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251

【真遥】七夕 前篇


  “哈鲁,一起去看烟花吧。”

  已经进入晚夏时节天气却依然闷热,七濑遥正懒懒地躺在木地板上,看着大摇大摆溜进院里的猫正在阴凉处打盹。都怪真琴,现在这只流浪猫已经跟某人一样随意出入他家了。虽然并不是说讨厌,但总感觉自己的领地被入侵了有点烦躁。

  “哈鲁~,有没有听我说话啦!”
  没有得到回应的橘真琴不满地抱怨。

  “啊。”七濑遥只是随意含糊了一声表示自己有在听,翻了个身闭上眼假寐,“什么时候?”

  “后天晚上。”
  “好。”
  七濑遥的声音已经有了倦意,迷迷糊糊地入睡了。
  醒来时已经在自己房间里,真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了。

  *
  “哈鲁?在吗?该走了喔,烟火大会就快开始了。”
  橘真琴已经换上了浴衣,在七濑家前后找了个遍也没看到七濑遥人。

  “哈鲁?你没在家吗?”
  橘真琴疑惑着拨通了电话,被接起时才松了一口气,幸好七濑遥今天有带手机。

  “啊,真琴,我现在在鲛柄。说有个什么活动就被他们拉过来了。”
  “这样啊……”
        橘真琴顿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电话那头稍微停顿了下,才问:
  “真琴也跟别人有约了吗?”

  橘真琴紧紧捏着浴衣的领口,胸腔充斥的疼痛感又更甚了几分,痛到鼻子有些发酸,说不出话。

  “真琴?”

  “是。”
  橘真琴的没有挤出口时硬生生被拗成了是,差点咬了舌头。

  

  *

  七濑遥被叶月渚推着下了车,看到鲛柄校门口装饰得分外夸张,挂着大大的「七夕祭」。

  “哈鲁,一起去看烟花吧。后天晚上。”

  真琴他……

  “小遥?怎么啦!走啊走啊!鲛柄真好啊~看起来超棒的呢!小真不来真是可惜呢!我想想啊,小凛他们的摊位是往……”
  七濑遥就这么被推着走了。

  真琴没有来,是因为和自己约好了吧?但是自己过来时想当然地以为真琴也会来啊,毕竟是和渚他们一起。七濑遥一路心不在焉地,想着要不要跟真琴说一声,时不时看手机,现在过去还来得及吗?

  烟火大会几点开始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每次相约去哪他都很少关心时间地点,反正真琴会过去找他。

  “小遥?”叶月渚有些不解地看着七濑遥再次拿出手机,又恍然大悟,“难道小遥交女朋友了?!怎么怎么!难道今天跟女孩子约好了吗!不允许啊!小真已经被抢走了!我绝对不允许小遥再被抢走!”

  “喂——,放开我啦!好重!下去!没有什么女朋友啦!”七濑遥好容易才把渚从自己身上扒拉下去,喘着气,“什么小真被抢走了啊。”

  “就是小真啊,我跟小凛邀请他都被拒绝了,说是跟别人有约了。又不肯说是谁。问他是不是女朋友,他一脸恶心地说什么也许会是吧。诶诶诶,声音超恶心的啦,透过电话我都能看见他恶心的脸了。”
  叶月渚一脸单身狗的嫌弃和恶意,不停地添油加醋地说着,诅咒他约会失败。

  “女孩子……吗……?”
  七濑遥小声重复道。

  “对啊对啊!超可恶的吧?”

  不是和自己吗?也是。前天可能也就随口那么一说吧。毕竟是……七夕呢。

  七濑遥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他才意识到自己握得那么用力,松开看到屏幕上的「真琴」时,才感觉到掌心因用力过猛麻痹的疼痛感。

         “真琴也跟别人有约了吗?”
        犹豫了半天才问出口的话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七濑遥就瞬间失去了应对的能力,只得呆呆握着手机愣在那里。
        平日帮他解围的人不在身边了。

  tbc.

————

本意没想挖坑,争取两发完吧。


  • 举报帖子
喜欢 7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黄徐】待流年

(上)

还有一或两章就完。黄徐群号628542626,欢迎来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反正是个古风【。】 巷口,榕树下,木桌一张矮凳一把,便是徐景熙的行医之地,手边往往搁上一壶淡茶,瓷杯可以多摆几盏,方便久行的路人讨杯水解渴。 “大爷,午后小憩一会罢,正是暑天,下地太过辛苦。” 他号脉不收诊费,就几钱药费还常常看着给老人孩子免去不少,乡里不算富裕,却都是朴实的人儿,见徐景熙不收金银,便折成蔬果和鸡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48)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8054392905 第四十八章   负责人事的副会长咳嗽了一声,以他的级别也只够站在那位长者的身后。那位老人是赏金猎人工会的长老会成员之一,资历和话语权远高于担当行政工作的他。碰到这种情况,自然是由自己先出头代为解释几句。 “最高等级的猎人一直是我们的挽留目标,尤其像现在这种时候,”他想到了才引起过一阵议论

【瓶邪 HE】两耳之间

96

——96——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种巨大而悲恸的情绪击中了我,我的胸口一阵绞痛,我很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我的眼睛十分干涩,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后来,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妈终于下定了决心带我去看精神科。   因为她送我的那只仓鼠死了。   不是自然死亡的,是被人扭断了脖子杀死的。   我妈说是我杀的,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做了一晚上纷繁芜杂的梦,那些残破的肢体、无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