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2107

【百合组】《重识》

百合组攻受无差,作者历史喂狗注意。

《重识》

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再见到第二个像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这样的矛盾的人了。虽说人是矛盾的综合体,然而对于菲利克斯,这显然不足以说明。你无法想象那样多的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如何同时在同一个人身上完美呈现。他看起来吊儿郎当,然而露出认真的表情时却让人不敢忽视;他有时懒气洋洋,然而被征服时永不低头的气概却也是人世所稀;他怕生,常常会躲到我的身后,然而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的永远是他。究其原因他总也是曾经称霸一方的强者,荣耀与骄傲伴随着风雨,昔日的骑士精神就算经过几百年也不曾萎靡,依旧热情洋溢、充满生机。这样不羁的外表下,究竟流动的是怎样的血液,大概是连我也不知的了。

说来惭愧,我曾经一度无法理解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他全然不似传闻中那样成熟,反而幼稚得可笑。而直到我们坐在草坪上互相听对方讲故事时,我仍然没有改观。总以为他操着那样严肃的语气会稍稍正经一些,末了却还是这么让我哭笑不得。

所以我一直挺担心他。有人说那种感觉就叫喜欢。是么?那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他的。就哪怕我与他之间早就不是当年那种关系,就哪怕我们分属的甚至是完全不同的阵营,然而一旦有了危险,我第一个想到的却还是他。一直以来我并不后悔打那通电话,就哪怕后来我为此吃了不少的苦头。战争爆发,我无暇顾及,只投身于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不知疲倦。有时候战事间隙我抹去脸上的灰,靠在墙壁上,就忍不住会想到不远处的那个家伙。前线传来的消息很不好,他会不会坚持下去?会不会再度浴火重生?许多疑问萦绕在心,我却委实不敢去揣摩答案。

因为我实在怕我的答案最后被证明是错的。

后来战争结束了。然而接踵而来的事情却压得我喘不过气。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同他说过什么话。后来大概是过去了很久很久,再一次看到他是在工会。他变了很多,憔悴、疲惫,眼眶周围有浓重的青影。那不该是菲利克斯,不是,当时我脑子里就冒出这么一句话。印象中的菲利克斯一直都是活力满满,脑子里充满了稀奇古怪的点子,想试穿各种各样在我看来甚至有些羞耻的衣服,想把自己的房间刷满粉红色的油漆。然而他偏偏就是,偏偏就是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我所认识的那个好邻居。打过招呼之后,他就继续埋头工作,认真地不像是从前一贯吊儿郎当的小子。我不记得我当时的表情,我只知道我当时心底那种空落的感觉,是我和他分开时都不曾有过的。

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也太快了。自由,独立,那段日子如今想起来唯一觉得宽慰的是在这一点上我们终于有了微妙的默契。就像是渐行渐远的两条线终于重新有所交集,实在是很开心。我同时也抱着隐隐的期待,那就是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

菲利克斯,传说中不死鸟的名字,一如他一次又一次地在他人以为再无希望的绝境中浴火重生。他国徽之上刻着昂扬的白鹰,他拥有不屈的魂灵。他的快乐似乎挡住了他人看向他真实内心的目光,而我所幸终未被这样的伪装所迷惑。也许这么多年来我从未真正地去了解过他。不过没关系,我以后大有机会去慢慢摸索真正的他。相处是个不断深入的过程,而在其间人总是一次又一次调整着心目中其他人的形象,甚至也许最后定下的,同最开初是截然不同的也说不定。

既然如此,那么,我摆脱之前对菲利克斯的所有的固有印象,去重识这个相熟多年的老朋友、这个长久的邻居、这个喜欢了多年的的家伙,又何尝不可呢。

“嗨,托里斯。”

他双手插着裤袋,笑得一脸没心没肺。

“好久不见。”

时光倒回到我们初次见面。


-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2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6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绯闻男友Ⅱ

(9)

布鲁斯在短暂的晕眩之后了恢复神智,四周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他似乎在爆炸发生的一瞬间躲在了更加远离爆炸源沙发背后,屏幕所在的那面墙应该已经完全坍塌了,尘土和碎石铺满了大半的房间。他粗略的估量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左手手腕可能有点轻微骨折,右腿上有一道伤口,但是不深没伤及动脉,也不影响走动。   他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摁开照明功能,目前完全坍塌的墙面只有正面那一块,侧面的两面承重墙还有一大半仍然支撑着,这个

明舒泓
耀菊/燕樱/鲁苏/两京 元祖组/亚细亚 剑三丐帮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