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1-07
阅读 92218

【黄喻】罪恶之城 26

26.


一小时前。

黄少天翻墙跃进了A区的小巷里。

远远地他看见不少嘉世的武装车辆,驶进一所废弃的水泥厂。他动作轻盈,翻身上了附近一座楼房,伏在房顶安静观看。那些车绕着水泥厂的仓库停下了。那仓库大门生锈,外表看上去毫不起眼;然而黄少天心里很清楚,这仓库里的下水道口就是联盟基地的入口之一。

嘉世执行部的队伍陆陆续续到齐,黑衣人从车上下来,搬来一箱箱的装备。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除了基本的枪械和足够多的子弹外,还有红外线夜视器、热成像器、防弹服、榴弹发射器等等和他之前见过的联盟装备明显不在一个科技级别上的产品。

麻烦麻烦,老叶这摊子搞这么大打算怎么收拾……黄少天在心里嘀咕。

接到叶修的通知是前天夜里。联盟在确认嘉世的动向之后第一时间制定了作战计划并通知了黄少天。叶修给黄少天捎来的消息很是精简,除了附近的地图和作战计划梗概,还有一句“麻烦来保护你的小朋友”。

黄少天心里清楚,他在这场对弈中扮演的角色根本不重要——一个孤立在所有队伍之外的杀手,不如能带着十个士兵冲锋的指挥官来得有用。其实他也好喻文州也好,这场风暴中的所有人,恐怕都是棋盘上的棋子,只要在既定轨道上按照既定路线行走,完成各自的目标,聚沙成塔,以此达到联盟最终的胜利。

他本来对革命兴趣不大,对联盟也没有什么感情。但嘉世对蓝雨下手,着实给了他一个憎恨的理由——他最终决定来,目的之一确实是保护喻文州。无论喻文州愿不愿意,他本心里还是觉得这孩子进过他蓝雨的门,睡过他蓝雨房间,就是蓝雨的家人了,他必须守护好。

叶修确实是人手不足,都穷到需要征用他这个杀手了,哪会有足够的人手和嘉世执行部硬抗呢?但叶修又无法完全掌控黄少天的行动,只好给他派了这样一个任务。

黄少天欣然接受,可他又不愿意自己就这样当一整天的护卫,在这种规模的事件中,他怎么可能放任嘉世在自己眼皮底下为所欲为?眼下喻文州处尚且平安无事,他便来基地看看。这自然很危险,傻子也能判断得出基地留守组就是诱饵,说得好听点叫诱敌深入,利用地形和敌方周旋;说直白点就是送死、拖延时间,能拖多久是多少。

但黄少天无所畏惧,他恨不得给他机会多杀几个嘉世狗。此外,还有另一个人给他派了任务,他向来珍惜杀手业绩,就这最后一单活也不想出现什么失误。

“啧啧啧,直接炸门,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他们的技术部整天研究重型武器干嘛,连个小小的门锁都搞不定。”在爆破声中,他忍不住咬着指甲吐槽。

他又看了眼表。清晨五点,附近的居民不少在睡梦中被吵醒,有胆大一些的孩子,从窗口探了个头出来观望,又被父母摁了回去。治外区对于嘉世行刑的行为习以为常,早就学会了保护自己,不要多管闲事。

很好,这样应该不会有无辜的平民卷入其中。黄少天收起了望远镜,确认了一遍自己身上的武器弹药,又看了一眼喻文州所在的方向——藏在贫民窟中的普通居民楼,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嘉世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在基地上,黄少天可以放心大胆地先做他想做的事情。

见嘉世仅仅只留了2个人留守,他便从容地下楼,悄声无息地溜到嘉世车后,从暗处观察情况。

“地面,一切正常。”留守的黑衣人对着通讯器说。

黄少天笑了,从兜里摸出一根烟。他凑上去,拍了拍那留守的人的肩膀:“兄弟,这么一大早执勤啊?借个火呗。”

