的标准培养,他怎么能保证我们长大以后有可能会有推翻嘉世的想法?”

    毕竟那老人什么都没有说明,就那样被嘉世带走然后以“威胁社会”的罪名公开枪决了。

    他们这帮孩子都是孤儿,被嘉世高级训练官冯宪君从各处收养回来,再加以秘密培训,时候到了的自然会“毕业”,在治内区或者治外区自己谋求生路。比如叶修这样所谓的学长,选择加入嘉世成为执行部的一员,还有韩文清这般到治外区成为一方统领(黄少天是从张新杰处得知韩文清也是毕业生)。对于毕业学生的未来选择,冯宪君完全放任自流,不闻不问;黄少天见过冯宪君送走前一届的毕业生,老头子只是对他们说,你们以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你们能力所及,你们可以创造无限的可能性,这就是自由的意义。

    这古怪的老头子,似乎学生的选择才是他想见到的有趣命题。黄少天揣摩。

    黄少天他们这一届并没有毕业。“学校”被嘉世发现了。冯宪君很果断地把上一届的学生交了出去,包括他自己;这批孩子被嘉世执行部接收,冯宪君被判定成危险人物定罪;而最小的一批孩子被很好地藏了起来,看完行刑之后他们自行依照学校的毕业习俗给自己毕了业,然后各奔东西。

    “你真觉得冯老师没有料到今天的局面吗?”吴羽策说。

    黄少天沉默了,离开学校时他才14岁,想不明白的事情很多;反倒在今天看来,冯宪君给他们的那句“自由的意义”代表了很多重意思。

    “这不是意外,叶修会做这样的选择是必然的,他有他的理由,冯老师埋好了种子,无数事情的起因纠缠在一起,导致了现在的局面,霸图、虚空、烟雨——我们毕业的学生无非是到这些地方,治外区的力量从学校建立的时候开始累积了多年,就连在外的雷霆,恐怕也是这场棋局中的重要棋子。”原情报头目吴羽策如是说,他多年来一直孜孜不倦地调查学校内幕,最后得出的是这样的结论。

    “雷霆?关雷霆什么事?”黄少天又一次诧异。

    吴羽策不慌不忙地说道:“叶修和肖时钦联系上了,雷霆方面会负责提供武器装备,只要我们能确保在嘉世垮台以后将现有的能源管线接通到雷霆。”

    肖时钦在雷霆啊……黄少天已经对听到老同学的名字见怪不怪了。“然后呢?叶修想搞垮嘉世,雷霆有利可图愿意帮忙……霸图和烟雨我知道了,他们治外区的本来就想进攻治内区,蓝雨呢?蓝雨没卷进去吧?不过我看看老鬼那个性格八成也要掺一脚,哇你们阵势真大啊——”

    “蓝雨目前还没明确答复,但叶修有把握。你可以说这是治外区的集体暴动,”吴羽策说,“本来虚空是永远中立的情报组织,现在不一样了,嘉世在找不到叶修的时候竟然为了以防万一先突袭了我们……”他的拳头攥紧了,“虚空虽说大不如前,治内区的分支损伤大半,还是能提供一些信息的,比如,我知道的东西。”他指了指自己的大脑。黄少天看到他眼中的怒火,这是吴羽策今天最有活人气息的一刻。

    “好好好,行行行,你们搞革命,但这关我什么事?”黄少天坦然接受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居然表现出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来,“叶修坑了我又救了我,这笔账算各不相欠扯平了,你之前交代给我的任务我也好好完成了。虚空的事情我表示惋惜,可这也和我没关系,我只是虚空的雇佣兵,现在意味着我已经被解雇了吧。”他的眼神来回飘着,尽量不去看吴羽策什么表情。

    而吴羽策也没有什么表示。似乎是预料到了黄少天会这么说。他只是眉头微微一蹙,而后冷静地说道:“是的,妖刀先生,我们的雇佣关系结束了,你是自由的。”黄少天是他们之中最无法控制的一个,不要指望黄少天能为他们所用,他本来就是知道的。叶修是让他试着说服这个难缠的杀手,但吴羽策进来时就不抱太大希望。至少不是敌人,就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黄少天轻松地笑了:“那就好,你们搞你们的革命,我带着喻文州找个地方躲好,等你们变完天我再出来混日子——哎你们推翻嘉世以后还要不要杀手啊?我以后还会有饭碗吗?不过我也无所谓啦,我这本事做什么都可以嘛——哎哎哎你们不算旧账的吧?不会把我供出去当新世界第一个罪犯吧?看在多年老同学的面子上放我一马啊,虽然死去活来很多次,但还没英年早逝的打算呢。”

    吴羽策终于是笑了,他说道:“你去吧,我们谁能说得清有没有罪呢,彼此彼此而已。”

    黄少天眨了眨眼:“那么我就在医院里好好休养等你们的好消息了,”他敷衍地说完,又左看右看,目光抛向窗外,“——咦说起来喻文州和叶修去了那么久,叶修不会为难他吧?”

    “不会,叶修他——”吴羽策话音刚落,叶修和喻文州就推门进来了。

    “文州文州你来的正好,”黄少天立马伸长脖子招呼喻文州,“我饿了给我削个水果啊——这两个奇怪的哥哥你不要理,特别是你身边的那个,他说了什么你都不要往心里去啊,等我修养好了我带你去个地方我们会很安全的……”

    喻文州没有动。

    “怎么了?”黄少天察觉到了不对劲,“快过来呀。”他吃力地动了动手臂,让自己能伸手去够喻文州。

    “少天,我不会跟你走了……”喻文州说着,深深地鞠了一躬,“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谢谢你,以后我会报答你的恩情,但现在……我要留在这里。”

    黄少天伸着的手落了下去。


TBC.

=======

啊这章好烧脑子……大家如果有看不明白的地方求反馈QUQ

 “一个人不管怕不怕死,都难以接受死亡。”——引用自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


  • 举报帖子
喜欢 56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9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9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