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921

太光】面包碎屑 (4)

【4】


在很放松的情况下,八神太一说话总是比自己思绪快,特别是和光子郎呆在一起的时候,这种事情发生的频率会变高。

比如现在。

当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之后,太一果断让话语从中间断掉,却因为断句的地方太不自然以至于有一种欲盖弥彰的味道。

他躺在地板上,保持着看起来很淡然的姿势,脑子里却像弹幕一样在反复播放“我在说什么啊啊啊”“一不小心就说出口了”“怎么办”“今晚的太阳挺好的”“这游戏好难玩”诸如此类的话语,显然主机已经混乱。

另一个人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在刚刚结束尴尬气氛准备继续研究已经大抵上完成的游戏地图时,却因为这句话笔使劲一戳差点让那张纸破开一个洞。

沉默蔓延在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平日里略感窄小的屋子如今却空的可怕,只有时钟“滴滴”循规蹈矩行走的声音,在此刻也显得突兀。

沉默的十几秒却像是半个世纪。

如果说之前是光子郎有意的化解尴尬,那么现在他想不出什么方法。

信息量过大无法处理。

却又仿佛什么东西终于破茧成蝶,豁出一道口子。整个人轻了许多,却也沉重不少。

“啊对了……”终于想起弥补,太一干巴巴地开口,“我记得这游戏封壳上也有提示。”他扯上游戏来转移话题,从躺着的姿势变成坐着,从光子郎面前拿过那个封壳。

“是吗?”很快接上,就像从许久以前开始两人的一唱一和,默契地,并且随意地。如果不看光子郎红着的耳朵和轻松得有点过头的语气,几乎不会有任何瑕疵。和往常一样。

“恩……我记得是在这边。”提起这个话题的太一反而很不自在,他的声音不似以往那样总带点笑意和活力,压低的声线有点冷清,却还是接上话。他用手指着那些交缠的彩色线条递给光子看。

“啊真的,如果把这里加上去……”状似不经意地又从对方手上接过那张硬壳的纸,但是刻意地避开肢体的接触是两人都觉察得出来的。以往的自然反而变得不自然,不自然替代了自然。

默契地闭口不谈,又一起消除记忆一般继续对于游戏的谈话。

像要用其他的东西来塞满脑子一样,即使眼睛开始酸涩,摁着手柄的指尖也僵硬不已,可是没人提出要休息。托游戏的难度所赐,那种掩盖着什么的气氛渐渐消融,似乎不存在了。

终于在接近12:00的时候,他们通关了。

“这游戏真难啊……”已经摊在地上的太一说,抬起手来揉着自己的手指,已经明显能看出压痕,整个指头都扁扁的,“说不定我们是第一组呢,通关的!”

“我想是的……”也整个无力的光子郎附和,他觉得去解决那些程序故障都没有解决这游戏来得劳累,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会这么严肃地研究这个游戏。捡起来已经被画的不成样子的封壳,从各种标记中找到了发售日期,显示的是3天前。在移动的过程中,光子郎听到了从自己脖颈上传来的“咔咔”声。

果然是坐得太久了。揉揉脖子,传来明显的酸涩。

太一过来把这堆东西随意地往角落一塞,权当收拾。随后两人站起来往房间走去。

在进门后空间又窄小许多,他们四处张望就是不看对方。当光子郎的视线接触到放在桌子上的电脑包的时候却突然想起来什么。

“太一さん你先去洗澡吧,我想起还有一点东西没弄完。”他走向电脑把它从包里拿出来,插上电源,“等你洗好我再去。”

“啊?好。”虽然是关于这些细小事情的讨论,但好歹是个话题,太一也想逃离这个仍旧有点尴尬的气氛。他打开衣柜拿出睡衣,看到光子郎放在这里的借宿时穿的睡衣。


因为次数的确不少,所以光子郎在有一次过来时带上后就没拿回去,放在这里以便借宿时穿。

太一在洗自己睡衣的时候也会顺手帮他这套洗掉,再一起收回来。

在偶然情况下光子郎得知这个事情后还脸红了好一阵,觉得不大好意思。他本意是打算隔一段时间拿回去洗再带过来。

被太一笑着拍肩膀说不用客气。


在这个情况下,怎么想都有点微妙。太一迟疑了一下还是帮光子郎拿出来放在了床上,只去浴室推开房门的时候喊了一句:“光子郎你的睡衣我给你放在床上了。”然后就匆匆地跨步走了。

