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385

罪恶之城 (9)

第九章 内沙浦尔


循着追踪器,果然快速又利索地找到了要找的人。


“这下,他们的人都没了。”三日月叹息地摩挲着从死人身上翻出的古刀,“你觉得,Chi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抬起薄薄眼皮,白皙的皮肤下面隐隐可以看到潜伏的细小淡青色血管。说不上为什么,这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有灵气。


“小心就好。”小狐丸注视着他,以那种珍视又小心的眼神。他看到那些细小血管,多么令人动心的鲜明神采。吸了口气,平缓了心绪,才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也拿不定……”三日月的神情也很是犹疑。他有危机感,不知从何而来的危机感,或许是因为预感到终局已经越靠越近,成败生死的决定范围也越来越狭窄——正如小狐丸说过,一步踏错,就是死途。半晌之后,他开口:“Jeff算不算是鹤丸的心腹?”


“是。”小狐丸肯定道,“很多最隐秘的资料都从他手里经过,如果鹤丸不信任他,他很难掌控到这个地步。”


“那么,关于密钥,小狐觉得他知道多少?”三日月将古刀收起,一心一意地看着小狐丸。


小狐丸垂眸思索一阵,抬眼道:“我不确定……但这办法也算可行。”


三日月闻言,目光轻轻撇转,俯下身捡起其中一个死去之人掉落的枪,反手递向小狐丸。


小狐丸见状,眼神一跳。他注意到三日月捏着枪管,枪口朝向了他自己,枪柄空出来等着小狐丸去接。


“三日月?”他怔在那里迟疑着。


“如果小狐丸不动手,我就只能自己动手了。”三日月修眉一展,轻松地笑道。有人受伤,才会让人得空逃脱,否则实在不是三日月和小狐丸两人的作派,鹤丸指不定又会疑心些什么。现在的情势已经微妙得经不起一点点波动。


小狐丸捉摸不定地接过枪,“不可以是我?”他踌躇着问。


“只能是我。”三日月的语调镇定又确然,却不陈述任何原因。他丝毫没有想过让小狐丸来挨这一枪,丝毫没有。既然是认定的人,当然就不可能想到要伤害他。不过,他仅仅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所以忽略了一点——对于小狐丸,也是一样——不可能想到、也不可能愿意伤害眼前的人。


但是不去纠结这些儿女作态的话,青烟倒是很干脆的腾起在了空气中。三日月左手夺过枪柄,直接对着自己的右手臂膀开了枪。急速的子弹穿透最表那层皮肉,登时血流如注。三日月的脸色有一霎间的紧缩,能看见他的牙关咬了咬,但最终是按捺了下来,淡然地笑对小狐丸。


“没事。”他下意识地丢掉枪,捂住伤口。


小狐丸手掌蜷了蜷,尽量不握起。他在克制心里翻起的小而尖锐的疼痛。


捂住创口的手掌指缝不断渗出血来,几秒之间就鲜红交织。三日月看着小狐丸微微失神的样子,很是无奈地指指地上的人:“小狐丸,我们得把这几个家伙处理掉。”


小狐丸这才幡然回神。明知没什么事情,却还是可以很揪心。小狐丸感觉自己好像是在走入一个出不去的深渊,明知无路可退,但还是义无反顾,几乎是抱着一种决绝的心情。他将注意力尽数收回眼前,不打算再想下去。


回到伊达宅邸,鹤丸看着三日月被白布圈圈缠起的右臂,意料之中地“哼”了一声。


“走脱了。”三日月作势苦笑,“出城方向。”


鹤丸狠狠收了精亮的目光,换上一种威慑式的沉钝:“查,他们去了哪里。”说完便又盯着三日月受伤的右臂。他在试图判断,右臂受伤后,这个人还能有多少行动力。


“我没问题。”三日月显然看穿了鹤丸的想法,这让鹤丸心下微微一惊。三日月这个人,他总觉得看得不够明白,但却说不清哪里没看明白——从来没有确定的破绽显示出他有问题。在F城没有查出本来很明显的蛛丝马迹,虽然比起他平时表现出来的卓然能力显得有些牵强,但是有所疏漏毕竟也属人之常情。想到这里,鹤丸不由得松下心来。