“去你妈的别——啊!”那人还没来得及掏枪,就被一刀子抹了脖子。

刀光再一次闪逝,另一人捏着染血的通讯器倒下了。这是今天的第一滴血。

黄少天拎起通讯器,静静等待了五分钟,通讯器里传来声音:“地面,请应答。”

“地面,一切正常。”他学着尸体的声音说。

“我们马上进入信号模糊区域,在架设内部通讯之前将会有20分钟沉默时间,请保持地面秩序。”

“明白,不会有外人进入。”

通讯器里的声音越发模糊,黄少天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把通讯器随手丢在地上,踩烂了。

然后他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基地内部比想象的要安静得多。

黄少天进入基地后不久,他进来的道路被悄声无息地封上了。看来叶修对嘉世的进攻路线早有防备,而基地内的诸多闸门也在喻文州的控制下正常运转。

他选了一条狭窄的小路行进,某些区域还需要进入通风管道爬行。这样他能避过所有的监控探头,同时能从管道传来的声音得知嘉世的动向。

联盟的防守部队显得谨慎又专业,他们利用脚步声制造出了合理的动静,同时在基地内快速而有序地移动,躲避着嘉世的搜查。

嘉世深入到地下三层铺开了地毯式搜查的天罗地网,黄少天估摸着联盟的防守部队也差不多要有所行动了。可这波人不知藏身于何处,到目前为止居然一点迹象都无从寻觅,除了喻文州指挥有方外,这里的组织者恐怕也经验匪浅。

到底是谁呢?联盟居然还有这般老奸巨猾的人才?黄少天不禁揣测起来。他倒是认识一个“猫捉老鼠”玩得比他还好的人,倘若魏琛还在世,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认定魏琛会带着蓝雨留守,只可惜……

他所在的位置是食堂的储物室,这里的通风管正好有一处换风口,让他能跳落在通道外侧彻底截断嘉世的出路,他相信如果是魏琛也会选择这个地方。结果在他摸到通风管道尽头时,发现了同样蹲守在通风管中的——

“卧……”他用全身的力气摁住嘴,才没让自己的声音从喉咙里漏出去。

卧槽?我靠?见鬼?他不知要用什么形容词来表达此刻的心情,这在他的杀手生涯里也是头一遭,因为惊吓、迷惑、惊讶、喜悦……种种复杂的情绪混在一起,让他鼻子酸涩眼眶湿润,要不是情况太特殊,他可能真会给面前的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魏琛狠狠捏了捏黄少天的鼻子,像是安慰了一个12岁小孩。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感动完,魏琛却立刻收敛了表情,他指了指下面,给边上的郑轩一个倒计时的手势。

郑轩瞄了一眼黄少天,抬抬下巴。他手里是颗小型烟雾弹,引信已经拉开,黄少天知道他会精准无比地在最后一秒让烟雾弹出现在嘉世人的身后,而此时黄少天就会一跃而下放倒那么三五个人——就像他们在“学校”时无数次演练过的那样。

嘉世小队的人进了食堂房间,其中有人注意到了通风管,但是太迟了,死神的舞台已准备就绪,一阵爆炸将所有的杂音统一到一个频道上,监牢的大门全数封闭,蓝雨人的耳机里都响起喻文州的指令。

“蓝雨,杀。”

没有人能快得过黄少天。

他的刀是游走在机锋上的曙光,他的枪如转瞬即逝的流星,他现在知道他所要守护的人们就在背后,这让他犹如战神,无往不利。烟雾散去时,靠近通道的嘉世人全都被料理干净。在嘉世的人回神对付他之前,他闪身进储物室,躲掉疯狂扫射的子弹。

在黄少天身后蓝雨的机关枪立刻架好,将嘉世的进攻彻底压制了下去。

“撤了!”魏琛打手势,打开储物室下面的通道。

蓝雨众人跃进通道,黄少天也跟了进去。他注意到有两个年轻人被嘉世的人困在了远处,他们表情从容,对着黄少天笑了笑。

没有一丝犹豫,魏琛迅速封死了通道的门,黄少天不忍去想。“都是好汉呐。”他听到魏琛喃喃道。

按照喻文州的指示,他们将在通道内迂回五分钟,用以拖延时间。

“我们还要坚持多久?”想到阵亡的人员,黄少天忍不住问。

“能撑多久是多久咯。”魏琛摊手。他的腿脚没有好利索,跑着还有些一瘸一拐,郑轩驾着他的肩膀扶着他。

“胜算有多大?”