先不说八神太一在浴室里纠结了些什么,也不说泉光子郎一边发呆一边处理数据,总之等到太一终于洗了十几分钟再吹完头发,还在门口踟蹰了一下,开门进去时光子郎还对着电脑在打字。

“我洗好了,该你了光子郎。”太一走进去,有些意外,他以为光子郎早就合上电脑了,这和对方的处理速度不太吻合。

“恩,好的。”光子郎只是这么答应一句,丝毫没有要移动的迹象。

太一不由得皱起眉,他走到床边按开手机看时间,发现已经12:32。便又开口道:“先洗好再继续处理吧,你刚刚说只有一点了?现在时间不早了。”

“恩……”视线游移到屏幕右下角,发现的确如对方所说,光子郎于是站起身拿起刚刚太一放好的衣服,出去洗澡。

整个过程流畅无比,却让太一觉得哪里不对劲。他老觉得,光子郎在发呆。不过又很快否认,对方在对于数据这些事情上,可是很专注的。

甩了甩头,将很多事情从脑子里甩出去,他开始像往常一样帮对方铺榻榻米,再抱出被子。


光子郎开门进来的时候太一正躺在床上玩手机。

他搭了一条毛巾在肩膀上,头发上的水滴往下滑落濡湿了它。在看到地上铺的榻榻米后习惯性地说了声谢谢。太一挥挥手,示意不用在意。

然后光子郎又坐回了电脑前,顺手关掉了灯,又打开了桌子上的小夜灯。

黑暗笼罩下来,太一觉得手机的光线有些刺眼,便上了锁放在一边,现在房间里的光线全部来源于光子郎那边。

人类和飞蛾一样,本性趋明,就像本能的追逐光,太一眯起眼睛向有光亮的地方看去。从他这个角度看来光子郎的头发也还在滴水。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光子郎并不爱使用吹风机,加之头发较短的原因,他一般都是让它自然干掉,速度倒也不慢。不过可能是最近没注意的原因,他的头发变得有些许长。

一般这种情况下是怎样的呢,太一这么想着,觉得今天自己好像少干了什么事情。

啊。他想起来了。

一般这种情况下,他都会跑过去给对方擦头发。

因为多次劝导光子郎使用吹风没有效果——有时候光子郎也固执得让他觉得在对付一个不好说话的老爷爷——对方接受用毛巾擦干的建议,像这样他还有数据没处理完的情况下,都是太一帮忙的。

已经成习惯一样的事情,今天却稍稍不同。八神太一有些地方想不明白,脑子里就是有团雾气在阻挡着,他却不明白那是什么。

略显烦躁,最后他把这归结于没按习惯做事上,就一下子站起来踱步到光子郎身后,抓住了那条毛巾往对方头上擦去。

而光子郎却被吓了一跳,他好不容易终于集中了精神,却冷不丁被人从后触碰到,在黑暗里老实说还满惊悚的。抖了抖才反应过来这是太一在帮他擦头发。

连他也忘记了这些习惯。

“别动光子郎。”以为对方要站起来,太一居高临下地按了按他的头,又缓和了声音说,“你继续,我帮你擦。”

“……好的,太一さん。”任由太一在自己脑袋上名为擦头发实则乱揉的行为,光子郎再次埋头于数据中。而又因为这件事情很习惯,所以也倒没影响到他。


动作轻巧地揉着对方头发,八神太一感受到从手上传来的潮湿感觉,和偶尔触到的光子郎的发丝。跟他的不同,光子郎的头发更细,更轻,也没那么蓬松。

他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以前从未留意这些事情。

手上的动作放缓,他从上往下看光子郎的头顶。才发现对方跟自己相比起来显得很小,从一开始就是。却一直站在他旁边。

将视线转移到光子郎敲击键盘的手,骨节分明,在屏幕的光线下被照得纤瘦;再看到手腕,在袖子的遮挡下若隐若现的突起的关节。

他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什么。脑子里那团雾也散去了。

八神太一低低地笑起来,觉得自己有点笨,但也不算迟。

取下还罩在光子郎头上的毛巾,无遮挡地摸了摸他的发丝,已经差不多干掉了。于是太一将它拿去了浴室找了个挂钩挂着。回来时刚好看见光子郎敲完最后一个字符。

跨过地上的榻榻米,太一爬上床,却不缩进被窝,只是盘腿坐在被子上,把手肘放在腿上撑着脸看光子郎把电脑收进包里。

这下房间里就只剩下了那盏小夜灯,光线也不像刚才那么明亮,光子郎的脸不太清晰了。

仿佛感觉到太一的注视,他侧过头来看他,两人的视线碰在了一起。光子郎连忙移开,看起来还是有点不自然,当然也没有注意到对方脸上的笑意。

“光子郎。”太一喊了他的名字。

“啊?”被点名了,这句话阻止了他缩进榻榻米盖上头的行为,光子郎看向太一。

太一的嘴角扬得更高,他冲对方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啊。”在他看来,光子郎现在就像是一只猫。