入夜,边缘雾化的半月悄然上行,越过院中树木的枝梢。空荡荡的事务间内只剩Jeff一人。他站在书桌前,收拾着东西,一面看看表。还好,才八点半,不算晚,还能出去逍遥一会儿再睡。一边胡乱地想着,一边整理完手头的东西就出了门。他打算去那家常去的酒吧,看看今晚那里是否有美人出没。


因为头一天曾经把车借给朋友开了半日,上车的时候,他注意调整了一下左右后视镜,以适应自己平时的习惯,却鬼使神差忘记把后视镜掰回自己平日的角度。以至于他轻松自在地哼哼了一路,竟全然没有发觉有一辆车已经跟上了他。


S城的河流穿过城东,向外城而去。那家酒吧正是在城东一块繁华的商业集中地。但要从伊达宅邸过去的话,会穿过一片沿河的度假区。


所谓度假区,即在非假日时节,人流不会前往汇集的地方。就在这片空寂又富丽的沿河地带,Jeff看到前面的街口陡然横穿出一辆车——他认得那辆车。本来轻轻松松踮在油门上的脚尖慌忙转向刹车板,一脚猛然踩下,整个人骤然被惯性扯得前倾,几欲撞上挡风玻璃。


“你们什么意思!”他放下车窗,气急败坏地对着那辆车上的两个人喊道,随即看到那个平时就一副狡猾跳脱作派的Scott先生从副驾座悠悠下来,又一步步踱到自己窗前。


“Jeff,我有问题想请教你。”三日月笑眯眯地俯在车窗口。


Jeff觉得气氛很怪异,但却不知道该怎样反应。


“我今天听到政府那帮人说,要去伊朗做什么事情。我觉得很奇怪啊,伊达跟伊朗有什么关系吗?”三日月笑得很有礼貌,俨然是在请教的样子,只是他俯在车窗口的姿势没由来地让Jeff感到压迫。


“这好像不是Scott该操心的事情。”Jeff的口吻显示出他对这场谈话已经觉得不太舒服。


“我怎么觉得——我很应该操心呢。”三日月就好像对他的不适浑然无觉一般,依然自说自话:“他们一定是冲着伊达的密钥去的……难道,密钥所在的那本《鲁拜集》在伊朗么?”


Jeff眉心一跳,狠狠瞪向三日月:“你都知道些什么?”照理来说,伊达在每个城市的理事都仅能从前任理事处继得一句单独的密钥,但却无权知悉更多信息。眼下这个人竟然说起那本《鲁拜集》在伊朗。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他为什么要知道?Jeff猛然醒悟了什么,立即从腰间拔出枪来,顶上三日月额头:“你到底是什么人?”


“哐——”,身后传来车门开关的声响。Jeff刚刚侧过脸,还没来得及反应更多,冰凉的枪口就指住了太阳穴。他僵硬地顿在原地,余光瞟到小狐丸那双宁静得不起波澜的眼睛。


“你们……到底想问什么?”Jeff的语气不可抑制地软下来,甚至有一丝轻微的颤动。


三日月伸出两只指头,轻轻拨开顶在自己额头的枪管,笑笑说:“所以,我没猜错,那本东西确实在伊朗了?”Jeff知道自己被诈,嘴角一抽,却听见三日月语调戏谑地继续问道:“那——在伊朗哪里呀?”


心跳像擂鼓一样剧烈,冷汗也顺着发际流下来,沾湿了鬓角。他能明显地感觉到,抵在自己太阳穴上的枪口正在发力推进,口缘已经勒进皮肤之中。空气凝固得厉害,嗓子也像被捏住一样发干发紧。


“喏……让我想想看……内沙浦尔?”三日月在一旁支着下颌,浅浅地笑,细长凤眼却凌厉地盯着Jeff不停变换的神色。最后四个字刚刚落定,便看到Jeff额上青筋一动,瞳孔也适时一收。三日月抚掌,像是小孩猜中灯谜一般兴致勃勃:“看来,我又说对了。”他有些调皮地望向小狐丸,一脸满满的自得。


“好了,小狐,我想我都知道了。”三日月直起身子。“这个人已经用不着了。”


话音刚落,淡淡的火药味就随着一声枪响散播开来。


小狐丸收起枪,目光掠过瘫倒在座椅上、眼睛却还大睁着的Jeff,最后停在三日月那张俊秀又意气的脸上。


他真的是太聪明。


“走吧,这个片区的巡警应该就快来了。”小狐丸拉着三日月,飞速拐离了现场。


小狐丸一直将车开出城外很远,才在一片荒凉的密林间停下。三日月掏出平日和石切丸联系的那只手机,拨通石切丸的电话。


“有需要你那边出力的事了。”