魏琛撇嘴,道:“废话,联盟必胜。”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

“叽叽歪歪的干什么,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可以了。”魏琛强硬地打断他。

“好吧……”黄少天无奈。

“对了,要跟小朋友说一声有你在……”魏琛启动通讯。

“别!”黄少天立刻摁住魏琛的手,“先别让他知道,别影响他的判断。”

“也是。”魏琛放下了通讯器。

他们在错综复杂的地道内上上下下,往下一个进攻点移动。刚刚进来的入口应该已经被人炸开,无数混杂的脚步声回荡在充满未知的黑暗里。在这种高压状态下,肾上腺素会让身体每个细胞都在高度紧绷的状态中,视觉和听觉都应激到最敏感的地步,这让黄少天觉得在潜伏在黑暗中的不仅仅是追兵……还有一些他说不上来的直觉在一下一下地刺激着他的心脏,他兴奋到发狂,又恐惧到窒息。

郑轩拿了一副耳机给他,这让他也能得知通讯频道里各处的消息。王杰希的进展不是很顺利,临时凑成的微草小队缺乏磨合,只有王杰希和许斌两人难以支持大局,他们暂时放缓的攻势,等待霸图的支援;同时叶修方面要求蓝雨再坚持半小时……

治内区各地的骚动已经引起了嘉世的注意,困在基地里的执行部在通讯延时后终于接到了地面指令准备撤退,基地三层往上的所有出口按计划全部封闭,嘉世的队伍从中被隔断开来,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基地里乱窜,用暴力破坏一切可以破坏的设施、门、房间,企图寻找出路……在压倒性的人数和装备差距下,蓝雨的守备队左支右绌,相继有不少人牺牲。

再半小时?黄少天心中盘算,蓝雨哪有那么多人跟嘉世精锐部队耗?

魏琛小队刚从通风通道出来,便撞见了一小波敌人,他们打了一场艰难的正面遭遇战,把对方全数压下之后,出现了几个伤员。于是他们把伤员安置到事先准备好的暗房,并在喻文州的指示下继续迂回前进,清除小波敌人,打开通路。

“老鬼,蓝雨还剩下多少人?你到底有什么打算?”黄少天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他被流弹擦伤,眼睛旁边留下了一条小小的伤痕——开枪的人已然死在了郑轩的枪下。

魏琛顾左右而言他,反倒问起了郑轩弹药的存量。

“压力山大啊……离下一个补给点还有一段路程,不要再遇上什么人才好。”郑轩无奈地丢掉了一盒空的子弹。

“我问你蓝雨还有多少人!怎么可能坚持半小时!”黄少天停下脚步,按住了魏琛的肩膀。

魏琛的目光冷了下来。“有意义吗?你知道了就能多救几个人吗?”他扯了扯肩膀上的子弹袋,把黄少天的手扫开,“赶路赶路,你小子给我保护好自己就是,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黄少天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得用力拉响手中的扳机,以发泄心中的不悦。耳机里喻文州的声音略带颤抖——蓝雨2队的位置暴露了,他们遭遇了嘉世的暴力镇压,2频道的通讯里只能听到混杂着呼喊的枪声,在无法撤退的情况下和对方拼尽了最后一滴血,直到频道里的所有声音全部归于沉寂。

“靠……”黄少天重重地锤在墙上。

“继续走吧,我们去A5。”魏琛嗓子沙哑,他用颤抖的手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两口又摁灭,像是在心里做好了无用的祭奠。