警惕的,却被饲养已久放松了的猫咪。

“有什么事吗,太一さん?”光子郎果然靠了过来,脸上是模糊的疑惑。

待他靠近,却被太一一下子抓了过去。

“太、太一さん?!”几乎有点被吓到,光子郎本能地挣扎,却只是被越搂越紧,太一将他整个搂到了床上去。

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就喷在脖颈上,光子郎从脖子一直到全身都红了,他仍旧挣扎着,慌得连敬语都乱七八糟:“你、你干什么啊太一さん?!”

“没怎么啊。”将人压进被子,锁在了怀里,嗅到他身上一样的沐浴露味道,想通后的太一心情显然不错,“睡觉。”

“你不是在地上铺了榻榻米吗?”仿佛是明白徒劳,比起体力和体格他的确不是太一的对手,在挣扎了一阵后光子郎放弃了抵抗,而且也是出于信任,或者是别的东西,连他自己也不了解的东西使然,他没有多大的反抗心理,之前纯粹是被吓到。

“啊,偶尔也怀念小时候一起睡的日子。”理所当然一般说道,太一的语气又恢复了往日的气息。

“真是……”从来都是这样,拿太一没办法的光子郎只得任由他搂着。精密计算后的大脑疲劳感开始涌现,却有东西强撑着不想让自己睡着。

他好好梳理起今天的思路,最终卸除了最后一丝还怀着反抗的心理。

也没有睡着的太一感觉到怀里的人终于真正放松下来,非常愉快地,凑到对方耳边说了一句:“以后也多多指教,泉光子郎。”他知道对方懂得自己指的什么,又恍然间仿佛回到那个他帮他挡球的时候,自来熟的自己欠下的一句“多多指教”。

半响后听到光子郎回应:“……以后也多多指教,八神太一……さん。”


每个人的生活都会发生那么多事情,又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意间遗漏的像面包屑一样的细枝末端。

等到你拾起来的时候,发现无论多么小的事情,回想起来都会是连续的,完整的,很多遗漏的事情合起来,最终组成的,你猜是什么呢?


————————————————END


完结撒花~(≧▽≦)/~

写了这么就也总算是填完了这个坑,最后话不说满,大家体会就好w

最开始想起这个题目的时候,仅仅是觉得感觉还不错,然后越写,就越觉得可以扣上去。

我们都容易遗漏很多东西,但是有时候连起来想一想,就能想通啦w

太一从一开始就不遗漏掉面包屑,是个爱惜粮食的好少年呢【喂

最后那里,也许光子郎的情感处理得有些不大好,不过我本人是这么想的

光子郎很聪明,很多事情看得透,但是对于情感上也许有些迟钝,至少是没有太一敏感的。但是在太一的暗示下,再仔细想一想,梳理一下,不难明白。

恩,就是这样,太光以后也会幸福的w

还有两个番外(´・∀・`)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11)

“B怎么样了?”   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接起通讯,放下刚刚埋首的报道回过头,隔着一层透明玻璃,佩里正在他的办公室里训斥那个新来的实习生。   他(非常不应该的)松了口气,锁上电脑屏幕走到窗边,他办公桌靠近的那扇窗户正对着哥谭,得益于星球日报的高度,他能轻松的看到韦恩塔的塔尖,虽然现在哥谭王子并不在那里。   “蝙蝠侠三个小时前就清醒了,一切正常。”尚恩抬高一边的眉毛,用他那种与蝙蝠侠截然不同的“kn

【超蝙】绯闻男友Ⅱ

(9)

布鲁斯在短暂的晕眩之后了恢复神智,四周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他似乎在爆炸发生的一瞬间躲在了更加远离爆炸源沙发背后,屏幕所在的那面墙应该已经完全坍塌了,尘土和碎石铺满了大半的房间。他粗略的估量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左手手腕可能有点轻微骨折,右腿上有一道伤口,但是不深没伤及动脉,也不影响走动。   他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摁开照明功能,目前完全坍塌的墙面只有正面那一块,侧面的两面承重墙还有一大半仍然支撑着,这个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最子
冷cp党,不在沉默中吃自己的大腿肉,就在沉默中饿死。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