在小狐丸听来,石切丸自话筒那头传来的声音并不清晰,但依旧是自己过去熟悉的腔调。一时间脑海中恍惚有些旧日回忆起伏。


那都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两个人都是学校最出众的学生。只是石切丸给人以一眼看去就很干练的印象,即便当时年少,也还是刚毅老成得很。但小狐丸却是看起来清秀又温文,表现出的能力总令人吃惊的那一类人。


小狐丸还记得石切丸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是……那个小狐丸?”一贯没什么表情的石切丸,那一刻眼里也有讶异闪过。


小狐丸也还记得当时自己只是老老实实地笑了笑,道了声:“师兄好”。


两人接触渐渐增多,是因为学校的优生特训。一众出类拔萃的学生被集中起来放到训练营里,进行体能和脑能的极限训练。说白了,就是既得做特种兵,又得做特工。那个时候很辛苦,每日只能保障最基本的睡眠时间,其他时候都紧张得脑子一刻不能放松。可能是因为小狐丸看起来太文弱,石切丸总下意识照顾着他。


后来进了虚室组织,与石切丸变成同事关系,也有了许多合作。一起处理诸多事务以后,对这位师兄,一直都是很服气的,直到虚室要挑人潜进S城。石切丸本想把这项任务承担下来,但上头认为石切丸刚硬有余,锋芒太盛,最终决定让小狐丸前去。


临走前一天,小狐丸跟石切丸跑去小饮了一夜。那个时候心境很好,无愁无绪,也只是好友聊天式地喝了些清酒,作了道别。


但现在想来,那真的是最后一次见到石切丸了。


那是多么年轻的时候啊,总不能想到后来会发生什么。一切都没有畏惧,简简单单地告别、出发,一去就是十年,再也挽不回旧时光。


小狐丸轻声叹了口气,随后便听到一旁的三日月对电话那头道:“做一份这三个人的出境记录,去伊朗的,时间就是明天凌晨。”他受伤的右手靠着面前的车台,摊着最后那三名政府人员的证件,一字字地把三个姓名拼读给石切丸。车顶小灯晕黄的光线勾勒着他的侧脸,有着一股沉静下来的认真。小狐丸看了半天,凑上去,轻轻印下一吻。


三日月被惊了一跳,转过脸来。骤然极近的面对面,中间是很小很小一段、令人沉沦的微妙距离。


这时,手机里传来石切丸的声音:“好,我知道了。”


三日月这才放下电话,微微低了头,对着手机屏幕,好像发了条什么短信。小狐丸靠得近些,避开他那只受伤的臂膀,将他抱进怀里来。


“三日月,你在想什么?”他轻声问。一贯的温柔越过三日月耳际,像细小又微熏的风动。


“不告诉你。”三日月收起手机,眼里有着小孩一样顽劣的神情。


其实他只是拜托了石切丸另一件事——帮他在F城定一套海景别墅。他想得很美好——等从伊朗回来,就拉着小狐丸去F城,实现那个“City for Lovers”的小心愿。想到这,一阵暖流就晃过心间,脸上也有些不自在,只是车内光线黯淡,正好能藏起这些小心思。


小狐丸揽过那张还在狡黠笑着的脸,吻住那唇,把对方的笑意全都化成了缠绵,彻彻底底地流落在气息交换之间。


有时候,你想要留住一个旧人,或是留住一段旧时光,很多东西——甚至于他们本身——都并不重要。那一刻的感觉沉积下来,刻进心底,就已经够了。往后的回忆里,只需要记得起那感觉,哪怕它已经不可避免地染上岁月痕迹,但只要依旧干干净净,不带任何不安与纠葛,就总能够温暖人心。


第九章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1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黑花】九门传媒那些事儿(娱乐圈架空,HE)

(70)

这是本周的更新 更文之前来个广告 广而告之~ 《time slit》本子开始陆续发货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7122608183 -------------------------------------------- 棠玖当然也知道解语花的疑问,不过对此他知道的也并不比解语花多多少,所以他聪明的选择了闭口不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橙受
这个婶婶脑洞有毒。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