他们的目的地是三层的特别通道,这是给蓝雨人预留的退路,只有在他们到达时出口才会打开。魏琛选择的这条路就是刚才2队失去响应的地方。

复仇的火焰在每个人心底静静地燃烧着,所有人整齐划一地行进,黄少天走在最前面,一切属于杀手的伪装和迂回到此刻已毫无意义,他只想,狠狠地、干一票。

通道里,几个嘉世的余兵在掠夺尸体身上的装备,他们的对话透露出焦急而无序的信息——嘉世进攻部队的指挥官刘皓不知去向,基地内部的人在爆发了一场争吵后一盘散沙,各自为政。

2队的人横在地上,就像他们出生时那样安宁。黄少天走过去,用手拂过那人布满血污的脸,帮他静静地合上了眼睛。

“举起手来!”对方的枪口立刻抬起,威胁着黄少天。

根本不用谁开口,郑轩已经抛出了一颗闪光弹。这颗闪光弹是用雷霆万钧的气势砸过去的,钢壳直接在人脸上爆开了花。

黄少天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在闪光弹的光芒还未消去前,他的刀已经让面前的三人倒下。可他觉得这样的根本不够,这些人怎么能这样毫无痛苦地就死去了,他们应该要为了这些逝去的生命负责,蓝雨的血债怎能如此简单地就被偿还!

这不是他杀手生涯中最艰难的战争,他曾在数十人的包围下仅凭一把刀突出重围逃回蓝雨;但这却是他一生以来出手最为狠辣的一次,这次他坚持不用枪,他需要把冰雨捅进每一个人的喉咙,切断皮肤、血管、咽喉,切实感受手掌斩断人的生命的钝痛,才能让他心中的恨意得到偿还。

眼中飞舞的血花如同火山岩浆一般的鲜红,耳中满是人的咆哮、嘶吼、哀嚎,和枪械冰冷的怒涛,他从未觉得自己这样不像人,他胸膛里里没有热度,他仅仅是杀人的凶器,而他还要杀更多,他还要更多的血,更多的命!

一个、两个、三个……不够,血不够多,

“给我去死!!!”

他听到自己喉咙里沙哑的怒吼,理智已然崩溃,他是野兽,带着一身伤痕,他手中的刀就是利爪,他在发泄最本能的嗜血欲望,毁灭阻挡他的一切。

“少天?”耳机里传来声响,“少天你在那里吧!”喻文州大喊。尚未变声的少年声音如同清泉击打山岩,唤醒了黄少天。

“文州?”黄少天一愣。

“小兔崽子给我留神!”魏琛踹了黄少天一脚。黄少天扑倒下去,流弹却击中了魏琛的伤腿,魏琛大吼一声,手中自动步枪接连扫射,这才把面前的敌人全部清扫干净。

“老鬼你怎么样!”黄少天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立刻挣扎起来看魏琛的伤口。

魏琛脱下外套咬着袖子,抽出军用刀来,自己挖去了卡在肉中的子弹碎片,又在伤口上倒火药烫过包扎起来,确认伤口上的血止住了,这才回答黄少天:“没事,不就是一条腿,本来就废了的。”他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凝在额头上,显然刚才的处理痛得宛如刮骨,黄少天看了是一阵内疚,他眼睛泛酸,伸过手去就要把魏琛背到背上。

“像什么话,小文州还看着呢,”魏琛一把推开黄少天,扶着郑轩站起来,“小文州,前面怎么样?老叶那边搞定了吧,咱可以撤了吗?”

喻文州还没开口,吴羽策却把话题接了过去:“辛苦了,兴欣进展顺利,你们的牺牲没有白费。”

魏琛对着满地的尸体,大笑起来。

“魏琛前辈,A区出口将在十分钟后开启,前方路线安全,请撤离。”喻文州定了定神,冷静扫视过监控屏作出判断。

“兔崽子们,带好家伙,走了。”魏琛挥了挥手,走在最前面。

“请万事小心……”喻文州小声说。

“放心。”黄少天回答。他快步向前,支起了魏琛另一边的肩膀。

 

  • 举报帖子
喜欢 5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0)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